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25 殺入大殿

太武大殿中。
  金燦燦的蓮花綻放,鋪砌了一地,吞吐精霞光雨,瑞氣千道,神曦萬條,其中更有龍吟鳳鳴之聲,大道禪唱之音,顯得神圣而瑰麗。
  冰釋天和卿秀衣相對站在大殿中央,兩人之間擺放著一盆水,水名無垢,乃是天地間最為純凈的一種神水,一滴都價值連城,且有價無市。
  可想而知這一盆無垢水的價值有多么驚人了。
  此時,玉真站在兩人后方,手握兩枚玉脂戒指,色澤圓潤,造型簡樸,其上卻隱隱流動出一縷縷的金色星芒。
  這一對戒指名為“仙脂靈犀”,取自靈犀仙獸的一對犀角,人間界中根本就見不到,就是在仙界中,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珍稀寶物。
  玉真小心將這一對戒指浸泡在無垢水中洗滌,動作輕柔,神色莊肅而認真。
  傳聞以這仙脂靈犀戒被無垢之水清洗之后,為結為道侶的修者各自佩戴上,就會受到上蒼的祝福。
  不僅能夠心心相印,且還會平添一份天道運氣,日后修行中,兩者即便天涯相隔,只要一方有難,也會被另一方感知到,極為神奇。
  大殿中氣氛沉靜,來自各方的大人物皆都將目光凝視過去,神色肅穆,像在目睹一場史無前例的盛大道侶儀式即將誕生。
  唯有烈鵬,神色陰沉之極,甚至都無法掩飾下去。
  他很清楚,當這一對戒指佩戴上冰釋天和卿秀衣之手后,這一場道侶儀式就再也難以阻止。
  換而言之,在這一眾大人物們的見證下,當儀式結束時,誰若再對此產生異議,那就是與大殿中所有人為敵!
  這便是冰釋天為何要邀約天下大人物前來于此觀禮的原因所在。
  同樣,也正是出于這個原因,鹿北羽才會提前布局,要將陳汐阻擋于山門之外,為的就是要讓這一場儀式順利進行至結束。
  至于陳汐和冰釋天的賭約,等儀式結束之后,勝負不是已分出了嗎?
  這便是鹿北羽的謀劃,當然他既然敢這么做,自然也離不開冰釋天的授意。
  這時候,玉真已將仙脂靈犀戒洗滌完畢,雙手各持一個,神色鄭重而肅穆。
  見此,眾人皆都神色一肅,目光牢牢凝視這一幕,他們很清楚,接下來,就是見證締結道侶最關鍵的一步了。
  即便活了不知多少歲月,可面對今天這場道侶儀式,在場的一眾大人物心中依舊帶著一抹難言的情緒,有祝福有艷羨,有贊嘆。
  其實更多人心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浮出一個同樣的念頭,在這最為鄭重關鍵的一刻,怎么那陳汐還沒來?
  難道真如御心劍齋大長老江生海所說那樣,他自知賭約必輸,所以無顏來此了?
  “釋天,秀衣,將這一對戒指戴上,你們便是道侶了,日后在修行道路上,當相互扶持,舉案齊眉,且行且珍惜……”
  玉真開口,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大殿中,言辭之間盡是祝福和莊肅之色。
  冰釋天精神一振,眸光如星,柔情似水地瞥了一眼身旁的卿秀衣,不等玉真說完,他就直接道:“多謝在座諸位同道和玉真師叔厚愛,親自為我和秀衣見證這一切,以后的日子里,我會待她如己,此心可表蒼天,日月可鑒。”
  卿秀衣卻是抿嘴不言,神色自始至終平靜不起波瀾,仿若置身事外的一個局外人一般。
  對此,冰釋天渾不在意。
  玉真更是想早已卿秀衣會如此反應般,見怪不怪,聽了冰釋天的話后,她唇邊浮起一抹笑意,點頭道:“趕快戴上吧。”
  說著,就抬手將一對戒指奉出。
  這一刻,即便以冰釋天的心性,也不禁泛起一絲激動,他深吸一口氣,就要拿起一對戒指給自己和卿秀衣各自佩戴上。
  “我反對!”
  就在此時,突然一道沉凝的聲音響起,在這寂靜而神圣的氣氛中,就如同一道驚雷般,令得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怔。
  烈鵬長老長身而起,須發怒張,雙目直欲噴火,目光一掃大殿眾人,最終落在冰釋天身上,道:“冰道友,你和陳汐的賭約還未分出勝負,就要和卿道友締結道侶,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鹿北羽和玉真的臉色雙雙一沉,就待開口,卻被冰釋天攔住。
  他眉頭微微挑起,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濃烈的殺機,他凝視烈鵬許久,不禁搖了搖頭,道:“你難道沒看見,連秀衣也沒反對嗎?至于陳汐,呵呵,等他到達于此的時候,也就是他自裁謝罪之時!”
