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1 嵐海城


  原來是嵐海城。
  在寶船距離那夜色中的城池還有百里之地時,陳汐終于看清了那城池的名字,心中瞬間浮出嵐海城的資料。
  嵐海城,南疆第二大城市,規模僅此于龍淵城,毗鄰嵐海而得名,此城乃是南疆的交通中樞之地,南疆所有的物資都在這里聚集,而后流向四面八方的城市,流向南疆之外,商貿昌盛,商賈云集。
  若論繁華程度,龍淵城也比不過嵐海城!
  當然,龍淵城畢竟是南疆的心臟之地,諸多古老門派、家族、學院云集于此,乃是南疆所有修士心中的修煉圣地。
  “竟然是嵐海城,此城可是整個南疆最為繁華的地方,在這里幾乎能買到任何你想買的東西,法寶、傀儡、丹藥、功法……甚至是漂亮的女妖,海外的異族奇珍,只要腰包足,在這里都能買到!”
  端木澤眼睛明亮之極,這位出身端木氏的公子哥,顯然也經常在嵐海城廝混,說起來頭頭是道。
  “唔,我要去醉仙樓,那里可是有五葉靈廚師坐鎮,烹飪出的菜肴,連兩儀金丹修士都是垂涎不已啊。”
  宋霖一談起吃飯,瞬間就變成了另一番模樣,神采奕奕,目光灼灼,身上哪還有一絲惺忪的睡意。
  “嵐海城距離龍淵城也只三萬里之地,不過距離松煙城可就遠了,起碼得有十幾萬里的路程。”杜清溪看著陳汐說道:“要不在此歇息一日,再出發?”
  陳汐歸心似箭,本打算拒絕,突然想起自己儲物袋里還有諸多的寶貝要賣掉,當即便即答應。
  他曾聽人說起過,在海藍城有著一座天寶樓,其內無所不有,無所不賣,還提供以物換物,拍賣等交易方式,生意遍布整個大楚王朝。
  海藍城的這個天寶樓,便是其分支之一,乃是整個南疆規模最大,也最為著名的一個銷金窟。
  “什么?你要去天寶樓?我陪你去,我了解那里。”端木澤摩拳擦掌,興奮道。
  “好,那就有勞端木兄了。”陳汐點點頭,有一個相熟的人陪著,終究穩妥一些。
  “我也去。”
  “閑來無事,咱們一起去吧。”
  宋霖和杜清溪也是紛紛開口,要跟著陳汐一起去。
  陳汐一怔,扭頭望向角落里的薛景、莫寒、翟宏圖。
  這一路上,他也知道了三人的來歷,薛景是無極宗弟子、莫寒是天凈閣弟子,翟宏圖是青陽門弟子,這三個門派皆是龍淵城八大宗門之一,底蘊無不古老雄厚,比杜清溪三人背后的六大宗族還要略勝一籌。
  不過,由于這三人是跟蘇嬌一伙的,自然被陳汐劃分作了敵對陣營,雖無仇恨可言,但也絕對不可能成為朋友。
  “陳汐道友不必理會我等,此次能從南蠻深山中走出,還多謝陳汐道友拔刀相助,我等就在此與諸位告別,來日若有機會在龍淵城相見,我等比盛情以待,答謝陳汐道友的救命之恩。”性子沉穩的莫寒走上前,躬身開口。
  陳汐拱了拱手,卻是不再多言。不殺他們已經是他的極限,至于莫寒口中所謂的答謝,他一點都不放在心上。到時候只要不背后捅刀子就足夠了。
  莫寒三人也不多說,跳下寶船,一個個朝海藍城飛遁而去。
  “其實這三人跟蘇嬌的關系也是泛泛,之所以能走到一起,只不過是因為其背后的勢力,跟蘇家有著不錯的關系罷了。”杜清溪輕聲說道。
  陳汐笑了笑:“不提他們,太過掃興,不過還多些你指點我了。”
  “誰讓咱們是朋友呢?”杜清溪也笑了。
  沒有再逗留,陳汐收了寶船之后,一行人便即朝遠處的海藍城飛掠而去。
  走進城門,眼前一片開闊,千丈方圓的地面平整猶如一塊巖石打磨而成,光滑如釉。鱗次櫛比的各種建筑沿著寬敞的青石街道,蜿蜒到遠處,直至看不見盡頭。
  此時已是深夜,可城中卻是明亮如晝。
  整個城市都張燈結彩,各色流轉著繽紛光芒的燈光掛在街道的每一個角落,燈火通明,猶如一條條火龍蜿蜒盤踞。
  錦繡、璀璨、壯闊……
  看到如此繁華鼎盛的一幕,陳汐也不由失語,滿懷著驚嘆走進城門,就像走進另一個世界,斑斕如畫的景色,夾著喧囂的聲浪撲面而來。
  寬敞的街道上,隨處可見形色各樣的修士,穿著款式不同的衣衫,佩戴著不同的徽記,明顯都是來自不同的門派。
  還有許多修士,如同小商小販一樣,在街邊擺著地攤,大聲招攬顧客,喧嘩無比。
  陳汐甚至看到一些乘坐一些奇形怪狀坐騎的異域修士,優哉游哉地從街道上走馬觀花,無論是神態、模樣、亦或是衣飾打扮,都是古怪之極,明顯不是南疆地域的修士。
  但是很快,陳汐心中暗自凜然,短短的時間,他已經發現了起碼數十位紫府境修士,甚至還有三兩個黃庭修士,驚鴻似地從街道上一閃即逝。
  這里,果然高手如云啊!
