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34 浩然正氣

感謝兄弟“用戶46761996”和“小兵螞蟻”的打賞捧場支持!感謝兄弟“江南風情”和暴醬的超級紅包,以及各位兄弟的月票支持!名字太多,不一一列舉啦,俺親手加精華答謝。
  ——
  那一片遮天黑影速度很快,一瞬就抵達這里。
  那赫然是一具長有三十丈,通體漆黑冰冷泛著金屬光澤的青銅棺材,只不過此時,這棺材四周洶涌著如潮的黑色鬼霧,顯得來勢洶洶。
  陳汐眼眸一瞇,一下就認出,他曾見過這具棺材,當時甚至映現出一幕“九鬼拉棺”的奇異景象。
  按照他估計,那其中的厲鬼,修為起碼在地仙四重左右。
  只不過這具青銅棺材為何又會出現在這里?
  當陳汐腦海中剛一浮現這個念頭,那蒼穹上,驀地傳出一聲粗暴而尖利的咆哮:“貝靈!你要來壞本王的好事嗎!”
  聲音如雷,激蕩夜空。
  正是那一個巨大如山的雪白窟窿頭所發出,它雙瞳中燃燒著慘綠色的鬼火,顯得異常的可怖。
  陳汐頓時就明白,這青銅棺材的主人,只怕是要破壞這骷髏頭晉級為鬼王的契機呢。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暫時按捺不動,冷眼旁觀。
  這時候,那一具青銅棺材已是倏然停止半空,棺蓋無聲開啟,首先從中露出一雙纖細修長白皙的手掌,猶若羊脂美玉雕琢而成,美麗而無暇。
  明明只是一對手,卻散發出一股致命的誘惑。
  “血崆,你趁我閉關,盜竊了我的血冥珠,還妄想晉級鬼王?若非搞出的動靜太大,只怕真要被你成功了。”
  一道低沉中帶著一絲沙啞味道的聲音,幽幽從那青銅棺材中傳出,伴隨聲音,一個渾身沐浴在幽藍色火焰中的女子,舒展起曼妙的身姿,從中站了起來。
  她有著一頭順滑烏黑的秀發,垂落腰際,身穿一襲深藍色鑾紋寬擺裙裳,眉目如畫,清冷而絕美。
  唯有那一對櫻唇蒼白,看不出一絲血色。
  這個女人很美麗,清冷如冰,氣質高貴,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令人賞心悅目的優雅氣息,像一個出生于貴胄禮儀之家的小姐一般。
  若非她是從那一具冰冷漆黑的青銅棺材中走出,陳汐甚至都不敢確定,對方居然會是一個鬼物!
  “哼,那血冥珠本就是天地奇物,有緣者得之,怎么可能是你的?貝靈,你速速離開,這次本王若晉級成功,就離開血盆苦地,再不與你相爭,如何?”
  被稱作血崆的骷髏冷哼道,說話時,他全身都燃燒起滾滾慘綠色鬼火,似在抓緊時間煉化那些群鬼獻祭的力量。
  “又是一個蠢貨!這血盆苦地中的一切東西,本來全都是我的,你借我寶地修煉,我倒是懶得搭理你,可你居然敢染指不該得到的東西,那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貝靈神色清冷,言辭更是冰冷如刀,話音剛落,她已是突然動手。
  嗤嗤!
  一縷縷幽藍色火焰,猶若靈動的火龍,從其掌指間傾瀉而出,撕裂虛空,朝那血崆籠罩而去。
  “貝靈!你別不知好歹,你以為本王會怕你不成?”
  那血崆見她說動手就動手,不由暴怒,轟隆一聲,他已是化作一個面容陰鷙,身披綠袍的中年,抬手一劃,斬出一道慘綠色火焰刀芒,和貝靈廝殺在了一起。
  轟隆隆!
  兩者對戰,激蕩長空,無匹的慘綠幽藍色鬼火交織在一起,爆綻出一股股恐怖的波動,席卷八方,將云層都震碎。
  其中更是發出一聲聲尖利猙獰慘厲無比的鬼哭狼嚎之音,將整片天地渲染得猶若一片群鬼亂舞之地一般。
  雖然是鬼物,可實力卻是皆都在地仙境之上,兩者交鋒,所造成的破壞力,將方圓萬里內都掃蕩一空,巖石齏粉山岳崩塌。
  “那女人實力倒是不錯,地仙四重境的力量而已,居然將一個近乎地仙六重的家伙壓制得抬不起頭來,明顯是其資質和修煉的功法要超出對方不止一籌。”
  “再加上那血崆明顯正處在蛻變晉級的邊緣,被人打擾,實力必然大打折扣,最終只怕是兇多吉少。”
  陳汐躲在遠處,觀看著這一場激戰,一瞬就判斷出兩者之間的強弱來。
  他深吸一口氣,打定注意,待會若那貝靈取勝,就趁機出手,將其鎮殺,然后將這天地間的幽冥之力全部搜集了。
  盞茶時間后。
  那血崆被撕裂一臂,疼得他猛地發出一聲咆哮:“貝靈!你真要趕盡殺絕!?”
  貝靈不答,一對纖細修長近乎完美的手掌連連劃動,施展出一道道幽藍火刀,如斬天之刃,如裂地之刀,鋒利而肅殺,毫不留情。
  噗!
