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45 大輪回訣

鮮紅如火的彼岸花叢中,一顆顆通靈似的火紅果實搖搖晃晃,彌散純凈的彼岸氣息,猶若縷縷火精在蒸騰氤氳一般。
  陳汐心中震撼,彼岸花果實很珍稀,價值連城,且極難抓捕,像那冥族女修士,再次盤桓數月時間,才僥幸獲得一顆而已。
  由此可知,這彼岸花果實有多難獲得了。
  可如今,眼前居然出現十余顆彼岸花果實,且隨著時間推移,這些數目還在逐漸增加之中,這讓陳汐如何不振奮?
  他暗自深吸一口氣,平復心情,靜靜等候。
  這些彼岸花果實乃是天地奇物,智慧通靈,早已有了道行,現在這么多聚集在一起,火霞流溢,彌漫大道氣息,竟產生了一些異象。
  空氣中,瑞霞千條,繚繞出一道道火紅神橋,猶若一條條的火照之路,似通往幽冥,要引渡靈魂歸寂。
  見此,陳汐頓時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
  這時候,臨近這片山坳的區域,有人似察覺到什么,驚疑道:“好濃烈的彼岸氣息,莫非有重寶現世?”
  “老天!那是一群彼岸花果實!居然扎堆一起出現了,這可太驚人了!”
  有人頓時發現了那里的異象,此人藍衫赤發,面容威儀,似是首領人物,當下開始召集同伴,命令道:“大家一起上,封鎖這片區域,別走漏風聲,全部拿下!”
  他的那些同伴頓時明白,這是要連人帶物都給拿下了!
  “錢大哥,好像另一邊也有人趕來了,那邊鬧出的動靜,可是驚動了不止咱們一撥人。”有人突然開口提醒,面色一沉。
  果然,遠處人影幢幢,不時響起破空聲,旋即從另一個方向掠來一批人,足有十余個,比他們人數還多。
  這群人皆都身穿深灰色衣衫,顯然也是來自同一方勢力。
  “唔,這么多彼岸果實!如果全部捕獲,我岑少陵必然能將彼岸道意突破到一個嚇人的地步。”
  為首一名面白如玉,倜儻風流的青年激動道,一對目光中閃爍出無比熱切的光芒。
  事實上,不止是那“錢大哥”“岑少陵”兩股勢力前來,最終還有第三波勢力也是于同一時間抵達,盯著那一片山坳,神色亢奮,恨不得立刻據為己有。
  這第三股勢力約莫有**人,為首的竟是一名模樣俏麗的少女!
  “該死!果然如那女人所說,這彼岸峰高處區域,明顯分布著諸多大勢力的力量!”
  在這等時刻,陳汐也敏銳察覺到周圍有一道道強大氣息掃視而至,他不敢猶豫,毅然動手,不然來不及了。
  嘩啦!
  他渾身發光,施展“畫地為牢”之法,探手一抓,一片盛光凝聚,化作遮天光幕,沖入那一片彼岸花從中,開始抓捕。
  與此同時,那三股勢力已是不用招呼,全部沖來。
  “咦,居然有人比咱們還先到!”
  “別廢話,趕緊動手!這些彼岸果實可是無價之寶!”
  “快快快,這等天降機緣,若是錯過,可就太可惜了,大家一起動手,不要放走一顆!”
  眾人呼喝著沖來,一個個神態亢奮狂熱,眼睛都紅了,瘋狂洗劫,捕獵這些彼岸花果實,令得這里徹底變得混亂。
  陳汐之前曾在四周布置了一些禁制,但是主要是為了防止彼岸花果實逃掉,卻根本攔不住這些人。
  并且尤為惡劣的是,這三股勢力攻殺近前,不僅掠奪彼岸花果實,還對陳汐動手,手段狠辣,令人發指。
  陳汐神色一冷,心中已是被激起無窮殺機,但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發作,而是閃避一側,連連出手,將一顆又一顆的彼岸花果實禁錮,收進囊中。
  這些果實智慧通靈,遭遇這等變故,被嚇得到處亂竄,若這時候跟那些人計較,就是殺光了他們,也挽回不了這等沉重損失。
  “喲嗬,那小子有些手段!”有人詫異,看了陳汐一眼。
  “別管那么多,待將彼岸花果實一網打盡之后,再解決那小子也不遲!”有人面露一抹兇色,狠聲道。
  轟!
  突然,異變陡升,那些彼岸花果實被逼得逃無可逃,竟綻放熾盛火光,掀起一重重火浪,朝四周轟涌而去。
  當即就有人慘叫,被火光席卷,被直接勾走靈魂,身軀則像被焚化,一瞬間就化作一堆枯骨。
  與此同時,一道道火霞狂暴肆虐,充斥無匹彼岸奧義,似火云般翻滾而下,對這些人鎮殺。
  “不好!這些彼岸花果實被激怒了!”
