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895 殤的實力

你的劍,便是我的劍!
  面對白虹這樣一位殺伐嗜血的地仙境女劍修面前,說出這樣一句話,要么就是無知無畏,要么就是擁有充足的底蘊。
  在白雋和白峮看來,靈白就是無知無畏。
  在陳汐等人看來,靈白本來就是個極其驕傲的存在,說出這樣霸氣睥睨的話,本就在情理之中。
  而在白虹眼中,這就是一種莫大的挑釁了。
  她唇邊泛起一抹弧度,配上那漆黑泛著冰冷金屬光澤的面具,凌厲中流露出一抹殘忍般的味道。
  “那就讓我試一試,你是否有資格說這句話!”
  話畢,她手執繡紅仙劍,整個人倏然化作一抹斑斕多彩的匹練,像劃破虛空的一道極光,裹挾著一股森寒無匹的氣勢,爆射而去。
  在她和靈白之間,原本只有千丈距離,可此刻,當她甫一出動,這千丈的虛空就像一塊布帛一般,被一點鋒芒狠狠撕裂而開,直抵靈白而去,前后近乎不到千分之一剎那!
  太快了!
  換做其他人,只怕都來不及反應,就會被這如閃電般迅猛,如瞬移般快速,似乎已將全身精氣神都熔鑄進這一劍中,所釋放出的氣息,因而顯得極為恐怖。
  靈白面對這一劍,神色卻不為所動,手指一按一撇,猶如筆鋒突然勾勒起的一抹冷厲弧度,精準無比地戳在了那襲殺而來的一點劍芒上,就像未卜先知一般。
  砰!
  兩者對撞,砰地爆發出一股撕咬耳膜般的炸響,肉眼都能看見,兩者中間,正有一股恐怖的毀滅氣流轟然四散,所過之處,將十方虛空都碾碎,形成一個令人心悸的真空地帶。
  而靈白和白虹就駐足中央,近在咫尺的對峙,毫不想讓。
  這一擊,竟是未曾分出個高低!
  “不錯的小家伙,唔,早知如此,我應該選擇他為對手。”白雋瞇了瞇一對漂亮的桃花眼,聲音中帶著一絲訝然,更有著一絲亢奮。
  “在只一擊而已,白虹的實力可未曾徹底顯現出來。”白峮笑瞇瞇說道,一臉和煦,顯然,他并不認為靈白是白虹的對手。
  “劍還在我手中。”白虹冷冷道。
  “不用心急,待會就是我的了。”靈白面無表情答道。
  下一刻,兩人極有默契地分開,又極有默契地沖撞在了一起,展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激烈廝殺。
  這是一場巔峰劍修之間的對決。
  一個手中有劍,劍光所及,處處行殺伐之道。
  一個手中無劍,舉手抬足,莫不蘊含劍道妙諦。
  但詭異的人,兩者自交手之后,招式雖都凌厲無匹到了極致,可竟再沒有發生一次碰撞,但其中的殺機,卻令每個人心驚肉跳。
  嗤嗤嗤嗤……
  空中,不時響起凌厲的劍氣呼嘯之音,點綴在這寂靜詭異氣氛中,就像在提醒眾人這一場戰斗有何等可怕一般。
  風定花猶落,鳥鳴山更幽。
  正是這不時飛濺而出的一縷縷劍氣破空之音,反而愈發襯得兩者交手的恐怖,無聲無息,從無碰撞。
  或許,當兩者交鋒那一剎那,便是勝負分出之時。
  無論是白雋、白峮、還是陳汐他們,所有人的心都被懸了起來,目光緊緊盯著戰局,唯恐錯過任何細節。
  白虹擁有地仙六重境的修為,顯然已渡過了虛無雷劫,而從她那倏忽其來,飄忽而去猶若瞬移般的劍道修為上看,明顯已將空間大道臻至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并且她的劍道,帶著一抹恐怖的殺意,彌散著純粹的殺戮道意,明顯是從尸山血海中磨礪而出。
  再加上她手中的絕世兇兵仙劍繡紅,令得她整個人都仿若成了為戰斗而生,以殺伐為目標的女劍皇,強大的令人心顫。
  即便是以陳汐的目光看去,都不得不承認,這白虹的確是一個勁敵,絕非尋常的地仙六重強者可比。
  但最讓陳汐矚目的還是靈白。
  這些年來,他和靈白一直聚少離多,幾乎甚少問及靈白的修為,而如今一見,可以說給他了一個意外的驚喜。
  靈白的劍道,依舊是傳承自其上任主人的無上寂滅劍道,就如同他當年所說那樣,將一條劍道發揮到極致,足以殺盡天下無對手。
  靈白也是這樣做的,只不過和當年不同,他如今對寂滅劍道的掌握要更恐怖,舉手抬足之間,劍意涌生,仿若信手拈來。
  他和白虹完全是兩種不同的劍道,氣勢也迥然不同,他的劍勢不生不滅、不死不亡、猶若回歸到混沌中的極靜境地,令人絕望、無助、頹然……
  而白虹則是殺伐,凌厲而純粹的殺伐。
  兩者如今的戰況看似大致相當,實則白虹要稍占便宜,因為她手中還握著一柄絕世兇兵,而靈白則是手無寸鐵。
  這一場對決,同時也驚動了英魂峽谷深處的一尊尊大人物,一縷縷意念查探而來,并作出無聲的交流。
  “不生不死,不亡不滅,居然是寂滅劍道!此子莫不是早已湮滅在荒古時期的寂滅劍宗的傳人?”
