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936 幽冥地府

當古天一行人停頓腳步時,頓時就發現,隊伍中少了陳汐。
  “糟了,那家伙才只金丹境修為,該不會沒跟上吧?”有護衛憂心忡忡說道。
  “會不會是遇害了?”有人驚疑道。
  那“群鬼祭月”的一幕太恐怖,別說金丹境修為,就是冥化境、地仙境強者,若是閃避不及時,只怕也會罹難。
  “閉嘴!”
  古天皺眉呵斥,“原地休整,一炷香之后,若陳汐再不來,你們便護衛著小姐上路,我返回去查探一番。”
  一名護衛忍不住說道:“若是他真的……”
  古天揮手打斷道:“不要妄下定論!”
  眾人沉默,心中卻隱約感覺,這次陳汐只怕再也回不來了,群鬼祭月,鬼王現世,又豈會放過一個金丹境的小家伙?
  “小姐?您怎么不呆在寶輦中?”古天一瞥眼,就看見崔青凝從那一輛青銅寶輦中走了下來。
  “古天叔叔,陳汐哥哥他不要緊吧?”少女抿嘴,蒼白清稚的小臉上帶著一抹無法掩飾的憂色,更有著一絲自責。
  她似乎感覺是由于自己太過疏忽大意,沒有照顧好陳汐,才會令得陳汐掉隊,至今下落不明。
  “小姐,陳汐吉人天相,應該不會出事的,您不用擔心。”古天溫聲安慰道。
  “也對,陳汐哥哥他連青梟的刺殺都能躲開,肯定不會有事的。”崔青凝眼睛一亮,一臉自信道。
  古天見此,心中卻不由一嘆,暗道:“我也希望如此啊。”
  想到這,古天突然抬頭,沉吟道:“小姐,黑崖城中的崔銘公子可靠嗎?”
  崔青凝怔了怔,道:“六堂兄從小就很照顧我,并且他父親可是我三叔,和我父親關系最好,他應該不會站在二長老他們那邊的。”
  古天似暗松了口氣,道:“那就好,等咱們抵達黑崖城,就借助崔銘公子的力量,開啟城中挪移大陣,趕往黃泉域,如此一來,咱們的對手必然再追不上咱們。”
  崔青凝點了點頭,旋即也不知想起什么,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惘然和失落之色,“可我擔心,就是返回族中,也會……”
  古天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制止道:“小姐,不用擔心,等返回族中,我就會聯系刑律司中的一眾老兄弟,為小姐保駕護航的。”
  “咦!快看,那好像是陳汐……”
  這時候,一名護衛似發現什么,驚異出聲。
  “果然是陳汐,不過他身邊怎會多出一人來?”
  其他人也都發現,在那極遠處,正有兩道身影飛速趕來,為首的正是陳汐,不過在其身后卻跟著一個陌生的女子。
  “會不會陳汐被那女人脅迫了,欲要對咱們不利?”一名護衛皺眉,眼眸中泛起一抹冷厲之色。
  古天揮了揮手,示意眾人稍安勿躁。
  不過他的神色,同樣也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分明能察覺到,那模樣清冷如冰的女人,赫然擁有著不遜色于自己的實力!
  換而言之,對方修為起碼在地仙四重左右。
  這就未免太奇怪了,才只短短盞茶時間不見,陳汐怎會結交這樣一個實力強大的女人?這其中只怕必然有蹊蹺了!
  意識到這一點,古天不著痕跡地將崔青凝護在了身后,暗自戒備。
  “抱歉,讓大家久等了。”
  陳汐在千丈之外放慢速度,一步步走來,儀態坦蕩。
  他同樣也發現,古天等人眼神中帶著一絲戒備之色,顯然是因為自己身邊多出了一個貝靈來。
  “哦,這位是……”陳汐開口,正打算介紹貝靈的身份,以此來打消眾人心中的誤會。
  這時候,貝靈卻是搶著開口,道:“我是貝靈,現在是他的侍女。”
  聞言,不止是古天等人一愣,就連陳汐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目光古怪地瞥了貝靈一眼。
  侍女?
  對天發誓,他之前可從沒和貝靈如此商議過,換句話說,這都是貝靈自作主張的說辭。
  可惜,這個說辭實在太蹩腳了……
  陳汐心中暗自一嘆,他突然有點后悔把周身氣息保持在金丹境左右了。
  果然,下一刻,古天等人連看向陳汐的目光中,都帶上了一抹警惕之色。
  大概在他們看來,這簡直就是個破綻百出的謊言,哪有一個地仙強者愿意成為一個金丹境家伙的侍女的?
  況且這個侍女還如此的美麗,不僅衣飾考究華美,連儀態還如此的優雅和從容,就如同一個出生于貴胄禮儀之家的閨秀般,怎會屈尊紆貴當一名侍女?
  不正常!
  太不正常了!
  陳汐張了張嘴,正要解釋,卻見崔青凝已清脆開口說道,“陳汐哥哥,你回來就好,剛才我可是很擔心你哩。”
  說著,她竟是歡快跑到陳汐身邊,抱住了他的手臂。
  見到這一幕,直嚇得古天渾身都一哆嗦,叫道:“小姐!”
