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956 忘川苦海

感謝兄弟“追尋桃花”的捧場支持!
  ——
  無知樓六層,丙字房。
  黑袍人悠悠坐在案牘后方,抬眼看了看案牘上熱氣騰騰的茶水,暗道:“這時候,那小東西只怕已被困在化血神光陣中了,再等盞茶功夫,或許就能分出一個結果了。”
  想到這,他袖袍一揮,噗通一聲,一道身影跪倒在地上。
  此人須發斑白,面相蒼老,甫一出現,就怒吼著要爬起來,卻被黑袍人一腳踩在臉上,給死死按在地上。
  “莫坤老兒,不就是借助你的丙字房一用嗎,何必如此惱怒?”黑袍人輕笑了一聲,慢條斯理說道。
  “這里是無知樓,得罪了我,你覺得你還有活路?”莫坤目眥欲裂,死死盯著那黑袍人,沙啞嘶吼道。
  他已不再掙扎,對方實力比他強太多,掙扎也是無用。
  “我正在為崔氏辦事,待一切辦妥之后,就會返回崔氏族內,到時候你們無知樓想要抓我,首先要過崔氏那一關。”
  黑袍人端起茶杯,悠悠吹了口氣,道:“而你只不過是無知樓一個邊緣小長老而已,你覺得誰會為你出頭?”
  崔氏!
  聞言,莫坤臉色變幻不定,半響之后,他突然道:“你之前扮作無知樓暗冥殿任殿主,難道就不擔心他找你麻煩?”
  “白癡,虧你還是無知樓的長老,難道就不明白我既然可以扮作任長風那老東西,自然可以扮成其他人,到時候誰又能發現我的身份?”
  黑袍人傲然說道,“更何況這天地之間,除了擁有神諦之眼、火眼金睛、鬼陽碧瞳的家伙之外,連天仙都難以辨識我的身份!”
  莫坤臉色一沉,旋即似想起什么,驚道:“你姓侯,難道是千眼鬼猴一族的后裔?”
  千眼鬼猴,一種冥界中早已絕跡的奇特種族,形似戾猴,周身長滿了一只只妖異鬼眼,擁有一種天賦絕學“鏡相易神術”!
  施展此術之后,千眼鬼猴可以化身天地間任何一個人,對方的氣息、模樣、乃至于音容笑貌都會被牢牢記住,一絲不差,就連神仙都難以辨認真假,端的是詭異可怕。
  只不過早在很久之前,千眼鬼猴一族的一位長老扮作第三任幽冥大帝的模樣,闖下大禍,最終惹怒幽冥大帝,遭受到了滅族之殃。
  自那以后,這幽冥之中,就極難再見到千眼鬼猴的蹤跡。
  “竟然能看破我的身份,看來你們無知樓的人倒也并非一無所知啊,可惜知道的太晚了,于事無補。”
  那黑袍人輕輕一笑,卻是渾不在意。
  “果然,沒想到崔氏居然敢違背幽冥大帝的規定,收容千眼鬼猴的后裔,若是他老人家在世,非將崔氏徹底清洗一遍不可!”
  莫坤咬牙,臉上透著濃濃的不甘和憤怒。
  此話一出,那黑袍人就像被人揭開了內心傷疤,猛地一腳踹在莫坤身上,嘴中怨毒尖叫道:“什么幽冥大帝,那該挨千刀的老東西早已被諸天神佛鎮殺,連尸骨都沒留下,你提他又有什么用!?”
  他的腳力甚大,踏得那莫坤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了多少根,痛苦地蜷縮在地上,卻是如何掙扎也逃避不開,最終昏厥了過去。
  將心中怒火發泄完畢,黑袍人侯展端起茶水一飲而盡,喃喃道:“怎么還沒有消息,算了,不等了,以免夜長夢多。”
  說著,他長身而起,低下頭,凝視著地上的莫坤,眼眸中殺機陡升。
  吱呀!
  就在此時,房門被從外推開。
  一道峻拔的身影走了進來,神色沉靜,面容清俊,正是陳汐。
  他看了看地上的莫坤,又看了看黑袍人,唇角不由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不好意思,你走不掉了。”
  侯展怔了怔,突然笑道:“道友這么快就回來了,可是已經打探到幽冥盤的下落了?”
  說話時,他腳上猛地一用力,就要不著痕跡地抹殺了莫坤的性命,但還未等他行動,只覺腳下一震,一股沛然莫御的力量用來,將他震得渾身一趔趄,差點栽倒。
  而那莫坤,已是被陳汐救回身邊。
  “騙了我,又在我面前殺人,是不是太放肆了?”陳汐目光冰冷,淡淡掃視向侯展。
  “道友!你這是何意?”侯展沉聲道。
  “好,既然你還裝作不知,我就讓你死個明白,”陳汐袖袍一揮。
  噗通噗通一陣悶響,十余個血淋淋的腦袋,出現在侯展身前案牘上,一字排行,臨死前也不知遭受了何等驚嚇,一個個模樣驚恐扭曲,寫滿了不甘和絕望。
  見到這一幕,侯展渾身都是一僵,半響才說道:“這些人是誰,為何我一個都不認識?”
