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965 激烈對峙

崔震空的氣勢一下子變得可怖之極,法則之力轟鳴,將整片祭臺籠罩,令得陳汐呼吸都是一窒。
  那種感覺,就像面對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而他則像趴在火山口上的一只螞蚱,面對危險,卻無力掙脫。
  甚至若非他意志力驚人,早已被這一股氣勢給摧垮道心,癱軟跪倒于地了。
  貝靈并未察覺到什么,因為這是針對陳汐一人的威勢,不過從陳汐那突然變得蒼白的臉色中,她已看出,對方必然承受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
  這讓她眼眸一凝,泛起一抹肅殺冷冽之意,雖明知道自己若動手,也必然是蚍蜉撼樹,但她還是想試一試。
  不過就在此時,那崔震空倏然抬眼,似笑非笑地瞟了她一眼,便即收回目光。
  與此同時,陳汐悶哼一聲,籠罩在周身上下的威壓已是如潮水般退散而去。
  “既然想離開,那就走吧。”
  崔震空的目光重新落在那一道光幕中,漠然說道,“原本,青凝一直央求我出面,幫你從楚江王那里救回你的妻子,現在看來,你只怕也會不領情。”
  貝靈一怔,倒是沒想到,崔青凝在進入祖地秘境之前,竟還為陳汐央求換來這樣一個機會,一時之間,心中也是一暖。
  這小丫頭人雖變了,倒也沒忘了感恩圖報。
  她抬眼看了看陳汐,卻見對方卻是無動于衷,只是平靜問了一句:“離開前,我只想知道,前輩布置的這個局,崔小姐之前知道嗎?”
  崔震空略帶不悅地掃了陳汐一眼,“看來,你還在糾結于此事,你若現在認錯,老夫說不定會改變主意,幫你救回你的妻子。”
  陳汐搖了搖頭,轉身離開,平靜中透著一抹決然。
  他原本就沒打算借助崔震空之手,去救回卿秀衣,此時,又怎可能低頭接受對方那近似賞賜一般的援助?
  人爭一口氣,佛受一柱香。
  有時候,脊梁骨可以被人戳破,但不能被自己折斷了!
  陳汐一走,貝靈自然毫不猶豫地跟了上來。
  見兩人漸走漸遠,崔震空一對眸子寒光閃爍,有些不屑道,“哼,可笑的自尊心,幸好是遇上了我,換做他人,只怕早已沒命了!”
  略一沉吟,他不禁又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將目光望向了那一道光幕中,望著其中那名恬靜盤膝坐在道壇上的少女,他唇邊這才浮起一抹笑意。
  “青凝,祖父做這一切,可都是為你好,至于那小子,太過狂傲,等他什么時候低頭認錯,祖父再幫他也不遲……”
  ……
  紫羅城大街上,陳汐和貝靈并肩而行。
  “依我看,青凝應該事先并不知道這一切,所以才會在明白過來之后,央求那崔震空要報答于你。”
  貝靈猶豫再三,開始低聲說道。
  “我知道。”
  陳汐笑了笑,神色沉靜,看不出任何惱怒的樣子。
  “不過這次崔家做事的確太過分,姿態高傲,目中無人,想一想咱們竟然糊里糊涂成了別人手中的屠刀,我就氣不打一處來。”
  貝靈咬了咬櫻唇,一臉厭憎道。
  “對了,剛才那崔震空說,青凝何時會從他們崔家的祖地中出來?”陳汐突然想起一事,扭頭問貝靈。
  “好像是七天吧?”貝靈想了想,有些不敢確定。
  “好!那就十天之后,我幫你出口惡氣。”陳汐笑道。
  貝靈睜大了眼睛,驚道:“你要殺回去?”
  陳汐見此,不由被逗樂了,笑道:“等十天之后,你自然就明白了,嗯,咱們就在紫羅城外,呆上十天。”
  貝靈好奇地看了陳汐一眼,見對方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最終還是忍住了,十天而已,她還是能耐得住的。
  ……
  “圣仙?”
  “不錯,天仙、玄仙、大羅金仙、再往上,便是圣仙!”
  “怪不得崔震空帶給我的壓力如此之大,竟是這樣一尊恐怖大人物,不過,前輩,像他那等存在,又怎會出現在幽冥之中?”
