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891 靈魂戰偶

寶船在蒼穹中飛馳,不過速度卻降低了許多。
  船艙中沒有人說話,因而氣氛顯得很沉悶。
  靈白鐵青著小臉站在船頭,默默佇立,眸光冷厲而冰冷,籠在袖中的雙拳緊緊攥著,指尖深深陷入掌心,淌出一行殷紅的血珠,他卻是渾然不覺。
  白魁懶洋洋趴在靈白旁邊,有氣無力,甚至都懶得睜開眼睛了。
  木奎擔憂地看了看靈白,又看了看白魁,眉宇間也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陰郁和憤怒。
  黃毛小熊阿蠻則一反常態,盤膝坐在地上,神色平靜,正在努力修煉,能夠清晰看見,一圈圈強大的波動正在從其身上氤氳而升。
  蒙維和莫婭同樣一言不發,兩人正在無聲地督促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修行,之前那一場對決太過恐怖,雖未曾受到實質傷害,可少年們的神魂卻受到了波及,若不及時修復,只怕會留下隱患。
  而陳汐,則在靜心煉制劍箓。
  劍箓如今的威力,已比普通仙器還強上一分,但這遠遠沒有發掘出劍箓的潛力,因為其中坐鎮的五尊神箓,還未達到“溝通神明”的地步。
  不過那一步太遙遠,起碼天仙級強者才能感應到所謂的“天地神明”,所以陳汐此時做的,就是繼續挖掘并擴大劍箓的潛力。
  而他的做法也很簡單,就是將“風后巽皇神箓”、“妖祖靈皇神箓”、“東皇紫薇神箓”、“玄帝雷皇神箓”這四大神箓篆刻其中。
  和之前的五行神箓一樣,這四尊新型神箓同樣是來自神衍山的傳承,只不過是經由祖師伏羲之手,傳給了那締造符界的四尊大能者,也正因此,這四尊神箓成了梁、古、殷、羅四大家族的傳承秘法。
  在符界時,離央便把這四尊神箓傳授給了陳汐,至此,他已掌握了九尊神箓的煉制之法。
  按照陳汐估計,當這四尊神箓篆刻完畢,就又到了提升劍箓品階的時候,到那時,只需搜集足夠的仙材就能將劍箓威力提升至一個全新的階段。
  船艙中,個做個的事情,氣氛顯得愈發沉悶起來。
  唯有殤似乎對周圍一切都渾然不覺。
  鬼蘇圣皇的出現,阿秀的離開,令得包括陳汐在內的所有人心中都憋了一團怒火,那是對自己力量的一種不甘。
  或許他們的整體實力,已傲立在人間界之巔,可面對鬼蘇圣皇這般恐怖存在,依舊如同不堪一擊的蚍蜉般,蒼白而無力。
  那種被人掌控命運,那種被人任意踐踏的感覺,令他們感到無比的憋屈和憤怒,再不想體驗第二次。
  所以,他們自覺地開始重新審視自己,不再執著于過往,而是將目光看向了更高處。
  數個時辰過去。
  視野中,一座茫茫巍峨的山脈出現在視野之中,猶若橫亙在天地之間的脊梁,群山之巔,彌散出濃濃的紫色仙力。
  從天空俯瞰,此山猶若一條十萬里長的巨龍盤踞,其軀蜿蜒、匯聚王者紫氣,每當朝日升起,此山就籠罩在一片紫色霧靄之中,莊肅而厚重,有一種皇者之氣。
  紫氣東來,乃龍脈凝聚之罕見福地。
  那便是紫荊山脈,紫荊白家的盤踞之地,一個令玄寰域修行界又恨又敬畏的地方。
  此時,在那群山之前,一片空闊的平原上,正立著一個衣冠勝雪,面白如玉的俊朗青年,手執描金玉扇,扇面繪制十八幅妖嬈嫵媚的美女圖,顯得極為醒目。
  若是在戰場上,這樣一個打扮騷包的家伙,絕對是敵人滅殺的第一個目標,因為他太醒目了,不打他打誰?
