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955 大帝現蹤

六道王域。
  這里已經是幽冥地府的核心重地,駐扎著六道司、刑律司等幽冥中最為強大的勢力。
  相較而言,黃泉域、忘川域,只屬于幽冥地府的外圍而已,論及疆域之廣,影響力之大,遠遠比不上六道王域。
  崔氏一族盤踞在六道王域中的“紫羅城”,那是一座古老無比的城池,歷史可以追溯到太古時期,因掌控審判刑罰之事的“刑律司”而聞名天下。
  而刑律司,自古至今一直掌控在崔氏手中,哪怕是幽冥大帝在位時,也從未變更過。
  ……
  古天所留下的玉簡中標注的“鳳雛居”,并不在紫羅城,而是距離紫羅城有百萬里之遙的一座小城中。
  這座小城池名叫“無知城”。
  雖不比紫羅城繁華,可論及名聲,卻是毫不遜色于紫羅城,甚至猶有過之。
  原因就在于,無知城中有一座無知樓!
  無知樓是一個勢力,廣布天下,在每一個城池中都有分舵,販賣法寶、丹藥、功法、靈材等等修行寶物,是整個幽冥中獨一無二的大商行。
  甚至可以還不夸張地說,只要能付得起價錢,這幽冥中任何東西都能夠在無知樓買到。
  而這無知城,就是無知樓的發源之地。
  此時的無知城外,像往常一般熙熙攘攘,頗為熱鬧。
  “這便是無知城?果然和其他地方不一樣。”
  “很簡單,因為這里是天下聞名的商都,每天都有無數的商行、商販進進出出,貿易往來極為昌盛,令得人員流動性也很大。”
  遠遠地,陳汐和貝靈并肩走來。
  兩人順著人潮,進入城中,沿著密集如蛛網般的街道行進了盞茶功夫后,最終停頓在一處人煙稀疏的街道前。
  在這街道斜對面百丈之外,矗立著一排鱗次櫛比的建筑,普普通通,并無什么引人矚目的地方。
  在其中一座建筑門檐前,赫然懸著一塊寫著“鳳雛居”三字的牌匾。
  顯然,這就是那崔銘置辦的一處私密之地了,除了崔銘之外,也只有崔青凝和古天知曉,連崔氏內的族人都不清楚。
  鳳雛居內清幽雅致,窗明幾凈,陳汐將貝靈、崔青凝安頓于此,略一沉吟,打算出門一趟。
  在無知城東南,有著一座不甚起眼的樓閣,高有百丈,外表古樸,可那牌匾上卻赫然寫著“無知樓”三字。
  眾所周知,無知樓是幽冥第一商行,但最出名的還是無知樓的消息。
  對于能夠付出價錢的客人,無知樓就是“無所不知”,任何消息秘辛,都能從中打探得到。
  反之,如果付不起價錢,無知樓就是“一無所知”了。
  無知樓這個名字,在最初時就是因此而來。
  無知樓的背景很神秘,也很恐怖,連六道司、黃泉宮、孟婆殿這一類大勢力,也都不愿意隨意招惹,地位頗為超然。
  無知樓一層,一名氣質沉靜的老者正坐在案牘后,翻看著手中的賬目,神態認真,一絲不茍。
  “現在,還是莫老負責崔氏的消息?”
  這時候,一人走了進來,
  老者抬頭,當看清來者的模樣,不由一怔,旋即肅然起身,道:“正是。”
  “好。”此人點了點頭,就徑直朝樓內行去。
  “古怪,古怪。”老者目送那人離開,神色中泛起一抹疑惑之色,似是沒想到,對方怎么會有空閑來這里。
  但很快,他就不再多想,因為又有人登門了。
  “你要買賣寶物,還是打探消息。”老者坐進椅中,繼續翻看手中賬目,平淡問道。
  “打探消息。”
  “哦?說說什么消息。”老者頭也不抬問道。
  “有關崔氏的。”
  老者一怔,緩緩抬起頭,瞇著眼睛打量了一番站在案牘前的年輕人,半響才說道,“哪個崔氏?”
  “紫羅城那個。”年輕人淡淡道,他身姿峻拔,氣質淡泊,正是陳汐。
  “三千塊王級冥晶。”老者報出了一個價錢。
  年輕人怔了怔,道:“這可是數件仙器的價錢,是不是有些太貴了?”
  老者抬起頭,確定對方不是拿自己開玩笑之后,這才認真說道,“如果你十天后再來,我只收你一塊普通冥晶,但現在,三千塊王級冥晶一塊都不能少。”
  陳汐皺眉:“這其中還有什么講究不成?”
  “難道你不知道,十天之后,就是崔氏的‘祭祖大典’了?”老者反問。
  祭祖大典?
