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897 一拳轟退

感謝各位兄弟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
  ——
  簡簡單單一劍橫削而出,然而落入眾人眼中,這一劍卻帶著一股大勢!
  勢如群龍出海,萬劍歸宗!
  鐺!
  白峮一刀落下,和劍箓交鋒,爆綻出億萬熾盛光澤,一股恐怖的大力從刀身涌來,震得白峮虎口都是一麻。
  好渾厚的力量!
  “不愧是能斬殺地仙六重境的存在!不過在我的破魔血刀之下,這點力量還不夠看!”
  白峮大喝一聲,不等招式用老,猛地飛身而起,手中漆黑短刀揮舞,斬殺出一道道血色如稠的刀芒,斬殺陰陽,撕裂乾坤,刀勢狂暴無匹,裹挾著一股一往無前唯我獨尊的霸氣。
  陳汐神色不動,劍箓橫空,恰似羚羊掛角,行云流水,點刺削斬挑劃震崩,無不是劍勢中最簡單的招式。
  但從他手中施展而出,那每一劍中,都蘊積著一股大道神韻,與天地契合,衍化繁妙玄奧的符紋之力,輕松將白峮的一切攻勢化解。
  恍惚間,眾人只感覺陳汐不像在殺敵,而像在閑庭信步,揮灑自如,游刃有余。
  “一劍化萬法!劍道大宗師!?”
  白峮又是一聲大喝,那一直笑瞇瞇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眉宇間肅殺一片,矮胖的身軀驀地在虛空中一跨,整個人氣勢再次飆升。
  這短短剎那間的試探,令白峮頓時明白,決不能把對手當做尋常的地仙一重境看待,那渾厚無匹的力量,妙至巔峰的大宗師級劍道修為,甚至令他都感到一種沉重的壓力。
  “刀之道,秉承萬古,繼往開來,接我斬魔三刀,第一刀,亂世洪爐!”
  白峮一刀劈殺出來,立刻無數空間都燃燒起來,像爐火迸濺而出,匯聚成一條亂象紛呈的刀之洪流,轟涌而至。
  “斬魔三刀!這個瘋子!”
  白顧南眼瞳一縮,一瞬就認出了這一部絕世功法,這是紫荊白家先祖在太古征戰沙場時,從血腥殺伐中淬煉而出的三種刀勢!
  每一種刀勢都與大道所契合,最具殺伐,像這第一道亂世洪爐,乃是把亂世異象,繽紛戰火之力蘊積于一刀之中,威勢驚天地泣鬼神。
  當年紫荊白家的先祖,憑借這斬魔三刀,屠戮了不知多少蓋世強者,贏得“刀尊”之稱號,天下無雙!
  白峮這一刀,雖還未達到其先祖那般恐怖地步,可若放在外界,足以將一座城池,一方族群徹底抹殺掉!
  這便是地仙老祖的威勢,翻云覆雨,焚江煮海,傲立人間界之巔,若是生起殺心,那等破壞力足以令得天下動蕩。
  轟隆!
  這一刀還未至,整個天地都像化作一個火爐,到處都是熊熊火焰,無窮殺機。
  “五行歸元,化而合一!”
  陳汐眼睛一瞇,腰脊挺起,劍箓衍化出一道劍氣,蘊含金木水火土五種圓滿境的大道奧義,五行循環,周而復始,有一種世界都運轉于一劍之內的氣勢。
  轟!
  刀劍相交,熾盛的刀光劍氣化作漫天席卷的凌厲波動,擴散而出,所過之處,天搖地動,虛空崩塌,驚得眾人都不得不連連后退,以免被波及到了。
  “第二刀,神破天下!”
  不等招式用盡,白峮又劈出第二刀,刀芒凝聚,刀鋒中彌散出一股要開天辟地,再造乾坤的浩大意志。
  此刀一出,不僅將劍箓震蕩而開,甚至猶有余力,破殺而去。
  陳汐身影一震,身影連連閃避,在虛空中穿梭不已,心中也是暗暗驚訝不已,白峮地仙六重境的修為,再配上這份恐怖的刀勢,的確遠非尋常人可比。
  和那白虹相比,更有一種一往無前的大氣魄。
  “居然能擋住前兩刀,你的確是個極為不錯的對手,可惜,你的好運到此為止,第三刀,刀法自然!”
  這白峮不愧是紫荊白家中的頂尖人物,這斬魔三刀一施展出來,前兩招,就占據了戰斗的主動權,最后一招“刀法自然”施展出來的時候,眾人就感覺到這一股刀勢中,居然融合進入了天地之中,浩浩蕩蕩,不可抗拒!
  因為這一刀,沒有任何招式。
  沒有招式,也就沒有了任何抵擋的可能。
  這一刻,白峮像化身為天地自然,刀鋒所及,變成了一種天地大勢,與之對抗,就如同和世界為敵一般。
  就在此時,那一直逡巡在四周虛空中,尋覓出手時機的白雋倏然停頓身軀,一對桃花眼中爆綻出一縷寒芒,像蓄勢待發的毒蛇,欲要擇人而噬。
  與此同時,那暗地里關注著這場對決的白家大人物們,皆都不由自主屏息凝神,眸光爆綻。
  族長白驚辰放下了手中的一碗面。
  大長老白丞捋須的手凝固,深吸了一口氣。
  開戰至今,才不過片刻功夫而已,可在這短短時間中戰況的激烈程度,比之之前靈白和白虹那一戰更讓人驚心動魄!
