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904 斬魔三刀

白驚辰這一席話,配上他那睥睨而霸道的雄主之姿,令得在場眾人都呼吸一窒。
  這一刻,沒有人會懷疑他說的話有假。
  換而言之,所有人都堅信,白驚辰既然如此說,那么接下來這第二拳,威勢必然要比第一拳要更為恐怖!
  “再來!”
  不過面對于此,陳汐卻是神色不動,眼眸中的戰意反而越演越烈,仿似欲要焚燃蒼穹。
  換做其他人,只怕聽聞這一席話,就會被擊潰了信心和斗志,自動認輸,但很顯然,這一切都影響不到陳汐的心志。
  從修行至今,他不知歷經了多少的險惡困苦,比今天危險的處境也不知遇到了多少次,又豈會被這三言兩語所影響?
  他的道,本就是從不妥協之道,毫無畏懼之道,披荊斬棘之道,勇猛精進之道!
  “很好!由此心志,倒也有資格讓我出第二拳了!”
  白驚辰仰天大笑,顧盼之間,眸光如電,“這第二拳,名為大道囚籠,你可要小心了!”
  砰!
  他一步踏出,大地震蕩,周身轟鳴起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勢,仿若化身掌控天地的審判主宰,要化天地為樊籠,囚禁大道!
  拳勢還沒有展開,一股力量裹挾天地之力,就完全把陳汐籠罩鎖定,使得他動彈不得。
  一剎那間,陳汐就有一種感覺,白驚辰這第二拳若擊出,自己再沒有任何逃跑閃避的機會,因為自己的神魂、氣機、身影、乃至于周身一切都好像被鎖定,無論逃到哪里,都逃不開這一拳的籠罩。
  “大道囚籠!”
  轟隆一聲,白驚辰動了,一拳擊出,似緩實快,看似慢如蝸牛,實則比閃電都快,矛盾之極,完全扭曲了修士對于時間和空間奧義的認知。
  陳汐渾身寒毛都倒豎起來,他完全無法鎖定對方的拳意,那種感覺就好像被大道所摒棄,關押在了一個大道扭曲的樊籠中,任何力量都陷入一種混亂被禁錮的狀態之中。
  這一拳,足以稱得上是驚天動地!
  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之下,反而激發了陳汐心中的狠勁,把混洞世界運轉到極致,所有人的仙元仿若憤怒燃燒的火焰,化作滾滾洪流,全部集中灌注入劍箓之中。
  嗡!
  劍箓橫空,劍身綻放無量光,衍化作一道道虛無的神靈虛影,青帝木皇、白帝金皇、黑帝水皇……
  一道道虛空仿若復蘇的遠古神明,指天踏地,坐鎮陳汐身軀四周,外映天機,內照乾坤,聲勢浩瀚到了極致。
  但是,面對那一尊恐怖的拳頭,這一切都仿若虛設,直接砸破一切屏障,沖擊出來,轟向陳汐的胸膛!
  危機萬分!
  這一下如果被擊中了,陳汐只怕不死,也要重傷倒地,想要恢復也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在這十萬火急的關頭,陳汐從血雨腥風中磨礪而出的經驗,再次完美展現,擊中全部意志調動起了身體中所有的力量,擰成一股力,匯聚于劍箓之中,一劍斬出!
  轟!
  演武場四周眾人只覺眼前一陣刺痛,一股恐怖無比的轟鳴之音已震蕩全場,余波擴散,將天地都卷入一片毀滅、崩塌的可怕跡象之中。
  眾人色變,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流逼近。
  “定!”
  便在此時,大長老白丞驀地暴喝一聲,縱身半空,雙臂連連揮動,化作一道遮天光幕,將演武場四周給屏蔽,這才化解了這一場恐怖逸散的余波,令得眾人免受魚池之殃。
  半響后。
  眾人這才驚魂甫定般望向演武場中央,只見陳汐依舊佇立在原地不動,但是他身軀之中,卻響起一陣密密麻麻的破碎之音,似乎是他身體血肉骨骼都在遭受毀滅、破壞。
  事實也的確如此,此時此刻,白驚辰這第二拳的恐怖力量,幾乎是九成九全部侵入了他的身軀之中,那等力量,都足以回去一座巍峨城池了!
  噗噗噗……
  陳汐連續噴出十余口鮮血,就連渾身每一寸毛孔中皆都淌出一縷縷血漿,染浸衣衫,汩汩流淌于地面,仿若是一個血人一般。
  他深呼吸幾口氣,竭盡全力運轉蒼梧幼苗,一股股澎湃的仙元之力沖入破損的經脈、斷裂的骨骼、龜裂的血肉皮膜中。
  相較于這些肉身傷勢,他的神魂更是遭到了重創,萎靡近乎枯竭,呈現出一股頹敗死亡的跡象,不過這次不等他去修復神魂,那識海中的河圖碎片猛地產生一縷縷波動,彌散整個神魂,旋即,一股充沛無匹的生機開始蘊生。
  那重傷萎靡的神魂居然在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著!
