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95 滿城風雨


  位于松煙城繁華街道上的張氏雜貨店,在一夜之間化作廢墟。
  已經過去三個月了。
  繁華的街道上,鱗次櫛比的商鋪,喧鬧的人群,處處都是那么熱鬧,只有這里寂靜的像一座墳墓,行人只要經過這里,必定遠遠避開,像是生恐沾上一絲霉運。
  這里,依舊是一片廢墟,碎爛的屋瓦縫隙里,還有著暗紅色的斑駁血漬,這是張氏雜貨店老板和三十七名制符學徒的血液,尸體雖已腐爛消失,血水卻無法抹除,像在敘說著心中的驚恐、憤怒、怨恨……
  有一個商人帶著一群高大威猛的仆從來了,他相中了這塊地,要在這片廢墟上修建一座商鋪。
  “拆!我已經向李家請示過了,這地盤也被我花大價錢盤下,以后這里就是崔老爺我的地盤了。趕緊上去把這些爛石頭爛木頭清除了,還有這些骯臟發臭的血漬,也用水給我沖刷干凈!”
  大腹便便的商人大聲嚷嚷著,吩咐道,卻發現身后的一群威猛仆從一個個面露難色,不肯上前,不由勃然大怒:“有什么好顧忌的?害怕沾上掃把星的霉運,被李家對付你們?老子不是說了嗎,我已經請示過李家了!”
  “老爺,這里死了那么多人,就是開商鋪好像也不吉利吧?再說,掃把星可是在這里呆過四年,誰知道會不會沾上他的霉運……”一個仆從滿臉苦色地解釋道。
  “是啊,如今全城跟掃把星有關的人都死了,連他使用過的東西,都被人們燒得一干二凈。”
  “老爺,這塊地咱們不要也罷!”
  一眾仆從七嘴八舌地把心中的擔憂說了出來。
  “還想活不想活了?”崔商人大聲咆哮道:“給我干活去,今天晚上不把這片廢墟清理干凈,老子拿你們這些賤仆的人頭是問!”
  仆從們噤若寒蟬,只得一個個咬牙上前,開始著手清理已化作廢墟的張氏雜貨店。
  見此,崔商人臉色這才好了許多,不屑咕噥道:“一群廢物,跟掃把星一樣的廢物,老子若是李家之人,敢不聽我的話,也把你們殺得雞犬不留……”
  “嘶,那家伙是誰,好濃的殺氣,簡直就像從血河尸海中走出來的一樣!”
  “是陳汐!是陳汐!他……他回來了!”
  “陳汐?掃把星?”
  “不好,我得趕緊躲著點他,跟他沾上一絲關系,李家只怕會把我全家都滅了。”
  遠處街道上,熱鬧的人群中驀地發出數聲尖叫,像看到不可思議的兇獸一般,一個個面色大變,倉惶地奔逃不已。
  頓時整個街道上都是哭喊著逃跑的人流,像遇到什么可怕之極的事情。
  “老爺,掃把星回來了!”
  “我們也趕緊逃吧!”
  “是啊,是啊。”
  一眾仆從個個哭喪著臉臉,若非忌憚崔商人的威勢,只怕早已拔腿而逃了。
  “閉嘴!”崔商人也是面色變幻不定,咬牙暴喝道:“一個只會制符的廢物而已,你們怕什么?那些人逃跑是因為怕李家,老爺我跟李家關系親密,用得著逃嗎?”
  就在崔商人說話時,原本人流如織的街道上,已是再沒了一個人影,街道兩側的商家也砰砰關上了大門,像躲避瘟神似的。
  氣氛變得寂靜、詭異、沉悶,像暴風雨來臨前的沉靜。
  “不用驚慌,你們該干什么就干什么,今天的工錢加十倍!”崔商人深吸一口氣,緩緩說道。
  金錢動人心,亦能驅使鬼神。
  聽到工錢加十倍,一眾仆從臉色雖難看之極,但還是沒有人選擇離開,這,就是金錢的魅惑了。
  沓!沓!沓!
  一陣腳步聲在冷清沉悶的街道上響起,聲音輕靈的像飄渺的風,又沉重的像擂起了大鼓,每一下都像砸在了心頭,砸得人氣血升騰,呼吸粗重。
  就在這令人心驚肉跳的詭異腳步聲中,一個瘦削峻拔的身影走來,他神色冰冷得像沒有感情的死物,一對眼眸卻是血紅一片,殷紅的血眸就像傳說中的惡鬼、魔神。
  殺氣,像濃稠得化不開的血漿,像冰冷刺入骨髓的利刃。
  而他的人,就像一把在血海浸泡沉浮中出鞘的利劍,渴慕飽飲鮮血和靈魂。
  噗通!
  崔商人雙膝一軟,跌坐在地,渾身的力氣像被抽空,喉嚨更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掐住,雙眸滾圓大睜,看著那殺氣滔天的身影走來,他再也忍不住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陳汐,你這個掃把星,你要干什么?我的背后是李家,你不能動我!!”
