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914 塑造神箓

陳汐沉吟片刻,當即決定,將那一柄由混沌母晶打造的劍器給小鼎吞服了。
  不過小鼎卻又改變了主意,道:“等你歷練結束,再給我也不遲,若我推測不錯,接下來的數層中,皆都有諸多混沌母晶分布。”
  陳汐怔了怔,啞然不已。
  他大致能夠猜到小鼎的心意了,顯然是嫌棄這把劍器還不夠分量,等待自己搜刮結束,它才會動手索要一些。
  當然,陳汐并不介意,他只需要一部分混沌母晶來重新煉制劍箓罷了,多余的留在身上也是無用,倒不如交給小鼎,讓它盡快恢復實力。
  可以想象,如果小鼎能恢復實力,當和冰釋天約定的期限到來,小鼎完全可以充當自己一個強大的援軍。
  ……
  事實正如小鼎所料想那般,這劍洞第九十五層之下,九十九層之上,皆都分布著一尊尊強大無比的對手。
  劍洞第九十六層內,是一名佛修,身披灰衣袈裟,手持一串念珠,總計一百零八顆,皆都是由混沌母晶打磨而成。
  這也是陳汐第一次見到佛修,不過對方乃是由血魂所化,倒也談不上是真正的佛修,唯一和佛修相同的,大概就是其所用的神通了。
  像“金剛怒目”、“韋陀蓮身”、“掌中佛國”等等,無不是傳說中佛宗最為赫赫有名的無上神通。
  陳汐耗費一個月之功,最終將其擊斃。
  自身也受到了不小的重創,原因便在于,一是對方實力太過強悍,修為已遠超地仙八重境強者,且其肉身極為強悍,明顯走的是肉身成圣道途,想要將其擊殺,困難程度也就可想而知。
  也是后來陳汐才從小鼎口中得知,其實這血魂劍洞九十層之下所囚禁的血魂,皆都是天仙級強者隕落時,其周身的怨氣和精魄凝聚而成。
  且這些血魂在血魂劍洞中不知被囚禁了多少歲月,實力也在一點點恢復之中,因而比之地仙八重境強者,還要強大一些。
  總之,這一場和佛修血魂的戰斗,令陳汐不得不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修復傷勢,這才將實力全部恢復如初。
  而所獲也是巨大的,除了一串混沌母晶打磨而成的念珠,他更是從對戰中汲取到諸多經驗,這才是陳汐當下最需要的。
  劍洞第九十七層中,是一名強大的妖族所化的血魂,道法通天,擁有搬山煮海之力,陳汐與之對抗兩個月,身負重傷,將其擊斃,獲得一柄由混沌母晶煉制而出的巨斧。
  劍洞第九十八層中,則是一名模樣古怪的幽冥修羅,實力可怖,掌控諸多幽冥奧義,比之前所遇的血魂都要強大。
  不過這幽冥修羅死的卻是最悲催,因為陳汐僅僅施展了彼岸道意,就將其徹底鎮壓,根本無法反抗。
  像那彼岸道意,乃是幽冥地府中三大至高奧義之一,掌控于第三任幽冥大帝之手,早已失傳許久,這幽冥修羅雖強,卻天生被陳汐克制,不死才怪。
  而陳汐從其手中,則獲得了一桿三叉戟,同樣也是由混沌母晶鑄造而成。
  ……
  劍洞第九十九層。
  熔漿滾滾,火海洶涌,熾熱的白浪將虛空都扭曲,一座赤紅如燃的蓮臺,靜靜漂浮于火海之上,蓮瓣綻放,其中隱隱盤膝坐著一道身影。
  那是道蓮。
  但如今卻像沒了生機,只剩下了一副軀殼,靜靜盤坐其中。
  當陳汐抵達此地,看著這熟悉的一切時,心中不由恍惚想到,當年邪蓮從此離開,也不知前往何處復仇,如今……又成功與否?
  想起道蓮,陳汐就想起了當年從道蓮口中所得之的一切,心中也不由一陣輕嘆,混沌神蓮當年被諸天大能者算計,于登臨大道極致的最后一步身隕道消,這一場因果,可著實太多浩大了……
  甚至陳汐都懷疑,單單憑借邪蓮之力,想要找混沌神蓮當年的仇家復仇,這就跟以卵擊石也沒什么區別,成功的機會太過渺茫了。
  默默凝視那火海中的赤紅蓮臺許久,陳汐這才收回目光,尋覓了一處僻靜地方,開始清點一路所得。
  很快,一塊塊混沌母晶,以及一件件由混沌母晶煉制而成的武器,被一一排列在陳汐的面前。
  混沌母晶總計有十二塊,大的有拳頭大小,小的才只拇指粗細。
  而由混沌母晶煉制的武器,則有四件,分別是一柄劍、一柄巨斧、一串念珠和一桿三叉戟。
  嗖!
  一道黑影飛出,一邊在半空中逡巡不休,一邊道:“那四件混沌母晶煉制的武器,給我三件便足矣。”
  陳汐怔住了,不是因為小鼎獅子大開口,而是因為……他突然發現,小鼎的模樣居然變了!
