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930 天道殺機

這是一片峽谷,寸草不生。
  這里明顯剛剛經歷了一場慘烈的戰斗,巖石傾塌,大地龜裂,地上橫七豎八躺著一具具尸體,血染大地。
  此時,正有十余名黑衣護衛將一名少女守在身邊。
  這少女約莫有十一二歲,面容清稚,衣衫卻頗為華美,氣質纖柔中帶著一股逼人的高貴氣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而她身旁的護衛,一個個眸光精湛,充滿精悍的味道,絕非庸手了。
  尤其是為首那名護衛,身姿瘦削,面龐冷峻古板,渾身殺意繚繞,掌中所拎著的劍上兀自淌著一串血漬。
  除此之外,峽谷遠處,還停留著一架黑色的青銅輦車,被一頭神駿的黑色豹獸拉著。
  “屠方,你帶人清掃一下痕跡,不要留下蛛絲馬跡了。”
  那名瘦削古板護衛吩咐了一句,然后轉身,朝那少女道:“小姐,不必驚慌,距離黑崖城已不遠了,只要抵達那里,咱們自然安全無憂。”
  那少女點點頭,低聲道:“麻煩古天叔叔了。”
  “職責所在,不麻煩。”
  古天搖了搖頭,神色冷峻而古板,說到這,他似乎察覺到什么,眼眸一瞇,猛地沉聲喝道:“誰?出來!”
  鏘!
  說話時,他已祭出劍器,劍氣噴吐,寒光流竄,遙遙指向遠處。
  少女身邊的護衛,頓時一個個如臨大敵,紛紛祭出武器。
  遠處,陳汐從一塊巖石后邊走出,神色坦蕩,他原本就沒打算遮掩行蹤,再鬼鬼祟祟的,反而容易引人誤會。
  “各位朋友,在下并無惡意。”
  陳汐緩緩走過來,在千丈之外駐足,因為他知道,再靠近的話,定然會引起對方的警惕和反擊。
  原因很簡單,通過剛才的觀察,他早已發現,這支隊伍似乎正在被追殺,每個人身上都流露出濃重的殺氣和十足的戒備和警惕情緒。
  或許自己并無惡意,可一旦有任何地方被對方誤會,只怕就要開打了,那可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看到只是一個面容清俊的年輕人,護衛們神色稍松,唯獨那為首的古天依舊冷峻,冰冷道:“朋友,這里不歡迎你,請速速離開!”
  陳汐怔了怔,點頭道:“也好,不過……”
  “不過什么?”古天皺眉打斷道,神色間已是充滿警惕。
  一眾護衛都有些疑惑,因為他們清楚感知到,陳汐身上的氣息,充其量只有金丹境左右,像這樣的存在,他們之中隨便一個人都能殺死對方。
  可看古天統領的樣子,反倒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這可有點不尋常了。
  “臨走之前,能不能給我一份地圖,我可以拿東西交換。”陳汐神色依舊溫和,認真說道。
  地圖?
  眾人都是一呆,其中一人忍不住道:“喂,你該不會迷路了吧?”
  陳汐想了想,覺得迷路也是個很不錯的借口,當即故作有些不好意思道:“實不相瞞,在下的確迷路了。”
  眾人一下子被逗樂了,多大人了,還迷路?這家伙還真是奇葩。
  氣氛,不自覺變得輕松許多。
  古天敏銳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眉頭不由皺了皺,目光中的警惕之色卻是有增無減,死死盯著陳汐,就像在思忖一個什么棘手的難題一般。
  “古天叔叔,他一個人迷失這血盆苦地,太可憐了,要不就帶他一起走吧。”那名清稚少女低聲開口道。
  “小姐,他……”古天正待拒絕,可一碰觸到少女那期待的眼神,心中沒來由一軟,沉吟片刻,最終點頭道:“也好。”
  少女開心笑了,朝遠處的陳汐道:“那位大哥哥,你跟我們一起走吧,這是血盆苦地,根本沒地圖的。”
  陳汐頓時對這少女好感大增,笑著拱了拱手:“多謝這位小姐了。”
  少女輕輕一笑,就轉身返回了那一輛黑色青銅輦車中,消失不見。
  “這位朋友,不管你是誰,只要敢對我家小姐有一絲歹心,可別怪我不客氣!”古天眼眸如刀,冷冷掃了陳汐一眼,聲音中帶著一股強烈的警告味道。
  “在下省得。”陳汐點了點頭,并不著惱。
  見陳汐一副任憑如何打擊也巋然不動的滾刀肉模樣,古天眉頭皺的愈發厲害了,沉聲道:“看來如何也攆走不了你了,既然如此,那有些事情,我也不得不提醒你。”
  “但講無妨。”陳汐道。
  “以你的眼力,大概也看出我們的處境并不安全,可以說時時刻刻面臨著各種危險,一旦波及到你,我們可分不出精力去救助于你!”
