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93 湮風流光劍陣


  第二更!
  萬象冊分作法寶、丹藥、符陣、奇珍等等上百個類別,其中法寶的數量無疑是最多的,占據了萬象冊的一半。
  萬象冊的制作也是精美絕倫,被陣法師布置了小蜃影幻虹陣,每一頁所展示的珍寶都是活靈活現,跟實物展現在面前一樣,流光溢彩,煞是漂亮。
  “黃階上品、玄階、地階……竟然還有天階法寶!”陳汐翻看著萬象冊,心中驚嘆連連。
  這上面的法寶,從刀、槍、劍、戟、斧、鉞、勾、叉……乃至寶瓶、琉璃、宮燈、蓮臺等等,簡直無所不用,的確稱得上是包羅萬象。
  “陳汐,你這樣翻下去,三天三夜也翻不過來的。”端木澤在一旁提醒道:“萬象冊號稱包羅萬象,其內搜羅的法寶可是一個天文數字啊!”
  呼!
  陳汐輕輕吐了一口氣,清醒過來,摒棄腦海繽紛雜念,當即找到劍陣篇,開始一一翻閱過去。
  法寶再多,畢竟大多不適合自己,只有找到自己擅長的,才能發揮出自身的實力來。
  “這青炎分光劍陣也太暴烈了,以三十九柄青炎飛劍構成大陣,凝聚青炎天火,威力怕不亞于黃庭境修士的攻擊了,不愧是玄級劍陣圖啊,可惜不適合我。”
  陳汐驚嘆之后,便即搖了搖頭。玄冥飛劍八柄,皆是冰寒之極的屬性,自己修煉的《冰鶴訣》也是一門玄冰屬性的功法,水火不容,青炎分光劍陣再厲害,也不適合自己。
  “這個九陰劍陣也很厲害,不過卻過于陰柔,攻擊力不足,只能用來困敵。”
  “天殘劍陣?竟然需要不斷地祭煉魂魄,汲取冤魂煞氣?這明顯是一種歪門邪道,威力再大,也是在作孽,不要也罷!”
  “好厲害的碧海潮生劍陣,一套劍陣竟能操控一百零八柄飛劍,施展出來如潮起潮落,威力一重比一重厲害,若是我像鯤鵬王一樣修煉出了潮汐道意,肯定購買它!”
  一件件劍陣圖翻閱過去。
  即便是陳汐不擅長用的,看得也是眼饞不已,不過真正令他心動的,卻是寥寥無幾。
  嘩!
  萬象冊再次被掀開。
  見此,一旁的樂啟忍不住提醒道:“道友,我見你還是紫府境界吧,這萬象冊再往后就是玄級劍陣圖了,乃是黃庭修士所選之物,恐怕你用不了的。”
  一般人為煉制的黃階、玄階、地階、天階等各個層次的法寶對真元、神魂之力都是有要求的。比如玄階法寶至少黃庭境界才能煉化,比如地階法寶至少兩儀金丹境才能煉化。
  不過對陳汐而言,卻是例外。
  他的神魂之力已凝聚出靈念,比之尋常黃庭修士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修煉《冰鶴訣》更是令他的真元精純雄渾無比,雖只是紫府五星境界,但卻比一些紫府圓滿境修士還要渾厚,這便是珍品煉氣功法的好處了。
  按陳汐現在的境界,操縱起玄階劍陣,也不會太吃力。
  畢竟所謂劍陣,便是操縱多柄飛劍按著玄妙的陣法來戰斗,本質上考驗的還是神魂之力對飛劍的掌控力量,和真元一樣,一起決定著劍陣的威力大小。
  嘩嘩嘩!
  陳汐置之不理,沉默翻看。
  見此,樂啟也不好再多相勸,畢竟陳汐是買家,就是要買天階法寶,他也管不住不是?
  “湮風流光劍陣!第一重可操縱八柄飛劍,滅殺尋常黃庭修士不在話下,第二重每八柄飛劍形成一個小劍陣,八個劍陣又構成一個大劍陣!好家伙,這可足足是操縱六十四柄飛劍!其威力又該達到何種程度?咦,后邊怎么沒有了?”
  陳汐一怔,這才看清在書頁末角標注著‘殘篇’二字,心中不由升起一絲感慨,如此強大的劍陣,若是完整的,恐怕不可能被丟進這玄階劍陣圖的行列吧?
  “樂大師,湮風流光劍陣價值多少靈液?”陳汐抬頭問道。
  “八十萬斤。”樂啟生怕陳汐誤會,解釋道:“這湮風流光劍陣雖是殘缺的,但威力卻是玄階劍陣中數一數二的厲害,若非不完整,其價值還要高出許多。”
  八十萬斤?
  杜清溪三人再淡然,聽到這個數字也不由一陣無語,紛紛湊上前來觀摩此陣。
  “這劍陣威力的確厲害,只是一部殘篇都能達到玄階劍陣的行列,可是它對真元和神魂之力的要求有多苛刻,陳汐,你如今雖已臻至紫府境界,但買下它恐怕有點不妥吧?”
