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09 試探實力

劫云翻滾,沉悶壓抑的氣息,瞬息籠罩在整個九華劍派上空。
  而處于劫云之下的西華峰,更是壓抑到了極致,空氣都仿似變得重逾千鈞,凝滯無比。
  “誰人要渡劫?”
  “該不會是陳汐長老吧?”
  “怎么可能,距離陳汐長老上次渡劫,才過去幾年時間?”
  “那西華峰上又究竟是誰人要渡劫?你看,這可是地仙第二重的陰陽雷劫,極陰極陽交匯,威勢比之青罡雷劫何止恐怖數倍?”
  “這么說,還真有可能是陳汐長老要渡劫……”
  九華劍派中,無論長老,還是弟子皆都被驚動,遠遠眺望西華峰,神色驚疑不定,議論紛紛。
  轟隆!
  驚雷震空,若雷神之怒,震蕩九天十地。
  一陰一陽兩種劫云交織,將整個世界都化為一黑一白兩種顏色,一半漆黑如夜,一半熾亮如晝,詭異而令人心悸。
  眾人隱約都能看見,那劫云深處,有著一道道劫雷在凝聚,粗大如鏈,泛著熾盛滲人的炫亮光澤,交織在一起,宛如一黑一白兩個磨盤在其中旋轉一般。
  “劫雷化一,陰陽成盤!”
  “這等可怖異象居然出現了,雖然只寥寥一重劫雷,可古往今來,不知有多少地仙強者被卷入那陰陽劫雷所凝聚的磨盤之內,神魂磨滅,肉身齏粉,永生永世徹底湮滅!”
  “如果真是陳汐渡劫,這時間未免也太快了,他一旦準備的稍有欠缺,只怕有滅頂之災啊。”
  掌教溫華庭等一眾高層,皆都又是愕然又是吃驚地望著那呈現漏斗狀懸掛于蒼穹之上的陰陽劫雷。
  “走,去西華峰,無論誰人渡劫,我等皆都要做好護法的準備,”掌教溫華庭深吸一口氣,做出決定。
  眾人紛紛頷首。
  嗖!
  然后就在此時,一道熾盛神虹倏然從西華峰上飛升,抵達那劫云之下,身姿峻拔,氣質飄然出塵。
  看見這一道再熟悉不過的身影,九華劍派上下雖早已猜到會是陳汐,可當真正看見他出現時,心中依舊不免升起一抹震撼。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距離上次渡劫,才過去不到六年的時間而已……
  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怎會迎來了第二重雷劫?
  這可是縱觀古今都前所未有的事情!
  不等眾人回過神來,蒼穹之下,陳汐周身驀地綻放無量金光,照耀天下,將天地都鍍上一層金濛濛的光澤。
  那是功德金光,為的便是遮蔽陳汐身上“異端”的氣息。
  果然,功德金光一出,那劫云深處,原本轟隆隆翻滾的黑白劫雷磨盤中,正在孕育而生的一抹審判毀滅之力蕩然無存。
  所剩下的,便是純粹的劫難之力。
  不過即便如此,那等聲勢依舊遠超尋常,不言而喻,那陰陽劫雷只要落下,威勢勢必要更為恐怖。
  轟!
  劫云翻滾,將要降臨。
  然而就在此時,陳汐猛地仰天一聲長嘯,雙臂一展,釋放出無窮符文,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個漆黑深邃的神箓圖紋。
  那圖紋,猶若一顆顆星辰勾勒而成,旋轉不休,仿似其中隱藏著一個宙宇黑洞,產生出一股澎湃無比的吞噬之力。
  甫一出現,就沖入了那劫云深處!
  見到這一幕,眾人驚得眼珠都差點掉下來,又是這樣,又是主動出擊!
  這何止是生猛,簡直是兇殘!
  一般的地仙強者渡劫時,哪個不是戰戰兢兢,心情凝重,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可陳汐倒好,每次都主動出擊,儼然一副沒把天劫放在眼中的模樣,這等兇殘的做法,如何不讓人吃驚?
  轟隆隆!
  蒼穹劫云深處,伴隨著吞噬神箓沖入,猛地掀起千重浪,劇烈翻滾起來,黑白二色的劫雷咆哮轟鳴,像被觸犯逆鱗的雷龍。
  然而令人駭然的是,無論那黑白二色的劫雷如何翻滾,竟是奈何不得那吞噬神箓,反而被其吞噬了許多。
  遠遠一望,陳汐身姿峻拔,綻放無量金光,他抬臂按天,掌心貫沖劫雷深處,和吞噬神箓相連。
  而那黑白二色的劫雷,就像被揪住頭顱的兩條巨龍般,不斷在劫云中掙扎,飛濺起億萬雷芒,無窮電弧,駭人無比。
  不過任憑它們如何掙扎,陳汐的身影卻是紋絲不動,固若磐石,他的掌心,更是牢牢掌控吞噬神箓,不曾有一絲的動搖。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那黑白二色的劫雷之力,正在逐漸變弱,大部分的劫雷之力被吞噬神箓所吸納,轉為為神箓之力,反而令得吞噬神箓的威勢愈發強大起來。
  這便是吞噬奧義的可怖所在,化天地一切力量為己用,只要被黏住,無論是人是物,都要被吞噬榨干所有力量。
  而這種無上大道,可是太古神獸鯤鵬的獨家法門!
