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894 鬼域敵影

感謝兄弟“特別黑”的打賞捧場支持!
  ——
  白雋!
  一個歷經無數血腥而成長起來的強者,他的外表瘦削,貌不起眼,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一對漂亮的桃花眼和一頭扎成粗大油亮辮子的頭發。
  他站在原地,閉上眼睛,深深地在虛空中嗅了幾口,陰郁的臉上泛起一抹潮紅之色,像受刺激發情的猛獸一般。
  “多強大的味道,好久沒有見到過如此讓我期待的對手了,唔,殺起來應該會讓我很亢奮。”
  白雋瞇著桃花眼,像一頭盯上獵物的毒蛇,瞳孔中彌散出一股陰冷嗜血的光澤。
  “變態!”
  在白雋旁邊,一個矮胖如冬瓜一樣的粗壯青年毫不客氣呸了一聲,但旋即,他就撫摸著下巴,嘿嘿笑道:“不過話說回來,我倒也挺期待和那小子交手。”
  聲音中所流露出的并非是棋逢對手時的期待,而是一抹濃濃的殺機。
  如果陳汐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這矮胖粗壯的青年,名叫白峮,地仙六重境強者,外表和善,實則最是冷酷無情。
  他不像白雋那么喜歡虐殺對手,但只要被他盯上的敵人,后果只有一個字——死!
  “哦?我還以為你盯上了那頭蠻熊。”
  白雋瞥了一旁的白峮一眼,慢條斯理說道。
  “哼,我可沒忘了這次的目的,一頭蠻熊而已,等擊敗了陳汐,我自有千百種辦法對付它,或許,把它馴服為我的戰斗獸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白峮笑瞇瞇說道,一臉的和煦模樣。
  “他是我的。”
  突然,耳畔傳來一道低沉中透著一絲獨特韻律的聲音,像銹跡斑駁的長劍從腐朽的劍鞘中摩擦而出的聲音,并不刺耳,卻令人渾身都感到不自在。
  聞言,白雋和白峮互望一眼,都有些無奈。
  說話的是一名女子,一頭如瀑雪發垂落至腰際,右臉頰覆蓋著一層漆黑的面具,只露出一半清秀的左臉頰。
  她就像一柄肅殺嗜血的劍,雖孤零零立在那里,卻沒人敢忽視她的存在,一襲斑斕彩衣,平添一份令人心悸的妖異感。
  白虹!
  一名殺伐果決雙手染滿血腥的女劍修,同時,她還有著地仙六重境的修為,紫荊白家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她做出的決定,誰都沒辦法去改變,連那些高層大人物也不行!
  “好吧,由你出手。”
  白雋神色很快恢復自然,遙遙望著遠處的迎賓大殿,淡淡道:“不過在行動之間,我不得不再啰嗦一句,這次任務很重要,大長老已下了死令,哪怕戰死,也要抹殺掉陳汐!”
  ……
  紫荊白家的迎賓大殿簡潔中不失大氣,無論布局,還是裝飾,都充滿著一股粗獷剽悍的風格。
  陳汐站在屬于自己的庭院中,看似在靜靜審視著四周一切,實則心神早已涌入了星辰世界中。
  一襲杏黃道袍的第二分身盤膝坐在億萬星河之下,正在推演和參悟《不朽道典》,或者說,從陳汐離開九華劍派時,第二分身便一直在做這件事。
  不朽道典中匯聚著不朽靈山的至高傳承,其中便有不朽奧義和屬于與不朽奧義相匹配的戰斗道法——不朽七式。
  如今,第二分身已將不朽七式參悟至了七七八八,不過能被掌握并全部發揮出威力的,才只寥寥三式而已。
  這一切都源于陳汐對不朽大道的掌控還未臻至圓滿,甚至還未抵達大成地步,道意的不完善,直接掣肘了不朽七式的掌控。
  不過陳汐并不急切,像不朽彼岸沉淪湮滅造化這一類罕見的無上道意,即便是以他如今的超絕悟性,也極難在一朝一夕之間將其吃透。
  這是一個水磨工夫,需要靠日積月累之功,急不得。
  其實相較而言,他已比其他修者節省了更多的時間,因為他擁有推演能力和本尊相等的第二分身,擁有時間法則奇妙無比的星辰世界。
  只要第二分身靜靜在其中參悟,將這些罕見大道奧義臻至圓滿地步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
  “可惜,第二分身遲遲未曾感應到屬于晉級地仙境的天劫之力,難道問題出在補天訣上?”
  陳汐從星辰世界中收回思緒,皺眉沉吟不語。
  第二分身,是由他的精血和神魂通過《補天訣》凝聚而成,宛如他身軀的一部分般,不過在修煉道途上,卻是走的純粹的神魔煉體流。
  這些年來,第二分身早已將自身修為臻至了冥化圓滿境界,可卻遲遲感應不到屬于晉級地仙境時的天劫之力。
  這種感覺,就像被天道所忽略了一樣。
  “也對,第二分身本就和我分享著同一命格,宛如一體,既然本尊已度過天劫,只怕這份因果已將第二分身包含在內。或許,只要煉體修為積累到極致,根本就不用感應天劫,第二分身便可以輕松跨入地仙之境……”
  陳汐沉思了片刻,便不再多想,哪怕第二分身無法晉級地仙境,他也不會有多少遺憾,力量的提升,不見得要滿地開花,只要擁有不停拼搏的意志就足夠了。
  嗯?
