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90 將至


  星穹下,一艘造型古樸的寶船一掠而過,消失在莽莽夜色中。
  陳汐盤坐在寶船內的一間房屋內。
  這艘寶船是玄睛老黿王所贈,舒適堅固,能夠擋下紫府圓滿境修士全力一擊,也是一件不錯的輔助類法寶。
  此刻在陳汐面前,放著七八個儲物類法寶、有戒指、腰帶、手鐲……個個靈光閃爍,繽紛炫目。
  “我的儲物戒指內除了一大堆的靈材,還有一萬三千多顆煞珠,其他的還有八柄玄冥飛劍、八角宮瓶、紫銅玄重峰,還有雷鷹王的儲物腰帶、墨蛟王的儲物手鐲、鯤鵬王的……”
  陳汐神魂靈念一一掃過地上的各種儲物法寶,堆積如山的靈草靈木、礦石材料,顏色不一的奇珍異寶,大多數寶貝都是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直看得他眼花繚亂,腦門發懵,心中卻是火熱之極。
  “這次在南蠻深山可是賺大了,稱得上是盆滿缽滿,那些靈木靈草一類的材料自己用不上,但可以兌換成靈液,至于那些法寶……挑揀出對自己有用的,剩下的也都賣掉,應該可以供自己再購置一些飛劍法寶和劍陣一類的玉簡,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
  陳汐腦海中飛快思索著,手中也不停,開始整理這次的戰利品。
  許久之后,陳汐把一切收拾妥當,站起身子,推門而出。
  杜清溪、端木澤、宋霖此刻都在船頭駐足,觀望著飛行方向。
  已經飛行了半天,可目光所及依舊是綿延起伏的崇山峻嶺,不過山勢都低矮了許多,明顯快要飛出南蠻深山的范圍。
  但是還是有一個極大的麻煩擺在面前,那就是方向問題。
  他們皆是從南蠻冥域中被莫名其妙地移送至南蠻深山中,根本辨認不出哪個是方向是通往松煙城、龍淵城的。
  此刻,也只能沿著一條線走,想要盡快發現一個人類居住的城市,好確認方向。
  “杜姑娘,端木兄,宋兄。”陳汐的聲音從身后傳來。
  三人扭過頭,訝然地看了陳汐一眼,因為從上船之后,陳汐一直呆在房中不出,三人還以為這家伙打算閉關到松煙城呢。
  “這是你們的法寶,你們看一下。”陳汐沒有理會三人的目光,袖袍一揮,三件寶光繚繞的法寶懸浮在身前。一把青光激射的彎刀,一把星光彌散的劍器,以及一個奇形怪狀寒氣森森的鉤狀法寶。
  “我的太乙青蓮刀!”
  “啊,七星鎏虹劍!”
  “天羅鉤,我的寶貝啊!”
  三人驚呼出聲,臉上盡是不敢置信之色。
  這三件法寶皆有著黃階上品的水準,哪怕是在他們各自的家族中,也都屬于珍貴之極的存在。此刻失而復得,他們心情之激動可想而知。
  “這是我從墨蛟王那里找到的,你們看一下是否有損傷。”陳汐袖袍一揮,三件法寶精準地飛回各自主人手中。
  “完好無損。”杜清溪略一打量,慣常冰冷如雪的臉上罕見地露出一絲開心的笑容,說道:“陳汐,我都不知道該如何謝你了。”
  “是啊,這次在南蠻深山,若非是你,恐怕我等都要被煉成丹藥了。如今你又把寶物都幫我們找回來了,真是……”端木澤想起這一路的兇險,心中對陳汐也是感激之極,說到最后竟不知該如何表達了。
  “小澤澤,別肉麻了好吧?反正咱們已經欠陳汐的夠多了,以后拿命還就行了,你說對吧,陳汐?”宋霖笑嘻嘻說道。
  “滾,你這個邋遢鬼,我們男人之間的感情,你懂嗎?”端木澤瞪眼道。
  “喲,小澤澤,你敢罵我不是男人?作死不是?”宋霖勃然大怒,大叫道。
  ……
  陳汐笑了笑,也不理會兩人的爭執,一個人來到船頭,拎著一個青皮葫蘆,咕嚕咕嚕灌了幾口酒,目光沉默望向遠處黑夜。
  從進入南蠻冥域、劍仙洞府、再到南蠻深山,已經快整整一年。
  這一年中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他感覺時時刻刻都像是在刀尖上跳舞,危險、血腥,仿似下一刻就要殞命。
  在這殺機四伏、危機重重中,他知道,若非沒有季禺在身邊,他早已死了千八百次了,而如今,季禺卻是再無法走出洞府了……
  想到這,陳汐拎著酒葫蘆又灌了極大口,借著那醇厚辛辣的酒勁,來紓解心中的陰郁和不舍。
  “放心吧,季禺前輩。一年的時間,我能從先天境界突破至紫府五星境界,能在短短幾個月內就掌握風之道意,能斬殺強大的鯤鵬妖王,就完全可以照顧好自己,努力地活下去!”
  這一刻,陳汐眸光熠熠,身上涌出無盡自信睥睨之色,猶如一把千錘百煉的寶劍,出鞘!
  他疏通了心結。
  他獲得了自信。
  他已不再是從前那個木訥沉默的少年,在一年間諸多兇險的磨練中,在一年間無數殺戮的見證下,他正在一步一步走向通往巔峰強者的道路。
  不拘泥于過去,不忌憚于未來!
  ……
  “陳汐變了……他的道心,變得越來越強大,越來越純凈堅定圓滿了。”
  一旁,杜清溪一直在默默地觀察陳汐,看著他飲酒,看著他發呆,看著此刻身上涌出的強大自信,心中一陣恍惚。
  一年前,他還只是個先天境界的孱弱少年,一個松煙城人所共知的掃把星,奔波忙碌,制符,修習廚藝,默默無聞,更被人人嘲笑、挖苦、踐踏尊嚴。
  而如今,誰還敢小覷他?
  在劍仙洞府,一句話引起一場混戰,三言兩語又化解自身危機,他心思縝密、算無遺策。
  在南蠻深山,他斬殺黑猿王、雷鷹王、墨蛟王,更是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于絕境中滅殺鯤鵬王,他悟性超凡,實力節節攀高。
  在抱月山,萬妖朝賀,盛況空前,木奎心甘情愿認他為主,兩位妖王與他結交為友,他儼然就是一位天生領袖,氣度無雙。
  這樣一個少年,以后誰還敢欺辱于他?
  莫欺少年窮!
  杜清溪越想心中越是震驚,心緒波動得像潮起潮落,不知不覺,已是癡了。
  “快看,那里是……燈火!”便在這時,端木澤驀地大驚喜大叫道。
  刷!
  所有的目光都朝同一個方向望去。
  在這無盡夜色中,極遠處出現了一抹火光,隨著距離拉近,那火光就像一條盤踞千萬里的火龍,赫然便是一座燈火輝煌的巨大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