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962 殺入城中

蜃影玉簡所幻化的畫面頻頻閃爍,浮現出一幕幕驚險絕倫的劫殺場景。
  其中有陳汐沒見過的,也有陳汐見過的,像血盆苦地中刺客青梟的突然出擊,像黑崖城中,王崇、柳俊、芮晴三人的突兀抵達,像白發童子崔如寅等人的追擊……
  一幕幕,栩栩如生,纖毫畢現地呈現在眾人眼前。
  甚至就連其中的聲音,都一絲不落地被記錄下來。
  就連陳汐都沒有想到,在這一路上,崔青凝這個單純而清稚的少女,竟會將這一切都記錄下來,仿似早已預料到會遇到今天這等情況一般。
  這讓他有些詫異,看了看身旁的少女,心隱隱有一絲難以言說的悸動,莫名其妙,一閃即逝。
  砰!
  盞茶功夫后,蜃影玉簡崩碎,化作齏粉。
  而這時候,在場眾人的神色已是變得復雜之極,驚詫、震撼、憤怒、疑惑……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路上,崔青凝居然遭受到如此多險象環生的劫殺,更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的劫殺,竟都出自自己的族人之手!
  這讓他們難以接受,正因為難以接受,因而感到無盡的憤怒,一個個看向崔方鈞的目光都變了,憤怒帶著難以言喻的失望。
  就連之前出聲支持崔方鈞的眾人,也都變得沉默。
  “老二,你還有什么話可說!”
  崔方虎深吸一口氣,厲聲質問。
  “荒唐!”
  崔方鈞神色鐵青,皺眉道:“我對這一切也是憤慨之極,可若說這一切都出自我的授意,那就是血口噴人了!或許,是有人故意誣陷我也說不定。”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狡辯!?”
  崔方虎怒形于色,須發飛揚,直恨得牙齒都快咬碎,所謂虎毒不食,崔方鈞這等卑劣行徑,已觸怒了他的底線。
  “三叔,您稍安勿躁。”
  這一刻的崔青凝,顯得尤其鎮定,神色平靜若止水,像沒有感情波動一般,凝視著崔方鈞,道:“二叔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沒證據證明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
  崔方鈞冷哼道:“本就是如此!”
  崔青凝神色依舊平靜,下一刻,已是一字一頓道:“但我卻有證據證明,我崔氏族的圣器幽冥盤,并非被他人盜走,而是被你崔方鈞私下里主動送給了別人!”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無不悚然,愕然不已。
  主動送人?
  這若是真的,簡直不可饒恕!
  那幽冥盤,乃是掌控刑律司的關鍵,是崔氏至高無上的傳承圣器,在幽冥之都赫赫有名。
  對整個崔氏而言,失去了幽冥盤,跟自毀根基也沒什么區別!
  一下,眾人看向崔方鈞的目光,都帶上了一抹無法掩飾的憤怒和狐疑,仿似在盯著一個千古罪人一般。
  而崔方鈞的臉色,已是陰沉難堪到了極致,他深呼吸一口氣,努力按捺下心那波瀾叢生的情緒,道:“青凝,血口噴人也要有個尺度!再胡鬧下去,可別怪二叔不客氣了!”
  噗通!
  話還沒落下,陳汐袖袍一揮,一道人影已出現在地上。
  這人面容陰戾,五官扁平,渾身長著一只只妖異的眼睛,正是那千眼鬼猴一族的侯展。
  看見侯展,崔方鈞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臉色大變,失聲道:“怎么可能?”
  眾人怔然,皆都有些不解,因為千眼鬼猴一族早已湮滅在歷史長河,誰又能想象,眼前這家伙居然會是其一員?
  不過從崔方鈞的神色變化,卻讓眾人猛地意識到,這人只怕就是崔青凝的口的“證據了”。
  “看來二叔你也認出來了。”崔青凝平靜道。
  “胡說!”崔方鈞當即搖頭,“我怎么可能認識他了?”
  “崔長老,我可指著您活命吶,您難道要不認賬?”那地上的侯展猛地尖叫道。
  “眾位也看到了,此人乃是千眼鬼猴一族,幻化之術天下獨一無二,那幽冥盤,正是假借他之手,從族被送出去。”
  崔青凝低頭看著侯展,道:“當年你在崔家是什么樣,變出來讓大家認一認。”
  侯展猶豫了一下,目光卻是看向崔方鈞。
  局勢發展到這一步,已是令崔方鈞心緒大亂,煩躁憤怒到了極致,此時見那侯展竟把目光看向自己,隱隱有求救的意味,當即忍不住喝斥道:“混賬東西,你看我做什么?找死!”
  說話時,他猛地抬手,直接朝侯展抹殺而去。
  砰!
  可惜這一擊卻被早已有所準備的陳汐出手攔下,掌指發力,震得那崔方鈞的身軀都禁不住連連倒退數步。
  “小東西,你找死!”
