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40 群鬼祭月

轟隆!
  漆黑的夜色下,黑崖城城主府猛地產生一陣轟震崩碎音,盛光沖霄,全城皆驚。
  一道道身影,沖向蒼穹,激烈對戰,雷霆怒擺,神霞激蕩,將方圓萬里之內,悉數化作了慘烈戰場。
  這是屬于地仙境強者之間的對決,彈指間山河崩碎,日月無光,那等威勢,駭得城中人倉惶奔逃,唯恐被波及到。
  一時之間,到處都是驚呼聲、喊救聲,哭爹喊娘,亂糟糟一片。
  就在這一片混亂中,陳汐帶著崔青凝,靜靜駐足在戰場之外,氣質沉靜如磐石,目光緊緊盯著那戰場。
  局勢很不妙!
  無論是古天,還是崔銘,皆都不是敵人對手,甫一激戰,就處于被壓制的狀態,若非兩者以命相拼,悍不畏死,只怕早已落敗。
  唯一讓陳汐稍稍放心的是貝靈,這個由一縷鬼皇菩提心修煉得道的女人,實力毋庸置疑的強悍,清冷而肅殺,隱隱已是占據了一絲主動權。
  尤為令他訝然是,貝靈舉手抬足之間,竟帶著一股屬于“彼岸道意”的氣息,雖未臻至爐火純青的地步,可威力卻是不容小覷。
  也正因如此,那來自惡鬼司的大司命芮晴,才會被其打壓得連連閃避。
  彼岸道意,那可是幽冥界三大至高大道之一,和沉淪、終結奧義并列,原本陳汐以為當今世上,除了自己之外,已再無人能悟得其中奧妙,但很顯然,他這種認知似乎出現了一絲偏差……
  就在此時,陡然一聲驚天大喝傳出,“陳兄!還愣著做什么,速速帶青凝離開!”
  那是崔銘,正一臉驚怒地望過來。
  他萬萬沒想到,陳汐非但沒走,甚至還傻乎乎地站在遠處觀戰,這一幕直氣得他肺都快炸掉。
  他殊死拼命,還不是為了爭取一線生機,要讓陳汐和崔青凝安然脫身,哪會想到會發生這樣一幕?
  難道這家伙被嚇傻了?
  崔銘臉色鐵青陰沉,驚怒交加,心都跌入了低谷,感覺自己這次似乎看錯了人……也對,一個金丹境小家伙而已,怎堪大用?
  “六堂兄,我不走。”崔青凝猛地激動大喊道,“你若死了,我也不要活了!”
  “陳汐!你他媽再不行動,我現在就殺了你!滾!快滾啊!”
  崔銘咆哮,神色猙獰一片。
  “唉,崔公子,你托付的這個家伙可太窩囊了,這么重要的事情,哪能交給一個廢物來辦呢?乖乖認命吧,在我王崇手中,今天誰也逃不掉的。”
  王崇哈哈大笑,拳如驚龍,屈肘一探,撕裂虛空,化作萬千拳影,將崔銘逼得連連倒退,根本就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時間。
  咔嚓!
  與此同時,另一側,柳俊臉上狠色一閃,雙掌猛地一震,如推山岳,狠狠印在古天的胸膛。
  噗!
  古天猛地噴出一口血來,像斷了線的風箏似的,倒飛出千丈之外,胸膛都塌陷下去,臉色暗淡蒼白,已是遭受重創。
  “古天叔叔!”崔青凝一聲驚呼,臉上煞白透明。
  “混賬!你還不走!難道要看著我們都死干凈?”崔銘咬牙,披頭散發,狀若瘋魔般嘶吼。
  至此,陳汐最終決定,不再掩飾實力了!
  哪怕事后被對方誤會,大不了一走了之,因為……他這一刻的確被崔銘、古天這等殺身成仁般的態度所震撼到。
  他已不能再容忍自己袖手旁觀!
  “哈哈,一切都晚了,待我解決了這冥頑不靈的東西,一個金丹境的小螻蟻還不是說殺就殺,又能逃到哪里去?”
  那柳俊一聲大笑,身影一閃,已沖至古天身邊,手掌如鶴喙,凌厲如針,狠狠戳向古天的咽喉。
  這一剎那,柳俊甚至清晰看見,對方眼神中涌現一抹無助絕望,那種垂死般的模樣,刺激得他渾身血液都興奮起來。
  身為惡鬼司的大司命,他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的血腥,每一次殺人,都能讓他有一種飄飄欲仙般的興奮感覺,如此美妙,如此誘人……
  然而就在這十萬火急的時刻,突然之間,一尊巨大的拳頭,毫無征兆地出現在柳俊的視野中。
  嗯?這是……
  還未等柳俊反應過來,他只覺五官就像被一座山岳給撞到,整張臉都塌陷下去,血水模糊,顴骨、額頭、鼻梁全部齏粉,腦袋直冒金星。
  若非他閃避及時,這一拳都差點轟爆他的腦袋。
  不過即便如此,柳俊整個人還是發出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像火燒屁股般,猛地朝后閃避。
  “誰!找死,居然敢偷襲!老子要殺了你!”柳俊嘴中瘋狂大叫,五官血肉模糊,猙獰滲人。
  這一幕,頓時令正在激戰的眾人一驚,紛紛收手。
  抬眼望去,只見一道峻拔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立在古天身前,他面龐清俊,眸光深邃如星,隨意一立,腰脊如槍捅破青天,仿佛要與大道爭鋒!
