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916 吞噬神箓

天衍道宗,太武大殿。
  大殿空闊,雕梁畫柱,一根根千丈青玉石柱擎頂矗立,一盞盞八角琉璃宮燈懸掛四壁,映照得整個大殿大放光明。
  這座大殿,便是為冰釋天和卿秀衣舉辦結為道侶盛典的場所。
  此時大殿中,已是濟濟一堂,列席坐著一道道身影。
  他們大都來自十大仙門、不可知之地、羽化圣地之中,剩余一些,雖非出身名門大派,但卻無一不是威名動天下的一方巨擘,霸主級人物。
  像御心劍齋的大長老江生海、抱真觀赤焰殿殿主扶云子、摩天閣三長老華文軒……皆都是修行界久負盛名的大人物。
  總之,能夠在太武大殿中擁有一席之地的,絕沒有一個是尋常人物了。
  這時候,冰釋天和卿秀衣還沒出現,儀式也正在籌備階段,要等待日上三竿,方才會隆重拉開帷幕。
  天衍道宗掌教鹿北羽含笑望著這一幕,并不時與在座眾人交談,發出一陣爽朗的大笑聲,倒也顯得頗為熱鬧。
  “掌教,您的交代已吩咐下去,不知是否還有其他指示?”
  這時,一名弟子不著痕跡來到鹿北羽身邊,低聲傳音道。
  “嗯,你下去吧。”
  鹿北羽揮了揮手,心中頓時又輕松許多。
  他抬眼掃了一下坐席中的某個位置,便收回目光,暗道:“那烈鵬老兒只怕還在等陳汐抵達,可惜,在儀式結束之前,他只怕很難見到那小家伙嘍……”
  烈鵬正在自顧自飲酒,突然察覺到什么,抬頭朝鹿北羽的方向望了一眼,見對方正在和其他人閑聊,不由搖了搖頭,感覺自己都有些過于敏感了。
  “唉,陳汐這小家伙怎么到現在還不來?難道發生了什么意外嗎?”
  烈鵬皺了皺眉,心中涌出一抹憂慮來。
  他比陳汐要更提前抵達天衍道宗,可直至如今,也沒見陳汐和他聯系,眼見馬上冰釋天和卿秀衣就要結為道侶,這讓烈鵬如何不焦急?
  “咦,烈鵬道友,貴派的陳汐今日怎么沒來?”
  這時候旁邊忽然傳來一道訝然的聲音,烈鵬不用抬頭就知道,對方是御心劍齋的大長老江生海。
  “該來的時候就來了。”
  烈鵬淡淡答了一句,旋即故作驚奇道,“江道友,沒想到你對我九華劍派的弟子還如此掛念,我是不是得替陳汐感謝你一番?”
  他當然清楚,當年陳汐在蒼梧秘境時,殺了不少御心劍齋的弟子,而這江生海身為御心劍齋的大長老,此時突然開口,必然是心存不善了。
  江生海一襲素白錦袍,頜下三縷長須,一派仙風道骨的模樣,聞言不禁輕笑道:“感謝倒不至于,我只是聽說,那小家伙和冰釋天大人打了一個賭,今日就是分出勝負的時候了,所以不免有些好奇,莫不是他自覺必輸,所以無顏前來了?”
  烈鵬眉頭一皺,淡淡道:“那是他和冰釋天之間的事情,似乎和江道友無關吧?”
  江生海驀地哈哈大笑起來,道:“烈鵬道友此話可就見外了,現如今整個玄寰域誰人不知九華劍派的陳汐?如此蓋世天驕般的人物,令我這個老頭子也是忍不住心生憐才之意。”
  頓了頓,他又忽然嘆息道:“只是可惜啊,他誰不能得罪,偏偏得罪冰釋天大人,更鬼迷心竅立下一個賭約,說句毫不客氣的話,這小家伙可有點狂妄過頭了,如今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又怨得了誰?”
  烈鵬臉色頓時一沉。
  江生海卻似是仿若未覺般,自顧自說道:“唉,只是可惜了一個蓋世驕子,今日冰釋天大人和卿秀衣結為道侶之后,他只怕就要兌換賭約,自裁而亡了。”
  這時候,大殿眾人也都察覺到了這邊的異常,早已停下交談,所以江生海的話,幾乎是清清楚楚地回蕩在眾人耳畔。
  一瞬間,大殿中氣氛都變得有些沉悶。
  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大人物,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哪會不清楚陳汐和冰釋天之間的恩恩怨怨?