  敢這么騷包,又敢這么明目張膽傲立在紫荊山脈之前的,當然是紫荊白家的弟子——白顧南。
  他似乎已等很久了,正百無聊賴地揮動著玉扇,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可當看見那劃破蒼穹而至的寶船時,整個人腰脊一挺,目光明亮,神采飛揚。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他仰天大笑,一副欣喜之極的模樣。
  “這家伙,還是如此騷包……”
  船頭上,看見一襲雪白長衫,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手執美女圖玉扇的白顧南時,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抹笑意。
  “操!地仙境界!變態啊!”白顧南一步跳上寶船上,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就忍不住狠狠爆了一個粗口。
  他可是記得,上次在離火城和陳汐分別時,對方的修為才不過冥化境界,如今才不過十多年沒見,對方居然晉級地仙之境了,這讓他又是羨慕又是震驚,心中暗自警告自己,千萬不能和這怪胎比,會氣死人的……
  白顧南等候在這里,自然是受到了家主白驚辰的囑咐,前來迎接陳汐的,當然,如果來人不是陳汐,以他的跋扈性格,才不會委屈自己干一個奴仆才應該干的事情。
  “陳汐,我小姑已經回來了,不過不宜拋頭露面,你也知道,天地之間無論任何勢力,從來不缺少派系斗爭,那些頑固而保守的老東西們,整天想的不是如何去域外戰場殺敵,而是把精力都用在了內斗上,而很不幸,這樣的事情我白家也不可避免。”
  寒暄片刻之后,白顧南便把紫荊白家中的一些狀況大致給陳汐介紹了一遍。
  按照白顧南的說法,白家如今的內斗儼然已分成了兩個派系,一個派系以家主白驚辰為主,一個派系則以大長老白丞為主。
  而這一場內斗產生和爆發的根源,其實和陳汐也大有關系。
  很簡單,大長老白丞一系和那仙界中極為神秘的修行勢力左丘氏極為親密,并且早在很久之前,就多次受到左丘氏囑托,要斷絕和左丘雪的關系,必要的時候,甚至要充當左丘氏在人間界的代言人,緝拿和追殺一些仇人,例如陳汐的父親陳靈鈞。
  而白驚辰一系則從來都不打算依附誰了,也從沒想過要攀上左丘氏的高枝,不過由于白婉晴的關系,態度上則較為靠向左丘雪。
  當然,僅僅只是態度上,畢竟左丘雪下落不明,誰也不值得她是否早已被左丘氏緝拿回家了。
  這一切,陳汐以前都聞所未聞,直至如今,才從白顧南口中得知,心中無疑又沉重了許多。
  連紫荊白家這樣在玄寰域無人敢招惹的古老大勢力中,都有人心甘情愿充當左丘氏的爪牙,可見左丘氏所擁有的力量是何等恐怖了。
  “這么說,我這次前來紫荊白家,有可能是跳進了一個火坑?”陳汐收攏思緒,平靜問道。
  白顧南哈哈大笑,拍了拍胸脯,豪氣萬千道:“放心,有我在,誰他媽敢動你一根毛,我打斷他的狗腿!”
  陳汐眉頭挑了挑。
  不過不等他說話,白顧南話鋒一轉,就嘿嘿笑道:“當然,我紫荊白家最崇尚力量,我說話有時候也不大頂用,不過你放心,有大伯和小姑在,沒人敢過分了。”
  陳汐才不會把白顧南的保證當回事,自己身為左丘雪和陳靈鈞的兒子這事,那些紫荊白家中的高層只怕早就心知肚明。
  對于那大長老白丞一系而言,或許巴不得自己送上門呢。
  當然,他們究竟敢不敢玩火,一切都要看自己是否能獲得整個紫荊白家的認可,歸根究底,還是要看自己所展現的力量夠不夠強。
  “對了,你可要小心這幾個家伙。”白顧南說著,手中多出一枚幻影蜃簡,手指一劃,玉簡中射出一道光幕,在空中構成一個瘦削青年的影像。
  這個男人面容陰戾,卻長著一對漂亮的桃花眼,輪廓如刀削斧鑿般堅硬,他的頭發從中間扎成了一條粗大油亮的辮子,盤在腦后,露出一個飽滿的天庭。
  男人的眼睛微微瞇著,身姿筆直,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獨特魅力,就像一條陰毒而又漂亮的花斑蛇,給人森然血腥的印象。
  “白雋,地仙五重境修為,最喜歡虐殺對手,曾殺死過地仙六重的強者,修行至今七百余年,歷經無數場戰斗,敗績寥寥。”白顧南介紹的語氣平平淡淡,但卻讓陳汐敏銳察覺到聲音中一絲極度的厭憎。
  接下來,幻影蜃簡釋放出的光幕一陣變幻,又出現一個彩衣女子的影像,她一頭白發如瀑披散,垂落腰脊,面龐還算秀麗,只不過她的右臉卻遮掩在一張漆黑的面具下,泛著金屬般的冰冷光澤。
  如雪白發,漆黑面具,整個人猶如一柄肅殺嗜血的劍,配上那顏色斑斕的彩衣,平添一份令人心悸的妖異感。
  “白虹,地仙六重境修為,劍修,殺伐果決,雙手沾染血腥,不要因為女人而小覷她,論及危險,她比白雋還可怕。”
  簡紹完白虹,白顧南手中的幻影蜃玉簡又是一陣變幻,浮現出一個個容貌各異的人物形象,足足有五人之多,無不是身經百戰,在血腥和戰火中殺出一條血路的強者,實力最低的都有地仙四重境。
  介紹完畢,白顧南不自覺地長松一口氣,似乎談及這些人時,他心中也有著不少壓力,不過當他看向陳汐時,卻微微一怔。
  因為陳汐并沒有流露出任何的忌憚、凝重、興奮、或者其他情緒,平靜得簡直像沒有任何感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