  杜清溪勸阻道:“劍陣再好,買來用不上也是廢品一個,我建議你再挑揀一下,找到跟自己相匹配的,方才能發揮出自己的全部實力。”
  “是啊,你可別逞強啊。”端木澤也說道。
  “陳汐,請三思!”連一直惺忪睡眼迷迷糊糊大睡的宋霖也開口了。
  “放心吧,我心中有數。”陳汐微微一笑,當即朝樂啟道:“這湮風流光劍陣我買了!”
  “行,我待會便把此劍陣圖送來,不知道友還需要些什么?”樂啟面無表情答道,心中卻是一嘆,這家伙剛得到六百萬斤靈液就開始大肆揮霍,唉,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都這么浮夸呢?
  “五十六柄飛劍,黃階上品的。”
  這么說,陳汐也是有考慮的,他如今有八柄黃階極品的玄冥飛劍,想要施展湮風流光劍陣第二層,自然還需要五十六柄飛劍,不過湮風流光劍陣畢竟是玄階劍陣,怕自己無法很好操縱,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黃階上品飛劍。
  想到這,陳汐猛地想起弟弟陳昊來,弟弟拜入流云劍宗一年多了,憑借其聰慧,應該也已進階紫府境界,他一心向劍,身上又沒有錢物,恐怕還沒有一些品質絕佳的飛劍,借此機會,我也該給他準備些禮物才對。
  當即,陳汐再次說道:“另外,再購置六十四把黃階上品飛劍。”
  嘶!
  樂啟哪怕在心里早已認準陳汐是個揮金如土的紈绔子弟,聞言也不禁倒吸一口涼氣,結結巴巴說道:“陳汐道友,一把黃階上品飛劍都價值兩萬斤靈液的,這么多加在一起可是足足二百四十萬斤靈液啊!”
  同時,他心中也是莫名地感到一陣亢奮,二百四十萬斤靈液啊,再加上之前購買劍陣圖所用的八十萬斤靈液,這家伙一下就揮霍掉整整三百二十萬靈液!
  大客戶!
  看看,這氣度,這手筆,絕對是大客戶中的大客戶。
  唔,這么一大筆單子,我該抽多少提升呢?
  樂啟飛快地在腦海中算起來,強烈的幸福感涌上全身,令他臉上也不可抑制地露出一絲癡呆一樣的笑容。
  一旁的杜清溪三人也被陳汐的舉動嚇了一跳,不過見陳汐神態冷靜,并不像發瘋,這才沒有開口多問,可即便如此,這三位出身大家族的嫡系子弟,也不由為陳汐的大手筆咂舌不已。
  一下子花掉三百二十萬斤靈液,說不肉疼是假的,不過一想到自己的實力能夠再提升許多,想到弟弟見到自己送給他六十四把飛劍時那種開心的笑容時,陳汐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因為有紫金天寶令在手,樂啟又為陳汐免去了二十萬的零頭,到走出天寶樓時,陳汐儲物戒指中不僅多了一件劍陣圖,一百二十柄黃階上品飛劍,還多了三百萬斤靈液,這是賣掉靈材,扣除購買的劍陣圖和飛劍之后剩下來的。
  本來,陳汐打算替杜清溪三人也購買一些法寶,但卻遭到了三人的一直拒絕。按端木澤的話說,“這些靈液還是你留住修煉用吧,我們仨?不差錢!”
  夜已深,嵐海城中卻是璀璨依舊,儼然就是矗立在夜空下的一座不夜城。
  杜清溪三人背后的家族,在嵐海城中都有分支,是用以販賣和購買貨物所用,規模也是頗大,有著諸多黃庭境高手坐鎮。
  從天寶樓出來后,三人就紛紛邀請陳汐前往其家族麾下的據點盤桓,但陳汐歸心似箭,還是拒絕了。
  相較于杜清溪三人,陳汐其實巴不得越早地回到松煙城,回到闊別一年之久的家。
  無奈之下,三人帶著陳汐前往嵐海城規模最大的醉仙樓,打算吃了一頓靈味十足的酒宴,以作告別。
  醉仙樓,規模毋庸置疑的大,布局卻是清雅脫俗,深得嵐海城中的權貴之輩喜愛。
  陳汐等人來到醉仙樓時,已是凌晨時分,不過其內依舊客流如云,生意火爆之極,已經沒有包間了,無奈之下,他們也只得坐在臨近窗口的位置。
  飲酒,吃菜,閑聊。
  四個年輕人在一起,不知不覺就回憶起第一次相見時的情景,回憶著一路走來的喜怒哀樂,嘴中嬉笑怒罵,調侃戲謔,氣氛卻是無拘無束,痛快之極,舒暢之極。
  連陳汐臉上的笑容也是越來越多,歷經生死患難的友誼,就像那醇厚綿延的烈酒,時間越長,酒味就越芳香,值得永遠銘記與回味。
  有歡聚,就有離別。
  嵐海城城門外,陳汐向城墻上的杜清溪三人揮手告別,而后跳上寶船,飛快地掠向天空遠處。
  “陳汐,一年后南疆的潛龍榜大比之日,我們在龍淵城等你,一定要來啊!”
  遠遠地,端木澤竭斯底里的大叫聲傳來。
  陳汐立在船頭,心中涌出無盡豪情,潛龍榜大比,我肯定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