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899 挑釁滋生

迎賓大殿。
  白顧南安排了一場豐盛的宴席,為陳汐等人接風洗塵。
  酒席散去之后,陳汐叫住了白顧南,問道:“認可結束了沒有?”
  “當然結束了。”
  回答的不是白顧南,而是突然抵達迎賓大殿中的白驚辰。
  白驚辰身為紫荊白家的家主,既然如此說,那就表明了整個紫荊白家的態度。
  聞言,陳汐這才暗松了口氣,雖說他不擔心再有人找上門來戰斗,可層次不窮的戰斗終究太麻煩。
  接下來,白驚辰毫不客氣把白顧南攆走了,大殿中只剩下陳汐和他二人。
  “大長老這么做,其實也是為整個白家著想,只不過是選擇的途徑錯了。”沉吟半響,白驚辰說道:“我希望,今日之事不要令你心生芥蒂。”
  陳汐怔了怔,搖頭道:“談不上什么芥蒂,誰是仇人,誰是朋友我還是分得清楚的。”
  白驚辰哈哈大笑道:“好,有如此胸襟,何愁成不了大事。”
  陳汐也笑了笑。
  “說實話,因為你這小子,讓我挺為難的,差點被左丘氏那些混蛋逼得躲起來。”白驚辰嘆息道。
  陳汐當然知道白驚辰所說的是何事。
  大長老白丞是白驚辰的哥哥,白婉晴則是白驚辰的妹妹,這兩人,一個對左丘氏多有攀附之心,對自己的態度自然極為惡劣。
  而另一個則相反。
  白驚辰雖然身為家主,可處在其中也挺為難的,無論幫哪一方,都會令另一方不滿。
  而這一切,其實歸根究底都來自于他父母和左丘氏之間的恩怨,關系錯綜復雜。
  甚至直到現在,陳汐都沒能搞明白,白婉晴和自己父母究竟是什么關系,為何會因為自己一家人,而牽連到紫荊白家。
  “今天安心休息一下,明天我帶你去見婉晴。”白驚辰沒有多說,拍了拍陳汐肩膀,便轉身離開。
  只不過在離開大殿門外時,白驚辰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一個真正的男人,不僅僅只是為了自己而活著,不是嗎?”
  陳汐獨自在大殿中沉默許久,最終搖了搖頭。
  從他出生那一刻起,身上已背負了太多的責任,要照顧爺爺,保護弟弟,要尋找父母,要為整個陳氏家族復仇……
  所以,在解決完這一切事情之前,他注定無法為自己而活。
  這便是責任。
  一個真正的男人應該承擔的。
  他從不后悔做這一切,并且一直堅持到如今。
  所以白驚辰無須囑咐,他就懂得,自己該做什么,要做什么,而不會因此而躲避,不敢面對真相……
  當然,白驚辰那句話或許還有另外一層意思,也是在委婉地提醒陳汐,當明天從白婉晴那里得知一切的真相后,希望他像個男人一樣去擔負起這一切。
  而那種真相,那種責任,注定不會太輕松了。
  ……
  翌日一早。
  天剛蒙蒙亮,陳汐就從打坐中醒來。
  “沒想到,地仙第二重天劫已經不遠了……”
  陳汐能夠清晰感受到,冥冥中有一種聲音在提醒自己,再過不久,自己就將迎來第二重天劫——陰陽雷劫!
  一般而言,地仙境界的九重天劫,每渡過一重,就需要極長時間的準備,再迎來下一輪天劫。
  這之間的時間長則近千年,短則上百年。
  不過即便如此,對那些地仙老祖而言,這點時間依舊太短暫了,畢竟,渡劫可不是開玩笑的,稍有疏忽就是身隕道消的下場。
  所以在這段時間中,地仙老祖要么閉關全力修煉,要么滿世界的尋找渡劫所需之物,以做好萬全準備,只會嫌時間不夠用,而不會感覺渡劫時間太漫長。
  甚至若非逼不得已,他們巴不得永遠都不迎來下一輪天劫。
  當然,現實是殘酷的,為了羽化天仙,與萬古同壽,這地仙境的九重天劫,是任何一名地仙老祖都無法避開的。
  這也令得在人間界中,極少能看見地仙老祖的身影出沒,因為這天劫的存在,就像懸在腦袋上邊的一柄利劍,容不得他們浪費半點時間。
  而陳汐距離上次晉級地仙之境時所度過的青罡雷劫,才過去約莫兩個月的時間而已,居然在此時就感應到了第二重雷劫的一絲征兆,這若傳出去,就太過聳人聽聞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當陳汐想一想自己身為“異端”的現實,也就釋然了,他知道自己的渡劫之路,注定和其他地仙老祖不一樣。
  不過,他倒也并不畏懼,以他如今的力量,再配合“功德無量身”,只要不降下裁決神雷,完全不必擔心出現什么致命的危險了。
  “真是個大懶蟲,太陽都曬到屁股了,怎么還不起床呢?”
  當陳汐走出自己庭院,還未靠近迎賓大殿時,就聽到一道清脆叮咚的聲音從大殿中傳出,像淙淙流淌的溪水般,悅耳動聽。
  陳汐眉頭一挑,還未等他反應過來說話的究竟是誰,就看見一道倩影一陣風似的從大殿中沖出來。
  “陳汐哥哥,你終于起床了!”
