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964 爭鋒相對

古天!
  這個一路護送崔青凝的護衛統領,早在羅睺城時,就獨自離開,十天之后,留下一枚玉簡,那時候,陳汐甚至還為對方的逝去憤怒過。
  可如今,對方卻活生生地站在了自己眼前!
  陳汐的眼眸一下子瞇了起來,凝視著古天許久,才說道,“你有你的苦衷,我有我的原則,好自為之。”
  聲音平靜,不帶一絲情緒。
  說罷,他大步離開。
  貝靈連看都沒看對方一眼,緊跟陳汐背后離開。
  古天渾身僵硬,苦澀一笑,旋即想起老祖的囑咐,連忙跟上去,道:“陳汐兄弟,貝靈姑娘,我家老祖有請……”
  聲音還未落,人卻已消失無蹤。
  見此,古天頹然一嘆,喃喃道:“身在其位,不能由己啊!”
  他知道,從今以后,只怕再也難以挽回陳汐和貝靈的原諒了。
  ……
  崔氏府邸外,仰望蒼穹,陳汐禁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一番好心,卻換來一場陰謀和欺詐,談不上多憤怒,卻讓陳汐再難以用從前的態度去面對這一切。
  “我剛才真擔心你殺了他。”
  貝靈在一側說道。
  “殺他做什么,怪只怪自己力量還不夠,如果我是幽冥大帝那等人物,誰又敢算計我?”
  陳汐搖頭,心中感慨萬千,無論是否被對方利用,歸根究底,還是自己不夠強大。
  “走吧。”
  “去哪里。”
  “閻羅王域,去見一見那位地位和實力比崔氏老祖更強大的第二殿閻羅楚江王。”
  “好。”
  ……
  不過,就在陳汐和貝靈打算離開時,嗡的一聲,虛空波動,旋即一道偉岸的身影,倏然浮現在兩人身前。
  那是一個胖乎乎的老者,面頰紅潤,慈眉善目,一副笑瞇瞇的模樣,身上卻是流溢著一股神秘的法則波動,令人心悸。
  顯然,這是一位起碼擁有天仙境修為的恐怖存在!
  “兩位小友,是不是感覺我崔氏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老者笑瞇瞇說道,態度和善。
  陳汐怔了怔,心中清楚,這次只怕不想見,也得見一見那位崔氏老祖宗了。
  “請前輩帶路。”
  他直接說道。
  那胖老者似沒想到陳汐如此直接,微微怔了怔,便即爽朗笑道,“好,現在的年輕人,果然有個性,不錯,不錯。”
  說話時,他帶著陳汐和貝靈,施展挪移之術,瞬息已消失不見。
  古老的青石祭臺斑駁滄桑,彌漫出一股沉甸甸的歲月氣息。
  祭臺前那一片廣場上,如今已是空無一人,很難想象,就在不久前,這里還匯聚了整個崔氏的族人,且發生了一場激烈的對峙和交鋒。
  此時,只有一道高大、清瘦、偉岸的身影,傲立祭臺之上,須發如銀,周身一縷縷金燦燦的法則之力交織,光雨紛飛,宛如一尊圣人臨世。
  此人,自然是崔氏老祖崔震空!
  一位權柄滔天,威懾天下的至高人物之一。
  當陳汐和貝靈抵達于此時,那位胖乎乎的老者已是悄無聲息地離開,偌大的祭臺前,只剩下他們三人立足于此。
  望著祭臺上那一道偉岸而浩大的身影,陳汐和貝靈心中卻是沒有任何的敬畏,只有一抹復雜在繚繞。
  “你們看,青凝如今已進入祖地秘境中,馬上就要開始參悟我族祖先留下的傳承。”
  崔震空沒有回頭,袖袍一揮,那祭臺之上的虛空中,幽幽浮現出一條通道,通道中,正有一道纖弱窈窕的背影在前行。
  幽邃的通道,嬌小的背影,仿似下一刻,那周圍的黑暗就會將她吞沒,不過她仿若對這一切無所察覺,步伐堅定而從容,如履平地。
  她,自然是崔青凝。
  “青凝身上的血脈,罕見無比,和裁決道意的氣息最為契合,在我族的歷史上,像她這般擁有特殊資質的人物,加起來也不過寥寥七八人。”
  “也只有她,才有資格接掌崔氏族長之位,掌控整個刑律司,我甚至可以預見,百年之后,我崔氏必將出現一位手腕通天的裁決王者!”
  說到這,崔震空霍然扭頭,一對眸子如金色利刃般,掃視在陳汐和貝靈身上,道,“兩位小友可知道,我家先祖的名諱?”
  “崔玨,百萬年前,乃是地府首席人物,手執生死簿、勾魂筆,執掌整個六道司,乃是除了幽冥大帝之外,地府中最為卓絕的滔天人物,人稱崔判官,名震三界。”
  雖然有些奇怪崔震空為何會如此問,但貝靈還是輕聲答道。
  崔震空點頭,道:“不錯,但你們不知道的是,自打我家先祖離開,我崔氏在幽冥界中的勢力就日漸沒落,不僅失去了對六道司的掌控,連地位也都大不如前,連黃泉宮、孟婆殿這樣的勢力也隱隱要凌駕于我刑律司之上!”
