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2 紫金天寶令


  第一更!拜求收藏!
  ——
  青葉金蟬殼!
  碧螺血陽參!
  午殃草!
  ……
  樂啟每認出一個材料名字,心中便是一震,眼睛也是越來越明亮,手中的動作也愈發輕柔起來,不像是在辨認材料,倒像是在撫摸情人的臉頰。
  身為海藍城天寶樓資質最深的鑒寶師之一,樂啟一雙眼睛早已練得毒辣無比,經手的各種材料也是不勝枚數,珍品靈材也不是沒見過,然而看到眼前這座靈材堆成的小山,他還是震驚了。
  無休止的震驚!
  像潮水般越來越洶涌的震驚!
  說實話,這些靈材的品階都不高,甚至只能稱得上低階。
  但是,它們中的每一件無不是罕見之極的,甚至幾乎都是在世間早已尋覓不到的絕品!
  無論是煉制丹藥、傀儡、法寶……皆有主料和輔料的區別,主料自是珍貴之極的存在,決定著寶物出爐時的品階,然而輔料同樣重要無比,甚至有時候缺少必要的輔料,哪怕主料再齊全也根本就無法去煉制。
  像千年前在修行界流行之極的丹藥聚功散,修士服食后能夠幫助在開辟紫府道基時暴漲兩成的破境幾率,何等強悍?然而,由于正是因為一種名叫珍鳩花的低階輔料在世間絕種,聚功散也在千年前湮滅消失,空有丹方而無法煉制。
  像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
  一些自古傳承下來的丹方、煉器、豢獸等所有的法訣,就是因為某種靈材的缺失,而逐漸消失在修行界的。
  樂啟對此自是心知肚明,也正是知道這些往事,當他看到一個個本已湮滅歷史中的靈材出現在面前時,心中的震驚就可想而知了。
  呼~~
  樂啟吐了一口濁氣,按捺心中激動,開始飛快地整理起來。這一刻,他表現出了極高的職業素養,手法飛快地甄選、歸類、整理著那如山堆似的靈材,井井有條,動作輕柔細膩,賞心悅目。
  “這些材料有什么特別的嗎?我看也只是數量多點而已。”端木澤忍不住小聲問道,他實在不理解,樂啟這樣的大鑒寶師怎會如此激動,如此亢奮,就跟吃了陽剛之極的虎狼之藥似的。
  “的確很普通。”杜清溪想了想,又答道:“但都很罕見,這些幾乎都是在市面上買不到的靈材,并且大多都在很久以前就絕種了。”
  端木澤依舊一頭霧水,絕種的普通材料,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陳汐卻是瞬間就明白過來,像那南蠻深山由于受到河圖碎片的影響,百萬年來一直與世隔絕,像個世外桃源一般,孕育著無窮盡的靈草靈木,再加上妖類崇尚自然,并不像人類修士一樣對一切資源搶占掠奪,其內的靈草靈木自然能夠完善地延續下來。
  明白歸明白,陳汐仍舊堅持要把這些東西賣掉,他不是煉丹師,也不是豢獸師、煉器師……要這些材料也沒多大用處,還不如賣掉。
  “總共是八萬件靈木靈草、兩萬七千三十二件礦石材料,以及四萬九十九種其他材料。”
  便在這時,樂啟已清點完畢,站起身來時,腦海中依舊有些恍惚不已,這些材料九成九都是世間絕種的罕見存在,一下子見到這么多,他也感覺有點像在做夢。
  “價值多少?”陳汐問道。
  “樂師傅,陳汐可是我的兄弟,你可別蒙人啊。”端木澤笑嘻嘻提醒道,聲音中隱隱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
  樂啟自是能聽得不出來,當即肅然朝陳汐說道:“若是按靈液估算,這十多萬件材料加起來,應該不低于五百萬斤靈液。”
  五百萬斤!
  杜清溪三人皆是一呆,這些低品階的靈材,竟然能夠兌換不低于五百萬斤的靈液?
  眾所周知,紫府之下的修士只能用元石、靈玉來修煉,或者去購買修行所需的用品,而紫府之上,則是以靈液為貨幣單位,衡量天下寶貝的價值。
  五百萬斤靈液,足夠兌換數百件黃階極品法寶,兌換十幾件玄階法寶!
  杜清溪三人手中的武器,最高品階也只不過是黃階上品,此刻聽聞樂啟報出的天文數字,心中自是被狠狠地震驚了一把。
  “五百萬斤?”陳汐心中也是一陣驚嘆,臉上卻是不露聲色道:“敢為樂大師,最低五百萬斤是何意,難道具體的價值你也無法確定么?”
  樂啟點點頭:“這筆單子太大,樂某也是不敢妄自給出價錢。諸位稍等,我去與諸位執事商議一番,再來拜見諸位。”
  說罷,樂啟匆匆離開。
  ……
  天寶樓頂層。
  天寶樓是嵐海城最高的建筑物,其頂層足有萬丈之高,猶如矗立在星空之下的天柱,人在其上,那拳頭大小的明亮星辰,仿似隨手就能摘下來一樣。
  此刻,樂啟正神色恭敬地立在其中,在他對面的一張軟榻上,正側臥著一個體態優雅曼妙的美艷婦人。
  她鳳眸如水,容顏清艷,膚白如凝脂,烏黑的鬢發如云披散而下,側臥在軟榻上,那窈窕的身段被勾勒得淋漓盡致,媚態橫生。
  若是端木澤在此,肯定就認得這個女人,她就是嵐海城天寶樓的主人——水華夫人!