  與之對比,松煙城的確像個邊陲小鎮,起碼在松煙城,紫府境修士已經是頂天一般的存在了,而在海藍城,紫府境修士卻像是隨處可見一樣,兩者明顯不在一個檔次上。
  一路走走看看,很快陳汐等人就來到一處巨大無比的建筑前。
  “看,這便是天寶樓了。”端木澤呶了呶嘴,神色興奮。
  陳汐瞬間有點懵了,只見眼前這座樓,足足有千丈之高,占地更是有八百多畝,通體仿似由白玉砌成,玲瓏飛旋的屋檐下掛著一盞盞琉璃宮燈,照得它霞光萬丈,寶氣沖天,并且其上隱隱約約散發出一股驚人的波動,明顯是布置了極為厲害的陣法禁制。
  “這天寶樓匯聚著無數奇珍異寶,背后乃是大楚王朝的皇族,安全方面也是無須擔心。像眼前這座天寶樓,不僅有著七位兩儀金丹境修士坐鎮,并且還有一位極為神秘的涅槃境大修士也在此駐足呢。”端木澤侃侃而談,如數家珍。
  “啊,原來是端木公子,快請,快請。”一個樣貌絕美的女侍者看到端木澤,不由眼睛一亮,一路小跑了過來,笑容滿面。
  端木澤隨意點點頭,一臉矜持,又恢復了那副風度絕佳的模樣。
  “想不到這家伙還挺有名的,竟然連侍者都認得他。”陳汐訝然地瞥了端木澤一眼,心中不由再次重新估量起龍淵城六大家族的力量了。
  “幫我們準備一間雅室,我這兄弟要出手一些寶貝,嗯,再請一些鑒寶師。”端木澤隨意吩咐道。
  “公子請跟我來。”女侍者這才注意到陳汐,略一打量,便即收回目光,笑容愈發動人,能跟著端木澤一起的,她可不敢有所冒犯了,即便陳汐穿的有些寒酸。
  跟隨女侍者身后,陳汐等人朝天寶樓內走去,沿著寬闊精致的廊道,沒多久就來到了一個美輪美奐的雅室內。
  說是雅室,空間卻足有百丈范圍,其內猩紅毛毯鋪地,瑞獸香爐裊繞,繪制著山水潑墨畫的屏風分布四周,一縷縷叮咚脆響的曼妙音樂悠悠響起,清靜雅致。
  女侍者送上一些仙果佳釀,便即悄然離開。
  好地方啊!
  陳汐在心中暗自感慨了一句,以他的目光,自是看出整個房間布置著一個大陣,不僅凝聚著充沛的靈氣,還能夠隔絕外界查探,很是神妙。
  “天寶樓鑒寶師樂啟,前來拜見端木公子。”沒過多久,門外響起一道沉厚的聲音。
  “進來。”端木澤道。
  隨即,一個灰衣中年推門而入,朝在座眾人拱了拱手,問道:“敢問是哪位公子要出手寶物?可否讓在下一觀,好估摸出一個價錢。”
  這名叫樂啟的灰衣中年不卑不吭,態度不溫不火,顯露出極高的職業素養,顯然也是對自己的鑒寶手藝有所依仗。
  “這位樂啟大師可是天寶樓資質極深的鑒寶師,慧眼如炬,尤其擅長靈材的評定,尋常人根本就請不動他,陳汐,你打算出手些什么寶貝?”
  端木澤扭頭望向陳汐,目光灼灼,似是也極為好奇陳汐究竟想賣些什么東西。
  不止是端木澤,杜清溪和宋霖也很好奇,畢竟若是尋常東西,完全不必來這里出手,天寶樓雖不錯,但也是要收取一筆不菲的費用的。
  “很多。”
  陳汐回答的很簡練,袖袍一揮,頓時地面上出現了浩浩蕩蕩一大堆靈光繚繞,光華彌散的寶貝。有靈草靈木、有煉器材料、有奇珍異物……混雜在一起,猶如一座珍寶山堆似的,令整個雅室彌漫上一層繽紛的光澤。
  嘶!
  房間中除了陳汐之外,無不倒吸一口涼氣。
  我的天,這么多珍寶?
  “這些對我無用,我想把它們換成靈液,請樂大師清點吧。”陳汐淡然道。
  這些寶貝足足有十多萬件,有從黑猿王等四位妖王身上搜刮來的,也有南蠻深山中的妖類相贈的,其中大多都是靈草靈木一類的材料,在外界也是罕見珍貴的寶貝,但可惜的是品階都不太高,對陳汐也沒多大用處,自然要把它們徹底處理掉,好換取一些靈液用以修煉。
  “等……等我清點一下。”
  樂啟深深吸一口氣,勉強壓制下心中激動,爾后猶如餓虎撲食一般,鉆進珍寶堆里一件件清點起來。那模樣,好像餓極了的狼一樣。
  顯然,對樂啟這樣的鑒寶師而言,能夠有這么多的珍寶讓自己點評,無疑是一件極為幸福的事情。
  ——
  PS:卡文瓶頸了,今兒寫了刪,刪了寫,總是不滿意,我需要好好捋順一下思路,修改一下細綱,爭取這一卷寫的更精彩。所以,明天有可能只有一章,不過會在以后補上兩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