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923 山門遇阻

“你們說照這樣廝殺下去,誰輸誰贏?”
  “我突然感覺似乎陳汐更厲害一些,似乎贏面更大啊,以地仙之姿都能硬撼冰釋天,這本來就像一種奇跡了。”
  “很難說,除非他們都用處殺手锏,或許才能分出個高低。”
  這一戰,讓人們眼花繚亂,心驚肉跳。
  大戰到了這個地步,已完全超出了在場所有人的認知,仿若在觀摩一場發生在太古強者之間的對碰般,無人敢妄下定論。
  轟!
  下一刻,冰釋天雙掌如抱日月,浮現一枚古老的仙印,挾無上神威,猛沖而至,掌心紫金霞光整天,周圍一下子涌現出仙山、仙殿、仙鐘……等等宏大異象。
  這是一種絕殺,仙術凝聚為印,映現異象,其威勢足以碾壓一座泱泱國度!
  沓沓!
  陳汐夷然不懼,龍行虎步,極速沖來,根本沒有閃避,通體億萬符號密集流溢,一聲長嘯,展開猛攻。
  他已不再防守,將周身仙元運轉到極致,和冰釋天硬撼,兩者甫一相撞,就發出了驚人的轟鳴音。
  砰!
  劍掌相交,紫金霞光迸濺如熔漿,符紋劍氣飛灑如驚瀑,這天地間轟鳴滾滾,幾乎要炸開。
  這種硬碰硬的對決太恐怖,所釋放出的錚錚殺伐之音,簡直如九天戰鼓在轟鳴,震耳欲聾,將人的神魂都幾欲炸裂。
  在場眾人直看得神馳目眩,心潮起伏,震撼莫名。
  這絕對是玄寰域修行界萬年以來最巔峰的一場戰斗,一場上震九霄,下撼九幽的生死對決!
  轟!
  這一刻,陳汐持劍踏空而行,瞬移如魅,符文相隨,展開了最為凌厲的絕殺,整個人氣息恐怖絕倫!
  閉關數百載,潛心磨礪而出的戰力,全都化作掌中劍芒,劍鋒所及,乾坤俯首,萬物為開。
  冰釋天第一次變色,極速橫移,避開陳汐這一劍。
  轟!
  陳汐那劍氣余波斬落,在地面上撕開一道萬丈裂縫,深不可測,猶若黑淵,裂縫四周,山岳、湖泊、叢林無不被斬為兩半,齏粉一空。
  人們駭然,萬沒想到,陳汐竟也開始展開主動反攻了,且力量還如此之可怖。
  唰!
  陳汐扭身,若夭矯神龍擺尾,精氣神如沸如燃,不待冰釋天站定,再次斬出一劍。
  這一擊,可謂老辣無比,窮追猛打,不給冰釋天任何喘息之地。
  冰釋天皺眉,臉色陰沉,避無可避之下,身影猛地一沉,雙手如推日月,朝那迎面而至的一劍硬撼而去。
  砰砰砰……
  兩者交鋒,瞬間又是千百擊對撞。
  然而令所有人都悚然的是,在這場交鋒之中,冰釋天居然被震得連連倒退,唇角也是溢出一絲絲血漬。
  反觀陳汐,越戰越勇,勢如驚虹,威猛到了極致。
  眼見一切主動權都要被陳汐壓制,突然,冰釋天猛地一腳劈來,實在太快,如反張開的滿弓,狠辣而精準,凌厲而剛猛。
  砰!
  陳汐極速閃避,但還是被這一腿砸中了左肩。
  這一腳明顯是冰釋天蓄勢已久的一擊,蘊含了無匹的仙罡和法則,在眾人都以為他要被壓制時,出其不意地施展出這一擊,端的是老辣狠準。
  陳汐猛地倒飛出去,唇角溢血,整個左臂更是被震碎,那強勁的仙罡法則之力,令得他想修復都變得困難起來。
  換句話說,在這場戰斗中,他這條左臂短時間內已是發揮不了作用。
  “原來冰釋天一直在隱忍,示敵以弱,而后蓄勢出擊!”眾人驚愕,旋即皆都看出了這其中的玄機。
  “陳汐不妙啊!”
  “左臂被廢,換做尋常,自然無足輕重,可在這巔峰一戰中,這點傷勢卻足以致命!”
  “難道這一戰要落下帷幕了嗎?”
  眾人動容,眸光閃爍,緊緊盯著戰場,很多人感覺,這一戰多半要結束了,因為這等傷勢,已足以影響整個戰局。
  “他不會輸。”
  卿秀衣突然開口,神色恬靜而從容,她秀發盤髻,火紅裙裳飛舞,自戰斗至今,就一直靜靜觀戰,沉默不言。
  “怎么講?”烈鵬詫異,皺眉道。
  “冰釋天的力量已快耗盡,否則不會用這等自毀形象的戰斗手段來突襲陳汐。”卿秀衣徐徐說道,清眸如水,倒映著遠處的激烈戰局。
  烈鵬猛地就醒悟過來,對啊,如果冰釋天擁有絕對的制勝力量,又怎會要示敵以弱,出其不意地進行攻擊?