  崔青凝抬頭,疑惑道:“古天叔叔,怎么了?”
  古天看了看陳汐,又看了看貝靈,最終搖了搖頭:“沒什么。”
  陳汐很清楚古天心中所想,不由一陣無語,走上前,飛快在古天耳畔傳音說了些什么。
  “真的?”古天一驚,目光中閃過一抹愕然之色。
  陳汐點點頭。
  古天怔怔瞥了貝靈一眼,搖了搖頭,神色中竟泛起一抹同情之色。
  接下來,沒有再耽擱時間,眾人開始趕路。
  按照古天的說法,全力奔行的話,不出兩天,就可以抵達黑崖城,到了那里,他們的處境就會變得安全不少。
  路上,貝靈突然問道:“你剛才和他說了什么?”
  陳汐嘆了口氣,道:“你真要聽?”
  貝靈點頭,神色很認真。
  “我說你缺心眼,誤服了孟婆湯,失去了記憶,結果誤認為我是你家公子,誓死相隨,趕也趕不走,只能帶在身邊了。”陳汐實話實說,有些歉然。
  令他沒想到的是,貝靈竟似乎不著惱,一臉若有所思地點頭道:“這個理由不錯。”
  陳汐怔了怔,沒想到這女人看似清冷驕傲,脾氣倒還是很不錯的。
  一路上,對于貝靈的突然加入,一眾侍衛都抱有極為強烈的戒備心,不過在古天說出陳汐那一番理由之后,眾人頓時也都對貝靈流露出一抹同情。
  孟婆湯,那可是連神仙的記憶都能抹去的寶物。
  誰也沒想到,這位地仙四重境的強者,竟會誤服下了孟婆湯,丟失了記憶,這可有些太可憐了……
  當然,這個理由他們剛開始也有所懷疑,不過隨著同行兩天之后,發現貝靈并無異動,并且自始至終一步不離地跟隨在陳汐身邊,這種懷疑漸漸就消褪不少。
  眾人反而開始有些羨慕陳汐了,感覺這金丹境的家伙,居然誤打誤撞擁有一位美麗而優雅的地仙強者為侍女,簡直就是撞了大運,飛來艷福啊。
  兩天后。
  遠遠已經能夠看見,在那陰霾重重的蒼穹極遠處,有著一座雄城,宛如盤踞在地平線上的一頭巨大兇獸,醒目之極。
  黑崖城!
  看見那極遠處的雄城輪廓,古天一行人臉上皆都流露出一抹輕松喜悅之色。
  “沒想到,這兩天中咱們竟未遇上一點危險,難道那些該死的混蛋已經放棄了嗎?”一名護衛笑說道。
  其他人也都有些意外。
  唯有陳汐心知肚明,那青梟原本要在兩天前動手,可惜卻碰上了自己,無形中已是幫古天等人化解了一場危機。
  “你這混球,難道你還巴不得有人來劫殺于你?”古天笑罵了那護衛一句之后,就揮了揮手,繼續朝前趕路。
  距離黑崖城近了,能夠清楚看見,這座雄城通體漆黑,盤踞于天地之間,單單是城墻都有百丈高,一根根粗大如柱的火把,插在城墻四周,密密麻麻,形如蔓延于城墻之上的萬丈火龍,將蒼穹上的的陰霾都驅散,火光洶洶,照耀十方。
  此時在那城門前,已有不少的生靈在進進出出,顯得頗為熱鬧。
  甚至,陳汐還看見兩名模樣暴戾的大漢,手持丈二鐵鞭,正在驅趕著一隊黑霧繚繞的鬼魂,朝城中行去,顯得頗為詭秘。
  那便是冥界中獨有的“驅鬼人”,以抓捕冤魂厲鬼為職業,也以此來謀生。
  不過很快,陳汐就被一群人吸引。
  為首是一名身穿金袍的青年,手執玉扇,跨坐在一頭足有三丈高的漆黑兇獸之上,儀態悠悠,似是在等人。
  在其身后,跟著一眾裝備精良的扈從,約莫上百人,霸占著城門前中央的街道,一個個精悍威猛,煞氣驚人。
  那路過的行人非但不敢流露任何不滿,甚至望向這些人的目光中,皆透著一抹深深的忌憚和敬畏。
  吸引陳汐的不是這些,而是那金袍青年胯下的坐騎,赫然是一頭鬼麒麟!
  麒麟,本就是天地間的一種可怕神獸,和鳳凰、青鸞、玄武、白澤等神獸齊名,而那頭鬼麒麟顯然是隕落之后,魂魄涌入幽冥之中,然后才被這金袍青年所捕獲,豢養為了自己的坐騎。
  “堂妹!我可總算把你盼來了!”
  那金袍青年遙遙看到古天一行人之后,當即眼睛一亮,翻身從鬼麒麟上下來,大笑著朝這邊行來。
  ——
  ps:第三更凌晨2點以后了,熬不住的明天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