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24 連破十八重

冰釋天威勢暴漲,明顯祭用了某種秘法,這種秘法擾亂天象,引起天道審判之力涌現,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
  然而,面對這一幕,陳汐眸子中光芒大盛,并未避退,通體如燃燒,血肉晶瑩,飄灑出億萬熾盛符號,宛若要焚毀九重天!
  僅僅一剎那間,陳汐的氣勢也變了!
  烏黑濃密的長發倏然變得銀白如霜雪,周身如燃燒著一座神爐,氣血如狼煙直沖蒼穹,整個人的氣息,居然也猛然暴漲一倍!
  “這是……”很多人驚呼。
  “睚眥一族的鎮派傳承——爆氣弒神功!”有人猜出答案,眸光開闔如電,涌出一抹震驚之色。
  眾人聞言,這才恍然,而后無比震驚,這才發現不止是冰釋天有殺手锏,就連陳汐也一直深藏不露。
  “爆氣弒神功?哼,可笑!”
  轟!
  下一刻,冰釋天爆發,沖霄而起,閃電般出手,發動雷霆之怒,一拳砸出,如從太古中橫貫而來,帶著一股史詩般般的輝煌氣息。
  這一股拳勁中,盡是如若燃燒般的仙罡法則,威勢駭人到了極致。
  唰!
  陳汐神色不動,白發如瀑飛揚,縱身一躍,劍箓劃空,與之硬撼。
  最終,這一擊兩者居然平分秋色。
  “再來!”
  陳汐渾身精氣沸騰,戰意如燃,主動沖殺而至。
  “哼!”
  冰釋天一聲冷哼,他的一對眸子若烈陽般,燦爛到令人心驚肉跳,仿佛在燃燒,涌現出無窮懾人力量。
  這一戰,注定要載入修行界的史冊之中,兩人沖殺一起,氣勢比剛才更盛大,如兩頭真龍在空中撕咬。
  僅僅片刻功夫,已較少不下上千次,而這方圓十萬里的蒼穹,早已被兩者碾壓得到處都是黑洞裂縫,觸目驚心。
  轟!
  盞茶功夫后,這一次,他們剛一接觸,便各自倒飛出去,因為動用的力量太過恐怖,皆被震的嘴角溢血,不斷倒退。
  “該死!”
  冰釋天低聲嘶吼,雙眸發光,瞳孔映現縷縷法則盛輝,奪盡天地鉛華。
  “我說過,你終究只是一具分身罷了!”陳汐輕語,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攝人心魄。
  這種表情,這種語態,無論怎么敢都充滿危險,令人悚然。
  殺!
  瞬間而已,兩人再次沖殺一起,爆發大戰。
  這一刻,血雨開始飛灑,兩者身上都出現了一道道可怖的傷疤、劍痕,有的傷口甚至皮開肉綻,露出白骨,可怖之極。
  “該不會要兩敗俱傷吧?”很多人如此推測,驚疑不定。
  “卿姑娘,你可否看中其中局勢?”烈鵬虛心問道。
  “不會玉石俱焚,靜心看吧。”卿秀衣平靜答道,那一對清眸中帶著一抹令人心靜的深邃力量。
  果然,這次依舊如卿秀衣所說那般,陳汐身軀猛地一振,渾身骨節扭動,通體發出龍吟虎嘯之音。
  在他右掌心,吞噬神箓涌現,五根手指間囊括五行神箓,而后借助劍箓,衍化出一重重日月星河、陰陽交替、風云共振的異象,瑰麗而輝煌。
  “那是什么?”眾人震驚,感受到一股不可抑制的顫粟,但還未當這個念頭閃過,陳汐便已出手。
  唰!
  一道熾烈的劍氣劈斬而下,簡簡單單,干干凈凈,可卻已將各種大道奧義蘊積于其中。
  眾人只覺眼睛和神魂一陣刺痛,再也看不清一切。
  轟!
  一聲巨響沖霄而起,震蕩天地。
  “怎么可能!你的力量為何不曾衰竭!?難道你身上攜帶了永恒神缽,或者是太昊神秀瓶?不不不,這兩件神器,一個是佛國至高圣物,一個是仙界穹林仙王手中至寶,又怎可能被你獲得……”
  當眾人視野重新變得清晰時,就看見,冰釋天披頭散發,衣衫浸血,狀若瘋魔般在連連嘶吼,那清秀的容顏上扭曲而猙獰,更透著一抹難以置信。
  而在對面,陳汐持劍而立,腰脊峻拔,氣息澎湃如海,力量竟似是自始至終都未曾退減分毫。
  眾人這才恍然為何冰釋天為何會如此憤怒失態,遇到這樣一個力量近似無窮的怪胎,又在戰斗手段上無法壓制對方,的確令人窩火憋屈。
  轟!