  陳汐!
  不對,他身上的氣息怎么會變得如此之強?
  無論是崔銘,還是古天,皆都怔了怔,敏銳察覺到,陳汐的氣息如淵如海,竟有著不遜色地仙強者的威勢!
  而王崇、芮晴等人則更是一驚,萬萬沒想到,一個金丹境的小螻蟻,怎會轉眼間就成長為地仙強者了!
  旋即,無論是敵我,腦海中皆不約而同閃現出同一個念頭——這家伙之前一直隱藏了實力!
  氣氛,一下子變得沉悶起來。
  面對于此,陳汐歉然朝崔銘道:“崔兄,之前并非我故意隱瞞,待解決這些家伙之后,我再向你賠罪道歉。”
  還未等崔銘作答,那柳俊已是瘋狂嘶吼一聲,沖殺了過來,“該死的東西,竟敢偷襲老子,給我死來!”
  他已經被陳汐那一拳打懵了腦袋,五官塌陷,面容血肉模糊,猙獰滲人,身為惡鬼司的大祭司,他哪曾遭遇過這等情況?
  更何況,對方雖然隱藏了實力,可現在所展現出的氣息,也僅僅只相當于地仙一重境而已。
  這樣一個家伙,居然能偷襲得了自己,這對驕傲自負的柳俊而言,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恥辱!
  轟!
  掌印如驚雷,碾壓虛空,裹挾一股狂暴如汪洋般的氣勢,暴殺而來。
  這一刻,柳俊已是徹底震怒,含恨出手,一出手就是壓箱底的殺招。
  面對于此,陳汐靜靜佇立不動,如盤松,似碣石,云淡風輕,沉靜不波,待對方拳勢籠罩而至時,他這才探出一臂,一抓一抖一崩。
  簡簡單單三個動作,一氣呵成,其中卻是蘊含著無窮玄妙,猶如靈鶴翩躚起舞,似老龜從碧潭中浮現頭顱,不含一絲煙火氣息。
  下一剎那,眾人眼前一花,猶如拎小雞似的,那柳俊直接被陳汐揪住脖頸,竟似比探囊取物還要輕松愜意。
  手臂一抖,柳俊渾身一陣劇烈戰斗,猶若篩糠似的,渾身筋骨皮膜都嘩啦啦一陣崩碎脆響,像軟面條似的,再提不起一絲力氣。
  腕力一崩,砰的一聲爆音,柳俊都來不及發出慘叫,整個身軀像爆碎,化作血雨撲簌簌飛灑夜空。
  這一抓一抖一崩,看似緩慢,其實是在一瞬就完成,快的不可思議,快得眾人回過神時,那柳俊已是慘死當場。
  嘶!
  眾人眼瞳一縮,皆都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這柳俊可是惡鬼司的大司命,地仙四重境修為,鎮殺了不知多少兇魂惡鬼,雙手沾滿血腥,實戰經驗更是豐富老辣。
  可如今,卻在一擊之間被對手殺了!并且連一絲反抗的余地都沒有,這如何不讓人震驚?
  一瞬間,眾人看向陳汐的目光都變得凝重起來。
  “崔兄,你帶著古兄暫且歇息一番,這兩人就交給我了。”陳汐平靜說道。
  崔銘神色復雜地看了陳汐一眼,他知道這不是刨根問底的時候,當即帶著身負重傷的古天退到一旁。
  連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他竟是沒有產生一絲反抗的念頭,仿似陳汐的話是真理一般,無形中,令他相信,陳汐足夠應付眼前的局面。
  “朋友,沒想到你原來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不過你這么做,可有些不自量力了。”
  王崇深吸一口氣,目光如鷹隼般,盯著陳汐,緩緩說道:“不怕告訴你,這次的行動,牽連到惡鬼司、修羅司、地獄司、刑律司等等機構,你這么做只會害了自己,所以我勸你還是莫要摻合進來為好。”
  陳汐淡然道:“說完了?”
  這種無動于衷的態度,令王崇眉頭一皺,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暴戾之色,但最終,他還是強忍住心中殺機,道:“你若是現在立刻,我可以當之前的事情沒發生過。”
  言外之意就是,柳俊的死,他完全可以既往不咎。
  由此也可見,剛才陳汐斬殺柳俊那一擊,給王崇造成了多大的震撼,若非忌憚于此,以他的秉性,只怕根本不會如此低聲下氣了。
  可惜,他卻根本沒想到,陳汐根本就不是幽冥中人,又豈會在乎他口中那些威脅?
  “說完了,就上路吧。”
  下一刻,陳汐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語態平靜,像在說一件在尋常不過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