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921 逝者如斯

大殿眾人怔然,沒有人想到,以冰釋天的身份會說出這樣一番話,這簡直就是反復無常,行徑太過卑劣。
  若傳出去,只怕立刻就會在修行界身敗名裂,名譽掃地,再無法立足。
  眾人想不到,但是陳汐想到了。
  在他看來,冰釋天如果乖乖地選擇自貶為凡人,任由自己處置,那才叫不正常!
  “能夠無恥到這種地步,我都懷疑你是如何修煉到天仙的。”陳汐開口,聲音中帶著一抹毫不掩飾的嘲諷。
  冰釋天渾不在意,他已經被眼前這一切徹底激怒,哪還會顧忌什么信譽、風度、無恥不無恥?
  “忘了告訴你,我不是天仙,而是大羅金仙!”
  冰釋天再次大笑,儀態狂放,帶著一股藐視天下的傲然之氣,“人間界億萬修者就是全都辱我,罵我,又與我何干?一群螻蟻而已,我根本就懶得與之計較。”
  這句話,儼然已是把大殿其他人都罵進去,令得眾人的臉色都有些不愉,但聽聞到那“大羅金仙”四字,他們心中這一抹不愉頓時消弭無蹤。
  大羅金仙!
  那可是要比天仙、玄仙更為可怖的存在!
  誰都沒想到,冰釋天渡劫飛升才數千年的時間,居然已達到這般修為了,哪怕眼前的他僅僅只是一具分身,可卻無人敢再小覷他了。
  陳汐再懶得與之廢話,扭頭朝卿秀衣道:“咱們走吧?”
  “走?”
  還不等卿秀衣回答,那冰釋天已是冰冷道:“我冰釋天得不到的女人,別人也別想得到!”
  鏘!
  陳汐見此,祭出劍箓,道:“秀衣,等我解決了這個敗類。”
  卿秀衣點頭道:“好。”
  冰釋天見此,臉色愈發冰冷陰沉,猛地縱身而起,直接沖破大殿,腳踏蒼穹之上,俯瞰道:“螻蟻,上來受死!”
  陳汐仰頭,那古井不波的眸子中有赤紅的火光涌動,像是可以焚毀諸天星河!
  下一瞬,他人已瞬移至蒼穹之上,和冰釋天遙遙對峙。
  苦心磨礪數百年,于今朝,欲把鋒芒試,殺上九重天!
  一瞬間而已,整個蒼穹上,烈日暗淡,被一片肅殺的黑云所籠罩,氣氛劍拔弩張,令天地失色。
  嗖嗖嗖……
  這時候,大殿中的大人物們也都身影一閃,出現在蒼穹之上,遙遙望著對峙而立的陳汐和冰釋天。
  盡管早已清楚這一場不可避免,可此時見大戰即將爆發,眾人心中依舊忍不住泛起一抹熾烈的期許。
  這一幕,同時被整個天衍道宗的長老、弟子所察覺,皆都被驚動,將神識、仙念掃視而來。
  甚至就連萬里之外的秋陽城中,一眾修者也都眸光一亮,激動不已,因為那蒼穹之上,冰釋天和陳汐的身影實在太耀眼。
  一個渾身紫金色仙罡繚繞,大放光明,照耀九萬里山河。
  一個青衫磊落,持劍而立,周身彌漫如海符文,化作神虹繚繞于周身,氣沖斗牛,氣勢懾人。
  遠遠一望,就如同兩位神明在對峙,光是那浩大的異象,都讓方圓數萬里內的修者都有一種心悸顫粟的感覺。
  “要開戰了!”
  這一刻,八方風云動,所有人的心神,牢牢被那蒼穹上的兩道身影所吸引。
  “你們說誰能贏,最終會怎么落幕?”這是很多人的疑問,這些天來一直都在議論不休,不過馬上就要有結果了。
  “肯定是冰釋天了,畢竟他可是仙界使者,掌控法則、仙術之力,力量已超出人間界范疇。相反,陳汐雖然驚艷,可終究只能夠在人間界中橫行而已。”
  這是不少人的觀點,認為陳汐以地仙八重境的巔峰王者修為,在面對來自仙界的大人物冰釋天時,依舊處在很劣勢的地位,宛如天人對戰,相差太遠。
  “未必,陳汐當年以冥化境修為都能斬殺地仙六重境強者,而今擁有地仙八重境實力,我相信他這一次一定會有驚人表現,說不定還能創造又一個奇跡。”
  有人持反對意見,看好陳汐。
  轟!
  就在此時,遠處蒼穹上,兩道身影化為通天光束,像是兩顆彗星般沖向一起,爆發出熾盛奪目的光芒,響聲如震雷。
  這一擊,煙霞滾滾,神光滔天,將蒼穹都硬生生震碎開一道千畝大小的黑洞,那種沖撞著實太恐怖,余波擴散,更是將十萬里山河震得劇烈顫抖不休。
  這根本不是一般的對決,而像是神靈大戰,波動劇烈,懾人心魄,有那實力弱小之輩,早已被駭得雙腿發軟,差點跌坐在地。
  過了片刻,那里才恢復寧靜,各種光芒消失,只剩下兩道身影遙遙對峙,各占一方。
  烈鵬等一眾來自玄寰域的大人物,都已是再次退出千里范圍,神色凝重,他們自問若是插手上去,都難以抗下這一擊。
  “很不錯的力量,在人間界足以傲視天下英才了,可惜,你永遠都不知道,仙和人的差距究竟有多大,那是一道天塹,無人能夠逾越!”
