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84 道邪之爭

阿秀笑嘻嘻拍了拍手,道:“好了,剩下的只需等小黑的好消息了。”
  陳汐皺眉凝思許久,終于想起來,那只有四寸長,通體黑黝黝,胖乎乎的蠶蟲赫然是御寶天蠶!
  那是九華劍派中一名嗜好豢獸的弟子方仞所贈,后來他不知如何孵化此蟲,就交給了阿秀來飼養。
  沒想到這才過去沒多少年,阿秀非但將其養的胖乎乎的,還取了個極其惡俗的名字“小黑”……
  要知道,那御寶天蠶可是太古奇蟲,戰斗力并不高,但卻是天生尋寶的行家,一些連神識都感知不到的秘寶、奇珍,都逃不開它的嗅覺!
  換句話說,能夠擁有這樣一只太古奇蟲,坐著不動都能尋找到各種秘寶、秘境、靈藥、珍礦等等寶物奇珍!
  這樣一只太古奇蟲,價值根本都無法衡量,就像搖錢樹一樣,拿什么東西交換都覺得虧本……
  不過陳汐對御寶天蠶的能耐還是有些懷疑,他可是擁有神諦之眼,能夠窺破虛妄,洞察浮華,連他都沒有察覺這“鬼域”的異常,更何況是一只小蠶蟲?
  阿秀卻像對小黑很有信心,道:“小黑雖然還沒成長起來,可在這人間界中,已沒什么寶貝能逃過它的查探了。”
  “哦?小黑還能修煉?”陳汐道。
  他對豢獸之道一無所知,也從未接觸過這方面的東西,當聽聞這樣的小蟲子也能進階時,也不禁有些好奇了。
  “眾生有靈,有靈自然能修煉,小黑這樣的御寶天蠶,就是放在太古時期也罕見的很呢,可惜,就是太難養了。”阿秀道。
  “有……多難養?”陳汐暗自一驚,能讓阿秀都感覺難以豢養,只憑這一點,就知道這御寶天蠶有多么不簡單了。
  “光是喂養它,我都消耗了上百種奇珍,價值大概相當于十多件仙器吧。”阿秀漫不經心答道:“想要讓它再進階的話,只怕得去仙界去尋覓一些寶物了。”
  嘶!
  陳汐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只是喂養,就耗掉相當于十多件仙器的奇珍?這若是其他人所說,陳汐肯定會認為對方在吹牛。
  可此話是從阿秀口中說出,真假已是毋庸置疑了。
  “幸好,當初將這小東西交給了阿秀,若不然憑自己的家底,根本都不夠它塞牙縫的……”
  陳汐心中暗自慶幸不已。
  這時候,阿秀突然眉開眼笑,興奮道:“走走走,小黑好像有什么發現了!”
  說著,她拽住陳汐袖子,一閃就消失不見。
  ……
  這是一片很尋常的山谷,山谷中寸草不生,厚厚的陰霾和瘴氣飄蕩其中,黑魆魆的,顯得極為陰森。
  山谷深處,小黑正趴在一面光禿禿的巖壁前,身子轉來轉去,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樣。
  當陳汐和阿秀抵達時,就看到這一番情景。
  “這巖壁后方有什么奇特之處嗎?”陳汐怔了怔,說話時,眉心豎目一睜,彌散出一縷烏光,只看到巖壁后方黑魆魆一片,再往后,就穿過了這片山谷,沒一點值得注意的地方,更別說寶物了。
  阿秀卻是拿出一枚靈果,丟給小黑吞嚼,這才走上前,探手在巖壁上連連拍打,嘩啦啦的一陣龜裂響聲,巖壁剝落,煙塵彌散。
  旋即,那巖壁后方居然浮現出一道猶如漣漪般的虛無門戶,若隱若現,仿若不是真實存在的一般!
  陳汐頓時怔住了,之前,他的神諦之眼可沒發現這一道門戶!
  “這是太古時期的‘元炁無極神光’,誕生于混沌之中,等你的神諦之眼臻至‘萬法皆破’的境界時,就能看見了。”
  就在此時,沉寂許久的小鼎突然開口道:“不過,此光一直掌握在域外異族手中,三界早已失傳,沒想到居然在此地居然能夠見到,奇怪。”
  見這一道門戶居然惹起了小鼎的矚目,陳汐愈發感覺此地不凡了,或許,那浩浩蕩蕩的域外異族大軍,就是為此而來?
  而其中,是否藏著那所謂的異族“遺物”?
  “走吧,里邊肯定很多寶貝。”阿秀眼睛亮晶晶的,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慢著!你小心點好不好?”陳汐沒好氣道。
  嗤啦!
  阿秀就像沒聽到似的,探手一抓,就把那由元炁無極神光凝聚而出的門戶撕開一道裂縫,這才笑嘻嘻道:“有我在,你怕什么?”
  陳汐呆了呆,傳音給小鼎:“這東西不危險嗎?”
