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911 破殺萬古

地仙第一重天劫,名為青罡劫雷,寓意大道青天,扶搖直上,至此境界,便已脫離了修士行列,矗立人間界巔峰。
  地仙第二重天劫,名為陰陽劫雷,寓意破陰陽而曉天地,至此境界,周身陰陽并濟,舉手抬足,萬物萌生。
  再往后便是琉璃劫雷、罡斗劫雷,萬象劫雷,虛無劫雷,六甲劫雷,紫薇劫雷,每一重劫雷所產生的雷劫之力各不相同,但威力卻是一重比一重強大。
  世間地仙強者,能夠達到地仙三重境的,就足以稱得上是修道有成,可以算作地仙境中的一流人物。
  能夠達到地仙六重境的,則足以稱得上是修道巨擘,在地仙境之中已矗立在頂尖級別的行列之中。
  而能夠達到地仙八重境的,則有一個共同的稱呼,那就是巔峰王者!
  因為他們已矗立在人間界最巔峰,宛如一眾地仙之王,只要渡過第九重天劫,就將羽化飛升,逍遙于仙界之中。
  只不過那時,這等存在已不屬于人間界,所以“巔峰王者”這個稱號,便是專門指代修為達到地仙八重境強者的。
  所以當陳汐迎來這地八重紫薇雷劫時,雖然大家早已司空見慣,可還是牽動著不少人的心。
  像掌教溫華庭,刑罰長老烈鵬等等高層,皆都停下手中動作,望向了西華峰上空。
  那里,紫色瀲滟深沉凝重的劫雷正在匯聚,產生的雷震之音肅殺沉悶帶著一股仿若雷中帝皇般的恐怖氣勢。
  地仙境中的巔峰王者,即便放在十大仙門之中,也都是巔峰級別的力量,像烈鵬長老掌教溫華庭皆都屬于這一行列的存在。
  如果陳汐能晉級到這一步,可想而知對九華劍派的意義有多么重大。
  這等力量,已超脫世俗枷鎖,擁有了舉足輕重,定鼎乾坤般的威勢,放在十大仙門任何門派之中,都足以起到極大的威懾作用。
  更何況,陳汐也遠非尋常的地仙強者可比。
  早在冥化境界時,就能斬殺地仙六重的強者,而當他達到地仙八重境時,其實力又該達到何等恐怖的地步?
  冥化境和地仙八重境之間,可差著諸多的境界,而每進一步,力量就會翻倍提升,如此累積下來,光想一想都讓人心顫。
  起碼,連掌教溫華庭都不敢保證,自己會否是陳汐的對手。
  換而言之,如果陳汐達到地仙第八重,儼然已經可以稱得上是地仙境內無敵手了!
  當然,在人間界中,地仙八重境強者遠非能夠達到傲視天下唯我獨尊的地步,畢竟還有棄天者以及一些隱世不出的老古董存在。
  像柳瘋子,像九華三圣,都是屬于這等超脫于人間界力量的存在,簡單來說,他們其實和異端也沒什么區別。
  ……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將九華劍派的掌教之位交由陳汐接掌,可惜,他身上的因果太多,注定不可能長時間坐鎮于此。”
  掌教溫華庭暗自嘆息。
  “是啊,從晉級地仙之境后,這才過去短短三十五年光陰,他已一路飆升至這等地步,這份姿勢,端的是驚艷無雙,天上地下獨一份。這樣的小家伙,若讓他坐上掌教之位,反倒是埋沒了他的天賦。”
  烈鵬長老也是深以為然。
  “哈哈,談及陳汐這小家伙,現如今整個修行界都傳播著他的名字,經常有同道問我,你九華劍派每五年就一打雷,難道有妖孽出沒?”一名長老哈哈大笑道。
  其他人聞言,也都大笑不已,神色間皆都帶著一抹自豪。
  這些年來,陳汐頻頻渡劫的事情,也不知如何傳到了外界,一時引起了莫大的轟動,在整個修行界都鬧得沸沸揚揚,成為一段佳話。
  甚至有知曉卿秀衣和陳汐關系的人還編了一個似是而非的順口溜,“前有卿秀衣一夜破劫九重天,巾幗不讓須眉,后有陳汐五年一劫節節攀高,官人不輸娘子。”
  “要開始渡劫了!”
  掌教溫華庭忽然抬頭,凝眸望去。
  其他長老聞言,也皆都一斂笑容,目光齊刷刷落在那西華峰上空。
  轟隆!
  紫色雷霆轟鳴,充斥帝皇威勢,沉凝浩蕩,有一種君臨天下,浩浩蕩蕩的凜然氣勢。
  陳汐衣衫獵獵,神色無懼,持劍而上。
  ……
  “前有卿秀衣一夜破劫九重天,巾幗不讓須眉,后有陳汐五年一劫節節攀高,官人不輸娘子?”
  天衍道宗,冰釋天輕輕念叨這這句話,眸中的溫度一點點降低,周圍空氣都似受到波及,凝固成冰。
  “官人不輸娘子……官人……娘子……呵呵,哈哈哈……”冰釋天長發飛揚,驀地仰天大笑起來。
  然而笑聲中,卻并無一絲歡愉,反而透著一股濃的化不開的憤怒,令人心顫。
  一側的鹿北羽暗呼不妙,連忙道:“冰師兄息怒!”
