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917 連連晉級

烈日如燃,云靄通紅如燒。
  天衍道宗山門前,陳汐那峻拔的身影踏步前行,長發飛舞,青衫獵獵,沉靜如淵的氣質中自有一股懾人心魄的無上威勢。
  “要開戰了!”山門外有人低語,興奮握緊雙拳。
  “賭約還未分出勝負,就要硬闖天衍道宗么?”人們震撼,目光死死盯著那山門內,唯恐錯過任何細節了。
  “攔住他!”
  “快!一起上!”
  山門內,如潮水般的天衍道宗弟子從四面八方蜂擁而來,仿似早已埋伏在四周一樣,陳汐甫一出現,就沖殺了過來。
  法寶呼嘯!
  道法傾瀉!
  一瞬間,整個山門前被熾盛無比的恐怖波動所充斥,擾亂陰陽,碾碎虛空,聲勢駭人到了極致。
  對于這一切,陳汐仿若未覺,雙手負背,抬步而上,恬靜而從容,宛如閑庭信步,根本沒露出一點要出手的意思。
  然而,他每一步跨出,那些迎面而來的法寶、道法、神通都如同被一股無形的力域掌控,猛地倒飛了回去。
  噗噗噗!
  一聲聲沉悶的破損聲響起,血雨如瀑,斷肢橫飛,僅僅一瞬間,那沖殺上前的一眾天衍道宗弟子就被橫掃一空。
  凄厲的慘呼聲開始響徹。
  憤怒的尖叫聲激蕩蒼穹。
  天衍道宗山門內,宛如化作了一片血腥煉獄場,一群又一群的弟子奮勇殺來,又在猝不及防之下橫死當場,流血漂櫓,血染大地。
  而自始至終,陳汐都未曾看上四周一眼,他依舊抬步而上,雙手負背,青衫嶄新,不染一絲血腥。
  只不過在他所走過的地方,留下了一地的血腥、如山的尸體!
  這是一幅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
  血腥、殺戮、憤怒的嘶吼、臨死的慘叫,仿若煉獄般的慘烈場景,似乎都和陳汐無關。
  他漫步在血雨腥風中,行走在尖叫嘶吼中,神色恬靜,整個人干凈、整潔、飄然出塵,不染一絲塵埃和血腥。
  嘶!
  山門外,隱約看到這駭人一幕的修者,皆都禁不住倒吸涼氣,渾身發寒,亡魂大冒,如墜冰窟。
  傳聞中,太古時期有一尊大佛陀曾發下宏愿,要普度整個幽冥煉獄,于是赤腳麻衣,行走煉獄之中,登尸山,越血海,如行走通天大道,恬靜常在,古井不波,視煉獄如無物,外物亦不沾身。
  而眼前這一幕,和那傳聞中的一切何其相似?
  嘩啦!
  一片金色光雨灑落,轟鳴如潮,漫天金氣蒸騰,帶動著一股山岳壓頂般的威勢,將陳汐籠罩在下方。
  有強者出手了!
  對于此,陳汐依舊仿若渾然不覺,腳步朝前一踏,轟的一聲,漫天金色光雨炸碎,倒卷潰散,不能阻擋其步伐。
  “橫行無忌,徒作罪愆,還不住手!”一聲大喝聲傳來,一個灰袍中年出現,之前正是他出手阻擋。
  陳汐神色平靜,而今儀式即將舉辦,此人橫加阻撓,其心可誅,顯然不像讓自己在這關鍵時刻進入那太武大殿中。
  “滾!”
  寥寥一個字,卻猶若天降審判之音,透著無盡殺意,雖然陳汐身姿瘦削,恬靜淡然,可自有一股掌握乾坤,威懾天下的壓迫感。
  “小友息怒,今日盛會隆重莊肅,喜慶天下,小友殺心如此之重,不若靜候此地,待殺機驅盡,再上山也不遲。”
  說話時,那灰袍中年驀地祭出一件青銅色道鐘,綻放無量金燦燦寶光,若一道橫亙的大山,阻于陳汐身前。
  “為一己之私,讓門中弟子無辜殞命,此等行徑,也有資格談及殺心二字?”
  在說話時,陳汐已是駢指如劍,一斬而去,根本不耽擱半點時間。
  鏘!
  一道浩大煌煌的劍氣沖霄而起,神輝流竄,鋒銳迫人,其中隱隱有一道道符紋圖案閃現,交織為日月星河,天經地緯。
  嗯?
  灰袍中年色變,他乃是天衍道宗內宗長老,擁有地仙八重境修為,實力遠超同輩,若非如此,也不可能于今日被派來衛護山門。
  原本他以為,即便陳汐這些年來進階速度再快,自己想要留住他一段時間還是能夠輕松做到的。
  可現在,對方輕描淡寫劈出的一道劍氣,竟令他感覺到了一股直抵靈魂的毀滅力量,令得他道心差點失衡。
  幾乎下意識,他催動全身仙元,灌入青銅道鐘內,旋即,一股如驚濤駭浪般的波動從道鐘內擴散而出,所過之處,虛空崩塌,山石齏粉,威勢無量。
  砰!