  “對你來說,稍一碰觸就是身隕道消的下場。”小鼎回答的很無情,恰如其一貫的風格,不帶任何感情余地。
  陳汐唇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心中暗嘆,別人都當自己是怪胎,可和阿秀一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啊!
  這時候,阿秀已探身鉆了進去。
  陳汐微微猶豫了一下,也跟著踏入了這一道門戶中。
  ……
  這是一座空闊大殿,兩旁由火紅色的石柱支撐著,一共三十六根,每一根都粗大無比,高有百丈,表面雕琢著花鳥蟲魚,山河日月,繁密的紋理上似乎有淡淡的瑩光流溢。
  轟隆!
  當陳汐甫一抵達于此,那一旁的大殿墻壁忽然裂開,一道身影極速沖擊而來,周身洶涌著火紅色的光芒,一刀斬向陳汐。
  陳汐眉頭一挑,保守起見,他手腕一抖,劍箓在半空中劃出一抹驚艷的弧光,與火紅色的身影交錯而過。
  咔嚓!
  那火紅色身影的頭顱被一斬而落,滾在地面上。
  那居然是一個木質頭顱,雙瞳中鑲嵌著兩顆閃耀著赤色光芒的不明寶石,光芒逐漸暗淡,如同失去了生機。
  傀儡?
  陳汐目光落在其身軀上,同樣是木質的,外面穿著一層火紅色細密如魚鱗般的鎧甲,完美地和身體每一個關節契合,不分彼此,就像在其表面覆蓋的肌膚一般。
  “有趣,有趣。”阿秀背負雙手,繞著那傀儡的尸體看個不停,眼睛亮晶晶的,就像發現什么新鮮事物一樣。
  “這不是傀儡嗎,有什么值得注意的。”陳汐忍不住問道。
  通過剛才那一擊,他發現這具傀儡的實力的確很不弱,都堪比涅槃修士了,不過終究是一具傀儡罷了,似乎不值得阿秀如此矚目,難道她以前沒見過傀儡?
  “這不是普通的傀儡,而是鬼方偃師為自己鑄造的靈魂戰偶。”
  阿秀蹲在地上,駢指如刀,在那無頭傀儡身上一劃,就將其剝開,露出其內部來,“你看,戰偶的體內有經脈、穴竅、還有丹田、氣海、五臟六腑……”
  隨著她指點,陳汐這才看見,這被阿秀稱作“靈魂戰偶”的東西,其體內果然密布著一層層的經脈、穴竅,不過大都殘破不堪,
  尤其在那“丹田”位置,雖然空蕩蕩的,可仔細感知,依舊能發現其中還彌留著一絲淡淡的真元氣息。
  這個發現令陳汐頓時一驚,察覺到了傀儡和靈魂戰偶的不同。
  眾所周知,傀儡之道,其實和豢獸、靈廚、煉丹、煉器大致相當。嚴格意義上講,就是傀儡師借助各種靈材、陣法、機關鑄造而成的一種工具。
  傀儡就如同人一般,只要填充足夠的靈石,就能在傀儡師的操控下做任何事情,無論是作戰殺敵,還是端茶倒水,皆都可以。
  不過和人不同的是,傀儡并無意識,完全受控于人,且無法修煉,力量越是強大的傀儡,所用的靈材就越珍貴,操控起來難度就越大,因為需要極為強大的神識為支撐。
  在玄寰域十大仙門之中,南岳器宗就是一個以傀儡、機關、陣法而聞名天下的超級宗門,傳聞其鑄造的傀儡,厲害的甚至足以能夠和地仙強者抗衡!
  而這靈魂戰偶則不同,它雖然也是被人以各種靈材鑄造而成,可其體內還有經脈、穴竅、丹田等等器官所在,完善之極。
  按照陳汐估量,這種東西必然可以獨自修行,且擁有自己的意識!
  果然,下一刻阿秀已剖解開那一個斷掉的戰偶頭顱,指著其中一個地方,道:“靈魂戰偶的靈魂,存于眉心,藏于識海,不過唯一的區別就在于,它的識海是由一種名為‘滌魂玉晶’的寶物開辟而出。”
  說到這,阿秀嘻嘻一笑,道:“我小的時候,玩過不少靈魂戰偶,可惜都被毀掉了,沒想到居然在這里能夠見到。”
  陳汐這才明白阿秀為何對此如此了解,他忍不住問道:“為何要毀去?”
  “這是域外鬼方一族的偃師鑄造的東西,為三界天道所不容,自然得毀去了,否則被抓到,那可就麻煩了。”阿秀聳了聳肩,無奈說道。
  域外異族!
  陳汐腦海中猶如劃過一道閃電般,頓時就確定,那域外異族大軍如此興師動眾地攻打大燕國,肯定就是為了此地而來!
  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突然想起了離央師姐所說的話,那域外異族并非真正的異族,當年其實也是三界中人,后來因為道統之爭,被直接驅逐出了三界。
  而此地居然存在著靈魂戰偶這種域外異族才掌握的東西,這無疑從側面證明,離央師姐所說并非是空穴來風了!
  ——
  ps:第三更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