  而此時白峮一招“刀法自然”橫空而出,幾乎將戰況拉進了最激烈最巔峰的程度,所以沒有人敢忽略了,就連那些大人物們也不例外。
  身處戰局之中,陳汐的感覺要更強烈,也更敏銳地捕捉到了白峮這一刀的恐怖威勢,他沒有半分遲疑,決定再不保留。
  轟!
  他身上彌漫出洶涌如沸的熾盛神霞,衍化作一道道神虹繚繞四周,那都是由一種種大道奧義所化,交織成神輪符紋化作一片符文海洋。
  那一剎那,他仿若身化符道圣者,手中劍箓爆綻出無量造化之光,其內蘊含不朽,照應五行,外通陰陽,擎風雷,動星辰,演繹出一片造化神秀輝煌浩瀚無邊的劍意。
  這是……
  白峮呼吸一窒,感受到一種極度的危險氣息。
  嗯?
  白雋面色微變,氣機不由一滯。
  好恐怖的劍意!
  暗中觀戰的一種白家大人物,呼吸都變得粗重,震驚不已。
  終于發威了!
  靈白等人卻是眼睛一亮,心中輕松不少。
  “死!”
  白峮咬牙,怒吼一聲,沒有選擇閃避,哪怕這一劍令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險,他也義無反顧地劈出了這一刀。
  無關心中戰斗信念,僅僅是因為大長老白丞的話,即便死,也要殺死陳汐,阻止其進入紫荊白家!
  唰!
  與此同時,白雋也出動了,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柄漆黑纖細的長梭,鋒利的梭尖悄無聲息地花開虛空,連同他整個人倏然消失在虛空中。
  轟!
  一聲驚天徹底的恐怖巨響,將蒼穹上覆蓋的厚厚紫煞精華都震碎,虛空中到處都是崩塌毀滅粉碎的混亂情景。
  若非紫荊白家的大人物在暗地里早早啟動了英魂峽谷中的防御大陣,光是這一次碰撞都足以把整個英魂峽谷碾滅了!
  噗!
  煙塵彌散中,白峮那矮胖粗壯的身軀倒飛而出,像輕飄飄的浮萍一般,人在半空,就忍不住咳血連連,臉色已是蒼白透明之極。
  他的右手不斷哆嗦,虎口斷裂,溢出一縷縷殷紅的血漬,而那柄斬魔血刀,則早已被震飛出去,斜楞楞地插在地面上,劇烈顫抖不休。
  敗了!
  當看見白峮如此凄慘的模樣時,無論明里暗里,幾乎所有人都清楚,白峮已失去了戰斗之力,敗得徹徹底底。
  “很好,你是第一個以地仙一重境打敗我的人,我會記住你的!”
  白峮咳血,面如金箔,渾身寸寸崩斷的筋骨,令他再難以從地上爬起身子,也就徹底失去了和陳汐拼命的可能。
  這讓他心中極為苦澀,沒想到最終還是沒能完成大長老白丞的任務,更沒想到陳汐的實力居然比傳聞中還要恐怖……
  簡直,就像一個不可理喻的怪胎!
  陳汐踏步從煙塵中走出,凝視著地面上的白峮,道:“這么說,我已經獲得你的認可了?”
  白峮喘息了一下,正待回答,眼角余光驀地瞥見,在陳汐背后的虛空中,正有一道虛無近乎透明的影子在蠕動。
  他不動聲色,點頭道:“當然。”
  話音剛落。
  唰的一聲,一點妖異璀璨之極的寒芒,驀地從陳汐背后虛空爆綻而出,如此璀璨,如此奪目,偏偏卻是無聲無息,寂靜的可怕,甚至連周圍虛空都沒驚動!
  尤為重要的是,在眾人的神識仙念查探下,根本就鎖定不到這一抹寒芒的影子,就像不存在的一般!
  但這一幕,還是被所有人都察覺到了,一下子眾人的眼眸都急劇收縮,面露一抹驚駭之色。
  “陳汐,小心……”
  靈白話還沒說完,就閉上了嘴巴。
  因為陳汐比他反應更快,幾乎在那一點妖異璀璨的寒芒涌現時,他人未回身,手中劍箓卻像長了眼睛似的,劍鋒倒刺,猶如星河倒卷,狠狠斬在那一點寒芒上。
  砰!
  一聲刺耳的金戈交鳴之音響起,旋即一道身影被從虛空中狠狠震了出來,身影踉蹌,哇地一聲也噴出一口殷紅的血來。
  這人,自然就是白雋。
  現場的氣氛,頓時又陷入一場詭異的沉寂中,似是被震驚無言,又似是在苦苦思索,陳汐究竟是如何未卜先知般,搶先一步發現白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