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943 鬼麒麟

羅睺峽谷。
  當陳汐抵達于峽谷前的一塊平地時,那里早已聚集了不少的冥族修者,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甚至不乏一些冥魂游蕩于于其中。
  而在眾人對面,則是盛開滿地的彼岸花,殷紅如血,如燃如燒。
  最為醒目的是峽谷中的一座山峰,此峰有萬丈高,直插蒼穹,孤峻料峭,能夠清晰看見,無數的彼岸花,生長于其上,像一座正在燃燒的火山一般,醒目之極。
  此時,正有不少的冥族修者,在山峰上攀爬,似都在尋覓什么東西一般,人影憧憧,顯得人氣十足。
  “唉,老子都在這里搜尋了一個月了,火、炎、焱、煙四種品階的彼岸花,才只尋覓到兩株炎級的,真是倒霉透頂了!”
  “別不知足了,我都在這大半年了,如今也只不過獲得三株炎級彼岸花,也不知什么時候能參悟出彼岸道意呢。”
  “可惜,那彼岸峰上的禁制太強大,唯有悟出一絲彼岸道意的家伙才能踏足其上,若不然,老子也想上去碰碰運氣,若是能獲得一顆彼岸花果實,這輩子都不用愁了!”
  “切!癡心妄想,那彼岸峰可不是誰想上都能上的!”
  一陣議論聲在峽谷前響起,被陳汐一絲不落地聽入了耳中。
  他這才清楚,原來這羅睺峽谷中的彼岸花,也是根據品相的不同,分著不同的等級。
  火級是最基礎的,其內只有一絲微不可察的彼岸道意,根本無法被參悟和掌握,不過這種彼岸花卻是一種價值不菲的靈藥,在許多商鋪中都能賣出一個好價錢。
  炎級則要好一些,按照那些冥族修者的說法,搜集上萬朵炎級彼岸花,其內蘊含的彼岸道意加起來,就已相當于一顆最普通的彼岸果實了。
  以此類推,一千朵焱級的彼岸花,一百朵煙級彼岸花,大致都相當于一顆普通的彼岸花果實所蘊含的彼岸道意。
  這羅睺峽谷中,不乏這四種品級的彼岸花,細算起來,火級的最多,炎級的次之,焱級的就比較稀少了,至于煙級的,就只有在那彼岸峰上才能尋覓到,
  彼岸峰,便是那峽谷中足有萬丈高的山峰,盛開著無數朵彼岸花,如一座燃燒的火焰山一般。
  這座山峰極為神奇,通體上下充斥著一股天然的強大禁制,唯有參悟出彼岸道意的人方才能踏足其上。
  而那彼岸果實,也只有在彼岸山上才能夠尋覓到。
  了解這一切之后,陳汐抬眼看了看遠處的彼岸山,便毫不遲疑,朝峽谷中行去。
  他早已掌握彼岸奧義,自然有了登臨彼岸峰的條件,至于那火、炎、焱、煙四種品相的彼岸花,他卻是根本看不上。
  嗡!
  甫一進入峽谷,一股奇異的波動撲面而來,仿若要將人的魂魄引渡一般,這分明就是彼岸道意的氣息。
  能夠看到,有不少冥族修者并沒有在峽谷中尋覓彼岸花,而是盤膝坐在各個角落,正在靜心體悟。
  想想也是,既然此地充斥著彼岸道意的氣息,對于修煉和參悟其奧妙必然有著極大的幫助。
  “可惜時間有限,否則我倒也想在場靜修一番,不過如果能夠登上那彼岸峰,獲得一些彼岸果實,將自身的彼岸奧義臻至圓滿地步,倒也不必在此浪費時間靜修。”
  陳汐一邊前行,一邊感受著峽谷中這一股奇異的波動,他能夠清晰察覺到,越是靠近那彼岸山峰,這一股波動就越強大。
  不過這點波動壓力對如今的他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略一運轉修為,就將這一股壓力化解一空。
  “若想獲取彼岸果實,我建議你最好收集一些煙級的彼岸花。”突然,小鼎開口提醒道。
  “前輩,這其中還有什么講究不成?”陳汐戛然止步,訝然問道。
  “彼岸果實乃天地靈物,已通智慧,猶若精靈魅影一般,想要尋覓得到,豈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小鼎指點道:“還記得我教授你的道法‘畫地為牢’嗎?用此法,足以輕松搜集到煙級的彼岸花,待你搜集足夠多時,我再傳授你一個配方,保管你抓捕彼岸花果實時,手到擒來。”
  陳汐訝然,倒是沒想到,小鼎居然對此如此了解。
  不過這終究是一件好事,若真如小鼎所言那般,他這次搜集彼岸花果實,倒是極有可能將自身彼岸奧義臻至圓滿地步!
