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87 嘯月之殤

這處戰場開辟于大燕國國境外圍,一座名為瀘水城的地方。
  此時,正有無數的修者像潮水般守衛在瀘水城那高大千丈的城墻上,各種法寶、道法傾瀉而出,縱橫天地間,熾盛無比。
  而他們的敵人,則是鋪天蓋地般的域外異族!
  這些域外異族身披黑色戰甲,騎乘通體漆黑面目猙獰的古怪兇獸,猶若決堤的鋼鐵洪流,沖鋒陷陣,悍不畏死地沖向瀘水城。
  血雨飛灑!
  凄吼震霄!
  到處都是一副慘烈宛如煉獄般的場景,血水將大地染紅,尸體將大地鋪滿,無論修者,亦或者是域外異族,皆都在殊死而戰,時時刻刻都有人死去。
  這便是陳汐端立在船頭,第一眼所看到的場景。
  甚至,他一眼就判斷出,域外異族的隊伍,總計有十萬人,紫晶級強者三千,黃金級強者八千,白銀級強者三萬,青銅級強者五萬,其他還有一部分的黑鐵級強者。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則是距離瀘水城外三千里之地的一處地方,懸浮著七座華麗精美通體由寶石鑲嵌而成的王座。
  王座上坐著七個域外異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衣飾華美,氣度雍容,赫然是七尊將相級強者!
  將相級,就相當于地仙一流。
  這樣一支規模浩大的域外異族隊伍,雖比之十大仙門這等實力依舊有不少差距,但卻足以橫掃玄寰域中任何一流勢力。
  大燕國只是玄寰域眾多國度中的一個,其內盤踞的勢力甚至不如黃粱古國,只有三個修真一流勢力,其他的大都是二流勢力以及學府一類的松散小勢力。
  面對這域外異族大軍壓境,若非殊死拼殺,同仇敵愾,絕難堅持上半天時間,無他,力量懸殊太大。
  甚至不夸張地說,光是那七尊將相級域外異族強者,都足以橫掃大燕國了!
  形勢很嚴峻!
  這是陳汐一瞬間就做出的判斷。
  就在此時,那一支從域外異族大軍中飛馳而來的隊伍,已經逼近了寶船。
  這支隊伍總計八十人,身披黑甲,清一色的黃金級強者,唯有首領是一名紫晶級強者,殺氣騰騰而來,顯然是把陳汐他們當做了大燕國的外援。
  “繳械投降,為奴不殺!”
  “繳械投降,為奴不殺!”
  一聲聲暴喝,從那一隊域外異族隊伍中傳出,聲音古怪生澀,但聲音中的殺伐暴戾之氣,卻是撲面而來。
  陳汐神色不動,只是朝木奎揮了揮手。
  木奎早已等的不耐,見此,銅鈴似的眼睛中瞬間涌出一股殘暴殘忍的光澤,魁梧的身體驀地飛出寶船,粗大如蒲扇般的右手拎著一柄長四尺寬二尺形如斬馬刀的闊口仙劍,像一尊巨靈神般,猛地發出一聲咆哮:“雜碎們!老子的大劍早已饑渴難耐!趕緊死來!”
  轟!
  驚雷的咆哮聲中,木奎巨劍揮起,撕開一道長達千丈的恐怖劍氣,一斬而下,猶若一道橫亙的山岳狠狠鎮殺而下般。
  噗噗噗……
  幾乎一瞬間,那一支八十人的域外異族隊伍,像被狠狠踐踏的莊稼一般,直接被斬的七零八散,血雨如瀑,斷肢橫飛,有十多人根本來不及慘呼,直接就被碾碎成了一團團血漿。
  唯有那領頭的紫晶級強者見勢不妙,堪堪閃避而開,不過臉色已是嚇得慘白無比,眼珠都差點掉下啦。
  這一劍,未免太可怖!
  但木奎卻很不滿意,感覺很丟臉,很對不起這次出手的機會。
  他一咬牙齒,瞪著那紫晶級強者,咆哮道:“你這雜碎居然敢躲開!?”暴喝聲中,他拎著門板似的闊口仙劍,又是一斬碾壓了過去。
  簡單粗暴,甚至帶著一股蠻不講理的味道。
  砰!
  那紫晶級強者剛來得及祭出一桿長戟法寶,就被這一劍狠狠斬成碎片,而他整個人更是像被一座大山狠狠撞在身上,周身骨骼粉碎,整個人都化作了一團血泥,砰的一聲,爆炸而開,死相凄慘之極。
  不到幾個呼吸,這支域外異族隊伍全部伏誅!
  不是他們不夠強大,而是所選的對手太過兇殘,這和以卵擊石也沒什么區別。
  一瞬間,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看向木奎的目光都變了,這位狼妖大叔好生猛!
  被這么多目光矚目,木奎登時嘿嘿傻笑不已。
  “還是太差勁。”靈白卻是毫不客氣潑冷水,道,“換做小爺,一劍之下,鬼神不留!”
