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942 高手相隨

黑崖城,傳送陣。
  亮光一閃,陳汐、崔青凝、古天、貝靈四人已是消失不見。
  那些跟隨古天一起保護崔青凝的護衛,則都被留了下來,一方面是因為他們自身實力太低,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有了陳汐、貝靈的加入,也完全不需要那些護衛來跟隨。
  崔銘親自送陳汐一行人離開,并送出一塊玉牌,言稱抵達幽冥地府之后,會有人主動聯絡陳汐,去打探有關幽冥盤的消息。
  而這塊玉牌就是一個憑證。
  ……
  黃泉域,羅睺城。
  城外傳送陣亮光一閃,陳汐一行人從中走了出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一片艷麗如燃的紅!
  那地面上、城墻前、大路兩側……皆都鋪砌著一層殷紅如血的花朵,一片又一片,鮮紅如燃,傾滿大地。
  遠遠望去,就像是鮮血鋪滿的地毯,如火,如燃,如荼、似血。
  彼岸花!
  又名曼珠沙華,引魂之花,寓意著災難、禍亂、分離的死亡之花。
  傳聞中,人死之后,靈魂就是在這種花的指引下通往幽冥,轉世投胎,而這條由彼岸花鋪砌的道路,又被叫做“火照之路”,有著引魂渡厄之功。
  就是在人間界,陳汐都聽聞過彼岸花的名字,以及有關它的傳說,此時親眼所見,心中也是憑生一抹驚嘆。
  據他所知,彼岸花素有“花開花落,千年循環,花葉不想見,情緣兩分別”之稱,同時,幽冥三大至高奧義之一的彼岸道意,也是由“火照之路”中的彼岸花孕化而來。
  可以說,在幽冥之中,彼岸花就如同是一種圣花,為冥界眾生所喜愛。
  “這些都是普通的彼岸花,真正有價值的彼岸花,生長在羅睺峽谷,若有幸得到彼岸花的果實,甚至能從中參悟出一絲彼岸道意。”
  古天低聲解釋道,他知道陳汐是第一次前來,對這一切都不熟知。
  彼岸花果實?
  陳汐心中一動,產生一絲濃厚的興趣,若有所思地看著貝靈,道:“你掌握的彼岸道意,莫非就是從中參悟而來?”
  昨日和那惡鬼司的芮晴對戰時,貝靈展現出的道法中暗含著一縷彼岸道意,當時他還頗為驚奇,但聽了古天的話之后,他登時就明白,彼岸道意作為幽冥三大至高道意之一,掌控的人只怕不會少了。
  果然,貝靈點頭道:“不錯,當年我在血盆苦地斬殺一名對頭時,曾從其身上獲得三顆彼岸花果實,方才從中悟出了彼岸道意。”
  陳汐見此,興趣愈發強烈,道:“有機會,我倒是想去那羅睺峽谷見識一番。”
  沒有再耽擱,一行人踩著鋪砌了一路的彼岸花,朝那羅睺城內行去。
  ……
  按照古天的說法,幽冥地府,便是幽冥界的核心重地,分作黃泉域、忘川域、六道王域和閻羅王域四大域境。
  每一個域境,皆都廣袤之極,城池羅布,宛如人間界中的一方小世界般。
  進入黃泉域,也就等同于進入了幽冥地府的范圍。
  而這羅睺城,便是黃泉域中的一座邊防重鎮,地位卓絕,一直牢牢掌控于地府大勢力黃泉宮之手。
  黃泉宮在地府中的職責很重要,乃是負責引魂之事,三界中逝去的亡靈,進入五方鬼帝所掌控的鬼門關之后,就會被黃泉宮中的弟子引渡而走。
  換而言之,這黃泉宮的弟子,大概就相當于人間界世俗傳說中的牛頭、馬面,專職負責引魂之事。
  黃泉宮的主宰為“黃泉大帝”,地位大致和六道司中的“大司主”相當,和孟婆殿的殿主“孟婆王”、枉死城城主“地藏王”并列,在幽冥之中,絕對是權柄滔天的至高存在之一。
  ……
  傳聞之中,太古時期,魔祖羅睺曾闖入幽冥之內,與幽冥血河老祖論道百日,最終因為道統不合,以戰斗分勝負。
  那一戰有多恐怖,已不可考究,只不過在戰后,血河老祖隱匿于血河之下,再未曾顯露行跡,而魔祖羅睺也由于傷勢過重,歸寂于此,唯有一縷元神離開了幽冥。
  而這羅睺城,傳說就是當年魔祖羅睺的歸寂之地。
  羅睺城,一座幽靜的宅院府邸中。
  這是屬于崔氏家族的一處秘密據點,被三長老崔方虎一系所掌握,而這崔方虎正是崔銘的父親,所以在此停歇,倒是不虞被其他人察覺了。
  “陳汐兄弟,少則三天,多則十天,我便會返回接小姐,在這期間,就有勞你保護小姐了。”
  安置好一切好,古天便將陳汐叫到一側,低聲囑咐道。
  崔氏一族所盤踞之地,位于六道王城中,安全起見,古天打算先行一步,前往六道王城中查探情況,聯絡人馬,再返回接崔青凝回家。
  畢竟,現如今崔氏內部爭斗不休,直接返回族內,太過冒險,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
  陳汐倒也很清楚這一點,當即便應允下來。
  當夜,古天便孤身一人,離開了羅睺城。
  “陳汐哥哥,能不能和我說說你和你那位妻子的事情?”
