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931 徹底抹殺

血月當空,赤色而妖異的月華如潮汐般擴散,形成一股令人心悸的波動,籠罩天地之間。
  僅僅一瞬間,整個天地都充斥著一股令人煩悶、壓抑、暴躁的氣息,攝人心魄,像波浪般沖擊著人們的心智。
  古天等一眾侍衛,神色皆在此刻變得凝重無比,手持各種法寶,將崔青凝護衛在中央,屏息凝神,如臨大敵。
  沒有人出聲,所有動作都在無聲中已完成,顯然他們這一路上早已歷經了許多像眼前這般的情景,顯得頗為老練。
  陳汐見此,也是抿嘴不言,小心戒備。
  雖然修為尚未恢復,可他的神魂尚在,那無匹的仙念一瞬就清晰感受到,當這血月出現在夜空中那一剎那,一股滔天的戾氣、怨氣伴隨著狂暴的幽冥之力,倏然彌散而開。
  那令人神魂壓抑的力量,正是來自于其中。
  “好濃重可怖的怨氣,這血月一出,怎會釋放出如此令人悚然的氣息?簡直就像打開了地獄的大門一般……”
  陳汐皺眉,心中驚疑不定。
  他們此時置身在一片密林中,透過層層枝椏,能夠清晰看見,漆黑的蒼穹中,那血色的月華猶若實質般,飄灑而下,籠罩天地,像給整片天地披上了一層血糊糊的薄紗一般,鬼魅而妖異。
  嗖嗖嗖……
  當夜色越來越濃,血月光華越來越盛,突然之間,九道身影,出現在夜幕之下,一個個身披濃稠如血的衣袍,面容冰冷中呈現出一股鐵青之色,雙眸和嘴唇泛著一抹艷紅如血的光澤。
  當看清這九人面容時,陳汐腦海中一下子浮現一個詞——鬼!
  并且不是一般的鬼,而是兇厲無匹的惡鬼!
  因為他們的氣息太過詭異和陰森,毫無生機,渾身都籠罩在一股濃烈的陰戾鬼氣之中,森寒無匹。
  尤為令人可怖的是,這九道身影,還抬著一具漆黑冰冷的青銅棺材,足有三十丈長,表面密布著一層繁密扭曲的圖案,極為華美,透著一股尊貴的氣息。
  妖異血月!
  九鬼拉棺!
  這一幅畫面,在這沉寂而漆黑的夜色中,充斥著一股極為震撼人心的力量,連陳汐都不由眼眸一凝。
  他能夠清楚感受到,那漆黑冰冷的青銅棺材中,有著一股不屬于地仙五重境的可怖力量,晦澀而冰冷,隱隱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滔天戾氣。
  咚!
  一聲悶響,響徹天地間。
  那青銅棺材自動打開,旋即,探出一對纖細修長白皙猶若羊脂玉雕琢而成的手掌來,十指并攏交疊,很快結出一個古怪的手印。
  嘩啦啦!
  當一個手印凝結而成,那蒼穹之上,血色月光驀地涌現出一股浩大的血色洪流,猶若蒼穹落下的瀑布般,涌入青銅棺材之中。
  很顯然,那棺材中的存在正在施展一種秘法,吞吸來自于血月中的力量。
  “竟是‘厲鬼吞月’之象,看來這幽冥中的秩序已混亂到了極致,禍亂源頭要么出自幽冥血河,要么出自地府六道司中的地獄司和惡鬼司,要么就是枉死城中發生了驚天變故……”
  小鼎突然傳音道。
  陳汐心中一驚,秩序混亂?這莫非也是三界動蕩中的一個預兆?看來不僅僅只是人間界,幽冥界的局勢似乎也已處于動蕩之中了。
  “不過這對你而言,倒也是一個機會。”
  小鼎話鋒一轉,道,“等你實力恢復,完全可以借助斬殺這些厲鬼,來補充修復幽冥錄的力量。”
  陳汐怔了怔,若有所思。
  在之前,他就已清晰感受到,那血月中充斥著一股狂暴的幽冥之力,不過卻極為駁雜,其中還有著如若實質的戾氣、兇氣、怨氣,根本不適合汲取。
  不過這一切顯然難不住那些厲鬼,他們顯然把那血月的力量當做了獲得力量的最佳途徑。如此一來,只要斬殺了這些厲鬼,奪取其身上的力量,或許就能修復幽冥錄。
  此時再得小鼎出聲驗證,陳汐頓時就確定了這個想法。
  “當然,如果你擁有第三任幽冥大帝當年的實力,完全可以沖上九霄,將整個血月中的幽冥之力煉化了,那樣的話,整個幽冥界中的生靈只怕都會對你感恩戴德。”
  小鼎難得的開了一個玩笑。
  陳汐怔了怔,卻是若有所思道:“如果以后有機會,我倒是真想試一試。”
  ……
  一炷香后。
  蒼穹之上,那一具青銅棺材重新關閉,九只厲鬼抬著棺材飄飄搖搖,行走于漆黑夜色中,消失不見。
  至此,古天等人皆都暗松了一口氣,神色變得輕松許多。
  “陳汐哥哥,剛才那是九鬼拉棺,在血盆苦地中很常見,只要不驚擾到他們,一般不虞出現危險。”
  崔青凝步伐輕盈來到陳汐身邊,笑說道:“剛才沒嚇住你吧?”
