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958 六虛血神

董云海想拖延時間,打探一下對方的底細。
  可惜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陳汐根本就沒理會他,牽著崔青凝的手,徑直前行,神態從容沉靜,卻仿佛已將天地都無視,又怎會把董云海等人放在眼中。
  殺!
  貝靈爆發,清冷綽約的身影飄曳,像一朵盛開的幽藍火焰,飄灑出億萬鋒利刀芒,如藍汪汪的殘月,斬殺八方。
  砰!砰!砰!……
  城墻上、地面上、虛空中,到處都是被撕裂而開的狹長裂縫,亂石崩碎,將董云海等四人逼得連連后退。
  雖是一人出手,卻有所向披靡之姿!
  唰!
  一抹幽藍刀芒閃現,如驚虹一瞥,卻帶起一顆血淋淋的頭顱,又是一名地仙強者慘死。
  董云海等人驚怒,幾乎難以置信,一個女人而已,竟打壓得他們抬不起頭來,毫無還手余地。
  那幽藍刀芒太恐怖,形似殘月,凌厲絕倫,仿似能斬破萬物。
  “啊——!”
  又是一聲慘呼發出,一位地仙老祖躲閃不及,身軀被攔腰斬成兩半,花花綠綠的腸子內臟混雜著血水傾瀉了一地,血腥撲鼻,令人作嘔。
  這一下,僅剩下的董云海三人終于惶恐了,感受到一種致命的危險,那女人看似只有地仙五重,可戰力卻不遜色于地仙七重,簡直就是一個女殺星!
  “嗯?我想起來了,那少女是前任族長之女——崔青凝!他們是為了破壞祭祖大典而來!”
  一人臉色驟變,認出了崔青凝的身份。
  不過他聲音剛一落下,整個人就被一道足有十丈長,鋒利幽藍的刀芒劈成兩半,橫死當場。
  “逃!快去通知二長老!大事不妙!!”
  董云海厲聲咆哮,身影一閃,轉身就朝城中沖去。
  而另一名地仙老祖根本就不用他招呼,早已被嚇得斗志崩潰,肝膽俱裂,倉惶奔逃。
  不過,就是在此時,一直沉靜前行的陳汐霍然抬頭,眸中閃過一抹冷冽電芒。
  下一剎那,一股無形力場瞬息籠罩四面八方,將虛空都禁錮,而董云海二人,剛剛施展瞬移,就被禁錮虛空中。
  九華巔峰道法——大囚禁術!
  砰!砰!
  兩聲脆響,虛空炸裂,而董云海二人的身軀,已是化作細碎的血塊,撲簌簌墜落了一地。
  殺人,就是如此簡單。
  對于現如今的陳汐而言,一念起,萬法生,一念滅,萬物絕,對付兩個地仙五重修者,就跟碾死兩只螻蟻沒什么區別。
  僅僅不到盞茶功夫,紫羅城東城門失陷,城墻崩塌,大地龜裂,宛如被神靈大手硬生生鑿開的一個大窟窿。
  那駐守城門的力量,也已是盡數伏誅!
  而此時,陳汐牽著少女的手,才剛剛走進城中那一條筆直的青石街道上,身影卓絕出塵,被紫色的陽光扯下一道長長的影子。
  陽光落在崔青凝那清稚的面龐上,卻看不出有任何畏懼、亦或者興奮之色,平靜如水,透著一股恬靜的味道。
  唯有揚起小臉看向陳汐時,她的目光才會多出一份異常明亮的神彩。
  貝靈走在少女另一側,一襲黑色勁衣,面容清冷如冰,身姿綽約窈窕。
  這是一幅極為震撼人心的畫面。
  淪陷的城門、空曠的街道、清冷而死寂的天地間,并肩而行的三人,仿似要與整個世界為敵。
  ……
  崔氏府邸,霸踞在紫羅城中央,占地無數,到處亭臺樓閣,假山碧湖,其中甚至有幾座萬丈山岳矗立!
  那是被崔家老祖以**力橫移過來的山岳,地下溝通靈脈,上映周天玄機,硬生生將整個崔氏府邸開辟成了一塊洞天福地。
  在府邸西南,那里矗立著一座古老的青石祭臺,表面斑駁,彌散滄桑氣息,仿似從亙古一直延續至如今。
  祭臺前是一片平坦整潔的廣場,足可容納下萬人。
  一年一度的祭祖大典,就要在此舉行。
  此時,崔氏族人無論直系、旁支,只要身上流淌著崔氏血脈,皆都依照輩分,默默肅立在祭臺前,放眼望去,密密麻麻,聲勢莊肅而浩大。
  祭臺最前邊立著的,是崔氏一眾高層大人物,有男有女,皆都神光內蘊,氣度如淵,放在外界,都是足以獨擋一面的強大存在。
  不過此時,他們同樣肅然立著,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敬。
  這其中,就有二長老崔方鈞,他立在最中央的位置,兩邊眾人隱隱形成了眾星拱月之勢,這在無形中,已證明了崔方鈞在崔氏中的權柄有何等滔天。
  不過最前排中,也有兩四五個不合群的存在,為首是一名威儀中年,面容和崔銘有六七分相像,只不過此時卻是眉頭緊蹙,陰沉不已。
  他便是崔銘的父親,崔氏三長老崔方虎!
