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29 震撼全場

鉛灰色的天空上,掛著一輪紫色太陽,光澤暗淡,暈染得天地一片昏暗之色。
  風在呼嘯,嗚嗚咽咽如泣如訴,陰冷而森寒。
  當陳汐睜開眼睛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樣一副畫面,鉛灰色的天空,暗淡的紫色太陽,以及那陰冷如鬼哭般的風。
  這是哪里?
  陳汐怔了怔,想要站起,渾身卻是酸軟無力,虛弱無比,費了好大一番力氣,這才氣喘吁吁地盤膝坐在地上。
  他知道,這是施展“爆氣弒神功”之后的后遺癥,體內精血本源透支過巨的原因,甚至連壽元都受到了巨大損耗。
  “這次只怕需要數月時間,才能恢復全部實力了……”
  陳汐感受著體內的情況,不由皺了皺眉,抬頭望四處打量。
  這里的天地,和他所熟知的都不一樣,鉛云厚重,紫日當空,空氣中流動著各種陰冷的氣流,給人以壓抑無比的感覺。
  而他此時所處的位置,則位于一條河流之畔,再往前邊就是一片稀疏的密林,普普通通,并無任何危險的氣息。
  這讓陳汐暗松了口氣,暗忖道:“這里莫非就是幽冥之地?”
  三界之中,若論最神秘的,當屬幽冥無疑,因為活人是極難之地幽冥之中究竟是什么模樣的。
  不過在人間界中,關于幽冥的傳說卻是很多。
  傳聞中,世間萬靈死亡后,就會魂入幽冥地府,走黃泉路,過忘川奈何橋,飲孟婆湯,而后進入地府六道司,依據生前善惡而投胎轉世。
  并且在幽冥之中,還有諸多神秘而可怖的地方,像“枉死城”、“鬼門關”、“十八層地獄”、“罪孽血河”等等等等。
  而執掌幽冥地府的大人物,則有太多,像五方鬼帝、十殿閻羅、地藏菩薩等等,不過這些都是流傳于世俗之中的傳聞,誰也說不出個真假來。
  陳汐對幽冥地府的了解,也僅僅來自于這些傳聞,所以也沒辦法判斷,眼前身處之地究竟是否是幽冥之中。
  “也不知秀衣現如今又在哪里了……”
  默默思忖許久,陳汐禁不住輕聲一嘆,眸子卻是泛起一抹冰冷的殺機,一閃即逝。
  當日冰釋天的一尊分身明明已被自己斬殺,卻突兀地浮現出一個幽冥盤來,將卿秀衣卷走,令得陳汐的行動在最后一步,功敗垂成。
  而這一切,必然是有人暗中已經和冰釋天勾結好,方才會在最后的關頭,令得自己和卿秀衣再次分開。
  “不管你是誰,只要讓我找到你,定殺無赦!”陳汐喃喃。
  “那是幽冥盤,地府六道司中的圣器,能夠掌控它的,必然是六道司中的大人物。”突然,小鼎開口說道。
  陳汐皺眉道:“這么說,果然是幽冥中的大人物和冰釋天勾結,于最后一刻將秀衣抓走了?”
  小鼎沉默片刻,道:“不會有假了,因為這里便是幽冥界。”
  說到這,小鼎聲音中罕見地流露出一抹歉然,道:“抱歉,最后一刻我也沒想到會出現幽冥盤,否則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陳汐搖頭打斷道:“前輩無須自責。”
  “放心,既然我欠你一個人情,這次我會將你的女人找回來。”
  小鼎似乎依舊感覺過意不去,道:“幽冥盤出現人間,本就是犯了忌諱,既然敢如此破壞平衡,那我也不會再有任何顧忌。”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那就多謝前輩了。”
  他對幽冥界一無所知,且如今身體孱弱,暫時也唯有依仗小鼎的力量了。
  或許是已經下定決心要幫助陳汐了,接下來,小鼎主動開口,將幽冥界的一些情況,告訴了他。
  按照小鼎的說法,幽冥界雖然僅僅只是一界,可卻廣袤無垠,近似無窮,超出人間界中的任何一個界面,甚至和仙界的疆域也不相上下。
  幽冥界的存在,就是為了輪回世間億萬眾生,充斥著無盡魂魄、鬼怪之物,但除了這些,幽冥之中同樣生存著諸多的種族。
  這些種族種類繁多,不過卻都被統稱為“冥族”。
  冥族的存在,和人類、荒古萬族沒什么區別,唯一的區別或許就在于,他們生存棲居在幽冥之中罷了。
  像掌控幽冥地府的大人物,幾乎皆都出身于冥族之中。
  而幽冥地府則是一個掌控幽冥界的機構。
  其中分作“鬼門關”、“黃泉路”、“奈何橋”、“地府六道司”。
  五方鬼帝,掌控幽冥中東、西、南、門、中央、這五座鬼門關,人間界所有死亡的生靈,魂入幽冥時,皆都會先出現在鬼門關。
  而后再由“鬼門關”引渡至“黃泉路”上,黃泉路的掌控者,又被稱作“黃泉大帝”。