  一側,眾多仆從早已驚破了膽,癱坐在地,嘴皮哆嗦,臉色青白,直到看到那道身影,他們才發現賺再多的錢,也比不上自己的小命貴重。
  陳汐沒有理會他們,他只是看著那片廢墟,以往的一幕幕掠過腦海。
  “可憐的小家伙,既然沒人收購你的符,那就賣給我吧,小小年紀養活一個家,太不容易了。”
  “哈哈,陳汐,你的制符手藝又增進了,要一直努力哦,千萬別驕傲,為了你的爺爺,弟弟,最重要的是為了你自己。”
  “我知道會有這么一天的,走吧,大叔這里太小,你的人生不應該被囚禁在這里,好好努力下去,無論如何,有空都要記得回來看看大叔哦,哈哈哈,我是不是太貪心了?”
  ……
  兩行殷紅的血淚無聲滑落臉頰,陳汐跪倒在地,面對廢墟,面對曾經的張氏雜貨店,面對那個總是鼓舞自己幫助自己的張大叔,重重磕頭在地。
  “大叔,小汐已經長大了,您的仇,我來報!”
  起身,陳汐頭也不回地離開。
  而在一旁,崔商人和一種仆從皆神色驚恐猙獰,七竅流血,無聲而亡。
  地上,還有一個以血書寫的符箓,那是陳汐最擅長制作的一品符箓火云符,血色符紋如花綻放,像是在祭奠廢墟中的亡魂。
  清溪酒樓。
  空曠凄涼的廢墟上,有白骨、有血漬,有陳汐在一心一意地烹飪美味的菜肴,嘴中還在喃喃說著些什么,隱約能聽到‘馬老頭’、‘裴姵’、‘喬南’……這樣的細碎字眼。
  廢墟、血漬、白骨、一個人烹飪著菜肴說著話,這樣的畫面很詭異,甚至稱得上可怖。
  一炷香后。
  四道菜、一壺酒擺放在廢墟之前,而陳汐的身影已不在。
  一只野狗嗅到香味跑來,但還沒有接近那美味至極的菜肴,嘴中突然發出嗚咽的聲音,身體轟然倒地,暴斃當場。
  ——
  陳汐回來了!
  這個消息像長了翅膀一樣,轉眼間傳遍了整個松煙城,全城震動。
  陳汐,一個自幼生長在松煙城的掃把星,出生時家族破滅,隨即父母失蹤,婚約被撕,爺爺慘死,弟弟右手被廢……
  幾個月前,更是因為他,李家滅殺了千里范圍的平民,滅殺了張氏雜貨店,滅殺了清溪酒樓,只要跟他有一絲關系的人,都已慘死殞命,何其無辜?
  如今,這位家喻戶曉的掃把星回來了,他難道又要給整座城市抹上一層霉運、血腥?
  街道上,已沒了人。
  熱鬧的商鋪,也紛紛關門。
  大大小小的學府,更是禁止了學生外出。
  整座城市,好像在轉眼之間成了一座空城。
  連自詡修為高強的修士,也在此刻沉默、在觀望,他們似乎已能看到,這一天,陳汐注定慘死于李家的屠刀之下。
  ——
  將軍府。
  秦將軍麾下第一高手洛沖眉頭緊皺,憂慮重重。
  便在這時,一個侍衛一溜煙似地跑了過來,單膝跪地道:“回稟洛統領,將軍有言,此事我將軍府勿要插手。”
  砰!
  洛沖狠狠一掌拍在一側的案牘上,木屑紛飛。
  “眼睜睜看著他李家殺戮上萬平民,眼睜睜看著張氏雜貨店、清溪酒樓毀滅,這樣下去,我將軍府的威嚴何存?又拿什么來服眾?”
  洛沖積攢幾個月的怒火,在此刻再也按捺不住悉數爆發,神色鐵青猙獰,大聲咆哮不已,“為什么?為什么置之不理?就因為李家背后有龍淵蘇家的支持,就可以踐踏我將軍府的威嚴?”
  “洛沖,你太沖動了!”一道威儀之極的聲音響起,隨即一個紫袍中年踱步而來,身高九尺,背脊挺立,如劍如槍,好像一座高山壓迫而來,威儀十足。此人正是將軍府至高無上的第一人,也是松煙城的實際統治者秦翰。
  “將軍!”看到紫袍中年,洛沖一怔,深吸一口氣,起身拱手道。
  “蘇家很恐怖,龍淵城的那幾個大勢力都很恐怖,你我代表的雖是大楚王朝的意志,但面對這些古老的家族力量,也只能選擇妥協。”
  秦翰嘆息道:“別說是你我,哪怕在龍淵城,在整個南疆,也沒有哪個城池的將軍府敢公然與之抗衡。”
  洛沖知道秦翰說的是實情,心中的怒火卻是有增無減,咬牙切齒道:“咱們對付的是李家,又不是蘇家!”
  秦翰搖頭道:“沒有龍淵蘇家在背后支持,你覺得李家敢如此肆無忌憚嗎?”
  洛沖怔怔道:“難道我們就這樣,什么也不做?眼睜睜看著陳汐被殺死?紅棉跟他的關系可是很不錯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把那丫頭關了起來。”秦翰隨口答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陳汐一死,說不定整個松煙城就太平了。再說,為了一個破敗家族的子弟,就去得罪李家和蘇家,無疑是要把我將軍府往火坑里葬送,不值得。”
  “大家族、大勢力就有這么恐怖么……”洛沖頹然無力,喃喃自語。
  “的確如此。”秦翰點點頭,卻是不再多做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