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892 神秘祭臺

白雋、白虹、白中天……
  經由白顧南用幻影蜃簡展示,陳汐瞬間記住了這五個人的外貌和特征,并且從白顧南口中,他也了解到了這五個人的秉性。
  不得不承認,即便還未謀面,這五人所流露出的特質和秉性已令陳汐清楚,這的確是一群強大的對手,身經百戰,絕非尋常可比。
  靜靜沉思了片刻,陳汐突然問道:“他們和大長老白丞是一個勢力的?”
  白顧南點頭,道:“你可務必要小心,我白家的子弟最重力量的淬煉,一個個勇猛之極,和外界那些癟三完全不一樣。”
  陳汐點點頭,神色依舊波瀾不驚。
  如果換做其他一名地仙一重境的強者,在得知有可能有五位實力皆都在地仙四重之上的強者欲要對其不利時,只怕當場都嚇得亡魂大冒了。
  但陳汐沒有,早在冥化境界時,他就手刃過不少地仙強者,地仙五重境的老怪物他也殺過不止一個,如今晉級地仙之境,又豈會畏懼眼前這般局面了。
  只不過讓陳汐好奇的是,紫荊白家的認可,又會以何等方式呈現在自己面前?
  嗖!
  談話之時,寶船已飛馳進入了那莽莽無垠般的紫荊山脈中。
  遠遠地,陳汐就突然看見一座空闊無比的峽谷,足足有數萬里范圍,簡直像一個開鑿于群峰之內的大平原一般。
  在那峽谷上空,洶涌著澎湃的紫氣,猶若紫色的云朵在氤氳蒸騰,彌散出古樸恢宏沉凝無邊的仙罡之力。
  “那座峽谷名為英魂峽谷,乃是太古時期,我族一位通天強者斬落的一顆星辰隕落地面,硬生生砸出的一個峽谷,其內充斥著無匹的星罡之力和紫煞之精,乃是絕佳的修煉福地,從那時起,此地就成了我族的祖地。”
  白顧南指著遠處,神采飛揚說道,儼然一副自豪無比的模樣。
  斬落星辰!
  這樣的事跡陳汐并不陌生,在獲得蟻皇至尊傳承時,他就曾親眼看著蟻皇以卑微渺小之軀體,斬落了蒼穹之上的一顆大星。
  而紫荊白家的先祖居然也擁有如此威能,倒也的確令人吃驚。
  “走了,咱們進去吧。”
  白顧南輕車熟路,帶著陳汐一行人,飛馳向那英魂峽谷。
  還未靠近,陳汐就看見在那由滾滾紫色煞霧籠罩的峽谷前,有一扇壯闊的石門,石門之外是層層搭建于虛空中的石梯。
  沿著石梯往內,剛穿過那重重的紫色煞霧,陳汐就感覺眼前視野一變,天寬地闊,無邊無垠,就仿似抵達另一個世界。
  清新祥和的仙罡之氣撲面而來,處處山清水秀,流泉飛瀑,瓊草奇花,鳥獸通靈,無數天材地寶點綴于各個角落,真是一片世外凈土。
  那峽谷中央,修建了許多宮殿。
  尤其是那峽谷虛空深處,彌散出一股若有若無的強大氣息,似乎是被法力高深之人,于空間之中開辟出來的洞天。
  果然是一塊仙家福地!
  陳汐目光所及,發現這片數萬里的英魂峽谷中,每一寸空間中都充斥著仙罡之力紫煞精華星罡之氣……在此修行一年,只怕都抵得上外界十年之功了!
  “前邊就是迎賓殿,待會我會幫你們安置好住處,明天再去拜見族長和各位長老。”白顧南遙遙指著遠處,那里有著一座恢弘宮殿矗立。
  陳汐點了點頭,真正到了紫荊白家,他反而冷靜下來,很清楚在未曾獲得紫荊白家的認可之前,就是再著急見白婉晴,也是不可能。
  與其如此,倒不如思忖一下該如何面對那所謂的認可。
  抵達紫荊白家的地盤上之后,靈白蒙維莫婭的情緒依舊不高,抿嘴不言,心中積攢的陰郁還未排解,這樣的狀態下,陳汐的確也不適合一個人立刻去拜見那些白家的高層大人物們。
  畢竟,如今他已不再是孤單一人,在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得考慮一下自己身邊眾人的安危和態度。
  “戰!”
  “戰!”
  “戰!”
