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951 誘餌上鉤

崔如寅橫空,瞬移而至,掌指微微一攏,擒龍控鶴,似一把囚天之鎖,迅捷如電,快的不可思議。
  這乃是他的全力一擊,自信足以將貝靈輕易擒下。
  砰!
  然而,讓他意外的一幕出現了,貝靈反掌,如刀*空,形成一股凌厲無匹的破殺洞穿力,居然硬碰硬將他這一擊瓦解了!
  怎么可能?
  短短七天時間,對方實力怎會突然暴漲一大截?
  崔如寅眼瞳一縮,要知道,七天前時,他追殺貝靈時還是易如反掌,猶若虎撲白羊般的輕松,可現在,對方竟然和他拼了一個不相上下!
  “天生的畸形兒,果然白癡!”貝靈身影一閃,已是退避至千丈之外,神態清冷,唇邊掛著一抹嘲諷的弧度。
  畸形兒!
  白癡!
  這兩個字眼刺激得崔如寅額頭青筋爆綻,火冒三丈,當下嘶吼一聲,就要沖上去,虐殺了貝靈。
  然而還不等他行動,只覺后頸突然被人攥住,渾身再使不出一絲力氣,反而像個玩偶似的被人給提了起來。
  “嘲諷畸形兒的確不禮貌,可你不但身體畸形,連心理也畸形,活該一輩子被人看不起。”
  陳汐像拎著一個破抹布似的,掌指狠狠發力。
  “你……你……”
  崔如寅連呼吸都困難,快要窒息,那嬰兒般稚嫩的面孔猛地憋得醬紫漲紅,眼珠凸顯,顯得猙獰無比,他連連掙扎,卻是無濟于事。
  反而像一只丑陋的猴子似的,看起來異常滑稽。
  “哈哈,小哥好威猛,人家簡直愛你到骨子里了。”
  那老四站在遠處拍手大笑,目光如水,看向陳汐的目光盡是興奮迷戀之色,甚至忍不住伸出猩紅的舌頭,舔舐了一下嘴唇。
  陳汐渾身都是一陣惡寒,這一剎那,差點就控制不住自己殺了崔如寅。
  “看好他,我去宰了這不男不女的惡心東西!”
  陳汐深吸一口氣,以“大囚禁術”將崔如寅全身囚禁,丟給了貝靈,而后身影一閃,就朝那遠處老四殺去。
  他實在受夠這混蛋了,明明是一個五尺男兒,卻打扮的艷俗妖嬈,不男不女,還喜歡男人,連說話都嬌滴滴的,簡直讓陳汐懷疑,這世上怎會有如此惡心人的家伙。
  “呀,小哥你想要人家嗎?人家好興奮……”
  見陳汐殺來,那老四竟是不閃不必,反而興奮的尖叫起來,濃妝艷抹的臉上泛起一抹潮紅之色,媚態如水。
  陳汐臉色一黑,唰的一劍就劈了過去。
  轟!
  一抹粗大通天劍氣夭矯騰空,蘊化億萬符文,將天地都震碎,聲勢滔天,凌厲恐怖到了極致,那附近虛空都片片炸裂,轟鳴著化作潮汐亂流,天地失色。
  甫一動手就祭出殺招,由此可知,陳汐對這老四厭惡到了什么程度。
  那老四明明只有地仙五重境修為,可面對這屬于陳汐的全力一劍,竟是渾然沒有一絲畏懼之色。
  “小哥,除非掌控法則之力的仙人降臨,否則誰也殺不了人家的。”他用手掩著嘴巴吃吃一笑,身影一閃。
  下一剎那,他人已化作億萬道猶如牛毛般的細小血光,轟然朝四面八方涌去。
  噗噗噗!
  劍氣鎮殺而下,斬碎大片大片的細小血光,卻完全無法將其全部留下,因為那血光的數目實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像殺之不盡的潮水蝗蟲似的,且鉆入虛空中就一閃不見,顯得詭異無比。
  嗯?
  對于此,陳汐不由微微一怔,這是什么功法?
  “小哥,人家在六道王域等你千萬不要讓人家等久了哦——”
  虛空中,那老四的聲音裊裊擴散,亢奮而嬌媚,許久才消弭沉寂。
  這該死的東西!
  陳汐唇角又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那人應該參悟了‘六虛血神功’,此功傳承自幽冥血河之中,傳聞是太古時期的血河教主所創,能夠身化三十六萬八千道血神子,擊敗他容易,想要斬殺他卻極難。”
  貝靈飛身而來,她顯然對此知之甚深,低聲解釋道,“此功和我修煉的‘不死冥王訣’有異曲同工之妙,不過這種功法講究‘身若不死,殺天殺地殺眾生’,極為殘忍嗜殺,一旦修煉,性靈泯滅,暴戾如魔,遠遠比不得‘不死冥王訣’。”
  “殺天,殺地,殺眾生,呵,好大的口氣。”
  陳汐這才明白過來對方為何會如此變態和惡心人,原來是修煉了一種泯滅性靈的殘暴功法。
  他倒也聽聞過,在太古時期,幽冥血河教主功法參天,兇威遠揚三界,曾和魔祖羅睺論道激戰,不分上下。
  也是后來,佛宗內來了一位擁有大智慧大毅力大慈悲的地藏菩薩,鎮守幽冥血河之畔,發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大宏愿,方才將血河教主重創,再未出現在世間。
  接下來,陳汐清理了一遍戰場,正打算帶著貝靈進入娑羅城,將那活捉到手的崔如寅嚴刑逼供一番,打探一些消息。
  就在此時,那被大囚禁術禁錮的崔如寅,也不知施展了何等秘法,整個身軀像皮球似的鼓脹起來。
  臉上,兀自浮現出了一抹怨毒瘋狂之色。
  不好!
