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903 保證不打死你

拳風浩蕩,簡單得毫無花哨。
  可面對這一拳,陳汐竟有一種不知該如何抵擋的感覺,就像自己只是一只螻蟻,如此渺小,如此不堪一擊……
  他猛地咬破舌尖,腦海頓時清醒過來,他知道那一剎那,自己的道心居然被對方的拳勢所攝,差點被擊潰掉!
  這一切,都幾乎發生在千分之一剎那,當那一尊拳頭迎面而至時,他已經下意識地身影一閃,屈臂反肘,形如滿弓,狠狠朝拳頭的腕部關節鎖去。
  然而那一尊拳頭卻倏然消失不見,宛如憑空蒸發一般,令他這一擊落空,那種空蕩蕩的感覺,令得他氣血一陣翻騰,差點收勢不住。
  “咦,不錯嘛,心力修為居然達到了心魂的地步。”伴隨著聲音,白驚辰那魁梧高大的身影出現在大殿之中。
  陳汐苦笑,搖頭不已。
  他知道,如果白驚辰愿意,剛才那一拳所產生的力量,都足以把自己的反擊徹底崩散,甚至可能把自己的右臂直接廢掉。
  “地仙境界中,能避開我一拳的,放眼整個玄寰域,掰著手指頭都能數的過來。”白驚辰哈哈大笑,拍了拍陳汐肩膀,力道沉穩,簡直像十萬大山壓身一般,拍得陳汐渾身骨頭都差點散架。
  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陣吃驚,眼前這位紫荊白家的家主,修為究竟達到了何種地步?
  “走吧,去演武場,只要你能接我三拳,差不多能跟冰釋天交手了。”
  白驚辰來的快,去的也快,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消失不見,自始至終竟讓眾人沒能察覺他是如何離開的。
  不是瞬移,卻比瞬移更可怕!
  ……
  演武場。
  人聲鼎沸,紫荊白家的一種弟子,皆都聞訊而來,其中就有一頭如瀑白發的白虹,長著一對漂亮桃花眼的白雋,矮胖粗壯的白峮……
  可以說,今ri駐守在英魂峽谷中的白家子弟,皆都到齊了,將這足有萬畝范圍的演武場圍了個水泄不通。
  另一側,靈白、木奎、殤、蒙維、莫婭他們也都趕來,在他們旁邊,還立著白顧南、兮兮和白婉晴。
  之所以如此興師動眾,其實很簡單,就是為了觀摩一場不容錯過的jing彩戰斗。
  一方是家主白驚辰,實力深不可測,當年縱橫天下,甚至殺入了域外異族的老巢中,威名赫赫,只是近些年深居淺出,漸漸退出了人們的視野。
  即便是隱居,他也很少再出手過,起碼在紫荊白家這些族人的記憶中,家主已經有數百年未曾展露過自己的修為了。
  而另一方則是陳汐,一個早已名滿天下的蓋世天驕,之前更以冥化境修為斬殺地仙六重境強者而震驚整個玄寰域。
  并且在昨天,他更是以自己的實力一舉擊敗白雋和白峮,獲得了整個紫荊白家的認可。
  總之,他們一方是成名許久的滔天人物,另一方則是現如今如ri中天的后起之秀,這兩者之間的碰撞,誰又會錯過?
  “兔崽子們!睜大了你們的眼睛,給老子好好盯著,家主他老人家只出三拳,你們能學習到一絲皮毛,都足夠受用終身了!”
  身高九尺,軀體猶若一座小山似的白拓大聲咆哮道,正在訓導他身前的那一群稚嫩的少年。
  白顧南看見白拓,頓時樂了,笑道:“這貨的抗擊打能力還真強啊,昨天都被阿蠻拍成那樣了,今天居然又是一副龍jing虎猛的模樣。”
  阿蠻嘿嘿一笑,憨厚地撓了撓頭。
  “喂,你們說,那陳汐能接得住家主的三拳嗎?別被一拳打趴下了,那可沒看頭了。”一名少年清聲說道。
  “是啊,當年有一個自稱什么黃泉魔宗長老的家伙不是上門挑釁嗎,結果直接被家主一根手指頭都給彈飛了出去,那陳汐再厲害,也終究只是地仙強者罷了,我也擔心他連一拳都扛不住。”
  “那也不見得,以家主的身份和力量,肯定不會動用全力,畢竟這陳汐是咱們紫荊白家的客人,總得給他留一些面子。”
  “這倒也是,家主和陳汐之間的修為境界不對等,力量也不對等,一旦戰斗起來,家主必然會保留一定的實力。只是不知道那陳汐究竟能捱過三拳不能。”
  演武場上,到處都是喧嘩的議論聲,猜測著各種可能xing,甚至有人已忍不住手癢,要拿白驚辰的三拳下賭注,狠狠賭一把了。
  “陳汐哥哥加油,打敗那個老不修!”