  也正因為清楚這一切,他們反而不愿多談及此事,畢竟,這是天衍道宗地盤上,今天又是冰釋天和卿秀衣結為道侶的日子,若再談及此事,那就太過掃興了。
  尤其是,在座的還有九華劍派的烈鵬長老,雖說如今九華劍派勢力江河日下,可終究還是十大仙門之一,也沒人會愿意因此而得罪了對方。
  所以當見到江生海毫不避諱地談及此事時,眾人的反應才會如此奇怪。
  烈鵬的臉色已是鐵青一片,冷冷盯著江生海,目光直欲殺人。
  江生海輕笑不已,渾不在意。
  就在這時,大殿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伴隨腳步聲,更有著一縷縷天籟似的鐘磬之音裊裊生起。
  大殿眾人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去。
  只見一身華美宮裝的玉真,云鬢盤髻,儀態端莊地走在前邊,而在其后,則分別跟隨著冰釋天和卿秀衣。
  今天的冰釋天,顯得格外莊重,頭戴星羽冠,身披深紫云紋寬袍,腰束嵌玉鎏金帶,腳踏松云登天履,眸若星辰,唇紅齒白,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威儀沉穩之風度。
  不過其旁邊的卿秀衣注定更為耀眼。
  她烏黑秀發盤頭,露出一張清美絕美的瑩白容顏,鵝頸修長,紅唇如瓣,腰肢修長窈窕,身上披著一件火紅華裳,流蘇逶迤,鳳釵斜插入鬢,整個人仿若從畫中走來,那極致的美麗給人以無與倫比的震撼。
  太完美了!
  仿若謫仙下凡,不食人間煙火,在場眾人皆都是修道有成的大人物,甫一看見這一幕,也不由被狠狠驚艷了一把。
  冰釋天和她并肩走在一起,簡直如一對神仙眷侶,令得整個大殿都黯然失色起來。
  在場之中,唯有烈鵬沒心思欣賞這一幕,心中的焦慮不減反增,“儀式就要開始了,陳汐呢,此時究竟在哪里?”
  ……
  天衍道宗山腳下。
  一群修者被阻于山門之外。
  “各位同道,不好意思,現在儀式已經開始了,所以諸位還是回去吧,安全起見,從此刻開始,我天衍道宗要全面戒嚴,任何人不得踏入一步。”
  一名天衍道宗的弟子站在山門前,傲然說道。
  那群修者其實也是湊熱鬧來了,因為手中根本沒有請帖,聞言,嘀咕了一句,就紛紛散去。
  不過他們卻并沒有離開,而是守在了山門外,似是想等候于此,第一時間打探到那發生在太武大殿中的消息一樣。
  對于此,那看守山門的天衍道宗弟子也無可奈何,只能視而不見。
  “去稟告冰釋天,就說我陳汐來兌現賭約了。”
  就在此時,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倏然來到那山門前,望著那天衍道宗弟子,平靜說道。
  之前,他就已觀察過,整個天衍道宗被重重禁制防御,若想進入,只怕唯有硬闖了,不過他此來是為了履行賭約,接回卿秀衣,也沒必要去硬闖。
  “什么?你就是陳汐?”
  那弟子一怔,盯著陳汐打量了一番,點頭道:“好,你稍等,我這就去稟報。”說罷,他人已閃入山門內。
  “陳汐!”
  “他就是陳汐!老天,果然來了!”
  “哈哈,這一下有好戲看了。”
  那附近還沒散去的修者見到這一幕,一個個精神大振,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又是好奇,又帶著一抹敬畏和忌憚,連說話都不敢大聲。
  他們可都極為清楚,現如今整個玄寰域可都清楚,陳汐五年一渡劫,如今只怕早已是巔峰王者級的地仙強者,由不得他們不敬畏。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恍若不覺,神色沉靜,默默等待。
  片刻之后。
  他突然眉頭一皺,袖袍一揮,轟隆一聲,那山門四周籠罩的禁制就像紙糊一般,被輕易破開。
  “不好,那家伙殺進來了!”
  “快,快去稟報長老!”
  山門后方,一群天衍道宗弟子皆都大駭不已,紛紛尖叫起來。
  陳汐探手一抓,將其中一人抓在面前,平靜問道:“你不是去稟告消息了么,怎么卻躲在山門禁制后方?”
  這人,正是剛才和陳汐對話的那名天衍道宗弟子,這時候他被陳汐揪住喉嚨,直嚇得面如土色,說不出話來了。
  “我明白了,你們天衍道宗不歡迎陳某人前來,對吧?”陳汐皺了皺眉,自顧自說道,“既然如此,那也別怪我硬闖山門了。”
  聲音淡然、平靜,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
  下一刻,陳汐已大步朝天衍道宗山門內行去。
  “放肆!這里是天衍道宗,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快,阻止他,長老已吩咐過,千萬不能讓他闖入宗門了!”
  “殺!”
  當陳汐剛一踏入天衍道宗山門,就見一群群修者突然從四面八方涌來,如潮水一般,呼喊著朝自己殺來。
  “果然如此,看來他們不僅僅是不歡迎我來,似乎還怕我破壞了這場儀式……”
  見此,陳汐徹底明白過來一切,澄澈寧靜的眼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冷冽的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