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08 鳶尾仙獄

靜謐清幽的松林中,陽光透過枝椏灑下斑駁的光點,映照得陳汐的臉頰忽明忽滅,恰如他此刻那波瀾洶涌的心情。
  那些遙遠的事情,充斥著刀光劍影,爾虞我詐,白婉晴語態雖平淡,可陳汐卻能從中聽出一股驚心動魄的味道。
  他沒有多說,只是暗暗攥緊了拳頭,抿嘴不言,心中卻是將這一切都牢牢記住,不敢疏漏哪怕一絲細節。
  白婉晴的聲音悅耳低沉,透著一股溫婉淑靜的味道,“當你父親的實力已達到這人間界的極致時,你母親終于決定,前往尋覓至寶河圖,而這個決定,也就是你父母和左丘峰撕破臉皮的開始。”
  陳汐突然想起什么,道:“他們去了北冥海?”
  白婉晴一怔,訝然道:“你已經聽說了?”
  陳汐點頭,道:“在九華劍派時,一位前輩告訴我,三百余年前,羽化圣地的掌教妙云機主持了一場妙華盛會,有諸多修為通天的大人物參與其中,為的便是尋覓那神秘的星辰洞府。”(注1)
  頓了頓,他繼續道:“后來,他們這些玄寰域中最頂尖的大人物在北冥海上,被我母親一人擊敗,若非我父親出面,他們必死無疑。”
  白婉晴點頭道:“你說的不錯,那次北冥海中匯聚了不少實力滔天的角色,但終究只是人間界的大人物,遠遠不是你母親的對手。”
  “再后來,你母親成功獲得了星辰洞府,你也知道,所有人都認為至寶河圖就藏在星辰洞府中,左丘峰也不例外,于是,在從北冥海返回的路上,左丘峰終于撕下偽裝,對你父母發動的偷襲。”
  “當時,即便是你父母一起對抗左丘峰,兩人依舊遭受到了重創。”
  “你可以想象,被自己親生哥哥突下狠手,要殺人滅口時的感受,那種感覺,差點讓左丘雪以自殺的方式來結束性命,但最終,她還是沒這么做,而是選擇了逃亡。”
  說到這,白婉晴抬頭凝視著陳汐,道:“知道為何她心中如此痛苦,身負如此重傷也要堅持著活下來嗎?”
  陳汐抿了抿嘴,道:“為了我父親?”
  白婉晴搖頭:“不,是為了你!因為當時她已經懷了你,若非如此,你父母只怕早已和左丘峰同歸于盡了。”
  陳汐端坐著一動不動,十指攥緊泛白,指甲深深刺入掌心,血珠一滴一滴淌了出來。
  不用白婉晴再說,他已經清楚了接下來的事情,重傷垂死的父母逃回了自己的家鄉松煙城,生下了自己和弟弟,再然后……
  再然后左丘峰追殺而至,抓走母親,毀滅整個陳氏家族,爺爺修為被廢,父親下落不明,而自己也成了松煙城家喻戶曉的掃把星!
  陳汐深呼吸了幾口氣,這才強自按捺下心中那一股復雜到極致的情緒,突然問道:“當年,他們為何放過了爺爺弟弟和我?”
  話音剛落,他就察覺到什么,怔怔道:“是因為……”
  白婉晴點頭,秀美的臉龐上涌出一抹深深的自責和愧疚,道:“不錯,是因為我,可惜,當年我還是來晚了一步,只能救下你們三人。并且以我的力量,也只能靠一個紫荊白家的身份去威脅左丘峰,而無力再去改變什么。”
  陳汐沉默許久,突然跪倒在地,向白婉晴無聲叩首三次。
  白婉晴將陳汐扶起來,那一對眸子中不自禁流下兩行清淚,搖頭道:“你應該恨我才對,當年我太任性,一直不愿修行,實力孱弱得像個一無用處的廢物,若非如此,你母親也不會被抓走了。”
  說到這,她抬手抹去眼角淚痕,強自笑道:“這一切都已經過去了,你也已經長大成人,相信你父母得知這一切,肯定會高興之極。”
  陳汐眼眸中涌出一抹堅定之色,道:“白姨,放心吧,我一定會救回母親的。”
  白婉晴笑了笑,一臉欣慰,半響后,她突然道:“你……不恨你父親吧?”
  陳汐怔了怔,搖頭道:“以前恨,甚至都不愿想起他。”
  白婉晴嘆息道:“別怪你父親當年不辭而別,以他當年的實力,的確可以給你留下各種頂尖的功法道術,但是他終究還是沒這么做,知道為什么嗎?”