  像那鯤鵬,入海為鯤,飛天為鵬,雙翼一展,遮蔽九萬里山河,輕輕一振,便能扶搖青天之上,遨游宙宇之內。
  其所擁有的大道奧義,又豈是尋常可比?
  這吞噬奧義之法,傳承于三師兄所贈的鯤鵬寶骨,脫胎于神通星璇雷體,而今被陳汐以神箓之法門施展而出,眼前這一幕,就是其威力的真正體現!
  而見到這樣一幕,九華劍派上下,無不震動,連連倒吸涼氣不已,這哪像是渡劫雷,分明就像在掌控和降服劫雷!
  毫無疑問,這一幅畫面,注定要烙印在在場每個人心中,這輩子只怕都難以忘懷了。
  很快,劫雷滅,劫云散。
  而那飽吸了無窮劫雷的吞噬神箓,也在陳汐的掌控之下,全部涌入體內,化作最澎湃的力量淬打著他的身軀內外。
  混洞世界在擴張。
  仙元在暴漲。
  就連神魂,也在一點點壯大。
  直至其中所蘊含的劫難之力全部被煉化一空,陳汐整個人都釋放出一股陰陽交匯,萬物為生的浩大巍峨氣息。
  那是地仙二重境強者方才能擁有的氣勢。
  換而言之,而今的陳汐,實力再度提升一個臺階,邁入了地仙二重之境界!
  而這一切,只不過發生在短短不到六年的光陰中。
  若非親眼所見,在場每個人只怕都不會相信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中做到這一步了。
  ……
  對于這一切,陳汐卻像做了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待將所有的劫難之力煉化,他便縱身一躍,返回了自己的住處,輕松、平淡。
  可對眾人而言,今日所發生的一切,都注定讓他們很難在短時間中平穩下心情。
  “這小家伙……”
  掌教溫華庭一臉復雜地嘆了口氣,雖然是嘆息,聲音中卻帶著一種驕傲、滿足、自豪無比的情緒。
  其他九華劍派高層也都如此。
  “如果按照這等進度,說不定六十余年之后,他真能夠擁有和冰釋天有對決之力。”長老烈鵬沉吟說道。
  溫華庭怔了怔,揮手說道:“以后在宗派內勿要再談及此事,以免影響到陳汐的潛修心境。”
  眾人聞言,皆都頷首不已。
  那冰釋天所發出的一張請帖實在太惡心人了,若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已受其影響,要么頹唐萎靡不振,要么怒火中燒去拼命,鮮少有人能不心浮氣躁的。
  幸好,陳汐顯然不是其他人可比,從他剛才輕松渡劫時所展露出的那一股氣勢中,就能看出一絲端倪。
  這也令九華劍派的一眾高層皆都暗松了口氣。
  說實話,他們還真擔心陳汐受不了這種打擊,進而產生各種負面情緒,影響了自己的修行,那可就正迎合了冰釋天的心意。
  自這時起,陳汐再次進入閉關修煉的狀態之中,深居不出,再無人看到其蹤跡。
  就這樣,又是五年如流水般匆匆而去。
  而星辰世界中,已是過去整整五十年。
  這一天,西華峰上空,再次從八方匯聚來一片片磅礴浩蕩的劫云,云色斑斕熾盛,仿若琉璃般明凈,泛著迷離而虛幻的光澤,神奇的是其中還彌散出一股股濃郁的芬香。
  那一縷縷的芬香猶若情人的呼吸,裊裊飄蕩天地之間,仿若能浸入靈魂深處,令人的心神都迷失其中,不可自拔。
  琉璃天劫!
  當察覺到這一幕,整個九華劍派再次轟動,尤其當看到這琉璃天劫,居然又是產生于西華峰上空時,眾人心中甚至都有些不知該說什么好了。
  震驚?
  惘然?
  亦或者是難以置信?
  這種情緒實在太復雜,畢竟,這才時隔五年而已,而陳汐竟然又迎來了第三重的琉璃天劫,這讓人們該如何想?
  即便是見多識廣的掌教溫華庭,當看見這一幕時唇角也禁不住狠狠一抽搐。
  當然,這肯定是屬于陳汐的劫難,因為這是每個地仙二重境強者想要晉級地仙三重境時,必須歷經的琉璃天劫。
  一種不僅威力奇大,且能夠產生重重異象,從而擾亂心神的劫雷!
  和五年前一樣,陳汐的身影再次化作一道通天金虹,出現在蒼穹之下,并且周身釋放無量功德金光。
  和五年前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面對這琉璃天劫,陳汐居然神色恬靜地盤膝坐在了虛空之中,雙眸緊閉。
  不像是渡劫,反而像老僧入定!
  ——
  ps:碼字的時候,累得昏昏欲睡,眼前一黑,居然一頭磕在了鍵盤上,茨奧~~多想請假幾天狠狠睡幾天覺……算了,就當我說夢話,但求月票是真的!看在夜夜不輟的努力下,求大伙打發點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