  聲音中,已是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恚怒。
  陳汐和貝靈默然,心中卻是沒多少觸動,大江東去浪淘盡,多少比崔氏更為鼎盛強大的勢力,如今都早已隨著無盡歲月的流逝,湮滅于歷史長河中。
  相較而言,崔氏能夠延存至今,已經算不錯的了。
  崔震空突然搖了搖頭,道:“其實這也怪不得別人,怪只怪我崔氏無人,連先祖留下的衣缽都無法繼承,又談何去掌控六道司?”
  說到這,他神色一振,目光湛然,猶若兩輪太陽在其中燃燒一般,道:“幸好,天不負我崔氏,老夫等待許久,終于等到了能夠繼承先祖衣缽的傳人!而我崔氏也終于有了重振當年無上榮耀的希望!此人,就是青凝!”
  說著,他抬手一指,只見那虛空浮現的光幕中,崔青凝已走到通道的盡頭,抵達一處古老無比的道壇前。
  那道壇,渾圓似太極,通體漆黑暗啞,生滿苔蘚,僅僅遠遠一望,就讓人感到一股古老洪荒的氣息撲面而來。
  道壇之上,滴溜溜懸浮著一塊色澤黝黑,形狀奇特的寶物,形似斧頭,又像利刃,又像一塊不規則的碎片。
  崔青凝盤膝坐于道壇之上,似是和那一塊無名寶物產生了一絲聯系,屏息凝神,陷入到深層次的靜悟之中。
  配合崔震空的話,再看著光幕中的那個盤膝坐在道壇中央的清稚少女,貝靈心中也禁不住泛起一抹漣漪。
  萬載難逢的血脈傳承?
  崔氏一族振興的唯一希望?
  未來幽冥中的裁決女王?
  這在之前,誰能想到到,這樣一個十一二歲的清稚少女身上,竟擁有如此多耀眼無比的光環?
  不過貝靈并非是嫉妒,因為她自信,自己一點也不比崔青凝差了,因為只要她堅持修煉,遲早有一天也能重振昔日榮光,成為當年圣臨鬼皇那般的存在。
  貝靈只是有些感慨,將整個家族的命運完全寄托在一個少女身上,這種做法究竟是對還是錯。
  這一刻,無論是她,還是崔氏老祖崔震空,都沒有注意到,陳汐這一剎那的神色有些愕然、疑惑、不解……
  因為那光幕中,道壇上,滴溜溜懸浮著的神秘寶物,竟給他一種熟悉無比的感覺!
  旋即,他終于想明白了這靜靜是怎樣一件寶物,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古怪之色,但很快就一閃而逝。
  “看到了嗎,青凝正在接受先祖傳承的洗禮,也只有像她這般資質的人,方才能夠承受住這樣的傳承。”
  崔震空神色振奮,眉宇間難掩驕傲之色。
  “前輩,若沒有其他事情,我們就告辭了。”陳汐開口,平靜道。
  崔家的一切,無論沒落,或者榮耀,都和他沒有半點關系。
  最重要的是,因為之前的事情,讓他很難對眼前這位威勢無匹,地位無雙的老者產生任何哪怕一丁點的好感。
  “離開?”
  那崔震空微微一怔,有些不悅被人如此打斷,但想著對方終究幫了青凝不少忙,所以他并沒有反怒,只是淡淡掃了陳汐一眼,道:“小友,之前的一切只不過是一場游戲而已,你要知道,有些人即便想要摻合進來,也根本不夠資格,更遑論受到老夫親自接見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能夠進入局中,并受到我親自接見,應該感到榮幸才對,居然敢主動提出離開,著實有些無禮和不知好歹了。
  陳汐當然聽得出來,心中很奇怪,對方哪里來如此大的優越感,所謂接見,也是你主動邀請的吧,自己什么時候這樣要求過?
  更何況,對于陳汐而言,這樣的接見,他還真不稀罕,連大羅金仙的分身都殺過,連玄仙級強者都充當過自己保鏢,又哪會在意這種形式上的接見?
  “晚輩還有急事,就不多叨擾前輩了。”陳汐想了想,還是決定離開。
  崔震空眉頭皺的愈發厲害,甚至帶上一股迫人的氣勢,身影高大,猶若俯瞰世間螻蟻一般,漠然而平靜道:“若非青凝提出,要讓老夫犒賞于你,你敢這么跟老夫說話,已經死了不止一次。”
  陳汐眉頭挑了挑,直視著崔震空,道:“若非因為崔小姐,我可不會在此多留片刻。”
  “哦?”
  崔震空整個人氣勢一變,眸光如電,冰冷鎖定陳汐,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而下,若圣人發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