  “我惱了嗎?我怒了嗎?”
  冰釋天笑容一斂,面無表情地扭頭掃視而來,目光如刀子一般刮得鹿北羽臉頰生疼。
  “冰師兄,玉真師叔已經答應,幫忙勸導卿師姐,何必在乎外界的風言風語?”鹿北羽苦笑,還是耐著心思勸道。
  “不錯,如今秀衣她雖未表露態度,但想來不會違逆了玉真師叔的旨意。”
  冰釋天搖了搖頭,嘆息道,“我只是心有不甘罷了,秀衣居然會為一只螻蟻生兒子,每當想及此事,我心中就一陣不舒服。”
  鹿北羽見冰釋天不再發怒,心中暗松了口氣,笑道:“既然如鯁在喉,不如將這根魚刺給拔出來,斬草除根不就得了?”
  “你是說殺了陳汐和他的兒子?”冰釋天一怔。
  鹿北羽微笑不言。
  “不可能,殺了陳汐還行,若動了他的兒子,只怕秀衣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畢竟,那孽子身上可有秀衣一半的血脈啊。”
  冰釋天神色陰郁道。
  “那就先解決了陳汐,至于那孽子,由我來處置也行,若卿師姐要恨,那就恨我這個做師弟的吧!”鹿北羽一咬牙,狠聲說道。
  冰釋天一呆,凝視鹿北羽許久,這才拍著他肩膀,說道:“好師弟!待你羽化飛升仙界,我一定給你安排一個遠大的前程!”
  鹿北羽搖頭,笑道:“只要冰師兄能夠得償所愿,我這點付出又算什么。”
  冰釋天深深看了他一眼,道:“還剩下三十年,到時候我和秀衣舉辦道侶儀式時,那陳汐必然會前來,而按照當年賭約,只要秀衣嫁給我,他就必須自廢修為,自裁謝罪。”
  頓了頓,他繼續道:“屆時,我會帶著秀衣立刻離開,前往仙界,而師弟你可莫要忘了之前所說的事情。”
  鹿北羽笑道:“冰師兄的事情,又怎敢忘記?”
  冰釋天滿意點了點頭,這才悠悠嘆息道:“說實話,這小東西若非和我為敵,我還真希望他能夠為我所用,畢竟,年輕一輩中能夠擁有像他這般天賦的,可是少之又少,就是在仙界之中,也都并不多見,可惜,可惜啊。”
  貓哭耗子……
  鹿北羽腦海中驀地閃現過這個詞匯,心中啞然失笑不已,旋即神色一整,肅然道:“冰師兄,你可得提防著些那小子,如果不出意外,如今算來,他起碼已擁有地仙八重境的修為了,再結合以往的戰例,此子,不容小覷啊!”
  冰釋天笑了笑,看了鹿北羽一眼,道:“師弟,你也莫忘了,我雖然只是一具分身,可我真正的實力,可是大羅金仙!”
  說到這,他神色中已帶上一抹傲然睥睨之色,“地仙終究是地仙,和天仙相比,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天上,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
  鹿北羽笑道:“看來師兄心中早有主張,如此最好不過了。”
  話雖如此說,他心中卻依舊有些擔憂,因為他可是很清楚,這里終究是人間界,而非是仙界,天道法則約束下,再強大的力量,也要受到掣肘。
  若非如此,這人間界早被仙界之人踐踏為一片死絕之地了,甚至不需要仙界來人,只需要那些棄天者和老古董們出手,都不知道能毀掉玄寰域多少次。
  之所以一直未曾發生這樣具有滅世之威的戰斗,便在于天道法則的約束,超出其范疇的力量一旦被察覺,就會受到其打壓了。
  像冰釋天,雖貴為仙界的大羅金仙,可一具分身的真正實力也僅僅相當于天仙罷了,而在人間界中,天仙的力量也要受到約束,否則,就會被天道所不容。
  所以在鹿北羽看來,冰釋天能發揮出的全部力量,也只能凌駕于地仙九重之上,比之天仙卻是略有不如。
  當然,這僅僅只是修為和力量上而論,真正戰斗時,光是冰釋天所掌握的法則之力,以及屬于仙界的無上仙術,都足以占據主動和優勢地位了。
  不過這一切都無法抹去鹿北羽心中的一絲憂慮,因為這些年發生在陳汐身上的一次次事件無不表明,此子是個難以用常理來衡量的存在。
  換而言之,陳汐就像是個怪胎,永遠無法讓人真正揣度其力量底線究竟在哪里。
  也正因如此,鹿北羽才不敢過分自信了。
  “師弟,接下來你好好準備一下,三十年的時間,我需要你給我操辦出一場史無前例,后無來者的浩大盛典!我要讓秀衣成為整個玄寰域最受矚目,也最幸福的女人!我更要讓那只小螻蟻明白,這一切,只有我冰釋天能夠給她!”
  冰釋天負手于背,大步而去,意氣風發,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
  ——
  ps:今天卡文卡的厲害,因為這段情節真心需要花費心血好好構思一下,今天暫且2更。
  另外,以后更新如果不能按時更新出來,我會提前通知的,通知會發在作品相關中,這樣的話,就能讓大家不必白白浪費時間等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