  論及個人實力,他甚至比二長老崔方鈞都高出一截,但他對權力卻并不感興趣,唯一所求就是武道,乃是崔氏中一員殺伐威猛,名震天下的人物。
  “再過一個時辰三刻鐘,祭祖大典就要開始了,屆時,隱世不出的諸位族叔族伯,以及老祖宗都會出現,到得那時,若青凝還不回來,只怕……”
  一縷聲音在崔方虎耳畔響起,他不用扭頭就知道,說話的是自己的幺弟崔方圖。
  “只要沒死,就一定會回來!”
  崔方虎斬釘截鐵道,“青凝雖年幼,可外柔內剛,性情堅凝,只要回來,我看老二還敢胡作非為不敢!”
  “可是,現如今整個紫羅城都被封鎖,咱們也被軟禁在此,青凝她還如何能返回?”崔方圖皺眉嘆息。
  “那就看老天給不給面子了。”崔方虎深吸一口氣,抬頭望了望天。
  “其實,我最擔心的倒不是這些。”
  猶豫了片刻,崔方圖還是忍不住道,“我擔心的是二哥他會借此機會,將咱們幾人都……打壓了!”
  崔方虎沉默了,許久才道:“不用擔心,真到那時,我會扛下一切的。”
  崔方圖怔了怔,正待傳音說些什么。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急匆匆跑來,徑直來到那二長老崔方鈞身前,也不知說了些什么東西,下一刻那崔方鈞的臉色就是一沉。
  這一幕,在這寂靜而肅穆的氣氛中,引起了不少人注意,見此,皆都有些疑惑,難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旋即,崔方鈞神色已是恢復平靜,朝身旁眾人囑咐了幾句,就見數名地仙八重境的內宗長老,皆都轉身離開。
  眾人嘩然。
  這可是祭祖大典,除非發生重大變故,否則不到結束,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離開,這是祖上訂下的規矩。
  可如今,竟有數名內宗長老匆匆離開,這豈不是意味著,有什么大事發生了?
  “嗯?三哥,你說這會不會和青凝有關?”崔方圖眼睛一亮。
  崔方虎臉色依舊陰沉,道:“帶頭離開的是崔冷忠,一直在刑律司效命,其他幾人也都是地仙巔峰王者,出動如此大的力量,難道為的就是阻止才十一二歲的青凝?”
  崔方圖皺眉,神色暗淡下來。
  想想也是,這可是紫羅城,如今已被二長老牢牢把控,嚴加封鎖,如今又派出這么一支恐怖力量,若僅僅只是對付崔青凝,未免太勞師動眾。
  “不過倒也并不是沒可能,小丫頭一路跋涉至今,居然沒有遭遇什么不測,或許是有高人相助也說不定。”
  崔方虎話鋒一轉,沉吟道,“但不管如何,只要有變數就好,變數越大,能夠為咱們提供的機會就越多。”
  崔方圖想了想,輕嘆道:“只希望,這一場內亂不要傷及到咱們崔氏的根基……”
  聞言,崔方虎拍了拍對方的肩膀,不再多說。
  ……
  陳汐抬頭看了看頭頂蒼穹,那一輪紫色的太陽正在漸漸朝中央移動。
  還有一個時辰。
  不晚。
  他看了看身旁的少女,道:“待會一旦爆發戰斗,傷到了一些你的親朋好友,你不會怪我吧?”
  崔青凝搖頭:“殺光他們我也不會心疼。”
  這個回答讓陳汐怔了怔,很清楚,崔青凝的確變了,再不是以前那個善良而單純的懵懂少女。
  砰!
  貝靈抬手,隨意一劃,一抹幽藍刀芒一閃即逝,旋即,那街道旁一處建筑陰影中,響起一連串悶哼之音。
  “從進入城中,這已經是第十三批了,可惜實力都太差勁,土雞瓦狗一樣,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沒一點挑戰性。”
  貝靈蹙了蹙黛眉,輕聲道,“難道崔家的高手就忍心看著手下一批批送死?”
  陳汐啞然,沒想到清冷如冰般的貝靈,一旦戰斗起來,竟也有著屬于瘋狂的一面。
  他正待說些什么,旋即眉毛一挑,道:“高手來了。”
  嗤啦!嗤啦!
  話音剛落下,一陣虛空撕裂之音就倏然響起,旋即,四五道偉岸的身影從裂縫中魚貫而出,一個個周身綻放無量神輝,神威浩蕩,恍如烈日升起。
  見此,貝靈眉頭蹙得愈發厲害,最終無奈說道:“不行,我不是他們對手。”
  陳汐點頭道:“那就交給我吧。”
  聲音平淡,像在說著一件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
  第五更!
  第一次熬夜到5點,太累了,這算不算爆發?如果算,請砸給俺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