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957 扮豬吃虎

十天后。
  陳汐從打坐中醒來,眸光開闔之間,涌動出兩道如燃火焰,仔細看其,那眼瞳中仿似鋪砌著兩條火照之路,貫通天地,直欲燃燒蒼穹。
  嘩啦!
  他縱身而起,身影一展,整條腰脊骨如大龍搖擺,屈肘似老龜盤踞,簡簡單單一拳打出,雖未蘊含半點仙元,可卻震得那虛空如潮汐一般蕩漾開一圈圈的漣漪。
  那是一股拳勢,蘊含著屬于彼岸道意的意韻,幽邃浩瀚,懾人心魄!
  砰!
  腰脊如槍一挺,五指一攏,拳如大槍,一拳揮去,就見那虛空如琉璃一般砰砰砰炸碎,甚是駭人。
  這一拳,同樣未動用任何仙元,僅僅是拳意,就輕易打爆了虛空!
  對于此,陳汐宛如未覺,身影在房間方寸之地游走,打了一趟玄奧莫測的拳法。
  虛空爆碎,而不傷房屋。
  拳意涌動,卻并不外露。
  遠遠望去,那一道道拳勁,竟如同一條條通往地獄的路徑,意蘊玄微,震懾心魂。
  而這,便是《火照神拳》!
  一種記載于幽冥錄第二頁的無上道法!
  這種拳法,奪天地之造化,乃是將拳意與彼岸大道結合,配合《大輪回決》施展,威勢可怖之極。
  臻至至高境界,一拳打出,甚至能打出一道貫通天地間的火照之路,拳勢所向,萬物生靈的魂魄都會被攝走!
  同樣,這部拳經也是第三任幽冥大帝仗之成名的無上絕學,曾在幽冥界的歷史長河中留下濃重墨彩的一筆。
  “若是時間再長一些,將這彼岸道意融入符道之中,火照神拳的威力只怕會更強大……”
  陳汐收起拳勢,原地站立細細體會著其中的微妙之處。
  許久之后,他神色恢復沉靜,推門而出。
  今天可是崔氏“祭祖大典”的日子,按照崔青凝的說法,日上三竿之時,大典就會舉行,如今算來,時間已只剩下不到兩個時辰。
  庭院中。
  貝靈和崔青凝早已準備妥當。
  貝靈一襲黑色勁裝,將曼妙的身段勾勒得淋漓盡致,英姿颯爽,配上她那清冷如冰的絕美容顏,自有一股驚世般的美麗。
  而崔青凝則和以往完全不同了,這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小臉雖蒼白如故,可神色恬靜,氣質沉凝,竟令人看不出其內心究竟在想什么。
  這種變化,是在得知古天的死訊之后發生的。
  直至如今,就連陳汐有時候都不免生出一絲錯覺,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十一二歲的清稚少女,而是一個城府如深壑的成年人一般。
  并且崔青凝只有在面對他和貝靈時,才會流露出一抹笑意,其他時候,就像一個七情不在,六欲不存的雕塑一般。
  “走吧。”
  陳汐看了看貝靈,又看了看崔青凝,沒有多說,簡簡單單兩個字,已道盡了一切。
  唰!
  下一刻,陳汐撕裂虛空,帶著兩人瞬息消失不見。
  ……
  紫羅城。
  往日里熙熙攘攘繁華無比的街道上,如今清冷無比,各大商鋪、客棧、酒樓紛紛關門歇業,乃至于總愛四處飄蕩的冥魂都像蒸發了一般。
  東南西北四座城門前,駐守了一行行的精銳侍衛,每一座城門前,起碼都有五位地仙強者坐鎮。
  不允許進,也不允許出。
  簡單點說,就是兩個字——封城!
  唯有在那城外,方才能看見一些人影,不過他們似乎早已對此見怪不怪,并沒有流露出什么驚詫惘然之色。
  原因很簡單,今天是崔氏一年一度的祭祖之日!
  崔氏一族,在整個幽冥界都屬于巔峰勢力,掌控地府刑律司,地位比六道司都要勝出一籌。
  而這紫羅城便是崔氏的發跡之地,自古至今就一直牢牢掌控于崔氏之手,如今為了祭祖大典順利進行,封鎖整座城池也是很平常的事情。
  更何況,此次的祭祖大典和往年不同,關乎到崔氏族長之位的繼承問題,更有可能爆發一些流血沖突,是故,這一次崔氏對紫羅城的防備力量,也達到了一種空前高度。
  時間快要臨近晌午,天邊紫日當空,彌散著暗淡的光澤。
  紫羅城東門前。
  駐守此地的是崔氏客卿長老董云海,以及其他四位長老,實力皆都在地仙五重境左右。
  在他們附近,更有一支五百人的精銳護衛,輪流替換守衛在城門上下。
  這樣的強大陣勢,別說是一個人,就是一只蒼蠅都飛不進去。
  “看來,不會有什么意外發生了,二長老也可以安心接掌族長之位了。”
  董云海躺在城門前一張搖椅中,瞇著眼睛悠悠說道,他身影清瘦,隆鼻鷹目,看似悠閑,卻透著一股精悍冷厲的氣度。
  “嘿嘿,那是當然,整個幽冥界,誰不知道今天是咱們崔氏的祭祖之日,這時候只要不傻,沒人敢前來搗亂。”另一名地仙強者大笑說道。
  “還是小心戒備一些為好,若出現什么紕漏,咱們可是誰也承擔不起。”另一人輕聲提醒道。
  “對了,董大哥,我聽說此次祭祖大典上,二長老會拿三長老開刀,將三長老一系徹底給鎮壓了,不知是真是假?”有人突然問道。
  董云海眼睛一瞇,沉吟道:“這倒也說不準,畢竟眾所周知,三長老一直和二長老不對付,私底下一直支持上一任族長留下的嫡系女兒繼承家主之位,這可是犯了大多數崔氏族人的忌諱。”
  “什么忌諱?”
