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927 身敗名裂

松煙城外。
  一個身穿深紫色道袍,仙風道骨的中年,負手而來。
  他雙眸開闔之間,如涌動著雷芒電弧,有一股掌握乾坤,威臨天下般的迫人氣勢。
  伴隨著他的到來,整個松煙城上空,驀地涌出一股壓抑無比的氣息,像黑狗吞日般,將晴朗的天幕都籠罩。
  嗚嗚——
  天地間,刮起了凜冽如刀的風,其中竟帶著絲絲血色,像極了傳說中的“紅毛風”,那是殺戮的征兆,往往意味著災難將要發生。
  一瞬間,整個松煙城內,無論是人是畜,是修者,還是妖族,皆都渾身一寒,心中涌出一抹不可抑制的悸動。
  熱鬧喧囂的長街,變得鴉雀無聲。
  人們在這一刻皆都停下手中動作,下意識地仰望蒼穹,不知何時,那天地竟被一片血糊糊的陰霾籠罩,壓抑得人直喘不過氣來。
  哪怕松煙城如今儼然已是南疆第一大城,可歸根究底,依然還是小世界中一個小王朝的小城池,無論生活于此的居民,還是路過于此的修者,又哪曾見過如此可怖的畫面?
  詭異的寂靜之后,就是無盡的惶恐和躁動。
  在那種壓抑而致命的氣息刺激下,人們下意識地開始尖叫,開始逃奔,于是整個城池亂成了一鍋粥。
  大街小巷上,到處都是奔逃的人群,不過若仔細看去就會發現,整座城池的人們,皆都有意還是無意地逃向了同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的盡頭便是“松煙陳家”。
  這種下意識地行為,恰恰證明了在整個松煙城人們心中,松煙陳家的威勢早已深深根植于心中,而此時,也成了他們心中躲避災難的唯一選擇。
  那身披紫色道袍的中年,已踱步進入城門中,抬頭一望,目光猶若能看穿九天十地般,一瞬就發現了這種異象。
  “想不到,一個小小家族而已,威望倒是挺高的……”中年若有所思,他的速度并不快,大袖翩翩,不疾不徐,很是瀟灑。
  占地千畝的陳氏府邸門前,人影幢幢,放眼望去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
  面對這等情況,陳家早已開啟護族大陣,府中那些訓練有素的陳家子弟,穿梭于人群中,組織眾人進入大陣避難,倒也井然有序,并未發生什么亂象。
  半空中。
  陳昊目光遙望遠處,神色中漸漸涌上一抹凝重。
  他能夠清晰感受到,整個松煙城已經被一股宏大而恐怖的力場所籠罩,遮天蔽日,可怖之極。
  換而言之,現如今的松煙城,已宛如一個被人掌控起來的囚籠,想要逃生,除非將掌控囚籠的主人殺死。
  來者究竟是誰?
  陳昊默默思索。
  現如今的大楚王朝,有當今楚皇坐鎮,根本無人敢將松煙陳氏視作敵人,除非此次前來的敵人不是大楚王朝中人!
  一想到這,陳昊眼皮一跳,難道是左丘氏?
  “來人實力太恐怖,修為起碼在地仙境之上,這等敵人,只怕北衡大哥前來,也難以是其對手。”翡冷翠立在陳昊身邊,秀眉緊蹙,臉上有著一抹憂色。
  “無論是誰,為了咱們陳氏一族的基業,也只能血戰到底了。”
  陳昊深吸一口氣,堅決說道,“冷翠,待會若開戰,你就立刻前往湖心島,和季禺前輩一起,帶著瑜兒和安兒離開!”
  翡冷翠一怔,看著丈夫臉上的堅決之色,她的雙手情不自禁攥緊,勉強笑道:“事態應該不會那么嚴重的。”
  陳昊張嘴要說什么,眼睛卻猛地一凝,因為他看見,遠處空蕩冷清的長街上,一個身穿深紫色道袍的中年負手漫步而來。
  只遠遠一望,都讓他眼睛一陣刺痛,心中頓時一沉,來人實力絕對很可怕,絕非他能夠抗衡!
  “交出陳汐的兒子,本座便放你們一條生路,否則,這座城都要和你們一起陪葬。”
  那中年駐足,眺望遠處陳氏府邸,淡然說道,聲音平緩,可卻像驚雷一般,震得在場所有人耳膜直欲炸裂。
  陳昊眼眸一凝,終于明白,眼前敵人居然是為了陳安而來!
  一想到這,他心中就涌出一抹不安來,難道大哥在玄寰域中出事了?怎會連仇家都要跑來緝拿安兒?
  “給你們三個呼吸時間考慮。”
  那紫色道袍中年平靜道,他雖孤身一人站立空蕩街頭上,可自有一股令人無法撼動的威儀氣勢,猶若掌控這片天地的主宰,在俯瞰一群渺小的螻蟻。
  在場眾人呼吸一窒,氣氛壓抑到了極致。
  陳昊臉色一沉,雙眸中燃起一團憤怒的火焰。
  他看了看身旁的妻子翡冷翠,后者明白其心思,心中又是仇恨又是憤怒,最終抿了抿嘴,艱難地點了點頭。
  見此,陳昊深呼吸一口氣,眼眸中閃過一抹決然,安兒是大哥的兒子,他又怎可能交出來?
