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885 道厄血劍

鬼方偃師。
  靈魂戰偶。
  這一切,都讓陳汐察覺到了此地的不凡之處。
  “走吧,這大殿中應該不止這一個靈魂戰偶,并且這具靈魂戰斗實力太弱,沒什么用途。”阿秀站起身子,就邁開步伐,輕快朝前行去,儼然把此地當做了尋寶迷宮。
  陳汐想了想,還是跟了上去,一邊走一邊問起了靈魂戰偶的事宜。
  阿秀對此果然了如指掌,侃侃而談。
  按照她的說法,鬼方偃師乃是一種神秘的職業,他們的修煉方式,也和一般修士完全不同。
  鬼方偃師鑄造靈魂戰偶,不是給他人使用,而是自己使用,幼年的鬼方族人,在還未曾出生時,就會由族長輩為其鑄造一具靈魂戰偶。
  當嬰兒降臨,則會被施展一種秘法,直接將嬰兒的神魄抽出,印在靈魂戰偶,至于其原本的軀殼則會被丟棄掉。
  嬰兒就借助靈魂戰偶為軀體成長、修煉。
  當然,即便是在鬼方一族,也并非是任何人都有資格獲得靈魂戰偶的,只有一小撮神魂極為強壯的族人、且地位高貴的鬼方族人方才能享受這種待遇。
  尋常的鬼方人想要獲得靈魂戰偶,唯有等自己成年時,才會自己給自己鑄造靈魂戰偶,不過那時候再以靈魂戰偶修煉已經晚了一步,在修行路上很難取得大成就。
  而靈魂戰偶的鑄造也有著極為深奧且嚴密的步驟,分作刻木、篆紋、機關、假物、真形、附靈、印魂、造心、御神個步驟。
  每個步驟都有著極為苛刻的要求。
  像刻木,乃是挑選各種絕佳材料,鑄造出靈魂戰偶的軀殼。
  像篆紋,就是以特殊的秘法,在靈魂戰偶軀殼內煉制出經絡、穴竅、骨骼……等等內部器官。
  ……
  直至最后的御神,就是以神魂寄養靈魂戰偶,至此,才算一具真正的靈魂戰偶。
  由這大步驟,就能夠知道,靈魂戰偶和傀儡的不同了。
  靈魂戰偶修煉的方式,也極為獨特,只需將靈晶、靈液一類的寶物,儲存于體內,其體內經絡就會以一種機關變化的方式自主煉化,而后凝聚為氣海丹田的真元。
  相較于修士而言,這種修煉方式無疑更簡練、也更容易,幾乎都不用修習什么煉氣法訣、煉體法訣,神異無比。
  不過按照阿秀所說,靈魂戰偶的修煉也是有高下之分,關鍵就在于靈魂戰偶的“刻木”、“篆紋”兩個階段。
  刻木,就是鑄造身軀之根基,用的靈材優劣,將決定著一具靈魂戰偶以后所能取得的成就。
  篆紋,就是經絡穴竅的布局,擱在修士身上,就是煉氣所需的運功路線了,直接影響著靈魂戰偶的強大與否。
  當然,其他步驟同樣對靈魂戰偶的強弱有著不同作用,但起到關鍵作用的,無疑就是這前兩個步驟。
  這一切,都讓陳汐想起了自己在幽之地時,以自身符道修為于經脈穴竅之篆刻符紋的情景,和這“篆紋”一步竟是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
  “不過唯一讓人覺得殘忍的是,靈魂戰偶雖擁有意識和智慧,但卻是個毫無感情的殺人器械。”
  阿秀撇了撇嘴,說道:“原因就出在那最后一個步驟御靈上,在完全和靈魂戰偶融合之后,其意識之就不再具備七**,除了修煉,就是殺戮和掠奪,很無聊的。”
  陳汐聞言,心沒來由泛起一抹驚悚的感覺,這……還是人嗎?
  鬼方偃師借助靈魂戰偶來修煉,視之如己身,這種手段雖然比奪舍重生要溫和許多,可卻硬生生變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想一想都讓人心發寒。
  這也讓陳汐隱約感覺到,或許也正因為這種修煉道統令人反感,那域外異族才會被三界所不容,被當做了叛徒給驅逐出了三界。
  當然,鬼方偃師一族,僅僅只是域外異族的一個分支。
  不過從也不難看出,面對這有悖于三界倫常的道統,的確是三界諸神都無法容忍的,畢竟,無論煉氣、煉體,皆都崇尚自然。
  像靈魂戰偶這樣的存在,一旦修煉成仙,那該會變成怎樣一個怪物?
  甚至,他們根本不必修煉成仙,因為**不存,也沒了生老病死,也無法進入幽冥地府,除非殺死他們,或者將他們的力量耗盡,否則他們和萬古同壽也沒什么區別了!
  當然,事實是否真的如此,陳汐自己也不敢確信,畢竟,他也是頭一次聽聞靈魂戰偶之名。
  轟隆!