  陳汐根本就不廢話,橫移而至,劍箓再次劈斬,只聽咔嚓咔嚓一陣脆響,冰釋天被震得渾身骨骼都不知斷裂了多少根,渾身流淌出溪流似的金色血漿,甚是可怖。
  “你……你……”冰釋天憤怒得肺都快炸掉,萬沒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會被一只人間界的螻蟻逼迫得如此窘迫。
  但偏偏地,他如今體力消耗太大,以自身丹藥補給,也難以解決眼前的燃眉之急,這才是令他最憤怒的。
  如果是本尊在此,他翻手之間,都能將對方鎮殺!
  可惜,這只是一種妄想,注定不可能出現,因為天道法則的約束,大羅金仙級的強者一旦臨世,那絕對會給整個大世界造成毀滅性的災難,因而自古至今,都罕有仙界的真正大人物抵達人間界。
  陳汐再次縱身上前,劍箓掠空,啪的一聲震斷冰釋天的雙臂,余勢不減,劍背硬生生抽在對方臉頰上。
  噗!
  冰釋天像被震飛的沙包似的,口中噴血,牙齒都被震落不知多少顆,整個人倒飛出去,清秀的臉頰已是紅腫起來。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冰釋天連連咆哮,氣得直欲瘋魔,自從修煉至大羅金仙,他走到哪里都受人尊崇愛戴,呼風喚雨,覆雨翻云,那曾受到過這等羞辱?
  眾目睽睽之下,不僅被被一個地仙八重境的小螻蟻擊敗,更是連連遭受羞辱,這種莫大的恥辱,令他氣得七竅生煙,暴跳如雷。
  然而,任憑他如何憤怒,陳汐神色依舊如故,縱身上前,一劍又一劍劈斬而來,劈得他渾身再無一寸完整的肌膚,模樣凄慘無比。
  眾人被震驚得無言,張大嘴巴,盡是不敢置信之色,場面一時陷入沉寂,場中唯剩下冰釋天那凄厲憤怒之極的呼喊聲,震蕩天地。
  誰都沒有想到,冰釋天居然會以這般方式落敗,竟似像條死狗一般,被陳汐連連追殺,毫無還手余地……
  這可是一尊大羅金仙的分身啊!
  誰又能想到,陳汐能夠以地仙八重境的修為,將其擊敗?
  這一幕太驚世駭俗,簡直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也正因為如此,才會令得在場眾人震驚無言,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噗!
  冰釋天猛地噴出一口血,雙眸暗淡,整個人蜷縮在半空中,渾身浴血,連連掙扎,竟似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釋天!”驀地,一道尖叫響起,玄真出現在半空,就要救下冰釋天。
  “滾!”
  陳汐霍然抬頭,眸光如電,劍箓輕輕一揮,釋放出一道煌煌劍氣,直接將玄真劈得飛退出千里之外,咳血不已。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眾人見此,皆都搖頭不已,陳汐的力量能夠死死壓制一尊大羅金仙的分身,這世間又有誰是其對手?
  棄天者?
  隱世不出的老怪物?
  除非不怕被天道之力察覺,倒是可以和陳汐對抗,甚至降服他,可是,誰敢這么做?
  一旦被引渡至仙界的話,那可是要接受極為嚴重的懲罰的!
  更何況,在十大仙門之中,棄天者和隱世不出的老古董們,皆都是其頂梁支柱,非到宗門滅亡之際,決然不敢輕易出手。
  原因很簡單,一旦被引渡至仙界,那其背后的宗門將失去巨大的依仗,那么日后在修行界想要再延存下去都成了難題。
  “你以為……你贏了嗎?我很早……之前就說過,如果我得不到……秀衣,誰也別……想得到!”
  冰釋天艱難抬頭,臉色鐵青,目光怨毒地盯著陳汐,斷斷續續說道,“小螻蟻,你……終究有……一天會飛臨仙界的,到時候,我讓你生不如死!!”
  最后一句,幾乎拼盡了他所有的力氣嘶吼了出來,聲音中那無比的怨毒之氣,驚得在場所有人心中直冒寒氣。
  被一尊大羅金仙懷恨在心,這種滋味想一想都讓人頭皮發麻。
  “等到仙界,那時候我的力量只會比現在更強。”
  陳汐面無表情,淡漠而肅殺,踏步上前,一劍朝冰釋天殺去,要速速解決掉對方,以免夜長夢多,發生什么不測。
  “還不動手!”
  在這生死攸關的一剎那,冰釋天并未求饒,也并未撂下任何狠話,而是吼出了一句奇怪的話。
  噗!
  冰釋天人頭落地,其神魂連同尸體被徹底震碎、湮滅,這具分身自然再沒了復生的可能。
  嗡!
  然而,就在陳汐一劍抹殺掉冰釋天的同時,一股奇異的波動,轟鳴響起,一瞬間,整個天地都被一股神秘、冰冷、幽邃令人心悸的氣息籠罩。
  眾人無不悚然,不等他們回過神來,就看見卿秀衣頭頂上空,驀地浮現一道巨大的黑洞,猶若通往地獄的大門,其中懸浮著一輪渾圓神盤。
  那神盤分作六部分,衍化出仙霞、血河、社稷、牲畜、鬼怪、牢獄六種異象,竟似是分別代表著天、阿修羅、人、畜生、惡鬼、地獄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