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959 無知樓

那就交給我吧。
  很平淡隨意的一句話,就像幫人去收割莊稼那般輕松,語態一點都不強烈,不洪亮,也不鏗鏘。
  可這句話落入那一行崔氏強者耳中,卻囂張到了極致,跋扈到了極致,也可笑無禮到了極致!
  這些人,為首是一名兩鬢斑白,面容枯槁的老者,渾身透著一股陰寒森然的氣息,渾身仙罡如光雨飛灑,仿似在血池中浸泡過一樣,彌散出點點殷紅的光澤,滲人之極。
  這是一名強大的地仙八重境巔峰王者!
  且渾身透著一股征伐血腥之氣,戰斗經驗必然也是豐富之極。
  他便是崔冷忠,刑律司四位護法長老之一,或許幽冥界極少有人聽說過他的名字,可一提到“鐵面屠夫”四字,卻是家喻戶曉,聞而色變,能止小兒夜啼。
  他身邊的四人,同樣實力強大,皆都是地仙八重境強者,往日里,一直駐守刑律司,地位崇高,屬于老怪物級別的存在。
  這樣一群活了不知多少歲月,殺伐了不知多少亡靈,雙手不知染了多少血腥的地仙巔峰王者,聽到陳汐這樣一句話,可想而知心中該如何作想了。
  所以下一刻,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已變得冰冷陰沉起來,像盯著一個敢于挑釁蒼鷹的小螻蟻。
  “崔冷忠,你們也背叛了我父親嗎?”
  突然,崔青凝開口,一對眸子掃視著崔冷忠等人,清稚的小臉上盡是漠然。
  “我等一直在為刑律司效命,為崔家效命,何來背叛,小姐你可莫要血口噴人。”
  那崔冷忠面無表情說道。
  其他人也都是冷笑不已,渾然不在意。
  “青凝,這些是你父親當年的屬下?”陳汐直接問道。
  “不錯,那是崔冷忠,崔氏旁支的一個破落子弟,當年若非我父親憐惜他生存不易,教授他修煉,他怎么可能有今天這般地位。”
  崔青凝冷冷說道,“至于那另外四人,大致也和崔冷忠差不多,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他們竟會背叛我父親,投靠了崔方鈞。”
  “小姐,你可有些太胡鬧了,居然勾結外人,視我等為叛徒,光是這一點,就已觸犯了家族刑律,現在速速認罪,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一位巔峰王者沉聲說道,儀態漠然,透著一股俯視眾生的味道。
  “勾結外人?”崔青凝輕笑,眼眸中卻是毫無感情,“身為叛徒,你們也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她深吸一口氣,一字一頓道:“其實我早已想清楚,崔氏內部的爭斗,之所以無法撫平,就在于你們這些叛徒助紂為虐,或許,當我執掌崔氏之時,我第一時間要做的,就是血洗宗族內部的所有叛徒,只有這樣,才能換來我崔氏的萬世太平!”
  攘外必須按內。
  自古至今便是如此,家族內部的毒瘤不徹底割除,早晚還會生出禍端來。
  她這一番話,說的倒也不錯。
  但落入崔冷忠耳中,卻令他眼皮一跳,旋即冷然道:“果然幼稚!”
  見此,陳汐知道,任憑崔青凝說再多也是無用。
  “讓我來。”
  他拍了拍少女的肩膀,踏步而出。
  轟!
  下一剎那,一股恐怖的波動倏然從陳汐身上擴散而開,神霞萬丈,彌散億萬符文,仿佛一尊符中皇者復蘇,氣勢沖九霄,威懾人間!
  崔冷忠等人眼瞳一縮,臉上泛起一抹驚色,似沒想到,一個年輕輕輕的小家伙,居然也擁有地仙八重境的力量。
  “小姐,怪不得你有恃無恐,原來找了一位高人相助,可惜,這點力量還是不夠看。”崔冷忠搖頭不已。
  “崔護法,別和他們廢話了,讓我先殺了這小子!”
  一名巔峰王者按捺不住,虛空一跨步,一拳轟出。
  這一拳,猶如打開了地獄大門,拳勁之中,滾滾飛出一頭頭猙獰夜叉、兇厲惡鬼、猶若潮水一般,對著陳汐鎮殺而來。
  對于此,陳汐卻是不動,眼神突然變得深邃起來,猶若宙宇星河之玄機在其中運轉,釋放出一縷縷幽邃冰冷烏光,扭曲時空。
  神諦之眼——禁法之光!
  啊!
  一個沖殺在最前面的夜叉,直接炸開,化作細碎的光斑彌散消失。
  隨后,慘叫連連,陳汐一眼掃視過去,這些由拳勁所化的夜叉惡鬼,身軀全部像被點燃一般,紛紛爆碎,如同紙糊,不堪一擊。
  “嗯?孽障!我倒是小覷了你,再接我一拳!”
  那一尊巔峰王者怔了怔,臉色一沉,猛地再次轟殺來一拳。
  嗚嗚嗚!嗚嗚嗚!
