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890 蠶蟲小黑

永夜遮空,彰顯出鬼蘇圣皇驚天動地的威勢,仿若天降囚籠,將陳汐一行人禁錮其中,無法掙扎。
  可此時,卻有一尊充斥天地的拳頭貫空而來,輕易就在永夜中砸出一個窟窿,釋放出的拳勢,仿似能將天地都隨意揉成一團。
  面對這一尊大的不可思議,也恐怖得不可思議的拳頭,陳汐等眼睛睜大,臉色凝固,幾乎忘了呼吸。
  剽悍!
  直接!
  一往無前!
  這便是這一尊拳頭的力量,在蒼穹中橫沖直撞,蠻橫的不講理。
  鬼蘇圣皇那俊美陰柔的臉色又是一變,雙臂交錯,泛起一抹漆黑猶若十字般的光澤,烙印在虛空中,泛起一股令人心悸的審判力量。
  砰!
  陳汐只覺耳膜都像要被炸裂,渾身氣息翻滾,這次碰撞太恐怖,令他的仙念都探尋不到其中戰況,只能憑借神諦之眼依稀看到,面對那一尊霸道無匹的拳頭,這漆黑十字簡直像渺小的螻蟻般,可居然硬生生擋下了這一擊,顯得極為不凡。
  不過鬼蘇圣皇那俊美的臉頰驀地泛起一抹潮紅之色,旋即變得蒼白起來,顯然,這一擊的力量之強,令他也極不好受。
  轟隆!
  拳頭消失,那永夜般的漆黑之色也像支離破碎的琉璃般,轟然碎裂,重現映現出天光青日來。
  而至此,陳汐眾人終于有一種掙脫枷鎖,跳出黑暗深淵的感覺,皆都長松了口氣,唯有殤,依舊冰冷沉默如故,仿似對這周遭一切無所察覺般。
  哧溜!哧溜!
  熟悉的怪異聲響起,然后在陳汐眾人怪異的目光注視下,一個渾身肌肉一塊塊如精鋼巖石賁張,高大魁梧的中年出現在視野中。
  他一頭長發亂糟糟披散在寬厚的肩膀上,胡須濃密猶若一根根倒豎的鋼針般,蒲扇似的大手中捧著一個像木盆似的青瓷大碗,正在一口一口吞著面條。
  那哧溜哧溜的聲音,正是從他的嘴中發出。
  這樣一個魁梧、高大、應該極為威猛的中年,此刻卻透著一股吊兒郎當的味道,給人很怪異的感覺。
  但鬼蘇圣皇卻并不覺得怪異,相反,他那弧線鋒利如刀的眼眸一點點瞇了起來,涌上一抹凝重之色。
  轟!
  沒有任何遲疑,或者說沒有任何預兆地,鬼蘇圣皇動手了,雙掌中若裹挾日月,一抓而出,下一刻,一朵纏繞著永夜光華的薔薇花枝,悄然綻放在虛空之中,含苞待放的花蕾正對向那魁梧中年。
  那花蕾深處,像鋪開了一條通往地獄的路徑,要將魁梧中年鎖走!
  啪!
  魁梧中年右手夾著筷子,漫不經心地一戳,整個虛空像琉璃般寸寸崩碎,其中的薔薇花枝也隨之被齏粉,花瓣凋零,渺杳飄散。
  見此,鬼蘇圣皇神色愈發凝重,猶若刀鋒般瞇著的眼眸中燃燒起洶洶的火焰,他兩手翻飛,凝結出一個奇異扭曲的掌印,穿透重重虛空,呼嘯而去。
  這時候,那魁梧中年已吃光碗中的面條,拍了拍肚子,嘴巴一張,發出一聲滿足的飽嗝。
  轟!
  這一聲飽嗝如此自然愜意,可甫一從他的口中傳出,就像一道雷暴颶風般,轟隆隆碾壓而去,將虛空都硬生生碾壓出一條漆黑碎裂的裂縫。
  而那一枚奇異扭曲的掌印,也是轟然被颶風碾碎,崩散成光斑,瓦解在半途之中。
  鬼蘇圣皇的臉頰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深呼吸一口氣,身影一閃,融入虛空之中,瞬息已不見了蹤跡。
  似乎是試探出了那魁梧中年的真正實力,抽身而退了,果斷而從容,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
  “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想走就走,經過老子的同意嗎?”。
  啪的一聲,那魁梧中年一把丟掉手中小盆似的青瓷大碗,用袖子隨意擦了一下嘴唇,而后踏步上前。
  勢如一頭出籠猛虎,沉悶如戰鼓般的腳步聲震動,虛空都發出承受不住的爆碎之音,一瞬間,方圓十萬里之地,都轟鳴起一股震耳欲聾的腳步聲,像一座座火山突然爆發,又像一頭頭遠古兇獸從無垠歲月中蘇醒。
  轟!
  整整九步,魁梧中年腰脊一擰,一拳轟砸而出。
  這一拳,簡單得近乎粗暴,沒有任何的花哨,可卻當陳汐目光注視過去時,心中猛地生出一股無法言喻的寒冷和心悸,渾身的冷汗將衣衫都浸透都不自知。
  他很清楚,如果自己面對這一拳,單單是其中蘊含的一絲拳勢,都足以把自己輕易被轟殺成渣!