  據說,水華夫人乃是大楚王朝皇室公主,有著皇族血脈,身為尊貴無比,其修為也是深不可測。在嵐海城幾乎沒人敢對其不敬,甚至放眼整個南疆,水華夫人的地位都是超然之極。
  “九成九都是千年之前都消失湮滅的靈材?”水華夫人娥眉一皺,說道:“不過這好像沒有什么值得驚奇的吧?你來見我就是為了此事?”
  聲音沙啞中帶著一絲無法言喻的磁性,就像貓爪撓心一樣,令人不自禁就生出一股綺念和沖動。
  然而樂啟卻是心中一顫,似是極為畏懼這個美艷無比的女人,連忙道:“稟夫人,這些靈材價值不菲,但還算不得什么。屬下懷疑的是,他手中既然有這些湮滅于世的低階靈材,那會否還會有一些早已不存在于世的珍品靈材呢?”
  水華夫人嗯了一聲,鳳眸中流露出一絲思索,半響后突然問道:“你可探聽到他的來歷?”
  “他名叫陳汐,應該也是一名紫府修士,至于其他的,屬下就不知道了。哦,對了,此次他是跟隨端木家的公子一起來的。”樂啟答道。
  “端木氏?”水華夫人想了想,吩咐道:“給他六百萬斤靈液,再奉上我天寶樓的紫金天寶令,好好結交于他。”
  樂啟一呆,怔怔無語。
  天寶樓對待貴賓會發放一些令牌,青銅、白銀、黃金、紫金、紫晶五個層次。憑借這些令牌,在大楚王朝任何一處天寶樓都可以獲得最上乘的服務,購買寶物也將獲得最優惠的價格。
  不過令牌發放的條件卻極為苛刻,哪怕是青銅令牌,沒有一定的身份和地位,也根本就獲得不了。
  據樂啟所知,紫金令牌一般是發放給家族之主、門派之尊、或者實力達到兩儀金丹境界的修士的,其珍貴程度,僅次于最高級別的紫晶天寶令!
  而紫晶天寶令的擁有者,整個大楚王朝也只寥寥幾十人而已,其身份、地位、實力皆已達到常人無法企及的巔峰行列,無不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強大人物。
  即便是嵐海城城主,也只獲得了一枚紫金天寶令而已。
  此刻,聽聞水華夫人要把一枚紫金天寶令贈予陳汐,樂啟心中的震撼已是無法用語言形容,久久出神不語。
  “有什么好驚奇的?”水華夫人慢條斯理說道:“一塊紫金天寶令而已,若沒有人用它,也僅僅是一塊廢銅爛鐵罷了。”
  樂啟欲言又止道:“可是……”
  “下去吧,過上一段時間我就要回錦繡城了,在這之前,你把這個陳汐的底細查探清楚,稟告于我。”水華夫人慵懶地揮了揮手。
  “是。”樂啟滿腹疑惑,轉身離開。
  待樂啟離開不久,水華夫人若有所思,喃喃道:“陳汐,應該就是被那伙人滅掉的陳家余孽,他母親,可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啊,呵,真是有趣,我且結下一段善緣,看看他究竟能否活到……”
  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低,猶如風吟,消失在空蕩蕩的奢華房間中。
  ……
  “六百萬斤靈液!”
  “紫金天寶令!”
  杜清溪三人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一個個像怪物一樣盯著陳汐。
  哪怕是在他們背后的家族中,六百萬斤靈液也是一筆龐大的數字,不過相較而言,紫金天寶令對他們造成的沖擊更大,要知道,連他們背后的龐大家族中,能擁有紫金天寶令的也是寥寥無幾啊!
  一旁的樂啟看到這一幕,也是心中唏噓不已,他也實在猜不透水華夫人怎會如此做,不但把價格提高了許多,甚至還贈出一塊紫金天寶令!
  難道,僅僅是因為這些靈材嗎?
  肯定不是!
  樂啟才不信一向精明如狐的水華夫人會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情,那么,其中必然有所隱秘了。
  想到這,他不禁又打量了陳汐一番,這家伙身上莫非藏著什么驚天的秘密不成?
  陳汐卻是沒有那么多感慨,他此來天寶樓,一是為了賣掉這些對自己沒用的靈材,二是為了購買劍陣和一些法寶,增強實力。
  購買劍陣是為了配合八柄玄冥飛劍使用。
  購買法寶,則是為了進一步增強自己的實力,畢竟庚金劍竹雖鋒利,但歸根究底還是一件不曾煉制過的法寶材料罷了,其威力還遠遠沒有發揮出來。
  “可惜時間不夠,我明天就要離開嵐海城,若是有機會一定請一位煉器大師幫我把這庚金劍竹煉制一番。在這之前,我還是少用庚金劍竹為妙,萬一被人看到起了歹心,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陳汐暗暗思索著,相較于妖類,人類修士要更加狠辣譎詐,卑鄙無情,他也是不得不提防著被人殺害奪寶了。
  “樂大師,天寶樓中可有劍陣圖出售?”陳汐有點受不了杜清溪他們怪異的目光了,徑直開口道。
  “呃。”樂啟如夢初醒一般,點頭道:“當然有!”說著,他袖袍一揮,一部煙霞流轉的玉冊飛入陳汐手中。
  “這是我天寶樓的萬象冊,取包羅萬象之意,其內有著我天寶樓出售的所有奇珍異寶,琳瑯滿目,關于劍陣圖的寶貝起碼不下上千種,且件件都是精品,道友看看可有中意的。”
  談及自家之事,樂啟一副與有榮焉的自豪模樣。
  萬象冊?
  陳汐翻開玉冊,甫一瀏覽,心中瞬間升起一股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