  陳汐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老者略帶訝然地看看了陳汐一眼,卻并不再多說。
  “這是三千塊王級冥晶。”陳汐抬手一拋,將一個儲物袋遞了過去。
  老者這一下有些驚訝了,深深望了陳汐一眼,這才拿起那儲物袋,略一打量,唇邊不由露出一個滿意笑容,點頭道:“從這里進去,前往五樓丙字房,自有人告之一切。”
  “多謝。”陳汐拱了拱手,轉身朝無知樓內行去。
  “能夠隨手拿出如此一筆財富,看來這年輕人也不是個尋常人物啊。”老者看著陳汐的背影消失不見,目光重新落在那儲物袋上,若有所思。
  無知樓六層,丙字房。
  陳汐推門而入,這間房屋中只有一張案牘和兩把椅子,面積不大,卻布置著一重禁制,居然能夠隔絕仙念的查探,顯得極為安全和隱秘。
  “你想知道什么?”案牘后方,是一名黑袍人,全身籠罩黑袍之下,只露出一對平靜淡漠的眼眸。
  “崔氏的幽冥盤是如何丟失的。”陳汐坐在案牘前,平靜開口。
  那黑袍人一怔,還是答道:“幽冥盤乃是崔氏圣器,是掌控刑律司的關鍵,一直掌握于崔氏二長老崔方鈞之手,于一年前被人盜走,至今下落不明。”
  “我只是想知道,是誰盜走的。”陳汐道。
  “這個不在我所了解的范圍之內,恕難回答。”黑袍人不假思索答道。
  即便早已清楚會是這樣一個結果,陳汐心中依舊不免升起一抹失望,片刻后,他問起了崔氏的情況。
  黑袍人果然對崔氏了解甚清,知無不言。
  “原來一切都要在祭祖大典時分出勝敗了……”
  許久之后,陳汐聽完之后,終于明白了一切。
  所謂的祭祖大典,就是崔氏內部一種祭祀祖先的儀式,每年一次,儀式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一次祭祖大典,將最終結束崔氏近段時間以來的內亂,讓二長老崔方鈞順利接掌崔氏大權。
  尤為重要的是,崔方鈞繼承族長之位后,崔氏老祖崔震空會施展一種禁術,打開祖地秘境,供崔方鈞進入其中參悟先祖所傳承的衣缽。
  到那時,即便崔青凝返回族內,也再難以改變大局。
  當然,再一切還未塵埃落定時,崔方鈞是絕不會容忍任何意外發生的,這也是為何崔青凝頻頻遭受追殺的原因所在。
  因為嚴格來說,崔青凝才是族長之位的繼承人,身上流淌的血脈獨一無二,乃是開啟祖地秘境的鑰匙,根本不必再請動崔氏老祖出手。
  “多謝了。”
  陳汐起身,轉身就要離開。
  “道友且留步,若你想知道幽冥盤的下落,我建議你前往群英樓一趟,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獲。”那黑袍人突然說道。
  “群英樓?”
  陳汐眼睛一亮,再次朝那人道謝之后,轉身離開。
  “運氣倒是不錯,六道王域三百八十城,偏偏就讓我遇到了這小家伙……”
  就在陳汐剛離開片刻,那黑袍人突然發出一聲輕笑,揭開頭罩,露出一張陰戾冷峻的面容。
  嗖!
  他探手一揮,一道傳訊玉簡已是化作一抹流虹,消失在房間中。
  ……
  無知城,群英樓。
  這是一座快要沒落的酒樓,冷冷清清。
  當陳汐抵達時,就只看見店掌柜一個人在柜臺后邊打盹,快要睡著了,除了他之外,竟是連一個店小二都沒有。
  不過就在陳汐邁腳剛打算進入樓中時,似察覺到什么,眼眸中驀地閃過一抹冷冽光澤,止步不前。
  “喲,客官,您來了,快快里邊請!”這時候,那店掌柜也發現了陳汐,頓時精神一振,滿臉笑容道。
  “我擔心進去之后,這里會血流成河。”陳汐淡然道。
  店掌柜一怔,旋即笑道:“客官可真會開玩笑。”
  “你覺得我像在開玩笑?”陳汐反問,饒有興趣地望著他。
  “血流成河不就是開玩笑么?”店掌柜笑嘻嘻說道,“當然,我倒是很清楚,今天肯定會死人的,例如像客官你。”
  話音剛落,整座群英樓亮光一閃,倏然化作一個恐怖大陣,將陳汐連同整片天地都給封鎖住。
  與此同時,十余道身影憑空出現,氣勢滔天。
  尤其是那店掌柜,居然搖身一晃,化作了一個頭生牛角,身高八尺,渾身繚繞滾滾鬼霧的青臉紅睛大漢,脖頸上掛著一串血淋淋的骷髏頭,模樣兇狠,氣焰暴戾無匹。
  “小家伙,乖乖受死吧,進入化血神光陣之后,任憑你修為通天,也要化為一灘膿液!”模樣大變的店掌柜大笑咆哮道。
  陳汐神色依舊平淡沉靜,目光一掃四周,旋即嘆了口氣,道:“看來,我是上了無知樓的當,還真是挺無知的……”
  聲音還未落下,他人已悍然出擊!
  ——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