  這一拳一出動,拳勁剛烈,殺氣尖嘯,無匹的殺念匯聚一起,猶若一片煉獄降臨,將虛空都煉化為森羅鬼域。
  殺獄古拳!
  一種破殺地獄,煉化森羅的恐怖道法!
  但是陳汐卻絲毫不動,就說了四個字“不自量力!”
  他眉心豎目一睜,立刻眾人就感覺到,天地仿似陷入黑暗,時空扭曲,一個又一個恐怖的力場出現在空中。
  然后就看見,那巔峰王者的殺獄古拳寸寸炸裂,威勢崩潰,任憑他如何揮拳,竟是連一點威力都沒有,就像力量、法力統統被禁錮了一般。
  這便是“禁法之光”,號稱禁滅天地萬法,又豈是浪得虛名?
  同時這一擊,也抽空了陳汐全身的巫力,畢竟他本尊的煉體境界,太過低微,難以持久為戰。
  “你也接我一拳!”
  不過這已經足夠了,下一剎那,陳汐眼眸一冷,輕描淡寫一拳擊出,猶若一條殷紅如血的火照之路鋪展而開,直通彼岸!
  轟!
  那巔峰王者的身軀,毫無懸念的燃燒起來,整個人成為了一團火焰。
  “啊——!”
  慘烈的叫聲,從他身上散發出,僅僅一剎那間,他整個人體內的一道道精氣、血氣、仙元流逝殆盡,被煉化焚燒成灰燼。
  而他的靈魂,則被火照神拳引渡,居然化作一抹精純無匹的力量涌入了幽冥錄之中。
  至此,這位崔氏的巔峰王者,只來得及揮出兩拳,就被陳汐一舉轟殺!
  這一幕,登時就震撼了在場所有人。
  這可是巔峰王者,只要擁有足夠的時間,隨時隨地都可以沖破天劫,天地束縛,羽化進入仙界,成為與萬古同壽的存在。
  但是現在,僅僅被陳汐一個眼神,一招拳法,就轟殺致死,連救助的機會都沒有,那陳汐到底有多強?
  就連貝靈,都面露一抹詫異,雖早清楚陳汐乃是地仙巔峰王者,可此時見到他輕易斬殺另外一位巔峰強者時,還是忍不住有些震撼。
  這等逆天般的戰斗力,甚至已超出了她的認知!
  陳汐自然不會告訴她,早在人間界時,他已經能斬殺一尊大羅金仙的分身了……
  如今,又掌控了圓滿境界的彼岸道意,修煉《大輪回決》、火照神拳,連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極限究竟擴展到了何等地步。
  不過,他倒是很自信,起碼可以做到同輩之中無敵手!
  “這小子棘手,一起殺了他!”
  那崔冷忠臉色凝重,知道遇到了大敵,哪還敢怠慢了,當下呼喝其他三人,聯袂一起,朝陳汐鎮殺而來。
  “力量的強大,是無法用數量彌補的……”
  陳汐搖了搖頭,身影一晃,彌散出億萬符文,已不再留手。
  ……
  崔氏宅邸中,古老祭臺前。
  肅穆而莊重的氣氛,不知何時起,變得沉悶起來,連蒼穹上的紫色太陽,都被一抹厚厚的陰霾所籠罩,天地一片沉渾。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縷縷陰郁之色涌上崔方鈞的眉頭,再不復之前的躊躇滿志,神采奕奕。
  眾人的目光何其毒辣,皆都敏銳注意到了這一絲微妙的變化,心中皆都有些不解,都派出了崔冷忠等五位巔峰王者,難道還不能讓二長老心安?
  那外界之中,又究竟發生了何事?
  “風雨欲來啊!”
  一側,崔方虎在心中感慨了一句,隱隱感覺,待會只怕會有極大的變數要發生,而這也正是他希望看到的。
  現如今,整個崔氏內斗不休,烏煙瘴氣,不知被外界多少大勢力所覬覦,若再不解決,整個崔家,整個刑律司的地位都岌岌可危。
  而這一切的源頭,都發生在上一任族長崔方霖逝去之后……
  “再過一炷香時間,祭祖大典就要開始了,諸位,趁現在的時間,我有一件事要宣布!”二長老崔方鈞突然邁步而出,面向在場眾人,朗聲開口。
  聲音如黃鐘大呂,震蕩在祭臺四周。
  聞言,眾人皆都微微一怔,難道二長老要提前繼承族長之位?
  而崔方虎等人則是面色一沉,
  “諸位想必也清楚,我崔氏近段時間一直紛爭不斷,令得百業荒廢,人心渙散,猶若一盤散沙。”
  崔方鈞沉聲道:“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族長之位一直空缺,正如群龍無首,所以趁此次祭祖大典開始之際,我建議,從今以后,就由我崔方鈞,代掌族長之位,割除弊病,重整族規!”
  說到這,他眸光爆綻,如電如芒,威儀無匹,掃視在場眾人:“諸位以為如何?”
  全場鴉雀無聲,落針可聞,唯有崔方鈞那威嚴的聲音在回蕩。
  ——
  ps:一天一夜沒合眼,很疲憊,第二更有可能會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