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961 火照神拳

昨天熬夜太累,犯了個常識性錯誤,上一章章末的“二伯”應該是“二叔”,已經修改過來。
  ……
  清稚的余音裊裊,眾人神色卻都微微一變。
  二叔?
  那少女——回來了?
  大地兀自在搖晃,提醒著眾人,剛才曾產生一聲驚天轟鳴,令整個崔氏府邸都震動了一下。
  而崔方鈞的臉色,已是涌上一抹陰霾。
  這一刻,時間仿似被拉長,變得緩慢。
  那古老而斑駁的祭臺四周,被一股沉悶而令人發慌的氣氛所籠罩。
  沒有人再去關注崔方虎,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驚詫、惘然、疑惑,不一而同,但他們的目光,卻都齊刷刷望向了極遠處。
  砰!
  視野中,一道黑影像斷了線的風箏,被從極遠處拋了過來,人在半空,嘴中卻已是噴血連連,猩紅的血漿,在暗淡的紫色陽光下,泛著妖異而凄美的光澤。
  他墜落地面,像一灘血糊糊的爛泥,依稀能夠看清楚,他正是崔如山,那個妖嬈而嗲聲嗲氣的男子。
  他明顯已經瀕臨死亡邊緣,可此時此刻,那一對水汪汪的眼眸依舊發光發亮,喃喃自語:“小哥哥好威猛,人家能死在你手中,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話音越來越弱,直至徹底死亡。
  眾人看見這一幕,無不心中一寒,有憤怒,也有驚悸。
  砰砰砰……
  不等眾人回過神來,又是三道人影拋飛過來,當地而亡。
  崔氏族人的臉色,已是變得陰沉無比,崔如山、崔如林、崔如火、崔如風,這四人正是剛才得到二長老囑咐而離開。
  如今,僅僅片刻時間而已,卻已被人殺死,連尸體都被人拋回來,明顯是在立威!
  沓沓沓……
  一陣腳步聲,在極遠處響起。
  暗淡的紫色陽光下,三道身影出現在了人們的視野中。
  為首是一名清俊年輕人,身姿峻拔挺秀,氣質卓然出塵,舉手抬足之間,自有一股掌控乾坤的懾人威勢。
  對于極大多數崔氏族人而言,這個年輕人的模樣太過陌生,根本不知道對方究竟是誰,可當目光落在他左手時,他們的眼眸皆都猛地一縮。
  那是一個約莫十一二歲的少女,面容清稚,神色卻是平靜而冰冷,有著一份和年齡不相符的沉凝氣度,面孔輪廓之間,竟和上一任家主崔方霖有著五六分相像。
  崔青凝!
  一瞬間,一個名字就跳入眾人腦海之中,令得他們的神色又是微微一變,果然是她回來了!
  至此,眾人心中的疑惑徹底揭開。
  他們終于明白,為何之前二長老崔方鈞會如此興師動眾,不惜破壞族規,也要派遣那崔冷忠等五位地仙巔峰王者離開。
  不僅如此,還連續派出了崔如山等四人,以及五長老崔方恒,六長老名叫崔方雷……
  這一切,都是為了阻止崔青凝回歸,將其攔截于崔氏府邸之外。
  甚至有那心思剔透之輩,更是猜出,二長老之所以提前要宣布接掌族長之位,只怕就是為了防范眼前這一幕的發生。
  想通這一些,眾人的神色皆都復雜無比,氣氛也是愈發死寂,讓人直喘不過氣來,唯有那輕微的腳步聲,正在逐漸清晰,逐漸靠近。
  “咦!那……那是!?”
  有人突然驚呼,一副不敢置信的驚恐模樣。
  眾人一愣,抬眼望去,也都渾身一僵,面色凝滯。
  只見那清俊年輕人右邊,一個清冷如冰的黑衣女人手中,各自拎著一顆血淋淋的人頭,面容驚恐,充滿不甘。
  那赫然是五長老崔方恒、六長老崔方雷的首級!
  死了!
  兩位身份尊崇,權柄極重的長老,居然被人以殘忍的方式,割下了首級,連死都不瞑目!
  就連崔方虎,也都眉頭一蹙,有些不敢置信。
  老五、老六,雖然和他處于對立面,可終究還是他的親兄弟,見到二人慘死,他心中又怎可能沒有觸動?
  “五長老!”
  “六叔!”
  “父親!你們居然敢殺我父親!我和你們拼了!”
  “殺!殺了他們!”
  沉寂之后,猛地響起一陣怒吼,十余道身影沖出,朝貝靈擊殺而去,氣勢洶洶,皆都憤怒無匹。
  轟!
  陳汐腳步頓住,目光如電,冷冷掃視過去,與此同時,一股無形的力場擴散而出,如十萬大山橫推而去,砰砰砰一陣悶響,居然直接將這些人反震了過去。
  一個個唇中咳血,踉蹌倒地,臉色急劇變幻不定。
  “以下犯上,藐視族規,若非我還沒有接掌族長之職,光憑這一點,你們就死罪難逃!”