  黃泉路引渡魂物,過奈何橋,經由“孟婆殿”的冥族弟子接引,方才會被帶入“地府六道司”,依據生前的功德、善行、罪愆、惡跡等等因果進行審判,最終進行轉世輪回。
  值得一提的是,“地府六道司”是一個極為復雜的機構。
  雖然分作“修羅司”、“天命司”、“人靈司”、“惡鬼司”“地獄司”、“畜生司”六司。可掌控這六道司的機構卻有很多,像十方閻羅殿,還有判官、拘役者、掌刑者等等機構,分別管轄不同的職責,倒也分工明細。
  不過按照小鼎的說法,這幽冥地府乃是幽冥界的核心命脈之所在,原本全部的權力都掌控在幽冥大帝手中,根本就沒這么多機構。
  可隨著第三任幽冥大帝隕落,整個幽冥界劇變,諸殿閻羅、鬼帝爭霸,卻再無人能問鼎幽冥大帝之位,令得整個幽冥地府被割據,掌控在了不同的大人物手中,就形成了如今這般局面。
  簡單點說,幽冥地府,就如同一個世界中權柄最集中的龐大王朝,下轄各個機構,從而掌控著整個幽冥界。
  至此,陳汐方才對整個幽冥界有了大致了解。
  “這么說,想要救回秀衣,就必須前往地府六道司了?”陳汐問道。
  “不錯,不過你先莫要著急行事,我所了解的幽冥界,太過久遠,如今已時隔這么多歲月,只怕早已演變出了許多新格局,先了解清楚情況,謀定而后動最為妥當。”小鼎答道。
  陳汐點頭,道:“也對,只要打探清楚幽冥盤掌控在誰手中,就能揪出幕后出手之人,也就能救回秀衣了!”
  三天后。
  陳汐從打坐中清醒過來,感受著體內的情況,不禁皺眉不已。
  雖然有蒼梧幼苗相助,可體內傷勢修復的太慢,到得如今,才只不過恢復至金丹境左右的力量,一些厲害的手段根本施展不出來。
  這并非是仙元多少的問題,關鍵還在于“爆氣弒神功”透支的乃是精、氣、神這一類的性命本源之力,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恢復如初。
  陳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旋即他心中一動,突然想起一件東西,掌心一翻,已多出一部白玉書冊。
  白玉書冊煙霞繚繞,通體冰寒,散發著一股浩然如海的奇異氣息,在其表面,幽冥錄三個大字,筆跡堂堂正正,一絲不茍,卻令人心生公平、嚴明、肅穆的強烈感覺。
  當日,就是那幽冥盤的一股氣息觸動了他那浮屠寶塔中的幽冥錄,這才將他整個人帶入了這幽冥之地。
  “果然和以往不一樣了!”
  陳汐略一打量,就發現了幽冥錄和以往的不同,玉冊表面仿似生出一股吸力,在一縷縷地吞吸空氣中的幽冥之力。
  那種感覺,就像它找到了一種補充力量的食物般,讓早已饑腸轆轆的它顯得有些急不可耐。
  “這便是第三任幽冥大帝手中的至寶幽冥錄?”
  小鼎這時開口,聲音中帶著一抹難掩的驚嘆,“傳聞中,令三界諸神忌憚重重的終結奧義,就蘊藏在這幽冥錄之中,也不知是真是假。”
  陳汐一怔,他還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
  “可惜,它的力量損耗的可比我嚴重太多了,若想打開它,觀摩其中記載的東西,只怕要汲取到海量的幽冥之力。”。
  “原來如此。”
  陳汐若有所思,他早就發現,這幽冥界的天地間,涌動著一縷縷的奇異力量,冰冷、森寒、透著一股令神魂悸動的氣息,想來那應該就是幽冥之力了。
  其實,幽冥之力也屬于靈力的一種,只不過唯獨幽冥界中方才會蘊生罷了。
  “你可要小心,暫時不要把此物暴露出來,否則只怕會成為這幽冥界所有大人物眼中不容錯過的獵物。”小鼎提醒道。
  陳汐當然懂這個道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放之四海而皆準。
  這畢竟是第三任幽冥大帝手中的傳承寶物,對于如今的幽冥大人物而言,絕對是夢寐以求,不可抗拒的至寶!
  忽然,隱約有一道驚呼聲遙遙傳入了陳汐耳中。
  “有人!”
  陳汐和小鼎異口同聲,有人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在這廣袤近似無垠的幽冥界中,他們能夠知道,自己現在所處的位置究竟是在哪里。
  ——
  ps:這里的幽冥地府,是我自己煞費苦心改編的,和中國古典傳說中的不一樣,大家不要對號入座哈,第二更11點半左右。
  另外,這幾天,我自己給自己投了50多張月票,感覺好像在孤軍奮戰,好凄涼……弱弱問一句,投月票的好心人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