  “不錯的小家伙,居然能和白虹戰得旗鼓相當,這樣的人物,整個玄寰域都不多了。”
  “我很好奇,陳靈鈞的兒子從哪里招來這樣一個幫手?如此一來,說不定真能……”
  “那都無關緊要,我們只需看他們分出勝負就足夠了,至于大長老和家主之間的斗爭,咱們還是不要摻合為妥。”
  “哼,白虹必勝,至于陳靈鈞和左丘雪所生的那個孽種,別妄想能獲得我等的認可了!”
  “隨風長老,你這話什么意思?別忘了巴結左丘氏之前,你還是紫荊白家的一員!”
  “夠了!爭吵無益!大長老已給出了考驗,就看他們能否通過,在這之前,一切爭執都毫無意義!”
  頓時,所有的意念交流都消失不見,沉寂無聲。
  如果陳汐能夠聽到這一切,就能知道現如今的紫荊白家,派系之間的內斗已達到了何等激烈的程度了。
  而他的到來,無疑就像一個導火索,令得白家兩大派系快要撕破臉皮。
  ……
  “這么久了,我手中之劍依舊是我的劍,而你卻連和我真正交鋒的勇氣都沒有。”
  白虹突然冷笑出聲,打破了那詭異的寂靜。
  實則,兩人之間的交鋒,已達到了最激烈的程度,雖未曾真正碰撞,可招式之間的兇險和殺機,令得眾人的心都情不自禁揪了起來。
  “我手無寸鐵,而你依仗仙兵之利,所以你根本不配和我講勇氣!”靈白不屑,一如往常的驕傲。
  “這便是戰斗,我不會因為你手無寸鐵而放棄自己的優勢,也不會因為你的一言而影響到心神。”
  白虹冷笑,仙劍繡紅掠空,斬殺出一道道充斥殺戮之意的無匹劍氣。
  “既然如此,那我就兌現諾言給你看一看。”
  說話時,靈白渾身的氣息倏然一變,雙眸如同灰霾深淵,枯寂一片。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宛如一尊神祗一般,永恒、寂滅、不可撼動!
  嗯?
  看到靈白那枯寂如深淵的眼眸,一向驕傲自負不懼一切的白虹,這一刻也沒來由地感到一股心悸的感覺。
  “斬戮陰陽,逆亂十方!”
  這一絲若有若無的危險令得她沒有任何猶豫,一劍擎空,爆綻出一股恐怖滔天的劍意,將虛空都崩塌,瞬息鎮殺而去。
  這一劍,是她畢生磨礪最具殺伐的一劍,也是她如今所能掌控的最巔峰的一擊,同輩之中,能夠逼得她施展出這一擊的,幾乎寥寥無幾。
  “技止此耳?”
  然而面對這集殺戮、空間、血腥之意的一劍,靈白唇邊泛起一絲冰冷弧度,雙手一并,整個虛空中的一切仿似被抽空,寸寸塌陷,一把灰白透明的虛無大劍從塌陷中涌出。
  “無上寂滅劍!”
  陳汐一眼就認出了此招,當年在南疆瀚海沙漠中的寂滅劍境中第一次見到靈白時,為了斬殺蘇冷,靈白便是用的此招。
  而和當時不同,靈白此時所施展的“無上寂滅劍”威力何止暴漲了百倍?甫一出現,就擾亂了天象,混淆了陰陽,將天地都陷入一種令人絕望、無助的陰暗氣氛之中。
  嗡!
  白虹手中的仙劍繡紅驀地劇烈晃動起來,像一頭躁動不安的獸受到一種致命的召喚般,竟似要掙脫她的手掌!
  見此,白虹眼眸猛地一縮,施展全力,猛地壓制下這一股掙脫之力。
  轟!
  然而就在此時,靈白手中那一道灰白透明的無上寂滅劍已是撕開虛空,劈斬而來。
  那一剎那,感受到這一股劍意中所蘊含的寂滅之意,所有人呼吸都是一窒,面露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而白虹臉上的血色一下子消退無蹤,變得慘白起來。
  她突然發現,自己已躲無可躲,除非不再壓制手中的仙劍繡紅,否則必然會遭受到這一道劍意的傷害……
  而身為一名驕傲的劍修,又怎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劍脫離掌中?那等于是放棄了自己的劍心,丟棄了自己的劍道!
  即便能存活下來,道心上也必然會蒙上一層無法揮去的陰影,那是白虹絕對不愿意看見的。
  所以,她迎著靈白這一劍,咬牙硬拼了過去,像飛蛾撲火,但卻是在捍衛自己的劍之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