  陳汐眼眸一凝,幾乎下意識就帶著貝靈一閃身,人已消失不見。
  轟隆!
  他們原先所立足的地方,驀地沖出一道沖天光芒,轟鳴如雷,將萬里山河都淹沒,一切都處于齏粉破滅的邊緣。
  那崔如寅竟然選擇了自爆!
  立在千里之外,陳汐望著那極遠處恐怖的毀滅性波動,暗松了口氣,道:“沒想到,這家伙居然如此之狠,若崔家之人都如他一般,可不好對付了。”
  “我倒是不覺得,他明知必死,又不愿泄露崔氏內部的一些秘密,唯有一死了之。”貝靈搖頭道。
  陳汐想了想,認可了貝靈的想法。
  接下來,兩人沒有再耽擱,帶著崔青凝,進入娑羅城中的跨域傳送陣。
  ……
  這時候,六道王域,崔氏府邸之中。
  啪的一聲,崔方鈞將手中的玉簡捏碎,威儀的臉頰上浮現一抹陰郁之色,抬起目光,一掃四周,道:“只有崔如山返回,其他人全軍覆沒。”
  聲音如悶雷,震蕩大殿。
  一眾長老面面相覷,噤若寒蟬。
  天下聞名從未失手的青梟死了,來自修羅司的王崇惡鬼司的柳俊芮晴也隕落于黑崖城中。
  如今,竟然連崔如寅等十余名地仙強者,竟然也遭遇不測……
  眾人實在無法想象,只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而已,為何會如此難解決了。
  “如山,你來告訴大家,這一切究竟是誰干的。”看出眾人目光中的疑惑,崔方鈞揮了揮手,吩咐道。
  旋即,一個濃妝艷抹的妖嬈男子步伐娉婷,搖曳來到大殿中央,水汪汪的眼睛一掃眾人,被他的目光觸及,眾人心中都是一顫,惡心不已。
  這人正是“老四”崔如山。
  如山,一個大氣巍峨的名字,可落在他身上,卻是完全不相稱。
  “唔,那是一位俊俏的小哥哥,實力極為厲害,那英武勇猛的氣勢,看得人家的小心肝都酥了……”
  崔如山開口,聲音嗲聲嗲氣,令得眾人都是皺眉不已,連二長老崔方鈞心中都一陣惡心。
  但是還得強忍著,因為在場之中,只有崔如山目睹了一切。
  半響后。
  當崔如山說完一切,眾人竟都不約而同地暗松了口氣,心中那惡心的感覺這才漸漸平復,不過當想及崔如山口中那個“陳汐”時,眾人心中再次涌上一抹驚色。
  地仙八重!
  戰力卓絕!
  劍道無雙!
  這幽冥界中,什么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如此厲害的角色?為何以前從未聽過其名聲?
  眾人驚疑,有這樣一個高手相護,怪不得連地仙七重境的崔如寅也失手了。
  “那個陳汐,會不會是其他勢力派出的人馬?想要趁著咱們崔氏內亂分一杯羹?”一名長老皺眉沉吟道。
  “哼,無稽之談,咱們崔氏有老祖坐鎮,哪個勢力敢這么做?”
  二長老崔方鈞立刻否決,旋即,他深吸一口氣,道:“諸位,咱們崔氏內斗,已經讓其他勢力看了不少笑話,這等危機,已經到了必須該解決掉的時候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有一種預感,很快,那個陳汐必然會護送青凝抵達六道王域,而這也是咱們最后的機會,若是再無法解決,只能在‘祭祖大典’時一份高低了。我可不希望拖到那個時候!”
  眾人心中一凜,神色皆凝重起來。
  “二長老,您城府如海,不如明言告訴我們該如何做吧。”那崔如山細聲細氣開口。
  崔方鈞也顧不得計較這家伙說話惡心不惡心了,威儀的面容上泛起一抹狠辣之色,“動用咱們掌握的全部力量,只等獵物進城,就殺無赦!”
  一錘定音。
  待眾人領命離開,崔方鈞長身而起,在空曠的大殿中來回踱步,半響后,他猛地止步,眼眸中閃過一抹精芒。
  “陳汐……怪不得感覺這個名字如此熟悉……”
  下一刻,他已身影一閃,離開大殿,他要去拜會一位大人物,探一探這名叫陳汐的小家伙究竟是什么底細了。
  ——
  ps:第二更9點半,第三更11點半,第四五更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