  “俺要是出手,一巴掌就能捏死他們咧。”黃毛小熊阿蠻也憨聲說道。
  白魁齜牙咧嘴一陣咆哮,似乎也很不服。
  阿秀笑嘻嘻揉了揉它的小腦袋,脆聲道:“小白說,還是不要木奎出手為好,免得太丟人了。”
  木奎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在那里,有些欲哭無淚,也無法辯駁,因為他清楚,自己和這些家伙一比,的確是……弱爆了!
  這時候,這邊引起的動靜,也引起了那些域外異族大軍的注意,就連那端坐在七個王座之中的將相級強者,也都把意念橫掃而來。
  就連那些瀘水城前的修者們,也都有人注意到了這一艘寶船的出現,一個個都一怔,旋即面露一抹愁容。
  他們還以為來了救星,哪曾想僅僅只是一艘寶船而已,又如何能挽救眼前危機?
  但還是有人高聲長嘯道:“那邊的道友,局勢危急,還請速速前來城前,與我等一道共同對抗敵人!”
  傳音之人,是一名中年文士,擁有地仙修為,名為廖樊,是大燕國頗負盛名的一尊大人物,威望極高。
  見他開口,其他修者也紛紛開口,七嘴八舌邀請陳汐他們前來。
  不過他們大都很不樂觀,甚至擔心,陳汐他們能否闖過域外異族大軍抵達城前都是問題。
  見此,陳汐神色不動,嘴中卻開始吩咐起來。
  “木奎,將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蒙維莫婭,你們各自帶著紫電營,青霜營準備迎戰。”
  “靈白,阿蠻你們在一旁護法,不求殺敵,只看護好咱們的人不受傷害就足夠了。”
  “至于那七個域外異族大人物,就交給我了。”
  眾人當即領命。
  阿秀忍不住問道:“那我和白魁呢?”
  “你們隨意。”陳汐隨口答道。
  阿秀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吼!”
  就在此時,木奎驀地騰空而起,化身一頭足有百丈高,通體銀白燦爛,背生雙翅的巨狼,仰天就一聲長嘯!
  轟隆隆!
  這一聲長嘯,猶如一道驚天風暴,帶著一股震蕩心魂的力量,聲傳十方,將蒼穹云層都震碎,攪亂虛空。
  伴隨長嘯,甚至能看見一輪血色的月亮,在半空冉冉升起,將天地都染成暗紅色,妖異的令人心悸。
  神獸奎木狼天賦道法——嘯月之殤!
  傳聞在太古時期,奎木狼一聲長嘯,能將日月震碎,山河崩塌,八萬里魑魅魍魎都會被吼滅神魂,暴斃而亡。
  木奎雖未修至那等境界,可這一吼之力,卻是驚動八方風云,將遠處戰場上的廝殺之聲都掩蓋了下去。
  其中不少實力較弱的域外異族強者,更是被震得渾身一顫,神魂飛滅,轟然倒下。
  “紫電營,出擊!”
  “青霜營,殺!”
  嘯音還未落下,空中再次響起兩聲暴喝,蒙維和莫婭各自帶著一群九幽部落的少年,組成大陣,像兩片云層般,轟鳴而起,轟涌而去。
  紫電營的少年們如一尊尊神魔,身化數十丈,三頭六臂,周身巫力澎湃,組合在一起,形如一條黑色的蒼龍。
  這是“黑獄龍魂戰陣”,出自青雨之手,最具殺伐,將神魔煉體流的攻伐之力發揮到了極致。
  而青霜營的少年,則組成了一個大型劍陣,形似星辰密布,暗含四象五行之玄機,名為“星斗七變劍陣”,變化多端,凌厲無匹。
  遠遠望去,那紫電營的少年們,就如同一柄神靈手中的巨錘,狠狠砸進了域外異族大軍中,力道剛猛,帶著一股所向披靡的碾壓氣勢。
  而青霜營的少年們,則像一柄磨礪得鋒利無匹的尖錐,輕易撕裂敵人防線,帶起一串串殷紅的血花。
  雖然兩個戰營中的少年,加起來也不到百人,可此時殺入戰局,竟給人一種千軍萬馬奔馳而至的磅礴氣象。
  單單是那一股狠戾的氣勢,都足以令敵人膽寒。
  靈白木奎黃毛小熊阿蠻也出動了,遵循著陳汐的吩咐,巡弋在少年們四周,除非少年們遇到致命威脅,他們才會出手。
  再怎么說,少年們如今的修為才都在涅槃境左右,滅殺黃金級強者易如反掌,可一旦遇到紫晶級乃是將相級強者,那可就危險了。
  不過從目前來看,少年們表現還是很不錯的,有張有弛,穩而精準,并不貪功,一直保持著整體戰陣的布局和戰斗節奏。
  他們的出現,也幾乎在一瞬間,打亂了整個戰場的局勢,將那浩浩蕩蕩的域外異族大軍硬生生撕裂開幾道口子,局勢頓時變得混亂起來。
  “一群卑劣的土著而已,既然敢來搗亂,今天就全都留下吧!”
  便在此時,那七個王座之上,一名將相級強者縱身而起,周身綻放熾盛烏光,猶若一輪黑日于半空中升起了一般。
  與此同時,陳汐霍然抬頭,眸中冷光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