  就在此時,陳汐心中一動,抬眼望向了庭院之外,目光幽邃,仿似勘破了重重空間,直抵九天十地。
  識海中,瞬間浮現出一抹嗜血肅殺的倩影。
  是她?
  陳汐神色恢復波瀾不驚,眼眸中隱隱約約有著一絲冷冽的芒流逝,他知道,在擊敗白拓之后,第二批考驗自己的力量抵達了。
  不過,就在他的身影剛從迎賓大殿中抵達半空,就看見靈白竟搶先自己一步抵達了。
  不對,靈白應該早已守候在迎賓大殿之外,就等對手前來呢。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復雜之色,他當然知道,無論是黃毛小熊阿蠻,還是靈白,其實都因為阿秀的被迫離開,心中積攢了太多的憤怒無處發泄。
  想到阿秀,陳汐心中其實也很不好受,這個青裙少女像從天而降般,突然闖入了自己的修行生涯,成了自己生活中的一部分。
  她喜歡笑,像個不諳世事的純凈少女,但有時又像個靈慧狡黠的精靈,身上總裝著仿佛永遠吃不完的各種奇珍異果。
  有她在的日子,西華峰上到處都是歡快的笑聲,靈白白魁阿蠻乃至于木奎蒙維莫婭以及那些九幽部落的少年們,皆都喜歡和她在一起。
  可如今,她卻離開了。
  離開的同樣很突然,令他們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甚至來不及向她說一聲謝謝。
  “軒轅秀,希望下次見面時,我提著鬼蘇圣皇的人頭……”陳汐深呼吸一口氣,將目光挪移向遠處。
  那里,一襲彩衣,雪發飄舞的白虹靜靜佇立,有臉覆蓋的漆黑面具令她整個人彌散出一股肅殺冰冷的味道。
  在她對面,立著的是靈白。
  而在她后方,還立著兩個人,分別是白雋和白峮,兩人并沒有動手的意思,皆都優哉游哉立在那邊,應該是在為白虹掠陣。
  這時候,白顧南蒙維莫婭木奎他們也都聞訊而來,立在陳汐一側,嚴陣以待。
  “你要擋我的路?”
  白虹盯著靈白,緩緩開口,低沉而帶著一絲獨特韻律的聲音鏗鏘響起,令人渾身都一陣難受。
  “有何不可?”
  靈白一襲白衣,小臉上盡是肅殺之色,雖然只有幾寸高,可卻給人一種凌厲無匹的刺痛感。
  “你不是我的對手。”
  白虹搖頭,聲音平靜,并無譏諷挖苦之意,像在闡述一個事實。
  “那這樣呢?”
  說話時,靈白身影一閃,倏然已化作一名挺秀峻拔的少年,腰脊筆直,眉宇如劍,整個人彌散出一股凜冽凌厲無比的氣勢,直沖斗霄!
  這一剎那,眾人仿似看見一柄絕世寶劍出鞘,展露鋒芒,要將蒼穹都捅出一個窟窿。
  “劍修?”
  白虹原本平靜如一泓死水的目光倏然變得明亮起來,毫不掩飾自己那被點燃起來的洶洶戰意,那是屬于劍修之間的感應,更是一種見獵心喜的戰斗姿態。
  鏘的一聲,白虹手中多出一柄劍,與此同時,她那一根根如雪白發猛地繃直,像一掛瀑布般飄舞蒼穹,彌散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嗜血劍意。
  她的劍長三尺二分,寬有二指,劍鋒厚鈍,劍刃上竟烙印著一點點暗紅色的斑駁血跡,甫一出現,光是劍上彌散的氣息,就將虛空撕扯出一道道破損的痕跡,發出一縷縷尖銳刺耳的爆音。
  很強大的一柄劍!
  這是在場所有人的認知。
  尤其握在白虹那修長白皙的掌中時,那柄劍仿似活過來一般,吞吐精芒,仿似已忍耐不住要飽飲敵人鮮血了。
  “仙劍繡紅!”白顧南眼眸一縮,沒想到還未開戰,白虹居然已主動擠出了自己仗以為名的神兵!
  這柄仙劍,染盡鮮血,乃是紫荊白家祖上傳承下來的一件絕世兇兵,劍身烙印的一點點暗紅色斑駁血跡,代表著一個個死于劍下的大人物,最低修為也有天仙境界!
  至于天仙之下,根本不夠資格被烙印在繡紅仙劍之上。
  “你的劍呢?”白虹手執繡紅仙劍,冷冷問道,氣勢逼人。
  “你的劍,便是我的劍。”靈白英俊無匹的小臉上一片平靜,輕輕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