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960 千眼鬼猴

按照崔氏一族的族規,原本是要祭祖大典之后,才會再當著崔氏全部族人的面,選舉出新一任的族長。
  可現在,祭祖大典還未開始,崔方鈞已是沉不住氣,直言要接掌族長之位,統領整個崔氏,這樣一幕,令得在場眾人都是微微一怔,陷入沉寂。
  究竟發生了何事,竟讓二長老崔方鈞提前做出這一步?
  眾人心中疑竇叢生,因為他們早已清楚,崔氏的族長之位會在此次祭祖大典上確立,并且十有*會被二長老崔方鈞所執掌。
  雖然提前一步略顯唐突,可若是結合之前崔冷忠離開的那一幕,就讓得這一系列事情變得不尋常起來。
  肯定是發生了什么變故!
  至于是什么變故,眾人卻無法去斷定。
  氣氛很沉悶,很平靜,沒有人發出質疑,見到這一幕,崔方鈞唇邊不由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一閃即逝。
  下一刻,他已是神色一肅,沉聲開口道:“既然沒人有意義,從今以后,我崔方鈞便代替族長之位……”
  “我不同意!”
  還未等他說完,一道沉渾如雷的聲音倏然響起,在這寂靜的氣氛中異常刺耳。
  唰!
  眾人的目光,皆都在同一時間齊刷刷落在了最前排,那一道高有九尺,威猛卓絕的身影上。
  那是崔氏三長老——崔方虎!
  見此,有人露出恍然之色,似早猜到對方會如此,也有人搖頭不已,似是清楚,即便反對,只怕也于事無補。
  同樣,更有人流露出一抹冷厲之色,那是二長老的人馬,看向崔方虎的目光皆都隱隱變得不善起來。
  唯有崔方鈞面無表情,他目光淡然地瞥了一眼崔方虎,道:“三弟,既然你不同意,那我問你,當今崔氏,你覺得還有誰能比我更有資格接掌族長之位?”
  被這么多目光注視著,崔方虎渾然不在意,或者說,他已是豁出去了,反而顯得極為鎮定和平靜。
  “誰有資格接掌族長之位,想必二哥你比我更清楚。”
  崔方虎沉聲道,“我只是想問,按照族中規矩,是不是只有身具‘裁決血脈’之人,才能成為族長?”
  崔方鈞似早已料到對方會如此說,不假思索點頭道:“不錯。”
  眾人怔了怔,似沒想到二長老竟會如此回復,不免有些意外,因為按照族規執行的話,家族中可還有一個人,具備執掌族長之位的資質,并且還是唯一的一個。
  崔方虎聲音愈發沉渾,道:“既然如此,這族長之位理應該由青凝來執掌,也只有她的資質才符合族中規矩!”
  崔方鈞這次卻是搖了搖頭,道:“三弟,你說錯了,且不提青凝如今并不在族中,就是讓她接掌崔氏,以她如今的年齡和力量,又如何能統領整個崔氏?”
  說到這,他的聲音猛地提高,已帶上了一抹鏗鏘之色,“這不是兒戲!若讓他人知道我崔氏的族長之位被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娃娃接掌,以后我崔氏我刑律司,又該如何在幽冥界中立足?”
  崔方虎一對濃眉擰起,道:“年紀小,但可以成長,憑借青凝的資質,進入祖地秘境獲得先祖傳承之后,足以在短時間內成為一方強者。”
  崔方鈞揮手道:“三弟,你錯了,現如今的局勢,可等不了她成長起來!”
  他扭過頭,目光一掃在場眾人,自信滿滿道:“更何況,我可以對天發誓,只要我接掌族長之位后,百天之內,必將我族圣器幽冥盤尋回!到得那時,整個天下,誰還再敢小覷刑律司?又有哪個勢力敢再覬覦我崔氏?”
  此話一出,全場振奮!
  誠然如崔方鈞所說,近段時間以來,崔氏內部斗爭不斷,幽冥盤又下落不明,令得刑律司的威勢已遭受到了質疑,各大勢力更是對崔氏虎視眈眈。
  這種變化,他們身為崔氏族人,哪可能感受不到,所以當聽到崔方鈞竟信誓旦旦能夠尋回幽冥盤,重振崔氏雄威時,眾人心中也是振奮激動起來。
  見此,崔方虎張了張嘴,還得說些什么,卻被一陣聲音打斷。
  “三長老!二長老也是為家族著想,還請您成全。”
  “三叔,青凝如今下落不明,您和二叔爭論這么多又有什么意義?”
  “是啊,三長老,還是聽二長老一言,咱們崔氏的狀況已大不如前,您就忍心這樣的狀況持續下去嗎?”
  一眾崔氏族人開口,七嘴八舌,看似在勸崔方虎,其實都已是旗幟鮮明地開始支持崔方鈞了。
  見此,崔方虎臉色愈發陰沉,抬眼望了望眾人,又看了看一派威嚴模樣的崔方鈞,心中不禁涌出一抹無力感。
  是啊,青凝還未回來,此時此刻,自己難道要一直和和老二抗爭到底?自己這么做,又究竟是對是錯?