  夜晚,府邸中的一處院落中,星輝彌漫,散發出一股靜謐的味道。
  陳汐、貝靈、崔青凝正圍著一方石桌飲茶閑聊,當說起幽冥盤的事情時,崔青凝突然揚起小臉,好奇問了一句。
  陳汐怔了怔,點頭道:“可以。”
  說著,他便把如何認識卿秀衣的經過,一點一滴講述了出來。
  當然,有些少兒不宜的東西,他一句帶過,其他的事情,倒是一點也沒隱瞞。
  也沒什么好隱瞞的,現如今的人間界,誰人不知道他和卿秀衣之間的關系?
  雖然陳汐講的平淡,可依舊讓崔青凝聽得睜大了眼睛,時而蹙眉、時而恚怒、時而露出一抹笑意,很是投入。
  就連貝靈,也都聽得怔怔不已,似沒想到,陳汐和他妻子之間,居然會發生如此多曲折跌宕,驚心動魄的事情。
  當陳汐講完,崔青凝和貝靈仍舊沉浸在那一幕幕的悲歡離合中,不可自拔。
  對于此,陳汐只是靜靜微笑不已。
  或許其他人感覺,自己這一路走來太過艱辛,可他并不覺得,無論是為了卿秀衣,亦或是為了兒子陳安,他感覺這一切付出都值得。
  談不上什么怨天尤人,也并不以此為驕傲,因為這是屬于他的女人,單單是這一點,就足夠了。
  “若有機會,我一定要幫陳汐哥哥找到幽冥盤,讓你和那位姐姐重聚在一起。”半響后,崔青凝抬頭,小臉上已盡是認真之色。
  陳汐笑了笑,道:“你呢,小小年紀,怎會惹來那么多人追殺?若是單單為了崔氏的大權,似乎完全不必如此趕盡殺絕吧?”
  崔青凝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聲說道:“陳汐哥哥有所不知,在崔氏一族中,唯有我身上的血脈,才能開啟我家祖上留下來的一處‘秘境’,傳聞中,我家先祖所留的至高傳承,就藏在其中。”
  頓了頓,她繼續道:“依照我崔氏的祖訓和規矩,唯有獲得先祖傳承的后裔,方才能接掌崔氏一族,從而掌控刑律司。也正因如此,二伯父他們才視我為眼中釘,不愿讓我返回族中,就是擔心我進入祖地,獲得其中的傳承。”
  “原來如此。”
  陳汐看著少女臉上那失落惆悵的神色,心中不由一嘆,這可真是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因為血脈的特殊,卻成了族人恨不得斬盡殺絕的對象,未免太過讓人心寒了。
  “崔氏的至高傳承?莫非就是那‘裁決道意’?”貝靈在一旁突然說道。
  崔青凝一怔,旋即苦澀一笑,道:“原來姐姐也知道啊,刑律司存在的意義,就在于審判和量刑,我崔氏正是因為掌握裁決道意,才能憑借圣器幽冥盤,牢牢將刑律司掌控于手中。”
  裁決道意?
  陳汐皺眉,大概能猜出,這必然也是一種罕見的大道奧義,而聽崔青凝的說法,也唯有裁決道意,方才能發揮出那圣器幽冥盤的威勢了。
  “難道在崔氏內部,如今已無人能掌控裁決之力?”陳汐問道。
  “有,但都不完整,唯有憑借祖地中的傳承,方才能獲得完整的裁決奧妙。”
  崔青凝幽幽嘆息道,“其實,他們也并非為了裁決道意才來殺我,僅僅只是擔心我會返回族中,開啟祖地,從而搶奪到族長之位罷了。”
  說到這,她小臉上浮起一抹輕松豁達之色,道:“陳汐哥哥你大概還不知道,我崔氏族中長老眾多,隱世不出的前輩也大有人在,只要我能獲得祖地傳承,他們就會來支持我,這是我唯一的機會,無論是為了我自己,還是為了我崔氏一族的基業,我都會努力做到!”
  至此,陳汐總算明白了這一切的來龍去脈,不由長長吐了一口氣,拍了拍少女的肩膀,道:“放心吧,為了幽冥盤,我也會幫你順利抵達族中的。”
  翌日一早。
  陳汐推開房門,辨認了一下方向,就朝羅睺城西北方向掠去。
  很快,一座開滿鮮艷彼岸花的峽谷,呈現在眼前,那是羅睺峽谷,傳聞中,這里是孕育幽冥三大至高道意之一的彼岸道意的本源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