  古天一字一頓警告道,“現在,你應該明白自己的處境了,若是現在離開或許還來得及。”
  陳汐笑了笑:“雖然危險,總比迷失在這里可要強太多了。”
  古天怔了怔,凝視陳汐許久,不再多說,扭頭朝其他護衛喊道:“打起精神,繼續趕路!”
  一行人穿梭峽谷,朝遠處趕去。
  一路上,陳汐也是敏銳發現,這一支隊伍經驗極其老道,一邊極速前行,一邊掩埋一路上所留下的痕跡和氣息。
  另有護衛充當斥候,在前邊查探情況,可謂是訓練有素,明顯歷經過不少戰斗的洗禮,顯得很是精悍老辣。
  當然,以陳汐的眼光來看,他們的實力并不算太強,那些護衛清一色的冥化境修為,唯有那名叫古天的護衛首領,擁有著地仙三重左右的修為。
  不過讓陳汐奇怪的是,這支隊伍卻并未選擇飛行,而是純粹靠腳力在跋涉,這就顯得有些太不尋常了。
  要知道,按照地仙的速度,一瞬就是萬里之外,就是讓古天帶上他們所有人施展瞬移,也比單純靠步行要快上無數倍。
  “看來,這名叫血盆苦地的地方,只怕另有玄虛了……”
  陳汐若有所思。
  臨近傍晚時,隊伍停歇下來,駐扎在了一片密林中。
  或許是受到了古天的命令,一路上幾乎沒人和陳汐交談,都冷著一張臉,一副生人勿擾的模樣,陳汐自然也不會去自討沒趣。
  反倒是那位十一二歲的清稚少女,對他頗有幾分好奇,此時甫一停歇下來,就走到陳汐身邊,坐在一塊石頭上,道:“我叫崔青凝,大哥哥你呢?”
  陳汐笑道:“陳汐。”
  “陳汐哥哥你怎么會在血盆苦地迷路了?”
  崔青凝道,“這里可是幽冥中的一塊兇地,處處密布著各種可怕的兇險,若非為了躲避……”
  “小姐!”那古天突然在一旁提醒道。
  崔青凝怔了怔,旋即吐了吐舌頭,道:“唔,我忘了要保密。”
  古天不由搖了搖頭。
  陳汐卻是莞爾不已,這少女明顯涉世未深,心性單純而善良。
  他歷經的事情何其之多,光是一個“保密”二字,再結合少女之前所說的話,大致就能判斷出來一個模糊的梗概。
  這支隊伍肯定是為了躲避某些敵人的追殺,不得不涉險進入了這一片血盆苦地,為的就是借助這片區域所充斥的兇險作掩護,好趁機脫身。
  當然,若非逼不得已,只怕他們也不會進入這里,因為很簡單,兇險的環境有時候可以充當掩護,但有時候反而會害了自己。
  “對了,你還沒告訴我為何會迷路呢。”崔青凝擁有著一雙明凈如黑寶石般的眼睛,肌膚白皙。
  她面容清稚中帶著一份難掩的美麗,可惜身材纖弱,面龐有些蒼白,似生了一場大病似的。
  “我也是意外來到這里的,之前根本就不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陳汐忍不住自嘲一笑,“若非碰到你們,我甚至連血盆苦地這個名字也不值得。”
  “陳汐哥哥你不是幽冥中人?”崔青凝訝然道。
  不得不說,心思單純的少女,同樣也有著屬于女性與生俱來的敏銳嗅覺,一下子就猜了個**不離十。
  陳汐倒也不隱瞞,道:“正是如此。”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了古天的注意,他走過來,皺眉道:“怪不得我感覺你的氣息不正常,這么說,你是來自人間界了?”
  “不錯。”陳汐點了點頭,他發現,古天的神色似是緩和許多,心中頓時一動,看來之前他之所以戒備自己,原來是因為感知到自己的氣息有些不正常啊。
  見陳汐承認,古天皺眉沉吟許久,就轉身離開。
  “人間界?那可是好地方,聽說比幽冥界好玩太多了。”崔青凝兩眼放光,一臉的向往和憧憬。
  陳汐笑了,道:“其實都一樣。”
  崔青凝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扁了扁嘴,惆悵道:“不一樣,幽冥界太亂了,到處都在廝殺和戰斗,我可不喜歡。”
  陳汐怔了怔,卻不知該說什么好,因為在如今的人間界中,何嘗不是處處烽煙四起?
  “馬上要進入夜色了,快!收拾東西,小心戒備!”就在此時,那古天猛地沉聲道,神色嚴峻,透著一抹凝重。
  陳汐抬頭望了望蒼穹,透過層層枝椏,依稀能夠看見,那黑魆魆的蒼穹上,不知何時跳出來一輪血光流溢的月亮,妖異而令人心悸。
  血月當空,一股令人神魂壓抑的無形波動,就像那血色的月光般,籠罩在這片天地之間,萬物仿似都在此刻陷入沉寂之中。
  ——
  ps:新地圖,寫起來很費勁,等搞定一些必要的交代,就多更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