  崔方虎默然,心緒徹底亂如麻。
  見此,那崔方鈞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冷意,搖了搖頭,心中傲然道:“這個老三,還是太嫩了,論及權謀之術,整個崔氏又有哪個比得上我?”
  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保持冷靜,這可是關鍵時候,可容不得出現一絲的紕漏。
  下一刻,崔方鈞已是恢復那一副威嚴而肅穆的模樣,道:“既然再無人反對,那……”
  “我不同意!”
  聲音,再次被打斷。
  這讓崔方鈞臉色一沉,眸子里閃過一絲慍怒,一掃在場眾人,卻并未發現,究竟是何人出聲反對,不由微微一怔。
  “似乎是府邸外傳來的。”一名長老低聲飛快道。
  府邸外邊?
  崔方鈞心中一跳,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因為直至如今,那崔冷忠等人可一個都沒有回來,杳無音訊!
  而反觀崔方虎,那擰在一起的眉頭卻一點點舒展起來,因為那一道聲音,他太熟悉了,清稚恬靜,正是崔青凝的聲音!
  “如山如林如風如火,你們去看一看,究竟是何人敢跑來我崔氏門前鬧事!”
  崔方鈞一瞬間就做出決斷,沉聲吩咐道。
  “喏!”一行四人,縱身一躍,已是朝極遠處趕去。
  想了想,崔方鈞猶自不放心,低聲傳音道:“老五老六,你們兩個也跟著去,無論是誰,格殺勿論!”
  老五名叫崔方恒,老六名叫崔方雷,乃是崔方鈞的左膀右臂,地仙巔峰強者,皆身懷秘寶,戰力驚人。
  聞言,兩人默默一點頭,就不著痕跡離開了。
  “我也去看一看。”崔方虎見此,不禁眼皮一跳,轉身就要離開。
  “老三!一些宵小之輩而已,不值得你出動,還是留下來,幫二哥一起主持祭祖大典為好!”崔方鈞沉聲道。
  說話時,早有一道黑影閃出,站在了崔方虎的去路上。
  那是一個須發碧綠,面容枯皴的老者,駝背拄杖,骨瘦嶙峋,像一陣風就能吹走似的。
  可見到這老者,崔方虎卻是臉色一沉。
  這碧發老者名叫文笑峰,是崔氏的客卿長老,是一截“碧霄鬼瞑木”修煉證道,雖然只有地仙八重境修為,可氣存活的歲月卻足有一萬多年,底蘊渾厚的嚇人。
  有傳言說,若非由于他的本體乃是一截“碧霄鬼瞑木”,最忌諱第九重天劫之力,他早在數千年前,都能飛渡仙界了。
  所以對上這樣一個老怪物,崔方虎很清楚,對方或許奈何不得自己,可若想纏住自己,卻可以輕松辦到。
  “文長老,你今日若不讓開,可別怪我無情了!”
  崔方虎不敢再耽擱下去,當即厲聲道,渾身仙罡轟鳴,九尺高的巍峨身姿,猶如一座山岳一般,迫人之極。
  眾人嘩然,沒想到竟會發生這樣的變故,先是一群強者趕往府邸外,然后三長老崔方虎又是一副要開戰的模樣,將那嚴肅莊重的氣氛一掃而空,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老三!”崔方鈞皺眉呵斥,“你這是在做什么,簡直是胡鬧!”
  說話時,他一揮手,又有數名長老出動,和那文笑峰一起,將崔方虎的所有去路給隱隱堵住。
  “剛才那一道聲音是青凝所發出!你難道要派人殺了她?”崔方虎見此,臉色愈發陰沉,厲聲暴喝道。
  青凝?
  難道是上任家主崔方霖膝下的唯一子嗣崔青凝?
  眾人眼眸一凝,皆都有些震驚。
  “老三,我看你是有些走火入魔了,你還是跟隨文長老一起,前往驅魔洞靜一靜吧!”
  崔方鈞面無表情吩咐了一句。
  話音剛落,文笑峰已是抬頭,一對碧瞳盯著崔方虎,道:“三長老,請。”
  “我若是不去呢?”崔方虎臉色陰沉如水,毫不掩飾自己的慍怒。
  “那老夫也只能帶您一起走了。”文笑峰平靜說道。
  “你敢!”
  崔方虎大喝,扭頭望向崔方鈞,“老二!為了族長之位,你居然要殺死大哥的女兒,你于心何忍!!”
  “荒唐!”
  崔方鈞臉色同樣陰沉,揮手道:“文長老,快帶他離開,免得破壞了祭祖大典進行,那樣,誰也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轟!
  然后就在此時,那極遠處的地方,猛地響起聲驚雷般的轟鳴之音,震得整座崔氏府邸都搖晃了一下。
  與此同時,一道清稚的聲音傳達而來,“二伯,這點力量,殺不了我的!”
  ——
  ps:睡了,徹底累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