  不等陳汐回答,她便已答道:“因為他知道,無論是你,還是你弟弟,一旦掌握了力量,就會去尋仇,而面對左丘氏這樣的龐然大物,成功的可能太過渺茫了。他只想讓你和你弟弟安心生活,不要卷入這一場風波之中。這一切,由他自己一個人去承擔就足夠了。”
  陳汐只感覺胸中塞著一塊塊壘,沉重得讓自己呼吸都困難,他明白父親的用心,但卻一時無法接受這樣的安排。
  有什么苦難,難道不能一起面對嗎?非要自己一個人獨自去扛著?
  “其實,你和你父親的做法是一樣的,不是嗎?”白婉晴注視著陳汐,突然道,“將一切都承擔自己身上,而不愿你弟弟和你一樣承受這種苦難。”
  陳汐苦澀一笑,卻不知該說什么。
  “好了,這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片刻后,白婉晴重振精神,深吸一口氣,道:“以你如今的能耐,也有資格知道這一切了。”
  陳汐心中一凜,也收攏所有思緒,徹底讓自己清醒下來,他知道,白姨接下來所說的才是重中之重!
  “你父親已通過羽化圣地的傳送陣,潛入了仙界之中,其行蹤我也無法探知。”白婉晴緩緩說道,“但是有關你母親的線索,我卻是掌握了一些。”
  ……
  鳶尾仙獄。
  從離開白婉晴所居住的庭院時,陳汐腦海中只剩下了這“鳶尾仙獄”四字。
  這個名字代表著仙界一個最神秘也是最恐怖的監獄之一,掌握在仙界古老大勢力左丘氏手中,而左丘雪,便被關押于其中。
  按照白婉晴的說法,左丘氏一天尋覓不到至寶河圖,左丘雪就不會有性命之憂,再加上她當年乃是左丘氏嫡系長女,即便如今被關押于鳶尾仙獄中,也不虞受到迫害。
  只不過想要再逃出來,卻是根本不可能了。
  因為這座仙獄,即便在仙界中也有一個赫赫有名的稱號——“仙魔辟易,神圣不能撼之”!
  ……
  “小家伙如何?”
  在陳汐離開不久,白驚辰倏然出現在那一片清幽松林中,一屁股坐在白婉晴對面,恰是陳汐之前所坐之位。
  “七分像阿雪,三分像陳靈鈞。”白婉晴漫不經心答道。
  白驚辰苦笑,道:“我不是在問他的模樣。”
  “那你問的什么?”對待這位親哥,白婉晴卻是毫不客氣。
  “當然是他的師承。”白驚辰卻是嬉皮笑臉,一點都沒覺得有什么不妥,哪還有一家之主的風范。
  “我沒問。”白婉晴回答得很干脆。
  白驚辰怔了怔,愁眉苦臉道:“你瞧瞧你,還在生我的氣?當時左丘氏那些混賬突然下界,我也是逼不得已,才把你送到了域外戰場。”
  “那現在呢?”白婉晴抬頭,掃了他一眼。
  “現在,我當然把他們攆滾蛋了,一群左丘氏的小嘍啰而已,若非看在左丘氏的面子上,我早干死他們了。”
  白驚辰大大咧咧說道,言辭之間,透著一股跋扈之極的霸氣。
  “你這么做,左丘氏若是因此惱羞成怒,對付咱們白家怎么辦?”白婉晴神色一整,認真問道。
  “還能怎么辦,大不了再殺回仙界。”白驚辰隨口答道。
  白婉晴卻是知道,這句話的分量有多重,幾乎是已經將整個紫荊白家放在了左丘氏的對立局面。
  她深吸一口氣,斟酌說道:“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白驚辰站起身子,魁梧的身影猶若頂天之脊梁,他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拍了拍白婉晴的肩膀,道:“不用擔心,就是天塌下來,還有我在。”
  說罷,他已是大步離開。
  “哥!”白婉晴脫口而出,叫了一聲。
  白驚辰渾身一僵,駐足原地,心中恍惚不已,多少年了,終于肯叫自己一聲哥了……
  “你要去哪里?”白婉晴似發覺不妥,又恢復了那一副淑靜溫婉的模樣。
  “去找大哥好好談一談,既然已經決定幫助那小家伙了,有些事情也該了斷一下了。”白驚辰深吸一口氣,緩緩道。
  “他……的確是神衍山的傳人。”白婉晴道。
  “我早已知道了。”白驚辰頭也不回地揮了揮手,魁梧高大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庭院之外。
  “哼!早知道還問我。”白婉晴皺了皺鼻子,唇邊卻是泛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笑容,這時候的她,仿似又回到了那少不經事的歲月,哪怕再任性刁蠻,闖出再大的禍,也有哥哥幫自己扛著
  “阿雪,小汐已經長大了,地仙老祖呢,比當年的靈鈞可是強太多了……”
  許久之后,靜幽的松林中響起一道幽幽的嘆息聲,很快就被一陣簌簌的松濤聲所淹沒,重歸寧謐。
  注1:妙云機等人和北冥海的線索,在第748章,有興趣的童鞋可以重讀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