  說著,他再度抬手,要取回那一對戒指。
  就在此時,一道猶如驚雷般的聲音,轟隆隆從大殿外席卷而至——“十八重天禁不過如此!冰釋天,你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
  聲音震蕩大殿,將那鋪砌在地的一朵朵金花都摧斷,將那一道道瑞氣神曦都震碎潰散而開。
  眾人聞言,皆都眼眸一凝,面露一抹訝然。
  他們當然都清楚,敢如此直呼冰釋天之名的,大概只有那九華劍派的陳汐了,令他們驚訝的不是這一些,而是陳汐話中的意味。
  十八重天禁?
  怪不得陳汐遲遲前來不了,原來天衍道宗早已準備好一切,故意要將其阻擋于山門之外,好讓這場儀式順利進行下去。
  而陳汐能夠斬破天衍道宗的十八重天禁而來,其實力之強大,同樣讓在場眾人心中暗自一凜。
  他們或許也能做到這一步,可卻不敢保證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就連破重重恐怖禁制,抵達于此。
  一相同這一點,眾人看向冰釋天和鹿北羽的目光,都變得玩味起來。
  烈鵬更是毫不掩飾自己的憤怒和鄙夷,道:“怪不得,怪不得啊,原來是有人從中作祟,真是好大的手筆!”
  “鹿師弟,你去看一看是哪個狂徒敢跑來我天衍道宗撒野!”
  冰釋天眼眸一瞇,泛起一抹凜冽殺機,被連續兩次打斷儀式,令他已動了一絲真怒,他語聲淡漠道:“諸位稍安勿躁,一個跳梁小丑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
  說著,他抬頭看著玉真,道:“師叔,我們繼續進行儀式吧。”
  鹿北羽臉色鐵青,在聽到吩咐之后,就已身影一閃,沖出大殿。
  而眾人見此,皆都選擇了冷眼旁觀,不愿插手進這一場風波之中,盡管冰釋天這時候的言辭顯得有些過于霸道,不過倒也在他們可容忍的范圍之內。
  “卑鄙!雖說這是在你天衍道宗,但我烈鵬卻也不怕,既然你們敢如此不要臉皮要對付我九華劍派弟子,那也別怪我舍得這一條老命,奉陪到底了!”
  唯有烈鵬見此,再也按捺不住,縱身而起,就要沖出大殿之外。
  “烈鵬道友請留步!”
  那玉真身影一閃,已橫擋在烈鵬身前,鳳眸微挑,帶著一股獨有的冷厲口吻說道:“今日是大喜之日,我可不愿看到發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怎么,你要在這里動手?”烈鵬面色陰沉如水,目光直欲殺人。
  “動手?”
  玉真輕輕一笑,搖頭道:“那倒不至于,我只是想讓烈鵬道友平息怒火,等這場儀式結束,再解決其他的事情也不遲。”
  這時候,冰釋天在一旁淡漠說道:“玉真師叔,您回來吧,一個被怒火沖昏了腦袋的家伙而已,想走便讓他走,不過若出現什么意外,可別怪我沒提醒。”
  “呸!”
  烈鵬狠狠呸了一口,根本沒半點遲疑,大步而去。
  轟隆!
  然而還沒等他靠近大殿之門,猛地傳來一陣巨響,旋即一道黑影被狠狠拋了進來,滾地葫蘆似的跌落地面,咳血連連。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令大殿眾人又是一驚,尤其當看清楚地上那人的模樣時,一個個眼眸一縮,露出一抹不敢置信之色。
  那人渾身浴血,披頭散發,兩頰紅腫凸起,像煮熟的豬頭似的,可仔細一看,那赫然是天衍道宗的掌教鹿北羽!
  若非眾人對他頗為熟悉,差點就認不出來了,沒辦法,他這模樣實在過于凄慘了。
  “鹿師弟!”
  “北羽師侄!好大的膽子!這是誰做的?”
  冰釋天和玉真皆都一聲驚呼,有些不敢置信,這才過去幾個呼吸而已,鹿北羽怎會被人打成這般樣子?
  “擋了我的路,沒殺他已經是仁慈了。”
  便在此時,一道平靜如水的聲音倏然在大殿外響起,伴隨聲音,一道峻拔的身影沐浴云靄陽光,步伐穩健,進入到了大殿中。
  他一襲青衫,面容清俊,雙手負背,眸光開闔之間,有一種生殺予奪皆在掌握之中的迫人威勢。
  赫然是陳汐!
  當他踏入大殿那一刻,眾人的目光已是齊刷刷落在了他身上,目光中有好奇,有驚嘆,有厭憎……不一而足。
  “你這小子,可總算來了!”烈鵬眼睛一下亮了,又是興奮又是埋怨地說了一句。
  陳汐渾然不理會四周投來的種種目光,只是朝烈鵬輕輕一點頭,道:“烈鵬師叔,你且靜心觀禮,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給我了。”
  聲音平靜,卻自有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勢。
  ——
  ps:不要催我哈,這幾章真心太難寫,想快也快不起來啊,……明天3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