  就在此時,大殿墻壁上再次裂開一道豁口,第二具靈魂戰偶沖了出來,這頭靈魂戰偶渾身裹挾在一股淡藍色的光芒,電流閃爍,竟發出雷霆轟鳴之音,甫一出現,一槍就刺向距離它最近的阿秀。
  阿秀反手一拍,掌間星光流溢,凝聚出一抹銀色刀刃,直接砍掉了對方的頭顱。
  然而令陳汐悚然的是,那靈魂戰偶的無頭尸體,竟像沒有受到波及一般,手執一桿藍色長槍,再次暴沖而至,槍尖如芒,爆綻出億萬點點凌厲槍氣,撕裂虛空,將阿秀整個人都籠罩其。
  “喲,居然是高階靈魂戰偶,實力都堪比冥化修士了。”阿秀嘻嘻一笑,探手一拍,星光流溢,轟隆一聲,將整具靈魂戰偶都齏粉,連渣滓都不存。
  陳汐張了張嘴,卻又閉上了,之前,他還打算拿這靈魂戰偶研究一下,但如今看來,顯然不行了。
  “放心,我能感知到,這大殿越往深處,靈魂戰偶的品質就越高,繼續前進肯定能挖到寶貝。”
  阿秀笑得很賊。
  陳汐見此,還能說什么?
  這處大殿幽邃無比,兩人飛馳其,一路上再次遇到了不少破壁而出的靈魂戰偶,實力大致都在冥化境左右,皆都悍不畏死,狠戾之極。
  不過陳汐卻敏銳察覺到,對方的力量似乎已消耗甚巨,且意識也早已逝去,即便自己不動殺招,對方也會在幾個回合之后,就轟然倒地,化作一地的碎末。
  原因其實很好推測,那就是這些靈魂木偶存在的歲月實在太過久了,久遠到足足可以追溯到域外異族還未曾被驅逐出三界的時候。
  如此漫長的歲月下,這些靈魂戰偶還能保持一定的戰力,由此可知這等存在是何等驚人了。
  一盞茶功夫后。
  兩人轉過一個幽暗的拐角,剛剛踏足其,頓時視野變得空闊無比,這是一片封存于此不知多少歲月的廣袤大地。
  大地上,一排排,一行行靈魂戰偶肅穆站立天地之間,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竟一眼望不到盡頭。
  這些靈魂戰偶身姿挺拔,一個個猶如泥塑雕像,仿似從太古年間便矗立于此,彌漫著一股莊重、古老、肅殺之極的氣勢。
  當陳汐看到這一幕,眼眸也不禁微微一瞇,心驚嘆不已。
  這里就像一個檢閱臺,萬千戰士肅穆而立,仿似在靜候王者的駕臨,仿似在等待沖鋒陷陣、金戈鐵馬,場面浩大無比。
  而在這密密麻麻的靈魂戰偶最深處,則是一個古老的祭臺,高有千丈,通體漆黑,其上洶洶燃燒著一堆火焰,仿似亙古不滅的神焰,將這片空間都照亮。
  阿秀突然低聲說道:“喂,看我給你變個大戲法。”
  說著,還不等陳汐反應,她就踏步上前,遙遙一指那無數的靈魂戰偶,脆聲叫了三聲:“倒,倒,倒!”
  見她這般小孩過家家的模樣,陳汐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然而下一刻,他就見到了一副震撼人心的畫面。
  轟隆!
  那成排成行的密密麻麻靈魂戰偶,突然轟然倒塌,發出一陣若雷鳴般的驚天巨響,煙塵彌散,碎屑橫飛,將整片空間都淹沒。
  那種感覺,就像有千軍萬馬在一瞬間就灰飛煙滅,壯觀之極。
  半響之后,煙塵消散。
  地面上,已堆積了厚厚一層碎屑,那是靈魂戰偶的尸骨堆砌而成,但卻已經很難看出尸骨的模樣。
  陳汐這才隱約明白,或許歷經這無盡歲月的流逝,這些靈魂戰偶早已耗盡了力量,最終成了眼前這不堪一擊的雕像。
  而阿秀的聲音,就像一個點燃的火藥桶般,打破了此地的平衡,令得這些靈魂戰偶失去了支撐站立的力量,最終轟然湮滅。
  “寶貝就在那祭臺之上,快來!”
  阿秀向陳汐招了招手,便化作一抹流虹,倏然抵達那最深處的千丈高臺之上。
  陳汐緊隨其后,當抵達高臺之上時,就看見阿秀早已捧著一個似玉非玉的盒,喜滋滋地打量起來。
  這塊平臺約莫數十丈范圍,央點燃一對火焰,仿似亙古不滅,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長方形青石臺,阿秀手的盒,正是從青石臺上所獲得。
  而在青石臺一側,還矗立著一個靈魂戰偶,高有七尺,身披黑甲,細密漆黑猶若魚鱗般的甲片纏繞全身,頭上戴著一個造型簡單的黑色頭盔,只露出一對緊閉的眼睛。
  他手握著一桿丈二長槍,可以看見,他的手掌修長、白皙、卻透著一股沉穩有力的感覺,孑然立在那里,竟給人一種不容侵犯的肅殺冷厲氣息!
  第一眼看見這具靈魂戰偶,陳汐心就生出一個莫名其妙的感覺,仿似下一刻,眼前這黑甲黑盔的靈魂戰偶就會睜開眼睛,活過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