  就在此時,一道清脆的叫聲在演武場上響起,頓時驚掉了一地下巴,眾人抬眼看去,見是立在白婉晴身邊的兮兮,皆都面露一抹恍然之色。
  在紫荊白家,兮兮簡直就是個人人頭疼的小魔女,刁蠻調皮,總愛四處搗蛋,連家主都敢捉弄,偏偏地,無論是家主,還是大長老,都對她寵溺得不得了,真真正正的捧在手中怕摔了,含在嘴里中怕化了。
  誰若敢欺負她,那后果絕對是不堪設想。
  起碼白顧南就深有體會,當年兮兮還小的時候,他僅僅只是拍了一下她的頭,就被自家老爺子掉在樹上用鞭子暴打了一頓,誰勸都不行,害得他如今看見這丫頭就躲得遠遠的,唯恐再不小心遭殃了……
  演武場zhong央,白驚辰也聽到了兮兮的聲音,尤其當聽到“老不修”三個字時,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站在對面的陳汐敏銳察覺到這一幕,不由莞爾。
  “好小子,還敢笑,接我一拳!”白驚辰猛地大喝一聲,一拳朝陳汐砸來。
  轟隆!
  這一拳就如同橫空而現的一條蒼龍,所過之處,時空生滅,混沌激蕩,看似簡簡單單,但陳汐立刻就感覺到一股撲面而至的窒息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身邊無數的空間被齏粉,甚至觸及到了自己的神魂。
  自己的混洞世界都開始搖晃起來。
  “造化天工,劍斬萬方!”
  陳汐一剎那都不敢怠慢,手擎劍箓,渾身仙罡轟鳴,衍化無窮符文神虹,如同一尊掌控演繹造化之奧妙的劍中皇者。
  他體內的混洞世界運轉到極致,一劍劈殺而去。
  轟!
  兩種強橫霸道的力量,在空間中對撞,立刻之間,無數的空間都被毀去,居然打出一個有一個巨大的黑洞,從這些黑洞之中,一襲可以看到許多真的星辰宙宇,還有不知名的位面,一些異度空間。
  這就是空間被撕裂到極致,所產生的的空間黑洞。
  唯有掌控至強力量的存在大戰時,才會產生如此景象,一旦被卷入那些黑洞之中,有可能再也找不到回頭的路,甚至直接就被其內的時空風暴給齏粉而亡。
  蹬蹬蹬……
  陳汐身軀不受控制地連連倒退,只感覺那一拳的力量,沖進體內,猶若脫韁的野馬橫沖直撞,震得五臟六腑都差點翻轉過來,每一寸血肉,都好像針在猛刺一般,剎那之間,竟然有一種天旋地轉,yu要昏厥的痛苦感覺。
  噗!
  他強自忍耐許久,終究還是沒忍住,猛地噴出一口血來,臉色也是在瞬間變得蒼白,幾yu透明。
  四周眾人見此,都禁不住發出一聲驚呼,面露駭然之色。
  白驚辰一拳之下,竟威猛如斯!
  顯然,他并沒有怎么留手,否則陳汐也不至于受到如此重傷。
  “二伯他怎么能這樣!明顯欺負人嘛!”兮兮皺起秀眉,又是擔憂又是氣惱道。
  “你二伯自有分寸,如果你陳汐哥哥這次考驗過不了,只怕很難能和那冰釋天對抗。”白婉晴神色平靜,抓住兮兮的手,低聲道:“你老實呆著,聽到沒有?”
  見娘親竟露出如此罕見嚴肅之色,兮兮心中沒來由一顫,悻悻然點了點頭。
  “有點意思,這一劍的力量差不多相當于地仙七重境,但若想和冰釋天對決,還差得太遠!”
  這一刻的白驚辰,神色肅然,粗獷威儀的輪廓上,雙眸開闔如電,充斥著一股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霸氣,懾人心魄。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竭力恢復自己的傷勢,混洞世界中,蒼梧幼苗綻放一片熾盛無比的青濛濛霞光,瘋狂噴涌出一股股浩蕩jing純的仙罡之力。
  “嗯?”
  白驚辰眉頭一挑,看出陳汐的傷勢,竟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著,心中頓時明白,這小子身上只怕有什么療傷至寶了。
  “再來!”
  陳汐伸手緩緩將長發束縛腦后,動作有條不紊,神色平靜沉凝,眼眸中卻已盡是濃烈如同巖漿燃燒般的戰意,整個人猶若一柄深藏匣中的寶劍出鞘,鋒芒沖霄!
  幾個剎那之間,他就已將白驚辰留在自己身體中的拳勁,全部都化解掉。
  “好小子!我倒是小覷了你的本事,不過這第二拳可不那么簡單了,有可能給你留下難以修補的重創,你確定要接這一拳?”
  白驚辰仰天大笑,渾身彌散出一股如山如岳,巍峨如蒼穹般的霸道之勢,就像一尊遠古神明復蘇了一般,只是那一股威勢,都驚得在場眾人呼吸都變得困難。
  ——
  ps:繼續求月票,明天4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