  劍吟驚天,陳汐的劍氣當即斬破一片波動,勢如摧枯拉朽,更超乎了那灰袍中年的預估,在其還沒來得及反應之極,劍氣已斬在青銅道鐘之上。
  轟的一聲,道鐘劇烈顫抖,迅速暗淡下去。
  而灰袍中年遭受反噬,猛地吐出一口血來,臉色蒼白,身軀已是搖搖欲墜。
  “能擋住我一擊,想必你也是天衍道宗中一位大人物了,可惜助紂為虐,這輩子的道途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淡漠平靜的聲音中,陳汐再也不看那灰袍中年一眼,抬步而上。
  他很清楚自己那一擊的力量有多強,灰袍中年的生機已被震碎,已是瀕臨油盡燈枯的邊緣,再過片刻,便將殞命。
  “孽子!你以為還來得及嗎?在我之后,還有十八道天禁阻擋于前,別說你一個小小地仙,就是天仙來了,也要被困死其中!”
  那灰袍中年噗通一聲跌坐在地,咬牙說道:“當冰釋天大人和卿師姐的儀式結束,便是你殞命之時!”
  陳汐抬眼,仰望那遠處群山之間,果然發現,一道又一道氣息晦澀而恐怖的禁制,一層層橫亙于天地之間。
  “看來,冰釋天的確是擔心我前往攪局了?果然還是像以前一樣無恥……”陳汐輕嘆了一聲。
  轟!
  突然之間,一股無形的恐怖力量從陳汐身上彌漫而出,仙罡轟鳴,道音梵唱,一縷縷神曦衍化作符紋、神虹、神箓繚繞于身體四周。
  這一剎那,陳汐再不掩飾自己的實力,整個人猶若化身一尊俯瞰天下,氣吞山河的符中帝皇,眸光開闔之間,天地為之失色!
  “你好好看看,這天地之間的禁制,又能否擋住我陳某人的步伐!”
  聲音甫一響起,陳汐渾身發光,每一寸肌膚都流淌劍氣,若一輪熾盛的太陽般,離地而起,徑直沖向那禁制中。
  “開!”
  一道道劍氣橫空而起,猶若億萬劍雨,每一道劍雨都裹挾著吞噬符紋,像一群嗅到血腥的鯊魚,轟隆一聲,沖入第一重禁制中。
  砰砰砰……
  禁制寸寸崩碎,化作漫天光雨碎片,躲藏其后的一名天衍道宗長老,還未來得及閃避,就直接被無窮劍氣齏粉,徹底湮滅于天地之間。
  嘩啦啦!
  那億萬劍雨縱橫捭闔,將那崩碎成光雨的禁制之力徹底吞噬,化作一張完整的吞噬神箓,幽邃、漆黑,猶若宙宇中涌現而出的一個黑洞,倏然飛回陳汐掌心之上。
  這……這怎么可能!
  那灰袍中年親眼見證了這一幕,猶自不敢相信,陳汐如此輕松就破開了第一重天禁!
  旋即,他便帶著不甘而亡。
  之前他就已被陳汐一道劍氣斬盡了生機,眼下心神巨震,情緒起伏,登時就要了他的命,徹底身隕道消。
  接下來,陳汐再不耽擱任何時間,縱身一躍,仿若化身一片符紋海洋,朝那一重重禁制沖去。
  禁制便是陣法,而陣法是由符紋組成,對于早已將符道臻至化腐朽為神奇地步的陳汐而言,這人間界的一切禁制的確都如同虛設。
  即便是仙禁,他也能輕松將其破解掉,原因很簡單,別忘了他還擁有一種在三界神通金榜上都足以排名前三十的無上神通——神諦之眼!
  勘破天地浮華,洞察萬物本質,正是神諦之眼獨一無二的無上法門。
  所以說,天衍道宗想憑借禁制來阻擋陳汐的步伐,絕對是癡人妄想。
  轟隆隆!
  天衍道宗山門內,一道道可怖的禁制被轟開、碾滅,爆發出億萬光雨碎片,擴散天地之間。
  若從蒼穹俯瞰,整個天衍道宗山門內,就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天搖地動,釋放出一股股毀滅般的余波,擴散八方,將一座座靈山摧毀,將一片片大湖蒸發,將附近虛空都撕裂開一道道可怖的下場裂縫。
  在禁制后方主持的長老、弟子、更是還未來得及有所反應,就被卷入那毀滅般的洪流中橫死當場。
  這一幕太過恐怖!
  甚至就連遠在萬里之外的秋陽城內,都能清晰感受到那一股恐怖無比的余波在天地間橫沖直撞。
  這讓人們駭然,驚動整個城池,無數道神識、仙念紛紛朝那天衍道宗掃視而去。
  所有人心中皆都不由自主浮起一個念頭: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陳汐他已經和冰釋天開戰了?
  就在此時,陡然一聲長嘯之音震蕩九天十地——
  “十八重天禁不過如此!冰釋天,你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
  聲音如魔神怒吼,如雷霆震怒,轟隆隆響徹在十萬里山河,震得天地間一切生靈的耳膜都直欲炸裂,神魂劇烈晃動不已。
  萬種駭然,齊齊失色。
  ——
  ps:汗,沒想到這月的月票戰居然如此兇殘,嚇壞了,兄弟們,求讓咱們符皇的月票也兇殘一點點……第二更11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