  十萬里之外。
  鬼蘇圣皇的身影驀地踉蹌跌出虛空中,喉嚨一陣鼓動,最終還是沒忍住,哇地一聲噴出一口殷紅的血水來。
  他霍然扭頭,目光明亮到了極致,也鋒利冰冷到了極致,仿似遙遙看到了十萬里之外的那魁梧中年般。
  “待實力徹底修復,本座一定屠你滿門!”
  那沉凝如鐵的聲音,充斥著一股審判的味道,隆隆激蕩在天地之間,同時也徹響在陳汐等人耳畔。
  “媽的,跑的倒是快。”魁梧中年當然也聽到了,一臉不屑地聳了聳肩,狠狠吐了一口吐沫,將虛空都炸開一道窟窿!
  陳汐眾人怔怔地看著魁梧中年,皆都很難理解,這樣一個行為粗鄙,吊兒郎當的魁梧中年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
  “唔,我是白驚辰,按輩分你應該叫我一聲大伯,當然,怎么稱呼沒那么多講究,你盡可以隨便。”
  魁梧中年不知何時已踏上寶船,一屁股坐在座椅上,隨手拿起案牘上的酒壺,仰頭猛喝了幾大口,這才愜意地砸了砸嘴巴,道:“酒水不錯,可味道卻快淡出個鳥來。”
  白驚辰!
  世上當然只有一個白驚辰,那就是當今紫荊白家之主,這是一個充滿了傳奇色彩的男人,年輕時紈绔跋扈,不可一世,打過仙道十門的弟子,抽過魔門六脈的臉,甚至還被列入了玄寰域的通緝榜單,不知被多少勢力聯袂追殺,可依舊活得很滋潤。
  直至后來,他依舊跋扈,只不過轉移了目標,把這一股跋扈之氣發泄到了域外異族身上,曾孤身闖入域外異界深處,斬殺了不知多少的異界強者,安然而退,此事在整個玄寰域都引起了莫大的轟動。
  也是在近百年來,他這才變得低調起來,整日地呆在紫荊山中,遠離了世人的視野,可只要提及白驚辰三字,哪怕是最為痛恨他的對手,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勇猛和霸道。
  當然,他的對手中,只要沒死的,如今要么已成長為一派之主,,要么早已羽化天仙,逍遙仙界中了。
  可見當年能被白驚辰選為對手的,實力和資質起碼決不會低了。
  陳汐當然也聽說過這些事情,并且知道,白驚辰還是白婉晴的親哥哥!
  “白伯伯,今日多謝您出手相救。”陳汐認真見禮道。
  白驚辰大大咧咧揮了揮手,道:“好了,在我的地盤上,總不能讓人欺負你了。”
  陳汐笑了笑,他已看出,眼前這個高大、魁梧、吊兒郎當、仿似什么都不在乎的中年,性情豪邁到近乎狂野,明顯不是那種拘泥小節的人。
  “我知道你來是想了解你父母的事情,我也不攔你,不過怎么說呢。”
  白驚辰撓了撓頭發亂糟糟的腦袋,嘿嘿笑道:“想要得到什么,必須得到認可才行,你說對吧?”
  陳汐眉頭挑了挑:“認可?”
  “對!”白驚辰點頭道。
  “怎么獲得認可?”陳汐繼續問道。
  “力量!”
  白驚辰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點頭道:“地仙一重境的修為,戰力應該還要更強,勉強能通過了,不過我說了不算,紫荊白家的規矩就是,當力量足夠大的時候,族長說的話都可以當做屁放了。”
  很粗鄙的話,卻將紫荊白家的規矩講的很清楚,那就是力量,力量越強,就可以隨意破壞和制訂規矩!
  “當然,現在族中我的力量還算可以,所以我至今還是族長。”白驚辰得意洋洋地翹著二郎腿,笑吟吟說道。
  “我該如何做?”陳汐繼續問道,他沒想到,連見上白婉晴一面,都還要獲得紫荊白家的認可,不過他卻是沒辦法拒絕,只能接受。
  正如白驚辰剛才所說,想獲得什么東西時,起碼需要先獲得認可。
  “等到了就知道了。”白驚辰揮了揮手,目光卻一下子落在了殤身上,略一打量,就嘖嘖稱奇道:“怪不得出動一尊圣皇,原來是要搶奪這玩意。”
  陳汐心中一緊,殤的身份被認出來了?
  “不用緊張,不就是靈魂戰偶嗎?我當年殺進域外異界,不知搞死了多少鬼方偃師一族的混賬東西,哪會認不出他來。”
  白驚辰乜斜了陳汐一眼,仿似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心思,道:“當然,你搞到手的這具靈魂戰偶很不尋常,若不是我以前殺過不少鬼方偃師,也差點沒認出來。”
  陳汐這才恍然。
  “我得先走一步了,小家伙,我得提醒你一句,白家可有不少人恨不得殺了你,你可得小心一些。當然,我是非常歡迎你來到紫荊白家做客的。”
  白驚辰起身,笑著拍了拍陳汐的肩膀,就一步跨出船艙,消失不見。
  “恨不得殺了我?看來這次想獲得紫荊白家的認可,似乎并不會像自己想想的那么順利了……”陳汐喃喃,目光卻是深邃而平靜,透著一絲冷冽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