  “這些是群英樓中的地仙強者,可惜他們并不清楚幽冥盤的下落,所以我只能回來找你了。”
  陳汐冰冷道,根本懶得理會對方是否還在裝蒜,直接道:“今日,你若不給我一個交代,我保證,下場只會比他們更慘。”
  “道友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侯展強自笑道。
  “這里是無知樓,想必你也很擔心被他們察覺到吧?”陳汐突然笑了,反手緩緩關上了房門。
  看見這一抹危險,那侯展心中咯噔一聲,嘴上兀自道:“我可是無知樓的長老,自家人哪可能害怕自家人?”
  “害怕不害怕,試一試就知道了。”陳汐笑得愈發燦爛。
  下一刻——
  房間中驀地響起一陣凄厲的尖叫,足足持續了一炷香時間,聲音凄慘無比,令人動容。
  不過在房間外,卻是一丁點聲音都聽不到,因為這里可是無知樓,每一處房間中都被布下禁制,連仙念都難以滲入,更何況是聲音?
  “我說!求求你放過我——”
  房間中響起侯展凄厲而絕無的哀嚎,旋即,一切噪音戛然而止。
  只見侯展渾身血淋淋,跪倒在地上,面容模糊,皮膚一寸寸被燒得焦糊,這時候就是脫掉那黑袍,只怕也沒人能認出他是誰了。
  “你最好實話實說,別逼我動用一些搜魂手段,那種痛不欲生的滋味,你或許應該比我更清楚。”
  陳汐坐進椅子中,靜靜看著侯展。
  侯展渾身都是一顫,看向陳汐的目光,就像看著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惡魔一般,透著濃濃的驚恐和畏懼。
  當下,他再不敢有所隱瞞,竹筒倒豆似的交代了一切。
  聽完,陳汐不禁有些意外。
  他雖然早已猜到,那崔氏二長老為了阻止崔青凝進入紫羅城,必然會動用極為強硬的手段,可依舊沒能想到,對方居然在六道王域三百八十城中皆都布下了重兵,這份力量已不是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了。
  由此也可以知道,身為幽冥地府中最為強大的勢力之一,崔氏的底蘊是多么的雄厚和嚇人。
  “至于那幽冥盤,乃是被二長老崔方鈞私下里借給了第二閻羅殿楚江王之手,這事兒連崔家老祖宗都不知道,而負責此事之人正是我……”
  侯展的確是被折磨怕了,之前陳汐對得知幽冥盤的消息根本沒抱多大期望,可卻萬萬沒想,這侯展居然意外給了自己一個驚喜。
  通過那侯展的神魂波動,陳汐就已清楚,對方并沒有撒謊。
  至于那楚江王為何要朝崔方鈞借用幽冥盤,其實也很好猜,必然是接受到了冰釋天的授意,為的就是在關鍵時刻,要借助幽冥盤的力量,將卿秀衣帶入幽冥之中!
  楚江王!
  崔方鈞!
  很好,居然敢摻合進我和冰釋天的事情中,那就等著承擔得罪我的后果吧!
  得知這一切,陳汐臉色有些陰郁,眸光森寒,充斥殺意。
  “我知道的已經都告訴你了,求求你,殺了我吧,千萬別再折磨我了!”
  那侯展見陳汐神色陰晴不定,嚇得心如死灰,連連求死。
  “死?”
  陳汐凝視著他片刻,旋即揮手一掌,直接將其擊昏,而后禁錮起來,丟進了浮屠寶塔中。
  無知樓一層,案牘后方,負責接待的老者神態沉靜,依舊在一絲不茍地檢查著賬目。
  陳汐走上前,敲了敲桌子,道:“我建議你最好現在就去六層丙字房看看。”
  話畢,他人已消失不見。
  老者不悅抬頭,皺眉喃喃道:“胡鬧,這幽冥界中又有誰敢在我無知樓鬧事?”
  他低下頭,正準備重新檢查賬目,可心中卻總有些不踏實,不由惱火揉了揉眉頭,噌地站起身子,大步朝六層行去。
  片刻后,那六層甬道中驀地傳出一聲憤怒大叫:“什么?崔家收容的千眼鬼猴?該死的混賬!居然敢欺辱我無知樓的長老!此事決不能善罷甘休了!”
  旋即,一切歸于沉寂。
  ……
  陳汐返回“鳳雛居”之后,就選擇了閉關。
  十天之后,就是崔氏一族的祭祖大典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到那時,他便會帶著崔青凝,殺入紫羅城!
  而在這之前,他要做的就是努力將自己的修為調整到最佳狀態。
  崔家——
  那可是一個龍潭虎穴!
  以陳汐對自己實力的自信,再加上有小鼎相助,也不得不做好完全的準備了。
  ——
  ps:第4,5更會有些晚,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說實話,這幾章一是跨度大,二是情景轉換頻繁,又要簡練,碼起來最費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