  冰釋天眸光閃動,周身紫金色仙罡繚繞成一縷縷法則之力,綻放十萬丈光明,威勢驚擾天象。
  “你也只不過一具分身罷了。”
  陳汐平靜,衣衫獵獵,周身神輪交替,衍化日月星河,自有一股八荒**唯我獨尊的威勢。
  此后,兩人皆都沉默。但是很多人都看出,他們的氣勢在攀升,變得愈發的恐怖。
  轟!
  片刻后,冰釋天率先發難,他掌如山岳,噴薄紫金仙罡,化作一道刺目驚虹,挾帶著一股碾壓萬物的氣息,向前擊去,恐怖滔天!
  這一刻,他神威無匹,不要說烈鵬等人,就是遠處秋陽城中的修者,都感受到一股來自靈魂的壓抑,無比的悚然。
  “這是仙術!其中充斥屬于仙界獨一無二的法則之力!”有人驚呼出聲。
  唰!
  幾乎是同一時間,陳汐那邊翻滾起一片浩瀚如汪洋般的符紋,他如演繹大道天機的圣者,仗劍劈殺而下,潑灑出一尊漆黑、冰冷、死寂的神箓圖案。
  那是湮滅神箓,是陳汐融匯自身所學的一切道法,憑借無上大智慧、大毅力、耗費數百年之功推演而出的戰斗妙法。
  比道法更簡單、直接,威力也更恐怖。最為重要的是,這種戰斗手段,足以將他全身力量的威勢徹底爆發出來!
  就如同白驚辰當年擊出的那三拳,簡簡單單,返璞歸真,卻足以撕天開地,轟殺一切對手。
  轟!
  神光迸發,若天穹震裂!
  兩者激烈交鋒,將這方圓十萬里化作戰場,余波滾滾,若驚雷掃空,山石齏粉、虛空崩滅、萬事萬物皆都處于混亂毀滅之中。
  兩者皆都極擅長戰斗,更懂得把握戰機,舉手抬足之間,莫不凌厲而肅殺,看得眾人心神動蕩不已。
  這等層次的交鋒,足以稱得上是千年不遇,萬年罕見!
  實力孱弱之輩,根本就難以窺伺到其中的兇險和殺機,也唯有像烈鵬這一類活了不知多少歲月的強者,方才能窺到其中的一些端倪。
  不過他們越看,心中卻越是震驚。
  冰釋天實力滔天很好理解,畢竟他好歹是一尊大羅金仙的分身,可陳汐所展現出的恐怖戰力,竟能與之廝殺對抗,可著實令他們大開眼界。
  “大羅天穹,妙法仙雷——殛!”
  冰釋天仰天長嘯,掌心紫金閃耀,法則蒸騰,匯聚成一團紫金色雷霆,甩臂而出,啪的一聲徹天巨響,猶若一道撕裂虛空的紫金神龍,夭矯迅猛,氣息猛烈嚇人。
  陳汐長發飛舞,神色平靜如故,劍箓流光,億萬凌厲劍芒化作一道古樸神箓,與之硬撼,絲毫不閃避。
  這一瞬間,人們仿佛聽到了天地大道之間的殺伐之音,肅殺、凜冽、徹響九重天,兩者激烈廝殺,不斷碰撞,猶若兩座神山硬撼,爆綻出無量光,將九萬里山河都淹沒。
  他們之間的對決,著實驚天地泣鬼神,這才剛開始而已,就已經展現出了欲要毀天滅地,煉化乾坤般的可怕手段。
  這也令得這戰場附近的眾人,大多都已逃命而去,沒辦法,那等對決的力量,單單是余波都足以要了他的性命,他們哪還敢在此多呆上片刻?
  即便是實力高超之輩,面對這等級別的戰斗也不得不祭出各種防御手段,方才能安然觀戰,即便如此,他們也只敢遠遠躲在戰局之外,不敢越雷池一步。
  這不得不讓人感慨,當今世上又有幾人可以接下他們的一擊?
  轟!
  冰釋天目光冰冷,神色冷酷,雙腳一踏虛空,仿似震斷了蒼穹之脊梁,整片天地都在顫抖,可以看到,一道道法則神鏈如潮水般從他的腳下蔓延擴散。
  “小東西,能堅持到現在,不得不讓我意外,不過可惜,力量等級還是太差,大道奧義又豈能和仙之法則抗衡?受死吧!”
  “大羅之域,斬道三千!”
  伴隨著冰釋天的冷喝,方圓萬里之間的天地,倏然被一條條粗大晶瑩的紫金色神鏈所籠罩,猶若囚籠,每一道神鏈條上都交織著繁密玄奧的法則之力,釋放出欲要滅世般的恐怖氣息。
  一瞬間,就將他和陳汐籠罩在其中。
  ——
  ps:自我認錯,有一小部分書友說這幾章看得焦急,大致是因為情節有些拖延,而造成這樣的原因就是我準備的太過充足,各方面都想寫到位,反而拖累了情節。
  怎么說呢,這一情節已是人間界的尾聲,并不僅僅只是一味追求爽,還要解決一些布局問題,不過大家放心,節奏會加快,也會努力讓大家看的爽快起來。
  明天依舊三更作為補償,最后依舊是慣例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