  崔方鈞大怒,就待動手,眼前一花,一道身影已攔在他面前,正是崔方虎。
  “老二,等他說完,再動手也不遲!”崔方虎冷冷道。
  崔方鈞神色陰晴不定,死死盯著崔方虎許久,最終還是強自按捺住,因為他很清楚,自己或許權謀之術遠超對方,可戰力卻是差了對方一籌,一旦動手,自己可就再無退路了。
  “好你個崔方鈞,事情敗露,居然要殺人滅口!老就是死,也要拖你下水!”
  那侯展見到這一幕,當即勃然大怒,身影一閃,已是化作另外一個人,面相普通,身材壯碩,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
  他指著自己的臉,道:“大家看一看,還認得這張臉嗎?”
  說話時,他的聲音都變得粗渾起來,和之前判若兩人。
  “你是……韋虎!?”有人驚疑出聲。
  “對,我也記起來了,他正是跟隨在二長老身邊的那個奴才!”
  “韋虎,果然是他!”
  眾人皆都記起來了,這人經常跟隨在二長老崔方鈞左右,猶若影一般。
  “不錯,就是我,一年前,就是崔方鈞這個老東西盜竊了你們族圣器幽冥盤,然后讓我變幻模樣,暗地里送了出去!”
  侯展神色怨毒地盯著崔方鈞,咬牙切齒道,“可惜啊,老忠心耿耿,卻換了這樣一個結果,真是瞎了老一對眼睛!”
  此言一出,眾人已徹底確定,這事和崔方鈞已是脫不開干系。
  一下,他們看向崔方鈞的目光,已是憤怒到了極致。
  盜竊族圣器給他人,又頻頻劫殺于上一任族長之女,這簡直已是卑劣無恥到了極致,罪該萬死!
  “二叔,現在你還有何話可說?”崔青凝冷冷道。
  崔方鈞沉默了,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許久之后,他霍然抬頭,眼眸已盡是瘋狂之色,“哈哈哈,什么證據不證據,不就是為了族長之位嗎?成王敗寇,我崔方鈞可決不會就此認輸!”
  說話時,他身影一閃,竟是打算要逃走了。
  陳汐眼眸一瞇,正打算出手截住他,然而就在此時,異變陡升——
  一只晶瑩如玉的大手,突破破空而來,輕輕一抓,就像在大河撈魚一般,居然輕松將那崔方鈞的身影給抓住。
  砰!
  下一刻,崔方鈞整個人已被鎮壓跪倒在地,任憑如何怒吼掙扎,也是再也站不起來,就仿佛身上壓了一座十萬大山一般。
  好厲害的手段!
  陳汐心暗自一凜,這崔方鈞好歹也是地仙巔峰王者,可居然像一只螻蟻一般,被輕松鎮壓,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那出手之人的修為又該有多高?
  嗡!
  這時候,天空突然浮現一道金色門戶,甫一出現,就彌散出萬丈神曦,滾滾瑞氣,瑰麗而浩大。
  旋即,一道道偉岸的身影,從那一道金色門戶踱步而出,就像一輪輪烈日出現一般,將整個蒼穹都照亮!
  為首是一個氣質如冰,身影高大,須發皆白的老者,渾身飄灑出縷縷金色光雨,交織為法則之力,彌漫這片天地,神圣浩蕩。
  仿似傳說的圣人駕臨一般。
  “拜見老祖宗!”
  當看見這為首的老者身影時,嘩啦一下,在場一眾崔氏族人,紛紛跪倒在地,一個個臉上寫滿敬畏。
  顯然,這老者就是那崔氏老祖宗——崔震空!
  一個可以和黃泉大帝,孟婆殿主,地府道司大司主比肩的至高存在!
  至于崔震空后方那一道道偉岸身影,應該是那些隱世不出的老古董無疑,這才是屬于崔氏的真正力量,可怖驚人,威懾八方。
  在場之,唯有陳汐和貝靈沒有下拜,顯得異常醒目。
  “今天是我崔氏祭祖的日,兩位來客,還請暫時前往貴賓閣歇息。”
  那崔震空目光如若一抹能夠撕破天地的金色利刃,一掃而下,落在了陳汐和貝靈身上,刺得兩人心都一陣驚悸,感受到一種恐怖的壓力。
  “方虎,你帶他們離開。”
  “遵命!”
  崔方虎起身,來到陳汐、貝靈身邊,傳音道,“暫時先離開吧,有老祖在,青凝再不會有什么意外。”
  陳汐和貝靈看了看崔青凝,見后者點頭,當即便跟隨崔方虎離開。
  “我呢,還有我!”那侯展哧溜一下站起身,就要跟著離開。
  砰!
  崔震空身旁的一名老古董出手,輕輕一指頭按下,一股法則之力交織,破空而至,當場就將侯展抹殺,像碾死一只螞蟻一般輕松。
  察覺到這一幕,陳汐心又是一凜,對崔氏一族的底蘊又有了一番全新認知。
  但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陳汐突然有種感覺,似乎之前的一幕幕,早已被崔氏這些隱世不出的老古董看在眼……
  ——
  PS:今晚沒了,符皇300萬字了,新的征程,明天起到月末,天天3更為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