  陳汐搖頭,道:“我只是好奇,幽冥中的月亮可是和人間界完全不一樣。”
  “其實以前也是一樣的。”
  崔青凝低聲說道,“近些年來,枉死城中的冤魂厲鬼突然變多,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冤魂出現,其身上的怨氣、戾氣無法化解,就被那月亮給吞吸了。”
  說到這,她不禁幽幽一嘆,“這也沒辦法,掌控枉死城的大尊者地藏王突然消失不見,令得枉死城秩序混亂,冤魂厲鬼無法超度,越聚越多,已開始為禍整個幽冥界了。”
  果然是枉死城出事了!
  陳汐一下子就想到了小鼎之前的推測,不由皺眉道:“難道幽冥地府中的大人物不管嗎?”
  “他們?”
  崔青凝唇邊泛起一抹失望之色,搖頭道,“他們只顧著爭奪權柄,互相傾軋,誰會關心其他冥界生靈的死活?”
  陳汐暗道:“看來這幽冥地府,現如今也是風雨飄搖,暗流涌動啊。”
  就在此時,陳汐心中忽然毫無征兆地生出一絲悸動,多年磨礪而出的戰斗本能,令他下意識地猛地一縱身,朝旁邊的崔青凝竄去。
  崔青凝只覺眼前一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陳汐抱住身體朝一側閃避而去,路途上撞斷一株株幾人合抱的大樹。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得她猛地尖叫起來。
  嗤!
  一抹猶若銀色水光的劍芒如若憑空而至,險之又險地擦著她的鬢角一閃而過,帶起一道細若發絲的血痕。
  噗通一聲,下一刻,她只覺天旋地轉,整個人在地上翻滾起來。
  陳汐這一下反應,奇快無比,如若閃電,從察覺到那一絲悸動,就下意識展開行動,若非實力未曾恢復,這一下,都足以帶著崔青凝瞬移至數萬里之外。
  可惜,他的力量如今也只相當于金丹境左右,也只能很狼狽地抱著崔青凝撞斷一株株大樹,閃避這一道猝不及防般的襲殺。
  “嗯?”
  一聲輕咦,倏然在這疏密的林間響起,飄忽不定。
  這時候,古天等一眾護衛們這時候也發現不妙,發出怒吼之聲,似已動手。
  可惜這一切,都讓陳汐沒有半點安全感,相反,他心中的危險感越來越強烈,刺激得他渾身汗毛都倒豎起來。
  因為直至此時,那一抹如芒在背般的氣息,依舊死死鎖定著他。
  嗡!
  那一抹低沉細小若蚊蚋般的劍芒破空聲再次響起。
  陳汐想也不想,身影一弓,手中劍箓輕輕斜刺前方一處虛空,那原本空無一物的虛空中,驀地閃現一道黑影,而陳汐的劍箓,恰好指著對方的咽喉部位。
  那種感覺,就像未卜先知一般,仿似早已料到這名刺客的行蹤,以及他將要出現的位置,而陳汐這一劍,就像守株待兔一般,輕輕一指,就直抵對方要害,從而間接瓦解掉了對方的攻勢。
  砰!
  一道銳利的破空聲響起,從陳汐臉頰一側掠過,在其后方的地面上洞穿出一個手指粗細的窟窿,深不見底。
  而自始至終,陳汐神色不動,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這就是他之前弓身的原因,早已精準捕捉到對方這一縷劍芒的軌跡。
  “咦!”
  又是一聲輕咦,那名刺客似極為意外,不過他反應同樣極快,身影一閃,再次從另一個方位朝陳汐斬殺而來。
  這一次,陳汐根本就沒有再反攻,而是抱著崔青凝,猛地朝后暴退不已,根本就不理會背后正有一道危險之極的劍芒逼近。
  鐺!
  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在陳汐背后響起。
  至此,陳汐這才止步,扭頭一看,果然就看見,古天已經和那名刺客廝殺在一起。
  自始至終,他的神色都沉靜如冰,行動更是干脆利落,好不拖泥帶水,一舉一動更是透著一股未卜先知的味道,倒也并不狼狽。
  原因就在于他的實力雖未恢復,可那恐怖的戰斗意識卻早已超出地仙境的范疇,又豈會被一名刺客給輕易得逞了?
  “已經沒事了,睜開眼睛吧。”陳汐瞇著眼打量了一番戰局,清楚知道,那名刺客已很難再得逞了。
  而此時,崔青凝早已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得臉色慘白,渾然沒有發現,自己像八爪魚似的緊緊將嬌小的身軀貼在陳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