  沒有再遲疑,陳汐開始朝彼岸山峰靠近。
  就在他剛剛登上山峰三千丈有余,一名冥族的女修者正從參悟中恢復過來,側頭看見陳汐,便熱心說道:“道友,你可要小心一些,這山峰之上,禁制壓力太大,一個不好就會令神魂遭受反噬。”
  “多謝提醒。”
  陳汐點頭道,他能夠感受到,這女人身上的彼岸氣息,大致相當于小成地步,本身修為卻并不高,才只冥化境左右。
  可能是覺得陳汐很年輕,人長得也清俊,態度溫和,那冥族女修者笑吟吟指點道:“看道友的模樣,應該是第一次前來彼岸峰,或許你還不清楚這彼岸峰上的一些禁忌。”
  說著,她已是將其中一切敘述出來。
  原來,這萬丈高的彼岸峰上,依據那一股禁制力量強弱的不同,劃分做了十二個區域,恰好對應“道意四境是十二重樓”。
  像剛掌握彼岸道意的修者,只能在山峰最下方的三千丈高度范圍內活動。
  像彼岸道意達到小成地步的,則可以在山峰六千丈高度的范圍內活動。
  以此類推。
  若是自身彼岸道意不夠,妄圖挑戰不屬于自己的高度范圍,就會受到那一股禁制的反噬,輕則神魂受創,重則直接就魂飛湮滅了。
  “原來還有如此講究。”
  了解這一切之后,陳汐拱手朝那冥族女修者道謝,然后又問道:“那敢問道友,彼岸花果實又分布在何等高度范圍內?”
  冥族女修者笑了笑,道:“這倒是沒什么講究,整座山峰上下,差不多都有彼岸果實的存在,不過數量稀少無比,且極難尋覓獲得,我在此盤桓數月時間,也勉強只獲得一顆罷了。”
  頓了頓,她見陳汐聽得認真,就忍不住再次指點道:“道友,據我觀察,越往高處,獲得彼岸花果實的幾率就越大,不過你最好小心一些,上邊有諸多地府各大勢力的頂尖高手盤桓其中,若是遇到沖突,萬萬莫要與之對抗。”
  陳汐皺眉道:“殺人奪寶?”
  冥族女修者嘆息道:“這是必然的,誰讓那彼岸花果實的誘惑力太大呢?我這幾個月,可是目睹了不少慘劇發生,我勸你干脆也呆在下邊區域中,雖然比不得上邊,但卻要安全許多。”
  說到這,她似突然意識到什么,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笑道:“我倒是忘了,看你如此年輕,又是第一次前來彼岸峰,即便掌握了彼岸道意,只怕也去不了高處,倒是不用擔心出現什么危險了。”
  這女人很直爽,很熱情。
  “多謝道友了。”
  陳汐笑了笑,他能夠感覺到,對方并無看不起自己的意思,相反,對自己這個陌生人頗為熱情,這份善意可是不多見。
  明白了著一些,向那冥族女修者道謝后,陳汐就不再逗留,不過就在他打算離開時,異變陡生——
  “秦師兄,就是這女人,昨日搶了我一顆彼岸花果實!”
  一行五人,突然沖上山峰,將那冥族女修者包圍了起來,其中一個尖嘴猴腮的家伙惡狠狠說道。
  “哦?是嗎,這位姑娘,既然如此,你就將那彼岸花果實交出來,這筆債一筆勾銷如何?”
  那被叫做的“秦師兄”的是一名面色陰鷙的中年,氣息沛然,竟是一名地仙強者,顯然是這些人的頭領人物。
  那冥族女修者面色大變,朝后退了幾步:“那是我的!我根本就沒有搶!”
  “李師弟,難道你騙我不成?”秦師兄皺眉,掃了那尖嘴猴腮的家伙一眼。
  “秦師兄,我哪敢欺騙您了,我可以用人格發誓!”那尖嘴猴腮的家伙一臉委屈說道。
  “我記得你,昨天我獲得彼岸花果實時,你就躲藏在附近!沒想到你現在居然血口噴人,倒打一耙,著實可惡!”那冥族女修者猛地叫道。
  “哼!這么說,彼岸花果實的確在你手中了?”
  那秦師兄眼睛一亮,旋即陰沉著臉道,“給你三個呼吸的時間,不交出來的話,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交,我在此苦苦尋覓數月,好不容易才獲得一顆彼岸果實,決不會交給你們這些無恥之徒!”那冥族女修士激動之極,雙目直欲噴火。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
  秦師兄冷哼,其他人皆都嘿然冷笑,面露一抹兇厲之色,已動了殺機。
  陳汐見此,不禁搖了搖頭,剛說到殺人奪寶,沒想到就活生生在眼前發生了,看來這彼岸峰上,果然是兇險,不僅要防御那一股禁制,還要提防他人黑吃黑了。
  “一群渣滓,都給我滾!”
  沒有任何廢話,陳汐目光如電,冷冷一掃那秦師兄等人,直接沉聲喝道。
  ____
  ps:第三更凌晨以后,今天月票好少啊,大伙,求鼓勵一下,為了碼字,俺世界杯都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