  “你覺得一個女人能接掌族長之位,統馭地府刑律司?”
  董云海反問了一句,旋即輕嘆道,“分歧也就在這里了,那少女我記得才十一二歲,可偏偏血脈特殊,天生命格契合裁決之意,也正因如此,倒也贏得不少長老的支持。”
  “呵呵,一個黃毛丫頭而已,天賦再特殊,又怎比得過二長老雄才大略?”其他人紛紛輕笑出聲,皆都深以為然。
  聽著眾人的議論,董云海唇邊不由搖了搖頭,他可是知道,那小丫頭只怕再也回不來了,再比較也是沒有任何意義。
  嗡!
  就在此時,虛空震蕩,三道身影出現在東城門外。
  一個清俊年輕人,一個清冷女子,一個清稚少女,擱在往常,見到這樣三人,倒也引不起多少注意。
  可此時,東城門外空蕩蕩的,這三人的出現就顯得異常醒目了,一下就驚動了城門前的一眾人。
  這三人,自然就是陳汐、貝靈和崔青凝。
  “你們三個聽著,今日封城,速速離開,否則殺無赦!”
  城墻上,一名護衛大聲呵斥道,哪怕明知能夠瞬移的無不是地仙強者,可身為崔氏的護衛,他們卻根本不畏懼。
  且不提城門下還有五位崔氏客卿長老坐鎮,光是他們的身份,都足以震懾得對方不得不忌憚了。
  因為他們是崔氏之人。
  就這么簡單。
  “封城?那位二長老還真是個人物,屢敗屢戰,處處布局,毫不氣餒。”
  陳汐搖了搖頭,帶著貝靈和崔青凝,徑直朝城門中行去。
  “混賬東西!難道你們耳聾了?速速離開!”
  一群崔氏護衛躁動,厲聲呵斥。
  對于此,陳汐自始至終都未曾理會,自顧自朝城門中行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殺!”
  一名護衛咆哮,嘩啦一下,數百名護衛身披精甲,出現在城頭,一個個彎弓搭箭,臂力開張,嗖嗖嗖射下一道道箭矢。
  箭矢破空,勁風尖銳呼嘯,力道無匹,猶若一片黑云籠罩而下。
  轟!
  陳汐身上驀地涌出一股無形力場,轟然擴散,一下子就將那鋪天蓋地的箭矢反震回去。
  噗噗噗噗……
  城墻上,出現一道道猩紅血雨,那些護衛猝不及防之下,皆都被洞穿頭顱,橫死其上,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呼。
  僅僅一個呼吸之間,那城墻上已被血漬染紅,尸體遍布,起碼死了數百人。
  這一幕,登時嚇得一個還未來得及開弓的護衛猛地尖叫一聲,雙腿一哆嗦,居然直接嚇得尿褲襠了。
  “小輩敢爾!”
  一抹雷電繚繞的紫云籠罩而來,神霞蒸騰,彌散出萬千紫輝,朝陳汐當頭籠罩而下。
  那出手之人是一名枯瘦中年,手中拖著一尊山形法寶,紫電激射,仙罡繚繞,那一片紫云就是由他施展發出。
  “不知死活!”
  對于此,一側的貝靈駢指如刀,斬出一道幽藍刀氣,砰的一聲,將那一片紫云斬碎,鋒芒無匹,直接朝那枯瘦中年頭顱割去。
  那枯瘦中年一驚,連忙祭出手中山形法寶,狠狠碾壓過去。
  轟!
  兩者相撞,如火山迸發,盛輝刺目,震耳欲聾。
  然而還不等那枯瘦中年松一口氣,就見那被他轟碎的幽藍刀氣,竟然化作一縷縷幽藍之芒,猶若漫天繁星一般,將他籠罩。
  砰!
  下一刻,他整個身軀已是直接炸開,慘死當場!
  這一幕,令的那董云海四位地仙強者眼瞳皆都一縮,知道來者不善,且實力也是極為了得。
  “道友且住手!不知前來我紫羅城,所為何事?”
  董云海不敢怠慢,縱身上前,聲如驚雷,隆隆擴散而開。
  ——
  第五更只怕要碼到天亮了,但會堅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