  這或許是一種戰術,但出現在驕傲自負的冰釋天身上,卻有些不同尋常了。
  “這么說,陳汐不會就此落敗了?”烈鵬精神一振,道。
  “如果換做是仙界,輸的肯定是陳汐,但可惜,這里是人間界,冰釋天所使用的仙術、法則之力,威力越強,消耗就越大,短時間內根本無法補充足夠的力量。”卿秀衣清聲點評道。
  “可陳汐的力量不是消耗的更大……”烈鵬話沒說完,就閉上了嘴巴。
  因為他猛地發現,戰斗到現在,陳汐的力量竟似沒有衰竭般,一直處于巔峰狀態,甚至還越戰越勇!
  “這便是陳汐的戰術。”卿秀衣輕聲道。
  砰!
  果然如卿秀衣所推測那般,接下來的戰斗中,陳汐盡管被廢掉左臂,可戰力依舊不曾減弱,在蒼穹下指天打地,越戰越勇。
  于此時,更是一劍將冰釋天震得踉蹌倒退數千丈!
  不明所以的眾人眼珠都差點掉下來,不敢置信原本要分出勝負的戰局中,陳汐怎會再次扭轉乾坤。
  不止是他們,連冰釋天這一刻也都色變,驚疑喝道:“不可能!你一個人間界的螻蟻,怎會擁有如此渾厚的力量!”
  砰!
  陳汐漠然不答,劍箓一斬,如一掛倒卷星河,震得冰釋天再次倒退,口中咳血,血染衣衫。
  他已很清楚,戰斗至此時,冰釋天已是強弩之末,哪還會再浪費口舌給他喘息的時間?
  這時候,必須一鼓作氣將其拿下!
  “該死!原來你打的是如此注意!”連續被兩次震退,刺激得冰釋天雙眸通紅,厲聲暴喝不已。
  顯然,這一刻的他一下子明白過來,陳汐身上必然有什么了不得的至寶,能夠源源不斷地補充仙元。
  也正因如此,從戰斗一開始,陳汐就已打定注意,要將自己的力量苦耗一空!
  砰!
  對于這一切,陳汐置若罔聞,威勢更盛,挾滔天神威再次殺至,將冰釋天一劍從空中劈落地面,在地面上硬生生砸出一個深不可測的坑來。
  眾人嘩然,這陡然驚變的局勢,令他們腦袋都有些發懵。
  唯有寥寥數人看出了其中蹊蹺,心中皆都暗暗心驚不已,如果真這樣,豈非說明早在開戰之初,陳汐已算計好了這一切?
  “混賬!你以為你贏了嗎?”
  大地轟然碎裂,冰釋天披頭散發沖霄而起,神色猙獰而鐵青,已是怒到極致,再沒了半點屬于大羅金仙的風度。
  陳汐不答,依舊持劍殺來。
  見此,冰釋天氣極而笑,咬牙咆哮道:“好!好!好!竟逼得我使用禁術,你這只小螻蟻足以死而無憾了!”
  轟!
  說話時,他身體四周驀地塌陷出一塊塊虛空黑洞,周身涌出一股無匹的仙罡,直沖蒼穹,將云層震碎,延伸向宙宇星空之中。
  與此同時,一股令萬物顫粟,令天地色變的可怖氣息,倏然從其身體中擴散而開。
  僅僅一瞬間而已,原本晴朗的天地,倏然被無盡黑云所籠罩,那厚厚的漆黑云層中,甚至彌散出一股審判的力量!
  “老天,居然驚動了天道!”
  “好可怕,這已說明這一擊已超出人間界秩序的屏障,為天道所不容了!”
  “他這么做,難道不怕被天道抹殺?”
  遠處觀戰的眾人呼吸都是一窒,面色劇變,從那蒼穹異象中感受到一股無法抵抗的心悸感覺,渾身都禁不住一陣發寒,道心晃動,惶恐不安。
  因為那是天道的力量,玄妙不可測,可一旦被觸怒,足以抹殺天地間一切超出人間界所能承受范圍的力量。
  這一刻,陳汐也是倏然止步,仰望蒼穹,周身猛地彌漫出無量功德金光。
  他很清楚,那天道的力量雖非針對自己,可卻不得不防,因為他本就是被天道視作的“異端”存在。
  “玄律仙令,符詔為證!”
  冰釋天仰天一聲長嘯,手掌一翻,掌中浮出一塊符詔,金光燦然,釋放熾烈萬丈的仙霞,甫一出現,竟有一種至高無上的威嚴,令人恨不得跪倒就拜,虔誠去祈禱。
  那是仙界符詔,烙印著仙界獨有的無上意志!
  嘩啦!
  當仙界符詔甫一出現,那蒼穹上匯聚而生的天道審判之力似查探到什么,倏然消弭于無形。
  但冰釋天身上的氣息卻并未有消退,相反,比之剛才足足強大了一倍有余!
  “哈哈哈,小螻蟻,看到了嗎,我代表著仙界意志,連天道都奈何不得我,你又怎可能是我的對手?”
  這一剎那,冰釋天儀態張揚,長發飛舞,氣焰滔天,不可一世,望向陳汐的目光中盡是藐視和森寒殺機。
  ——
  ps:這個月月票站太慘烈了,繼續求月票~~第三更12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