  就在此時,一陣猶如驚雷般的大喝聲從峽谷地面上傳達,那憨聲鏗鏘如金戈,又好像千百火山一起噴發。
  一時之間,方圓千里之內的氣流,相互摩擦奔涌震蕩,攪得天翻地覆,仿似下一刻,就有千軍萬馬轟涌而出,踐踏江山一般。
  受此影響,陳汐等人心中一凜,皆都朝下方望去。
  只見那地面上,乃是一座由一塊塊巨石堆砌而成的練武場,足有千畝范圍,此時正有一行行身姿矯健的身影在其中演武。
  這些弟子,精氣沸騰,氣息強盛,奔走呼嘯之間,猶若一頭頭兇猛的遠古蠻獸般,勇猛剽悍,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力量。
  剛才那一陣如九天落雷般的呼喊聲,便是由這些人發出,其中蘊含的滔天戰意,令得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氣機都被其影響,渾身熱血如燃。
  唯有陳汐蒙維莫婭靈白等人,并未曾受氣影響,畢竟,那演武場上的一行行白家弟子,實力最強者,也不過涅槃修為,還不足以影響到他們周身的氣機。
  不過紫荊白家“以戰為名”的榮耀由此就可見一斑。
  “哈,白老三,又開始游手好閑?說多少次了,像你這般不務正業,跑外界撒野也活該挨揍,可惜啊,白家的名譽不容受損,每次還得由我們幫你擦屁股,你說你什么時候能不再孬種?”
  一陣大笑聲突然響起,伴隨聲音,唰的一聲,一個身高足有九尺,魁梧猶若一座小山般的大漢擋在了白顧南身前。
  這大漢長發披肩,目光精芒涌動,**上身,露出一塊塊猶若精鋼澆筑而成的肌肉,仿似蘊含著爆炸般的威力,整個人彌散出一股強勢剽悍沉凝的氣息。
  陳汐眼眸瞇了瞇,認出此人,正是之前白顧南讓自己小心的五人之一——白拓!
  此人擁有地仙四重境修為,天生神力,走的是神魔煉體流,一身巫力早已轉化為仙巫之力,曾徒手生撕過一頭地仙五重境的暴甲冰熊妖,秉性好戰,強大之極。
  而白顧南對他的評價則是,一個力量和頭腦完全不匹配的莽夫,換而言之,就是力量恐怖,頭腦簡單。
  這時候,見到那白拓出現,并毫不客氣羞辱自己孬種,令得白顧南的臉色頓時一沉,呵斥道:“白拓!趕緊給我讓開!”
  被叫做白拓的健碩大漢雙臂抱胸,優哉游哉地拿著一對精芒畢露的眼睛,掃視著陳汐等一行人,渾然沒有一絲避讓的意思。
  當他看到那九幽部落的一行少年時,粗重的眉頭一挑,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異色。
  “白老三,你自然可以走,但他們不行。”
  白拓嘿嘿一笑,毫不客氣地指著陳汐一行人,“想成為我紫荊白家的座上賓,必須得拿出點實力來,這是規矩,想必白老三你比我更清楚。”
  白顧南臉色又陰沉了許多,冷冷道,“怎么,客人剛上門就按耐不住跳出來了?白拓,老子警告你別再犯蠢了,跟著白雋,早晚要坑死你!”
  白拓哈哈一笑,露出一口雪白鋒利的牙齒,不屑盯著白顧南,道:“白老三,我也警告你,再罵我蠢,可別怪我現在就收拾你了,你只是冥化修為,而我白拓則是地仙強者!就是你家老祖怪責起來,也只會怪你太窩囊!”
  白顧南臉色陰晴不定,有些搞不懂,這個尋常頭腦生銹一般的莽夫,怎么今天變得如此尖牙利嘴了,難道,之前他展現給自己的都是假象?
  “哦,你想試一下哪方面的實力?”陳汐突然開口。
  “當然是……”說到這,白拓那粗獷的面容上竟浮現一抹狡猾之色,他抬手一指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讓他們和我手下的那些兒郎們打一架,只要贏了,就算過了我白拓這一關,若是輸了,嘿嘿,不好意思,你們從哪來滾哪去吧!”
  陳汐眉頭皺了皺,他倒是沒想到,白拓會選中九幽部落的少年們為對手,難道對方已清楚了自己的實力,而把目標放在了自己身邊的人上?
  白顧南驀地喝道:“白拓!你他媽別過分,有你這么做的嗎?”
  說著,他扭頭望向陳汐,道:“陳汐,家族的認可從來沒有向客人提要求的權利,既然他攔著你們,你只需將其擊倒就可以了,千萬別上當。”
  白拓目光如刀子般冰冷掃了白顧南一眼,冷笑道:“沒想到,家族中竟出了你這樣一個吃里扒外的孬種!”
  “你……”白顧南氣得渾身都哆嗦起來,這個頭腦簡單的莽夫今天太他媽不正常了,莫非是有人在暗中指點他?
  砰!
  就在此時,陳汐突然縱身身前,在白拓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一拳轟在了其腹部,那狂暴的力量令他地仙三重境的煉體修為都吃不消,身子彎弓成蝦,一張臉膛都疼得憋成紫紅色。
  這個突發的變故,令得在場所有人都一呆,有些不敢相信陳汐說出手就出手,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陳汐卻像做了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淡淡道:“你的條件,我答應了。”
  ——
  ps:明天第一更下午4點半左右,會4更,另外月末火急火燎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