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10 一拳重傷

在一道道驚詫目光的注視下,陳汐盤膝坐于琉璃劫云之下,神色恬靜,雙目緊閉,仿若老僧入定。
  這簡直就是視天劫如無物,比直接去挑戰天劫更要狂傲!
  別說在場一眾弟子沒見過這樣的情景,就是掌教溫華庭等一眾門派高層,也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因而在眾人眼中,陳汐這時候的舉動反而顯得愈發霸氣了。
  十足的霸氣!
  古往今來,敢這么藐視天劫的,全天下只怕都找不出多少個。
  轟隆!
  未等眾人感慨完畢,那蒼穹之上,劫云深處,驀地竄出一道道繽紛瑰麗的閃電雷霆,赤橙黃綠青藍紫,美麗夢幻到了極致,威勢也恐怖到了極致。
  這便是琉璃天劫。
  一種威勢奇大,且會產生重重幻象,給予道心以致命的打擊。
  只遠遠一望,在場大多數九華弟子的神魂皆都一陣搖曳,有的人看到了天花亂墜,仙女起舞,龍鳳呈祥等等令人心醉不已的情景。
  有的人看到了妖魔狂舞,大地沉淪,宛如末日煉獄般的慘景。
  而有的人則看到了酒池肉林,紙醉金迷的奢靡景象。
  ……
  那異象之中無不包羅著貪、嗔、癡、怨、哀、怖等等七情六欲,且將這一切欲念衍化到了極致,若換做凡夫俗子,只怕瞬間就沉淪其中,被奪去神智了。
  即便是修道士,突然遭逢這樣的異象,道心也是一陣搖動,有那實力孱弱之輩,甚至直接就被奪去神智,站在原地手舞足蹈,一副瘋瘋傻傻的模樣。
  如果持續這樣,必然會走火入魔,繼而身隕道消。
  “咄!”
  驀地,一聲比驚雷還浩蕩的聲音從掌教溫華庭唇中發出,倏然在一眾人耳畔炸響,其內灌注無上道音,震得那些弟子當場就從異象中掙脫出來,恢復清醒。
  旋即,一個個人臉上都露出駭然之色,心有余悸。
  “好恐怖的幻象!”
  “我只遠遠看上一眼,都差點道心淪陷,陳汐長老身處其中,只怕遭遇的異象要更恐怖。”
  “咦,你們快看,陳汐長老直至現在,依舊一動未動!”
  議論紛紛中,眾人皆都能看見,蒼穹上陳汐盤膝而坐,頭頂七色琉璃劫雷交織翻滾,繽紛瑰麗,而他卻像渾然不覺,那身軀更是自始至終紋絲不動。
  難道他要以這種方式來對抗劫雷?
  還未等眾人反應過來,那琉璃劫雷轟然劈下,扭曲若蛇的閃電,猶若破天之利刃,化作千丈長,朝陳汐鎮殺而下。
  噼里啪啦!
  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響起,只見陳汐周身被一道道美麗而妖艷的閃電籠罩,發出一陣陣轟鳴之音。
  然而令人愕然的是,任憑那雷霆之力有多狂暴,陳汐的身影竟是固若磐石,不能撼動一絲一毫。
  那種情景,就像陳汐是定海神針一般,任憑狂風暴雨沖刷,怒浪驚濤拍打,也是不會動搖一分。
  “湮滅之力!”
  一些實力高超之輩,皆都敏銳察覺到,在陳汐周身,流竄著一道道的奇異扭曲符號,匯聚在一起,組成一個令人心悸的圖案。
  那琉璃劫雷甫一劈在其身上,就被那充斥湮滅之力的圖案悉數給摧毀、瓦解、繼而湮滅于無形之中。
  自始至終,都根本沒傷到陳汐絲毫!
  而在陳汐識海中,則是另外一番情景。
  “汐兒,快過來,讓爺爺好好看看你的模樣。”一道瘦削的身影浮現,面容枯瘦,眼眸中帶著一抹慈祥,那是陳天黎。
  陳汐四處一看,卻發現身處松煙城自己的家中,那破舊的家具,那曾經陪伴自己年少歲月的符筆和墨硯,都清晰呈現眼前。
  陳汐仔仔細細看了看爺爺陳天黎,又仔仔細細看了看家中的一切,眼神中有傷感,有溫煦,有惘然……復雜之極。
  這一切,如果都是真實的,那該多好……
  可惜,這終究都是假的!
  當這個念頭升起時,陳汐一劍斬出,直接將對面的爺爺陳天黎殺死。
  倏然——
  眼前再次一變,浮現出母親左丘雪的身影,只不過她臉色鐵青,咬牙呵斥道:“弒殺祖父,大逆不道,你這孽子還不自裁謝罪!”
  陳汐神色漠然,再次揮出一劍,將其擊斃。
  做完這一切,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火,這天劫未免太過可惡!居然拿自己的親友為異象,要瓦解崩潰自己的道心,著實該殺!
  他不再被動迎戰,而是主動出擊,一步步踏出,斬殺了一重重異象,其中有靈白、白魁、木奎,也有柳瘋子、杜清溪、卿秀衣……
  可以說,只要在陳汐心中留下烙印的人,皆都被天劫之力衍化為異象,欲要借此,從陳汐道心中尋覓到一絲破綻,繼而將其摧毀。
  可惜,這一切注定都是徒勞。
  因為陳汐的道心,早已被磨礪得堅凝如鐵,心力修為更達到了“心魂”之地步,又怎可能被這一重重異象蒙蔽了?