  血崆猝不及防,左胸位置被劃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疤,血流不止。
  “該死!貝靈你個小賤人等著!總有一天本王會親手抓住你,將你蓄養為奴,蹂躪鞭撻至死!”
  血崆連連咆哮,已憤怒到了極致,但他話音還未落,身影一閃,身影拉出一道血光,竟要逃跑了。
  “在我手下,你能逃得了嗎?還是留下吧,你身上的力量恰可以為我所用,只要汲取之后,足以讓我的實力再次晉級!”
  貝靈語態輕淡,身姿優雅而從容,可她的動作卻是不慢,探出白皙修長的手掌一抓,砰的一聲,直接抓碎虛空,掐住血崆的脖頸,輕輕一帶,就抓回了身前。
  啪!
  她沒有任何遲疑,甚至不給對方求饒的機會,翻手一掌,直接將其擊斃。
  “還搞出群鬼祭月這樣的大動靜,哼,到頭來還不是要給我貝靈做嫁衣?”貝靈唇邊泛起一抹不屑,掌心一吞一吸,就開始汲取血崆體內的幽冥之力。
  好機會!
  陳汐眼睛一瞇,蓄勢待發。
  唰!
  然而就在此時,居然有人搶在陳汐之前動手了!
  只見一抹細碎無光的劍芒悄無聲息地撕裂虛空,倏然出現在貝靈頭頂上空,朝其天靈蓋擊殺而下。
  這一擊,端的是奇快無比,狠辣果決,猶若憑空出現般,突如其來,令人防不勝防。
  而此人,赫然就是青梟!
  噗!
  不得不說,這貝靈的反應同樣不慢,幾乎在察覺到危險那一剎那,身影一閃,就險之又險地避開了要害位置,只在左肩上留下一個血窟窿。
  “找死!”
  貝靈神色清冷如冰,像感知不到痛苦一般,抬手一掌朝青梟抹殺而去,不過后者一擊不中,早已閃避在千丈之外。
  “果然不愧是掌控血盆苦地的女靈尊貝靈,只要你放棄抵抗,為我所用,我可以饒你不死。”
  青梟身影籠罩在一層黑色斗篷中,只露出一對鋒利如刀刃般的眸子。
  “你是專門為了我來的?”
  盡管受傷,貝靈的儀態依舊從容而優雅,清冷而美麗的面孔,窈窕修長的身姿,愈發襯得她靈氣逼人,渾然沒有半點鬼氣森森的氣息。
  “只是順路而已,聽聞血盆苦地的女靈尊,乃是由一縷‘鬼皇菩提心’修煉得道,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令我也忍不住想據為己有。”
  青梟的聲音沒有任何的感情波動,卻透著一股掌控全局般的睥睨之色,那是對自己實力的一種自信。
  顯然,他對能夠擒下貝靈信心十足。
  鬼皇菩提心?
  遠處的陳汐皺眉,有些疑惑。
  “在幽冥界,能夠被稱作鬼皇的,只存在于太古時期,而能夠以鬼皇之軀修煉出菩提心的,則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圣臨鬼皇,在第三任幽冥大帝出現之前,這圣臨鬼皇可是一個三界赫赫有名的通天人物。”
  這時候,小鼎開口,幫陳汐解惑,“那女人若是由圣臨鬼皇的一縷菩提心修煉得道,將其抓住,就能煉制出一縷菩提心,對修行將有莫大的助益。”
  陳汐心中不由一陣驚訝,倒是沒想到,那貝靈居然還有這么大的來頭。
  “能夠知道我的來歷,看來你也并非無名之輩,莫不是來自幽冥地府中?”貝靈神色愈發清冷,近乎沒有表情,像在說一件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一般。
  “不錯,據我所知,很早之前,幽冥地府中已有不少大人物前來血盆苦地,欲要抓捕于你,可惜一直被你躲起來,緣慳一面。”
  青梟慢條斯理說道:“幸運的是,你被我撞見了,這就叫運數使然,怎么樣,是否考慮歸順于我?我的時間不多,給你三個呼吸的考慮時間。”
  “歸順你?還不是為了將我煉化做一縷菩提心?”
  貝靈唇邊泛起一抹濃濃的嘲諷之色,“可惜,別說是你,就是六道司的大人物來了,也奈何不得我,因為你們根本就不知道,菩提心究竟有何神妙。”
  說著,她素手一招,凝聚出一抹幽藍色的瀲滟火芒,倏然籠罩己身,而她的身影居然化作一點點的光斑,逐漸消失于虛空中。
  顯然,這是一種極為詭秘的遁術。
  “可笑,我可是一名刺客,最擅長的就是隱匿刺殺之術,又怎可能讓你逃掉?”
  青梟身影一閃,倏然消失原地,下一刻,虛空一震,就已來到貝靈原先所站立的位置,手中纖細如指的狹長黑劍猛地朝虛空中一刺。
  砰!
  一聲脆響,猶若琉璃被打碎了一般,那虛空突然炸開,旋即,貝靈那綽約的身影,踉蹌從中跌落出來。
  ——
  ps:汗,桃花兄弟說恢復三更才給月票,嗚嗚~太欺負人了,明天竭盡全力一定3更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