  “退!快退!”
  轟隆一聲,一道道猶如神之鏈條般的火霞騰空,裹挾彼岸氣息,再次鎮殺數人,拘囿靈魂,滅殺肉身,威勢可怖無比。
  不是這些修者太弱,相反,能夠抵達于此的,無不擁有地仙境修為,可這些彼岸花果實一起發難,卻像一個個老怪物一般,且蘊含彼岸道意,其威勢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僅僅幾個呼吸之間,那三股勢力中,已有十余人隕落當場,慘烈無比。
  不過能夠活下來的,自非庸手可比,死亡并未打消他們心中的貪欲,反而刺激得他們一個個兇性大發,紛紛催動全部力量,從一側攻殺。
  頓時之間,整個山坳混亂一片。
  那些彼岸花果實也擋不住這等兇悍攻勢,紛紛潰散,威勢不存。開始四下逃竄。
  眾人見此,又豈會放過,瘋狂出手一路出擊,倒也所獲不匪。
  最終,陳汐才捕獲五顆彼岸花果實,其他的要么逃掉,要么被那三股勢力所洗劫,這讓他臉色也是冰冷起來。
  自己辛辛苦苦搜集煙級彼岸花,配合小鼎的配方,好不容易引誘來一群的彼岸花果實,卻被這些混賬半途洗劫,如何不讓陳汐慍怒。
  “這位朋友,能夠割愛,將那些彼岸花果實讓給我等?”那名叫岑少陵的青年,把目光落在了陳汐身上。
  這時候,那三股勢力已重新匯聚起來,皆都傷過大半,不過人數依舊不少,且留下的都是各自勢力中的真正強者。
  “這位朋友,我們是黃泉宮之人,你若能將手中果實讓出,我等必然給你一個滿意的價錢。”另一邊,那“錢大哥”帶人走了過來,隱隱堵死了陳汐的退路,避免他逃掉。
  “哼!哪來那么多廢話,想吃獨食,也得問問我們孟婆殿同意不同意!”那第三方勢力開口,為首的正是那名模樣俏麗的少女。
  陳汐冷眼旁觀,心中已是殺機洶涌,這些人摘了自己的桃子,居然還打算再黑吃黑一把,儼然一副將自己視作盤中餐的模樣,直接商量著要怎么瓜分了!
  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如此無恥的!
  “這樣如何,不如咱們三家平分?”那岑少陵皺眉,冷冷道,“雖說你們一方是黃泉宮,一方是孟婆殿,可我岑氏一族可也不是好惹的!”
  “平分?也好,我黃泉宮要占一半,畢竟是我們先趕到此地的。”那錢大哥臉色一沉,陰測測說道。
  “一半?真是好大的胃口!”那名少女冷笑一聲,旋即道,“這樣,先看一看他到底捕獲了多少彼岸花果實,再來瓜分。”
  說著,她已是抬起下巴,高傲地瞥了陳汐一眼,道:“這位道友,想必你也認清局勢了,乖乖獻出寶物吧,免得遭遇什么不測。”
  陳汐笑了,道:“交出之后,我是不是還會被滅口?”
  那少女一怔,看了看其他兩撥人,沉吟道:“那就看你表現如何了,你若想不死,我可以用洗魂之法,抹除你的記憶,雖說會變成廢物,再難修煉,可終究還是能活下去,這對你來說,應該足夠仁慈了吧?”
  “和他廢話那么多做什么,不行就先殺了他,咱們三方再決定如何瓜分寶物。”岑少陵冷然道。
  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一掃眾人,道:“你們的條件都說完了,要不要聽聽我的條件?”
  眾人眉頭皆都一皺,有些不耐煩。
  “有屁快放!”那黃泉宮為首的錢大哥喝斥道。
  “把你們手中的彼岸花果實乖乖交出來,看一看能有多少,如果能彌補我的損失,那也就算了,如果不夠,就只能用你們的性命來補償了。”
  陳汐平靜道,他早已受夠了這群混賬,不僅破壞了他的大事,還想洗劫他,再來一個殺人滅口。
  “混賬東西!還敢蹬鼻子上臉!找死不是?”錢大哥勃然大怒。
  “誰蹬鼻子上臉,我費了偌大功夫,你們來趁火打劫,事后還要殺人奪寶,真以為自己可以無法無天了?”陳汐冷冷道。
  “這小孽障明顯不想活了,動手,滅了他!”那岑少陵不悅道。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等不客氣了!”
  “殺!”
  其他兩撥勢力的首領幾乎同時開口,下一刻,他們已是蜂擁而上,唯恐慢了一分,被其他人奪得陳汐了。
  畢竟,殺了陳汐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其身上的東西不能被其他人搶去了。
  正是抱著這種心思,他們甫一動手,一個個爭先恐后,嘴臉丑陋到了極致。
  ——
  第二更11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