  “這就牽扯到一些道統之爭了,當年第三任幽冥大帝被鎮殺之后,諸天神佛便順利接掌了幽冥界……”
  十天后,紫羅城外,一襲罕有人至的峽谷中。
  陳汐盤膝坐在一掛瀑布前,正在和小鼎對話。
  按照小鼎的說法,諸天神佛掌控幽冥界之后,整個幽冥界中的勢力,其實已差不多被仙界和佛界兩大道統所控制。
  而最顯著的就是,幽冥地府中的六道司、刑律司、十殿閻羅、枉死城等勢力,皆都被仙界和佛界中的大勢力所掌控。
  像“天命司”、“人靈司”、“畜生司”三司,以及“刑律司”,一直掌控于仙界勢力手中,而“修羅司”、“地獄司”、“惡鬼司”、枉死城則掌控于佛界之手。
  無論是各個司的大司主,還是枉死城城主,背后都有來自仙界、或者佛界的大勢力支持,若非如此,這些大勢力中的天仙級以上人物,只怕早已被接引至仙界或者佛界了。
  崔家所掌控的刑律司,就是這樣一個存在,受仙界大勢力所影響,而那達到圣仙境界的崔震空,就是仙界在刑律司中的一個掌控者。
  像掌控枉死城的城主地藏王,則來自于佛界勢力。
  至于十殿閻羅王,仙界和佛界各掌控其五,其中第二殿閻羅王楚江王,乃是被仙界所掌控,其他的宋帝王、秦廣王、平等王、泰山王、卞城王等等,也都如此,皆都分屬于這兩個陣營。
  值得一提的是,“大司主”、“地藏王”、“楚江王”這一些封號,就如同一個頭銜一般,并非專指某個人。
  其實也很好理解,連幽冥大帝還有好幾任呢。
  當然,除了這些被仙界和佛界掌控的勢力,在幽冥界中,還有其他勢力存在,像黃泉宮、孟婆殿,像幽冥血河之下的血河教等等。
  至此,陳汐總算對幽冥界各大勢力有了一個比較清晰的認知。
  他也終于明白,為何崔氏會有圣仙級的恐怖人物坐鎮了,原來其中還牽著到了仙界和佛界勢力之間的交鋒。
  不過令他疑惑的也有不少,幽冥血河之下的“血河教”能夠不被仙界和佛界掌控,也在情理之中,血河教畢竟是血河老祖留下的道統,且一直潛伏于血河之下,無人能涉足其中,自然極難被掌控了。
  至于黃泉宮和孟婆殿,居然能夠在兩大陣營對峙中屹立不倒,這可著實讓人有些驚訝了。
  他把這個疑惑問了小鼎,小鼎的答復很簡單,“黃泉宮和孟婆殿,其實是仙界和佛界之間的一個緩沖區域。一旦被任意一方掌控,那樣仙界和佛界兩大陣營只能開戰了,因為勢力已經被全部瓜分,想要擴張,只能從對方身上下手。”
  陳汐這下徹底明白了,心中暗自嘆息,這幽冥界的勢力之間還真夠亂的,如若當年的第三任幽冥大帝還在,只怕仙佛兩界無人敢涉足幽冥了……
  但很快,他就不再多想,幽冥界再亂,也和他沒多大干系,他唯一要關心的就是,該如何從楚江王手中救回卿秀衣。
  如果陳汐推測不錯,這一任楚江王的實力必然不在崔震空之下,甚至要更強,換而言之,對方起碼都是圣仙級別的存在。
  想要從這樣一位恐怖存在手中救人,其難度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放心,到時候我一定幫你。”
  小鼎出聲,給了陳汐不少信心,可小鼎卻沒說該如何幫,成功的機會又有多大,這讓陳汐心中依舊有些不可避免的沉重。
  “還在想如何救助你那位妻子的事情?”
  這時候,貝靈走了過來,一襲簡約白衣,烏黑秀發以木簪子隨意盤在腦后,整個人清冷綽約,絕美動人。
  “其實,我感覺你高估了那一位楚江王,或許他的地位、權柄比刑律司大司主都強上一籌,可實力可不見得會有崔震空那么厲害。”
  貝靈在陳汐身旁隨意坐下,輕抿著櫻唇,認真說道,“更何況,崔震空也并非是刑律司的大司主,細算起來,青凝那一位逝去的父親,才是和楚江王同一級別的存在。”
  聞言,陳汐渾身都是一僵,如遭雷擊!
  他猛地發現,自己的確是犯了一個可笑之極的錯誤,那崔震空和楚江王,的確是屬于兩個不同級別的存在!
  而自己之前,卻一直錯把這兩者給對等了起來,甚至感覺楚江王比崔震空還要強……
  一想到這,他心中輕松之余,不由有些慚愧,還真是關心則亂,過度擔憂了。
  “多謝了,為了報答你的點撥之恩,我這就幫你出一口惡氣!”陳汐笑道。
  “怎么出氣?”見陳汐心情似乎恢復不少,貝靈唇邊也不由浮起一抹笑意,眨了眨眼睛,問道。
  “你看好就行了。”
  陳汐笑了笑,旋即深吸一口氣,神色變得平靜而沉凝。
  嗡!
  下一刻,一股奇異的波動從其身上擴散而出,猶若一圈無形的漣漪,瞬間擴散出這片峽谷,涌入紫羅城中,繼續擴散,最終悄無聲息地抵達于崔氏府邸中……
  ——
  ps:明天依舊3更,呼喚月票啊啊啊啊啊~