  一個身穿鵝黃裙裳,腰肢纖細如柳條,婀娜多姿的美麗少女,一臉驚喜地站在了陳汐面前。
  她眼睛清澈烏黑,圓溜溜的,肌膚瑩白,櫻唇紅潤,鵝頸修長,一頭秀發編織成了一根根小辮子,整個人散發出一股逼人的青春活潑氣息。
  陳汐怔然,猶疑道:“你是……兮兮?”
  從少女那眉宇輪廓上,依稀能看到當年那個頭扎羊角辮,活潑可愛的小丫頭的影子,只不過隔得時間太久,而兮兮當年才只六七歲而已,所以他也不敢肯定對方就是兮兮。
  少女笑靨如花,脆聲叫道:“陳汐哥哥,我就知道你還記得我!”
  陳汐睜大眼睛,上下打量了一遍少女,訝然笑道:“兮兮,真的是你。”
  猶記得還是少年時,兮兮和白婉晴和他們家比鄰而居,小丫頭和弟弟陳昊關系極好,像個跟屁蟲似的,天天跑來自己家玩。
  那一段歲月里,雖然過的艱辛之極,可如今想來卻是再也換不回來的美好回憶。
  看著眼前這個已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少女,陳汐沒來由想起了弟弟陳昊,想起了那一段在松煙城中和爺爺相依為命的時光……
  談不上傷感,只是心中清楚,那一段歲月注定無法回去,那時候的人,也都在各自的路上奔波著。
  這種心情,就叫他鄉遇故知。
  “走吧,我帶你去見我娘。”
  說著,她已挽住陳汐的胳膊,親昵說道:“陳汐哥哥,小昊呢,怎么沒和你一起來玄寰域啊,我一直都想回松煙城,可大伯不讓,真是掃興,唉,等你回松煙城時,可一定要帶上我啊,對了,不能讓我娘知道,否則又要逼我修煉了,煩死人了……”
  一路上,盡是少女嘰嘰喳喳清脆叮咚的聲音,陳汐微笑聽著,思緒卻像是琴弦般被一點點撥動,想起了太多太多。
  弟弟他們過得好嗎?
  那些朋友們,是否依舊在各自的道途上努力前行?
  季禺前輩他,應該還像往常一樣正躺在搖椅中曬太陽吧?
  安兒和瑜兒呢?這么多年過去,兩個小家伙是否會經常想念自己?
  ……
  一炷香后。
  “陳汐哥哥,你進去吧,我娘就在里邊等你呢。”在一座庭院前,兮兮止步,扭頭向陳汐說道。
  “你不進去嗎?”陳汐從沉思中清醒,問道。
  “哎,不去了,我就是進去,我娘也會把我攆走的,與其讓她攆我,還不如我自己先離開呢。”
  兮兮笑嘻嘻說道:“陳汐哥哥你趕緊去吧,待會我再來找你玩。”
  說著,她已扭頭歡快地離開,一頭烏黑的小辮子飄曳在陽光下,彌散出一股飛揚靚麗的味道。
  陳汐笑了笑,他喜歡這種感覺。
  這處庭院清幽雅致,一株株古老蓊郁的松樹盤踞其中,松濤簌簌,煙霧飄渺,灑下一地的陰涼。
  當陳汐看見白婉晴時,她正坐在一株松樹下的石桌前,一襲寬袍,簡約素凈,容顏秀美,氣質一如當年般溫婉淑靜。
  看見這一道熟悉的身影,陳汐心中沒來由泛起一抹無法言喻的情緒,欣喜、傷感、激動……復雜的難以描摹。
  “你來了。”
  白婉晴起身,含笑望了過來。
  寥寥三個字,就像一股清泉般,洗滌心靈,令得陳汐的心情瞬間平復,化作寧靜,他走上前,伸臂抱了抱白婉晴,喊了一聲白姨。
  幼年時,他和爺爺,弟弟相依為命,白婉晴有時就會幫著照顧自己和弟弟,可以說,在幼年的陳汐心中,已經是把白婉晴當做親人。
  也是在后來他長大為少年時,一心制符賺取靈晶養家,起早貪黑,就極少再和白婉晴見面了,不過這份感情猶在,只不過埋在了心底深處。
  “你父母若知道你今天這般成就,一定會很高興。”
  白婉晴抬頭,凝視著陳汐眉宇間沉淀的風霜之色,心中又是傷感,又是欣慰,雛鷹終于開始傲嘯九天,再不是當年那木訥寡言的稚嫩少年了……
  ——
  ps:兄弟們的支持很給力!刷子猖獗,的確讓我大動肝火,接下來,我會用行動狠狠打他們的臉,而不會這樣氣壞了自己。
  寫書至今,我一直極為信奉jj大神那句話,別人辱我,譏我,罵我怎么辦?很簡單,打臉!打臉!打臉!一味忍讓,只會委屈了自己,得不償失。
  兄弟們,這時候我需要你們的幫助,月票!用月票抽刷子的臉!讓我們并肩作戰,打出一個念頭通達!
  更新上,大家放心,路還長,爆發不是問題,多更同樣不是問題,欠下的四更都已補完,但是,以后還有更多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