  既然如此,那就戰吧!
  無論是為了安兒,還是為了身后這些族人!
  然而,還不等他有所動作,驀地一聲清嘯傳出,如晨鐘暮鼓,徹響在天地之間,將那空氣中的壓抑、沉悶氣息一掃而空。
  伴隨聲音,邱玄書那挺秀的身影,倏然出現在長街上,先是朝陳氏府邸這邊遙遙一作揖,道:“諸位莫要驚慌,鹿掌教只是開了一個玩笑而已。”
  陳昊一怔,心中疑惑不已,這家伙是誰?
  不止是他,在場眾人皆都認不得這年輕人是何方神圣,不過很顯然,這年輕人是認得這突然闖入城中的道袍中年的。
  意識到這一點,眾人心中的壓抑和緊張不自覺已是消褪不少。
  這時候,邱玄書已是轉身面向那紫色道袍中年,謙遜見禮道:“沒想到在這里還能見到天衍道宗的鹿掌教,真是讓小生驚訝。”
  那紫袍中年,赫然正是鹿北羽了。
  “邱玄書?”
  鹿北羽目光如電,冷冷掃視著對方,“你一個不可知之地的傳人,和此間眾人沒有一絲關系,為何要阻擋本座的步伐?”
  邱玄書溫和一笑,耐心解釋道:“鹿宗主有所不知,這松煙城和小生非但有關系,且大關系還很大,鹿宗主既然要殺人,小生也只能來救人了。”
  鹿北羽臉色一沉,冷哼道:“給你一個機會,讓開!”
  邱玄書搖頭,很認真地說道:“恕難從命。”
  鹿北羽氣極而笑,道:“真是個書呆子,你覺得你會是本座的對手嗎?”
  邱玄書神色一肅,想了片刻,這才認真回答道:“小生如今已擁有地仙七重境修為,擊敗地仙八重境的您,應該不難。”
  這一下,鹿北羽反而一怔,瞇著眼睛打量了邱玄書片刻,道:“本座不知道你的信心從何而來,不過本座卻很好奇,即便你今日能保護得了這城中人,那以后呢?”
  邱玄書笑了笑,一臉溫煦笑容,彬彬有禮答道:“不會有以后了,因為小生已決定,今天就把一切麻煩解決了,包括您。”
  鹿北羽的臉色變冷,一對眸子中涌出一抹不可抑制的慍怒,道:“你覺得你和陳汐一樣,力量足以傲視天下了?”
  邱玄書怔然,有些不明白這句話什么意思,但他還是很謙和地說道:“小生的確和陳汐不一樣,因為他是小生的師叔。”
  鹿北羽只感覺和這個總是很謙遜、溫和、卻死腦筋的年輕人說話實在太費勁,他甚至差點被對方說的話給繞暈了。
  “荒唐!你是不可知之地的傳人,陳汐是九華劍派的長老,你們什么時候有了這一層關系?”
  鹿北羽沉聲呵斥,他感覺這邱玄書絕對是故意和自己胡攪蠻纏的,這讓他心中很憤怒,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都不知道什么叫敬畏和尊重,難道一個個都以為自己是陳汐?
  邱玄書不明白,為何鹿北羽說著說著突然就發起火了,但他還是秉承著一股溫潤君子般風度,答道:“陳汐的確是小生的小師叔,至于其中緣由,若鹿宗主想知道,倒是可以去問一問我那師尊。”
  鹿北羽唇角禁不住一陣抽搐,這年輕人實在太會轉移話題了,再這么和他胡纏下去,非被其憋出內傷不可。
  他深吸一口氣,神色已是變得漠然而冰冷,盯著邱玄書,一字一頓道:“最后問你一句,讓是不讓?”
  邱玄書從懷中取出一柄長三尺,寬三寸,通體黑漆漆的戒尺來,然后躬身作揖道:“鹿宗主,請賜教。”
  話音一出口,邱玄書整個人都變了,他面容肅穆,腰脊筆直,手持戒尺,神色一絲不茍,一股浩然正氣倏然從其身上涌出,直沖斗牛!
  那感覺,就猶若一尊遠古圣賢復蘇般,給人以剛正不阿的凜然氣度,仿似要重塑人間秩序,還天下一片朗朗乾坤一般。
  那是圣賢的氣息,是儒道的力量,名之為“浩然正氣”!
  一瞬間,天地之間,每一寸空間中都傳出一陣陣誦讀經文的聲音,神圣錦繡、浩大輝煌,將在場所有人心中的緊張、忐忑、惶恐等等負面情緒一掃而空,唯留下一片祥和平靜,駐留心間。
  ——
  ps:第二更11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