  這一次對拼,陳汐遭遇到的重創,也是近些年來最嚴重的一次,可謂是九死一生。
  不過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他的精神得到了極大提升,更是意識到了自己許許多多的補足之處,這才是最寶貴的經驗。
  演武場上,鴉雀無聲,寂靜一片。
  每個人望向陳汐的目光中都帶上了一抹震驚,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似渾然想不到他竟能結下白驚辰的第二拳。
  “很好,這一擊的力量已稍有一絲火候,戰斗意識也不錯,可惜,距離想要擊敗冰釋天的目標還差得太遠!”
  白驚辰沉聲開口,打破了演武場的寂靜,“雖說你的恢復力驚人,但你要記住,在真正的廝殺中,敵人永遠不會給你哪怕一絲的喘息時間!所以,永遠不要把心思放在其他地方,你唯一能信得過的,就是自己所擁有的力量!”
  這個道理陳汐懂得,只不過從沒像現在這一刻般體會得如此深刻,因為白驚辰所說不假,如果這前兩拳是連續進攻,他絕對早已躺倒在地上了。
  演武場上,白驚辰的聲音回蕩不休,眾人皆都若有所思。
  “再來!”
  片刻后,一道沙啞如沙礫摩擦而出的低沉聲音從陳汐唇中吐出,伴隨聲音,他緩緩抬頭,原本暗淡的目光一點點變亮,變得熾盛,猶若燃燒的兩顆星辰。
  與此同時,一股凝練如芒,鋒利如刃,浩瀚如淵的氣勢,在其身上轟然彌散而開,直沖斗霄!
  他渾身染血,臉色蒼白依舊,衣衫更是早已破損不堪,可這一刻,在場眾人皆都從其身上感受到一股錚錚不屈,血勇卓絕的氣勢。
  那是一種永不言敗的執著,仿似任憑風吹雨打,萬浪沖刷,也無法動搖其一絲一毫。
  白丞悚然動容。
  靈白抿緊了嘴唇。
  白婉晴唇邊泛起一抹欣慰。
  幾乎所有人,都能清晰感受到陳汐身上氣質的變化,心中油然升起一股敬服,那是對一名真正強者的認可。
  誰也沒有注意到,就連殤,也悄無聲息地握緊了手中鐵槍,挺拔的身姿愈發筆直肅然。
  白驚辰眼睛微瞇,仔仔細細打量了一番陳汐,道:“這第三拳,名為破殺萬古。”
  話畢。
  他渾身氣勢再次攀升,與天相接,與地契合,仿若化身這乾坤之間唯一的永恒存在,光是這一股氣勢,就震得演武場四周眾人不受控制地連連退后。
  如果這一拳施展而出,其威勢該有多大,力量該有多強?
  沓!
  白驚辰跨步上前,一拳擊出。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仿佛已將所有的力量全部都凝聚,匯聚于拳勢之中,使得拳勢中呈現出一種物極必反的寂靜感。
  感受著這一股拳勢,在場眾人頭皮都一陣發麻,駭然失色,渾身發寒,如墜冰窟。
  剛才經過短時間的修復,陳汐現如今身上的傷勢才只恢復大半,可其精氣神卻已達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巔峰狀態,但面對這“大巧若拙,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的一拳,心里依舊泛起一種空蕩蕩的無力感覺。
  但僅僅只是千分之一剎那,他就從那一種無力感中脫離出來,神智前所未有的清醒,如冰雪般冷靜,所有的意念都凝聚在一起。
  這一拳!絕對要接下來。
  他有一種預感,只要能在這一拳的考驗中堅持下來,自己的力量將再次得到蛻變。
  這一剎,他摒棄了貪嗔癡,丟掉了怨恨怖。
  忘記了這天地萬物,忘記了自身所學。
  但是體內的混洞世界,所掌握于心的種種妙法神通,諸般大道奧義,卻自然而然地運轉了起來,仿若清水之芙蓉,天然去雕飾,沒有自己的任何念頭在其中。
  陳汐進入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境界中。
  其妙不可言,是故,無可名之。
  “嗯?這小家伙果然不愧是天縱奇才,居然于此時此刻與大道相融,陷入悟道之妙境中。”
  白驚辰眼眸中閃過一抹如電亮澤,一閃即逝,而他的拳勢卻是毫無滯澀,悄無聲息地籠罩向陳汐。
  也就在此時,陳汐仰起了臉,一股鐵和血的意志在此刻交融匯聚,化作磅礴無名戰意,于其手中劍箓轟涌而開。
  轟隆隆!
  劍和拳還未交鋒,劍勢和拳勢已相撞在一起。
  這一刻,天地都在這一刻暗淡下來,一切的景物都完全被一股恐怖的爆炸力量淹沒……
  ——
  第二更,晚上10點半左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