  崔青凝開口,年紀小小,聲音清稚,可配上她那沉靜漠然的氣質,竟隱隱已擁有了一種掌握大權的威勢。
  “至于五長老和六長老,皆都欲要殺我,戕害族人,罪加一等,死亡就是對他們仁慈的懲罰!”
  崔青凝目光一掃在場一眾族人,面無表情道,“現在,誰還不服?”
  “好大的膽子!你一個黃毛丫頭,誰給你這么大權力,想殺就殺,你這才是踐踏族規,罪該萬死!”
  一人不忿,憤怒大喝道,他是五長老崔方恒的兒子。
  嗡隆一聲,旁邊,陳汐探出一只大手,化出無盡的符文,籠罩前方,一拍而下,直接將那人拍成一堆血泥。
  速度之快,殺伐之果決,令眾人都來不及救助。
  這一下,眾人總算明白崔青凝為何會如此強勢了,原來這清俊年輕人,居然是一個恐怖高手!
  不過越是這樣,卻令這些崔氏族人越是憤怒,借助外人之力,肆意滅殺自己族人,這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對于此,那崔方鈞看似神色鐵青,心中卻是冷笑不已,“年輕人還真是沉不住氣,殺,盡管殺吧,越是這樣,越對我有利,當所有族人對你都產生仇怨,誰又會同意你接掌族長之位?真是愚蠢啊……”
  從崔青凝出現,他一直就在隱忍,思忖對策,如今見到這樣一幕,終于讓他找到了機會,那就是借助眾怒,徹底讓崔青凝陷入孤立之中!
  誠然如崔方鈞所推測那般,這時候,所有崔氏族人群情激憤,怒目崔青凝三人,隱隱都有爆發的跡象。
  “青凝!你這是做什么?”崔方虎再忍不住開口,他也察覺到了形勢的不妥。
  “三叔,您放心,陳汐哥哥殺的都是該殺之人。”崔青凝神色恬靜,如潛流中的碣石,任憑沖刷,兀自巋然不動。
  她目光一掃眾人,最終落在二長老崔方鈞身上,道:“二叔,如果你還有些良心,最好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了。”
  崔方鈞沉聲道:“荒謬!原本我念在大哥的面子上,不忍和你一個小丫頭計較,可如今,你竟勾結外人,殺入族中,犯下滔天大錯,竟猶自不知悔改,著實令人心痛!”
  他目光突然在陳汐身上一掃,唇邊泛起一抹冷笑,而后面朝在場眾人,道,“諸位,剛才的一幕幕你們皆都已看到了,我大致已推測出,青凝年幼,懵懂無知,如今受奸人蠱惑蒙騙,欲要趁機禍亂我崔氏一族!”
  “不錯!這一男一女兩個外人必須殺了!”
  “對!殺了他們,為咱們族人報仇!”
  眾人聞言,皆都紛紛怒喝起來。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文長老,速速將這一對男女擒下,借此祭祖之際,以他們的靈魂祭奠那些逝去的族人!”
  崔方鈞大袖一揮,斬釘截鐵發出命令。
  話畢,那須發碧綠,面容枯皴的文笑峰已是閃身而出。
  “要動手也可以,不過在此之前,我想讓大家看一枚玉簡。”崔青凝神色不動,說話時,已拿出一枚蜃影玉簡。
  見此,崔方鈞沒來由心中一跳,嘴上厲聲道:“等殺了這兩個賊子,再看也不遲,文長老,還不動手!?”
  文笑峰身影一閃,化作一片滔天綠光,裹挾滾滾殺機,朝陳汐當頭殺去。
  這老者駝背拄杖,貌不驚人,可一旦動手,竟如掌控天地,氣勢如淵如海,令得天地都色變。
  見此,崔方鈞這才暗松了一口氣,文笑峰可是一位由一根“碧霄鬼瞑木”修煉證道的巔峰王者,修煉至今已不下萬年。
  在家族之中,除了那些隱世不出的族伯族叔,以及老祖宗,就屬文笑峰實力最為強大!
  有他出手,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還不等崔方鈞這個念頭落下,意外的一幕發生了,那文笑峰去的過來,回來的更快,寥寥一擊,居然被對方一掌震退了回來。
  身影狼狽!
  竟不是對方一招之敵!
  這一下,在場眾人呼吸都是一窒,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就連崔青凝、貝靈似乎都有些微微的意外,沒想到陳汐竟如此生猛,能夠在一擊之中將這樣一位高手給逼退了。
  唯有陳汐自己清楚,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由瞥了那文笑峰一眼,眼眸中有著一抹訝然之色一閃即逝。
  “二叔,你的耐心可有些太差了,想要殺我,也不急于一時,還是先讓各位族人看一看這一抹玉簡為好。”
  說話時,崔青凝掌心噴薄霞光,激發蜃影玉簡,旋即,一道光幕浮現在半空中,其上畫面徐徐變幻,如走馬觀花,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
  第二更10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