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05 驚壞白丞

青天在崩塌,渾濁,虛空中洶涌著一股毀滅性的力量,一個碩大無匹的黑洞,呈現在演武場上空,瘋狂旋轉,吞噬著那場地*般的恐怖氣流。
  這還僅僅只是劍勢和拳勢之間的對撞!
  當眾人看清場中情景時,就看見一尊拳頭朝陳汐胸膛沖去,沒有人能夠形容其威力,似乎是貫穿古今的一拳,裹挾著一股史詩般的大勢。
  “殺!”
  陳汐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如無數聚攏在狂吼,劍箓劈斬而下,與拳頭對接。
  轟!
  一聲驚天地動的巨響從整個英魂峽谷響徹,震蕩霄云外,聲傳八荒**,眾人只覺耳膜都要炸裂,眼冒金星,腦袋嗡嗡直響。
  砰!
  片刻后,余波彌散,陳汐整個人倒飛出去,跌落地面,七竅流血,全身肌膚破裂,身體氣機都似乎出于一種崩潰的邊緣。
  那凄慘的模樣,簡直比世俗的乞丐叫花都不如。
  可這一刻,沒有人敢發笑,甚至沒人敢出聲,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視在那一道萎靡在地的身影,心已被無盡震撼所充斥。
  誰能想到,在力量懸殊如此巨大的情況下,陳汐居然真的能擋住白驚辰的三拳?
  而試問在場的同輩弟,又有誰能夠做到這一步?
  白虹做不到,白雋做不到,白峮也做不到……
  在場之,或許只有那紫荊白家的一眾高層大人物能夠做到,可他們的力量和經驗,都要遠超于陳汐,不能相提并論。
  是故,全場皆驚。
  一片寂靜,陳汐渾身顫抖了一下,一點點從地上艱難地爬起身,盤膝坐地,再無動靜。
  他的血還在流,汩汩彌漫了一地。
  然而他的脊梁依舊筆直,像蒼穹也壓不彎的頂天之柱。
  白驚辰收攏氣勢,又恢復了那一副懶洋洋的模樣,只不過當目光望向陳汐時,也不由泛起一抹真正的欣賞驚嘆之色。
  他可是知道,自己這三拳有何等之重!
  可陳汐居然能硬撼下來,這可是他之前也萬萬沒想到的,在他的認知,陳汐若能夠擋下兩拳,已足以令自己刮目相看了。
  而如今,陳汐所展現出的那一股精氣神,那一種鐵血和意志交織的戰意,已不是刮目相看那么簡單,而是動容和驚艷。
  這時候,白丞長老已親自出馬,驅散了那些紫荊白家的弟,偌大的演武場上,重新變得冷清起來。
  靈白他們想過來幫陳汐療傷,卻被白驚辰阻止,搖頭道:“讓他自己靜靜參悟,否則這一頓打可是白挨了。”
  靈白他們見此,卻并沒有離開,而是靜靜守在了陳汐身邊,他們知道,這時候的陳汐,容不得有一絲的打擾。
  兮兮也留了下來,蹲在地上,捧著小臉一眨不眨地看著渾身浴血猶若一尊泥塑雕像般的陳汐。
  他的模樣很凄慘,身上傷勢更是觸目驚心,可兮兮卻感覺,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白驚辰見此,笑了笑,和白婉晴一起離開。
  “怎么樣,憑他的實力,幾十年后能否打敗冰釋天?”白婉晴問道。
  “很難講。”
  沉吟許久,白驚辰才嘆息說道:“他的資質的確是我生平僅見,可惜修行時間太短了,而冰釋天已在道途上修煉了數千年,雖說只是一具分身,但卻比地仙重境強者更強,陳汐想擊敗他,除非能夠在極短時間內發生蛻變。”
  “冰釋天真有這么厲害?”白婉晴皺眉。
  “何止是厲害,那小當年在天衍道宗修行時,就是卓絕無雙的天之驕,只不過風頭都被卿秀衣給遮蓋住了,所以很多人都忽略了他的存在。”
  白驚辰徐徐說道:“當他羽化天仙,抵達仙界時,方才展露出驚艷天下的資質,并且在短短時間內一躍成為仙界的風云人物。這從他能夠獲得仙界符詔,以特使的身份下界就能窺出一斑。”
  說到這,白驚辰想了想,笑道:“當然,如果陳汐能從這三拳明白,該如何駕馭自身力量,或許能平添一些勝算。”
  “但修為低淺還是掣肘他取勝的一個關鍵,對嗎?”白婉晴繼續追問。
  白驚辰沉默了,半響才說道:“這便是我之前所說的,這小修行的時間太短,如果能多給他一些時間,或許便能創造一個以地仙之姿擊敗天仙分身的奇跡。”
  “奇跡?”
  白婉晴怔了怔,皺眉思索許久,突然笑了,眸光湛湛,涌出一抹耀眼神采,“發生在他身上的奇跡還少嗎?”