  胖乎乎的鼎身圓潤得像個彈球,沒了之前的棱角分明,反而透著一股憨態,讓人忍不住像拿手指戳一戳它的肚皮。
  “前輩你……”陳汐怔然道。
  小鼎渾身一僵,滯在半空,沉默許久,才道:“嗯,上次在大衍塔吃的東西太多,不消化,很快就能恢復過來了。”
  話雖如此說,聲音中卻是透著一絲惱羞之色,似是為不經意間被陳汐發現自己的變化,而感到有些抹不開臉面。
  居然是吃多了……
  陳汐唇邊不可抑制地浮起一抹古怪的笑意,好半響才強忍著沒笑出來,并且怕觸怒了小鼎,他小心翼翼問道:“前輩,那這些混沌母晶,您還消化得動嗎?”
  “當然……”小鼎隨口答了一句,旋即意識到不妥,鼎身滴溜溜一轉,面向陳汐,道:“你在嘲笑我?”
  陳汐連忙搖頭:“沒,我只是有些擔心您的身體。”
  “好了,我欠你一個條件。”
  小鼎說著,釋放出一道神輝,將地上的三件混沌母晶煉制而成的武器卷走,而后倏然化作一道流虹,匆匆消失在了陳汐身上。
  陳汐見此,唇邊無聲地擴散出一個笑容,他突然發現,原來小鼎居然也能如此可愛……
  接下來,他將地上的混沌母晶全都收集起來,然后站起身子,深深望了那火海蓮臺之上的道蓮一眼,便轉身離開。
  劍洞之行,就此結束。
  通過這一場將近一年的實戰磨礪,陳汐已經大致清楚了自己的實力究竟處于何等地步,接下來要做的,便是重新閉關,祭煉提升劍箓的品質。
  ……
  時光如梭,流逝不息。
  不知不覺,距離陳汐從劍洞中返回,已整整過去二十余年。
  而距離和冰釋天的賭約時間,已只剩下不到兩年時間了。
  在此期間,陳汐一直在星辰世界閉關,令得無人知曉其消息,也更不清楚這些年中他的實力又達到了何等地步。
  這一天,晴空湛藍,萬里無云。
  掌教溫華庭,飄然來到西華峰,大師兄火莫勒連忙迎了出來。
  “陳汐還在閉關?”溫華庭直接問道。
  “啟稟掌教,小師弟的確一直在閉關,這些年來更是未曾踏出一步。”火莫勒恭聲說道。
  溫華庭思忖許久,道:“待他出關,你告訴他,讓他出關之后便趕往天衍道宗,門中的烈鵬長老,會在那里接應于他。”
  “弟子明白。”
  火莫勒答了一句,旋即忍不住問道:“掌教師叔,那冰釋天和卿秀衣真的要成親了嗎?”
  溫華庭皺眉嘆息道:“據我如今所得消息,現如今,整個玄寰域各大勢力的佼佼者,只要接收到請帖的,大都已趕往天衍道宗,此事應該不會有假了。”
  說罷,他搖了搖頭,便轉身離開。
  “掌教師伯,您不前往天衍道宗嗎?”
  遠遠地,傳來火莫勒的聲音,溫華庭不由啞然,揮手道:“他冰釋天的面子還沒大到能請得動我的地步。”
  “那您就不擔心小師弟前往天衍道宗被人欺負了嗎?”火莫勒猶自追問。
  這一下,溫華庭沉默了,駐足虛空許久,這才答道:“如果陳汐需要,不止是我,其他諸位長老皆都可以付出一切!”
  聞言,火莫勒不自禁暗暗握緊了拳頭,大聲道:“掌教師伯放心,為了小師弟,我西華峰同樣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溫華庭一陣大笑,身影漸漸消失于天際。
  “你可太小覷陳汐了,他才不會因為此事,而牽連到咱們的。”
  就在此時,靈白在一旁鉆了出來,跳到了火莫勒的肩膀上,說道:“我太了解他這人了,甚至可以判斷,等他出關,肯定會自己孤身前往,根本不會讓咱們跟著。”
  火莫勒一怔,道:“為什么?”
  靈白聳了聳肩,嘆息道:“因為他把你我的性命,看得比他自己更重要,所以要想幫他,就只剩下唯一一個辦法。”
  “什么?”火莫勒精神一振,問道。
  “咱們現在就偷偷前往天衍道宗,如此一來,等他出關時,想攔都攔不住咱們。”靈白笑吟吟說道。
  “你確定?”
  “當然,”靈白隨口答道,旋即臉色頓時僵固住,這才發現,問話的不是火莫勒,而是另有其人。
  而那人……赫然是閉關二十余年的陳汐!
  ——
  ps:凌晨3點半總算搞定了這一章,嗯,該鋪的已經鋪好,明天切入正題!本來打算兒童節休息一天,好好恢復一下狀態,但是還是算了,月初第一天就請假,性質有些太惡劣……
  另外,呼喚保底月票!月初和月末是最需要月票的,大家的月票已經刷新出來,就當六一兒童節的禮物砸給俺這個大盆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