  不過在斬殺最后一道異象時,陳汐卻收手了。
  因為那是陳安,是他的兒子。
  小家伙身姿挺秀,眉眼沉靜,輪廓柔和而堅毅,眼眸和鼻梁像極了卿秀衣。
  “父親,帶我去找回娘親,好嗎?”陳安揚起小臉,一臉期待問道。
  陳汐嘆了口氣,走上前,撫摸著小家伙的腦袋,喃喃道:“現在還不是時候,安兒,再等一段時間,父親一定把你母親接回來,好嗎?”
  聲音中帶著一抹愧疚,更有一種決然。
  而當聲音落下時,陳安的身影已被陳汐一掌拍死!
  至此,異象悉數湮滅。
  而蒼穹中那琉璃劫雷,也都彌散無蹤。
  陳汐盤膝坐于虛空,衣衫獵獵,長發飛舞,神色一如往常般恬靜沉凝,可誰也沒有注意到,他的眼角有一滴淚水甫一淌出,就被瞬間蒸發干凈。
  異象叢生,逼真如實。
  可惜,終究不是真實。
  盡管如此,渡過這一次劫難之后,陳汐反而有些感激這次天劫,因為讓他看了太多自己的親人,朋友……
  雖然,那一切都是虛幻的,可對孤身闖蕩至今的陳汐而言,終究也是一種安慰。
  至于實力成功晉級地仙三重境,陳汐倒沒有多大喜悅,因為那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與之相比,反而是在異象中所經歷的一切,令他心中很受觸動。
  ……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不知不覺,又是五年過去。
  九華劍派中,烈日炎炎,一名正在蓊郁松樹下偷懶乘涼的弟子似突然想起什么,開玩笑道:“我記得五年前的今日,就是陳汐長老閉關之時吧?”
  “唔,方仞你這么一說,我也記起來了。”令一名直接躺在陰涼草地上呼呼大睡的弟子猛地睜開眼睛,若有所思道。
  “那你說,今日會不會再來一輪天劫?”方仞笑嘻嘻問道。
  “扯淡,這樣的事情哪可能會……”
  另一人還未說完,就閉上了嘴巴,眼眸擴張,直勾勾地望著蒼穹上,一副活見鬼的表情,半響才叫道:“那是……”
  “什么?”
  方仞一怔,疑惑抬頭,旋即也露出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
  “劫云!”
  兩人互望一眼,異口同聲道,“我草,居然又來了!”
  那蒼穹之上,滾滾飛馳而來一片片黑魆魆的劫云,其內劫難氣息充斥,不正常天劫即將降臨時的劫云?
  這一天,九華劍派西華峰之主陳汐,迎來第四重天劫——罡斗雷劫,再次震驚九華劍派上下。
  當時的情景很有趣。
  一個個弟子眉飛色舞,七嘴八舌地討論著那蒼穹劫雷,鬧哄哄一片,像看一場精彩紛呈的好戲上演一般。
  沒一點緊張忐忑的樣子,莊肅嚴峻的氣氛自然也當然無存。
  而一眾九華劍派高層也都是捻須旁觀,神態悠悠,不時點評兩句,大多討論的并不是陳汐能不能渡過天劫,而是陳汐會以哪一種逆天的方式去抹除掉劫雷。
  一些長老甚至會因為陳汐渡劫時所需的時間爭得臉紅脖子粗,吵得不可開交,當爭論完的時候,這才發現陳汐早已渡劫成功了……
  這樣的奇葩情景,只怕也只有在目睹陳汐渡劫時,才會發生了。
  ……
  五年,五年,又是五年。
  隨著時間流逝,眾人都已清楚,每隔五年,陳汐就會迎來一場天劫,幾乎已成了九華劍派所有人的共同認知。
  就連各個山峰上豢養的珍禽異獸,也都清楚了這種規律,每當這一天來臨之前,就懶洋洋挪動身軀,優哉游哉趴在老窩里,塞上耳朵,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覺。
  至于九華劍派上下,每當天劫降臨時,都該干什么干什么,演武的演武,閉關的閉關,煉丹的煉丹,都沒人再樂意去瞧上一眼。
  只有那些剛加入門派的毛頭小子,才會咋咋呼呼,大驚小怪,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模樣,讓那些老弟子很是鄙夷。
  轟隆!
  又是五年過去。
  方仞記得很清楚,這應該是屬于陳汐長老的第八次天劫,但他已經再沒了那種震驚興奮的情緒。
  他現如今也是一位內門弟子中的老人,師尊不在的時候,就由他來指點新人弟子修行。
  見到那蒼穹上的劫云飛來,他有氣無力地從床上爬起身子,然后外有氣無力地扯開嗓子,叫道:“菜鳥們,快來看啊,陳汐長老又要渡劫了,這都第八輪了,錯過這一次,可再沒有機會了啊……”
  ——
  ps:第4-8重劫雷請自行腦補。外界五年,星辰世界五十年,大家換算一下,別說夸張,感覺夸張說明不了解陳汐長老的風騷……另外,今天是作者后臺系統出問題,全縱橫的更新都延遲了,俺想更新都更新不了……嗯,第二更1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