  白驚辰哈哈大笑道:“也對,他能夠成為神衍山的傳人,本就是一個奇跡。”
  說著,他拍了拍白婉晴的肩膀,道:“放心吧,之前我那三拳,已清楚告訴他以后該如何做,憑借他的悟性,不難勘破其的關鍵。”
  白婉晴點了點頭,突然道:“這次,多謝你了。”
  白驚辰眼睛一瞪,笑罵道:“我是你哥,還用得著謝嗎?”
  白婉晴笑了,像雨后綻放的嬌嫩花蕾,清美動人,挽起白驚辰的胳膊,笑嘻嘻道:“那我這輩就賴上你了,你可不能不管我啊。”
  白驚辰又是一陣大笑,心卻是不經意間想起了年輕時的歲月。
  ……
  陳汐盤膝坐地,無邊的劇痛猶如潮水般從身體內外涌來,像萬蟻噬心,難以言喻的劇痛令他呼吸都難以保持穩定。
  其實,哪怕受傷再嚴重,以他如今的修為,也可以輕松摒棄掉這種痛苦,但他卻并沒有這么做。
  因為這樣做會間接的削弱自己的戰斗意識,使自己對外界危險的感知變得遲鈍,那樣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呼……吸……
  一片劇痛,陳汐努力集全部意念調整自己體內那幾乎瀕臨崩潰的氣機。
  這次的重傷,令其筋脈寸斷,穴竅損毀,血肉龜裂,甚至連混洞世界都遭受波及,原本輝煌浩大的情景,成了一片狼藉頹敗之勢。
  唯有他的神魂,在遭受重創之后,被河圖碎片及時修復,不僅保持了巔峰狀態,甚至更上一層樓,變得愈發強大起來。
  也正因為神魂的強大,令他對周身傷勢的感覺要比尋常人更敏銳許多,所遭受的痛苦也更巨大。
  不過,這一切都值得。
  這場對戰,雖然只有寥寥三擊,可從學到的經驗,卻比閉關百年都要寶貴許多。
  第一拳,打破了他的極限。
  第二拳,讓他明白如何運用自己的力量。
  第三拳,已升華到一種戰斗的狀態,那是一種意志之間的對抗。
  總之,陳汐明白,只要將今日所獲得的感悟一一化作自己的經驗,自己的實力一定會發生一場蛻變!
  ……
  一個月后。
  陳汐傷勢全部愈合,整個人猶若脫胎換骨般,氣質沉穩淡泊,愈發出塵,卻自有一股迫人的威勢。
  “也是時候離開了。”陳汐喃喃。
  他現在迫切想返回宗門,然后閉關,將近些年來所學,所得一一整理,而后為數十年后前往天衍道宗做準備。
  如果他沒有記錯,距離和冰釋天對賭的期限,已只剩下十余年。
  所有沒有再耽擱,傷勢恢復之后,陳汐就找到了白婉晴,表明了離去之意。
  白婉晴沒有挽留,只是囑咐他一切小心,只要活著,一切都有希望,千萬莫要意氣用事。
  陳汐謹記在心。
  不過就在他離開時,白驚辰卻找到了他,旁邊還有蒙維和莫婭。
  “這些幽部落的族人,就留在白家吧。”
  白驚辰毫不客氣說道,“他們是天生的戰士,是純血神魔的后裔,留在你身邊,只會浪費了他們的能力。”
  陳汐一怔,目光卻是看向了蒙維和莫婭。
  “我們……”蒙維似有些難以啟齒。
  “我們已經決定好,留在這里。”莫婭在一旁道,她一直心直口快,是一個干練成熟的女人。
  “好!”
  陳汐沉默許久,終究還是答應了。
  他知道,蒙維他們的部落的百萬族人,都慘死于域外異族手,這一切都注定他們不會甘心于平靜的生活之。
  換而言之,在他們心,要為族人復仇的火焰從未曾磨滅過。
  而在這里,他們卻可以跟隨其紫荊白家的戰士,殺入域外戰場,以此來宣泄心的仇恨,更是為了給那些逝去的族人報仇。
  “哼,小家伙你可別不領情,有了我紫荊白家的訓練,這些幽部落的族人絕對會一鳴驚人,名震天下。”白驚辰冷哼道。
  陳汐搖了搖頭:“我只希望他們都平安,其他別無所求。”
  白驚辰一怔,不再多說。
  蒙維和莫婭卻是感動不已,心涌出一抹難言的暖流,兩人皆在心暗暗發誓,只等為族人復仇之后,就一心追隨在陳汐左右,效犬馬之勞!
  因為,他們的命都是陳汐給的,陳汐雖然不說,但他們焉敢忘卻?
  一天后。
  陳汐帶著靈白、木奎、阿蠻、白魁、殤,離開了紫荊白家,返程華劍派。
  也就是這一天,天衍道宗,璇璣峰上,驀地沖出一道萬丈神虹,直沖斗霄,降落下億萬繽紛光雨。
  整個天衍道宗轟動,因為他們皆都清楚——卿秀衣出關了!
  ——
  第三更1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